第356章 表妹什么的/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边的内侍还在等着。

裴影夜又深深地看了沈青桐一眼。

沈青桐笑道:“师兄去吧,这行宫里这么多人,再加上有了昨天的前车之鉴,他不会再贸然动我的!”

裴影夜点头:“那好吧,既然要走,那就事不宜迟,我会先去安排,等你的确切消息咱们就启程。”

“好!”沈青桐道:“我与你会面太招人眼了,晚些时候,我让昭王去找你,那些细节的问题,你同他说吧!”

“嗯!”裴影夜略一颔首。

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好有任何逾矩的动作,抬脚就朝赵凛等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越皇陛下要见朕?不知道是有什么要紧事?”他问。

“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请魏皇陛下移驾吧,我们陛下在等着了!”那内侍温声细语,恭恭敬敬的说道。

裴影夜没再耽搁,跟着他先行离开了。

因为他们两个站在这里说话,这时候逛花园的千金闺秀们纷纷驻足,远的近的已经有不少人在往这边张望了。

沈青桐并不介意,目送裴影夜离开之后就也提了提裙角从这池塘边上离开:“咱们也走吧!”

木槿却一直都有些忧心忡忡的,跟着她走了两步,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的追上前去两步道:“王妃,您真要跟着魏皇陛下去北魏吗?”

沈青桐没有回头看她,唇角泛起淡淡的笑纹,随口道:“我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说话间,她忍不住又抬手覆上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

前两年被柳雪意下药之后,她就一直在调理身子,小日子也时断时续的,没什么规律,所以这连着两个月没来,她也没多想。秦太医犯不着编排这样的瞎话来骗她,但是——

这个孩子来得确实太不是时候了。

这时候,她心中尚且还有隐忧,一时间就愁眉不展起来,想了想道:“我先回去,你去看看王爷在那里,此时不宜迟,我要马上跟他商量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木槿这才终于不得不承认她此行的意志坚决。

“您有孕的消息,要告诉王爷吗?”她问。

沈青桐摇头,苦笑:“现在跟他说了,他就未必放心让我离开了,先瞒着吧,我已经嘱咐秦太医不要声张了。横竖就这一两日的工夫就会启程,回头我留书一封,等我到了那边你再给他就是!”

“啊?”木槿这才有些慌了:“您不带奴婢一起走吗?”

“怎么带着你一起?”沈青桐道,回头看了她一眼,眼中神色皆是无奈:“我这是去逃难的,又不是出去游玩的,你留在京城配合王爷好生替我把戏演好就是了!”

木槿也知道多带自己一个人给她多很多的负累,虽然不放心又舍不得,却终究还是把那些话都吞下了肚子。

沈青桐瞧见她那神情,就轻笑出声,安抚道:“干什么是这种表情,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嗯!”木槿于是也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容来:“奴婢知道,奴婢就呆在王府,等着王妃和小主子回来!”

沈青桐知她是强颜欢笑,但也着实没有过多的精力安抚她,笑了笑,就不再说话,主仆一行,沉默着前行。

没走几步,遇到一个岔路口的拱门。

沈青桐暂缓了步子道:“我先回去了,你赶紧去看看王爷在哪里,如果他不忙的话,就让他尽早回去一趟!”

“是!”木槿应了声,想想还是不放心:“奴婢还是先陪王妃回去吧!”

沈青桐也是无奈,终是没说什么。

主仆两个穿过拱门渐行渐远。

又过了有一会儿的工夫,陆嘉儿紧贴着那半堵围墙神思不属的慢慢摸索着走过来。

本来听说沈青桐和裴影夜在池塘边说话,她是想要凑过去听一听的,而是那个地方四周开阔,没有藏身之所,再加上有赵凛把关,她根本就无法靠近,后来看到沈青桐过来,就赶紧闪到了这半堵围墙的后面,却不想居然是让她听到了这样石破天惊的消息。

沈青桐要跟着裴影夜回北魏,这还不是她最在意的,关键是他们谋划的这样着急,裴影夜这样一走,她就真的彻底没了机会了。

这边她正在沮丧间,之前从远处围观的几个人看到两个正主儿相继离开,就也纷纷打道回府了。

一位和陆嘉儿还算熟悉的杨小姐路过,看见她,就兴致勃勃的走过来道:“陆家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出来逛园子,连个丫头也没带?”

陆嘉儿这才看见她,强打精神道:“觉得日头有点烈,让她回去给我拿把伞了。”

她没心思寒暄,原是想走的。

但是那位杨小姐却明显也是个好事的,很是自来熟的扯了她的袖子,眼睛放着光,低生与她耳语:“我听他们说,昭王妃的父亲居然和魏皇陛下认识的,你是昭王殿下的表妹,又和昭王府亲近,你可有听王爷和王妃提起过?”

陆嘉儿心不在焉的敷衍道:“没有啊!王妃嫂嫂喜静,表哥又忙,要遇见也是偶尔在宫里,我平时哪有去他们府上打扰的?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说是魏皇陛下亲口承认的,昨天晚上就传开了!”杨小姐却是极不会看人脸色,仍是拽着她滔滔不绝:“放下我还看见魏皇陛下和昭王妃在那边说话呢,看样子传言倒是不假的。而且昨天猎场上发生意外的时候,我家的席位离着陛下那边远,却有不少人亲眼看见,多亏是魏皇陛下出手救了昭王妃一命呢。”

“是吗?”陆嘉儿脸上表情都维持的有些勉强了。

杨小姐眨眨眼,却是正在兴头上:“话说这昭王妃真是好命,镇北将军都过世那么多年了,她还能得到庇荫,攀到昭王殿下这根高枝儿,现在看魏皇陛下又是一副很重旧情的样子,那她岂不是又多了一个靠山,啧啧——怎么会有人有这样的运气呢?”

她正兀自感慨,旁边又有人经过。

这些养尊处优的女孩子,平日里大抵都喜欢互相攀比首饰或是背后论人长短,这一位明显也是好事者,撇撇嘴道:“要不怎么都说人比人气死人呢,不过么……咱们这位赵王妃也不能算是运气顶好的……”

杨小姐似乎与她不合,冷哼一声:“还有谁会有这样大的运气,你倒是说说看?”

“也没谁了!”这位道,随后唇角又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我是说,如果昭王妃的运气真的好的话,要是当年镇北将军没有战死,别说是昭王妃,没准啊——她现在就是北魏的皇后娘娘了!”

杨小姐翻了个白眼。

这位小姐却没理她,径自被丫头扶着走了。

旁边的陆嘉儿闻言,便是心里咯噔一下——

所谓的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这一瞬间,她突然心惊肉跳,又时而心里堵得十分难受。

杨小姐也没在意,只拽着她的袖子道:“这行宫也难得过来一次,一起四处逛逛吧!”

陆嘉儿僵硬的扯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算是笑容的表情,从她手里抽出袖子:“改天吧,今天日头烈,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杨小姐这才发现她的脸色的确是不太好。

她这个人,心眼倒是不坏,不由的有些紧张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陆嘉儿再次推拒:“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好了,改天再找你!”

“那好吧!”两人到底只是泛泛之交,杨小姐也不勉强,带着自己的丫头,两个人又小声嘀咕着走了。

“小姐,刚才看魏皇陛下和昭王妃说话时候的样子,倒像是蛮好说话的样子!”

“是吧?之前在宫宴和猎场上都是远远的看一眼,倒是没觉得呢!”

……

两个人慢慢的走远了,只是每个字入耳都带着难掩的羡慕。

裴影夜很平易近人吗?

当然不是的!

甚至于,更多的时候,他不仅不平易近人,甚至还有些咄咄逼人,毕竟纪王府的后巷里发生的事,她虽没有亲见,但是那天寸步不离陪在陆贤妃身边,有人跟陆贤妃秘报的时候,她却是一字不漏的听到了的。

那个男人,表里如一,真的是对所有的一切都不假辞色的。

但是很意外,他对沈青桐——

居然,会是个意外。

而这种“意外”又让陆嘉儿心里极不是滋味儿。

哪怕裴影夜就只是惦念旧情才对沈青桐格外关照了一些,可是那个沈青桐又算怎么回事?她有孕在身还不老实呆在西陵越身边,偏要千里迢迢的跟着裴影夜走?她是见识过油盐不进的西陵越这段时间之内的转变的,足见这个女人在拿捏男人一事上是很有一手的。她似乎是说等生下孩子之后才会回来,这其中起码还有八九个月的时间,如若真的叫她去了北魏,让她和裴影夜朝夕相处,谁知道这期间到底都会发生些什么。

更何况——

裴影夜一旦这么一走,她陆嘉儿就是真的彻底没机会了。

陆嘉儿觉得自己的脑子从来就没有这么乱过,顷刻之间已经掠过无数种想法,而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一个念头——

眼下的当务之急,她必须要做两件事,第一就是阻止沈青桐跟随裴影夜离开,而第二,那便是孤注一掷,一定得抓住裴影夜还在京城的这个机会上位。

可对方是裴影夜,北魏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又有谁能左右的了他,并且逼他就范呢?

陆嘉儿绞尽脑汁的想。

这时候,她却是已经完全不指望去走西陵越的那条路子了,且不说裴影夜怎样,首先——

西陵越就是一个她无法左右,也控制不了的存在,去他那里找门路?还不如自己直接找根钉子出来撞死算了。

似乎堵死了西陵越的这条路,摆在她眼前的路就瞬间清晰明了起来了。

陆嘉儿坚定了神色,绕开花园里的几波人,七拐八拐的找去了宸妃处。

宸妃知道皇帝昨天被触怒,她便很识趣的这一整天都关在房里没出门去触霉头。

迎萱进来禀报的时候,她很意外:“陆嘉儿?陆贤妃娘家的那个侄女儿吗?她过来这里做什么?”

迎萱面上神色颇为不屑,开口的语气却很恭敬:“奴婢问了,她不说,只说是有非常紧急也非常重要的事,还说——娘娘要是不见她,是一定会后悔的!”

这就是明晃晃的威胁了。

宸妃心中不悦,但是沉吟了片刻,还是抬眸道:“带她进来吧,本宫听听她有什么话说!”

“是!”迎萱转身出去,不多时就引了陆嘉儿进来。

“臣女见过宸妃娘娘!”陆嘉儿屈膝行礼。

她到底是陆贤妃的娘家人,就算是她虚张声势,并也不好让人知道自己嘉和宫的人和她有来往,所以迎萱很谨慎,带她进来之后就自主的关了房门。

陆嘉儿还是很有几分胆识的。

宸妃上下审视打量她,明显是在用目光施压,她却也并不回避,而是暗暗地提了口气,正色道:“臣女唐突,今日冒昧登门打扰娘娘还望娘娘勿怪。”

宸妃似笑非笑的扯了下嘴角:“迎萱说你有要事需要面禀本宫?是什么事就直说吧。”

要说陆嘉儿心里一点也不紧张,那是假的,但她既然已经下决心来了宸妃这里,就是做好了思想建设,没打算再临阵退缩的。

所以,即便是心里有些紧张忐忑,她也还是硬着头皮一口气道:“臣女此来,是要告诉娘娘一个秘密,同时换娘娘您帮我一个忙的!”

“哦?”一个是一个家道中落的世家女子罢了,居然这么摆谱的跟自己讲条件,宸妃觉得好笑,就没有掩饰眼中那一抹嘲讽的情绪。

陆嘉儿注意到了,想着自己的请求的确惊世骇俗,忍不住的面皮微微发红,但她仍未退缩直言道:“如今安王殿下已然回朝,想必娘娘对昭王的存在也甚是烦心,臣女今日偶然窥到一个秘密,对娘娘绊倒昭王有很大的助力,并且事情紧急,机不可失。臣女斗胆,请娘娘允我一个条件,我便将此事告知娘娘!”

迎萱已经不悦的皱了眉头,只不过到底是有分寸,没有当着宸妃的面发作。

“是昭王的把柄吗?”宸妃并不表态,而是不徐不缓的慢慢道,“你是昭王的表妹,而且本宫听说你自幼与他之间的关系就甚为亲厚,现在你却跑来本宫这里扬言要告他的秘?你叫本宫如何能够相信你?”

她唇角噙一抹揶揄的笑意,还是戏耍一样的看着陆嘉儿。

陆嘉儿对她,天生就处于劣势,所以也根本就没有资格计较这些,她只是尽量压制自己心里的难堪和脾气,仍旧郑重其事的道:“我姑母出事之后,昭王对待陆家的态度想必娘娘也是看在眼中的,他与我们,也仅剩下一点面子情,这还只是为了做给外人看的,保不齐他心里早已经因为瑨妃娘娘的事恨上了陆家,只等着将来上位之后再翻旧账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陆家赌不起,与其赌他登上位,之后会对我们网开一面——至少,娘娘您应该不会对我们斩尽杀绝吧?”

陆贤妃虽然也对西陵丰下过手,但毕竟没有真的得手,可是西陵越的生母瑨妃却早就万劫不复,是实实在在死的很惨的。

这么一比较起来,宸妃心中对陆家的恶意的确是应该比西陵越少一些的。

宸妃见她口齿伶俐,心中不由的便多了几分赞许。

她的唇角泛起微微的一点笑意。

陆嘉儿一直紧张的注意着她每一个表情的微妙变化,此时见状,便如是受了鼓舞,进一步道:“娘娘可愿成全臣女所请?”

宸妃心里计较了一下,横竖听一听她又不吃亏,便就点头道:“先说你的条件吧,本宫总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本钱和力量来买你口中的秘密。”

陆嘉儿的眼神闪躲了一下,终究是有些难以启齿的,片刻之后,她一咬牙,再次迎上宸妃的目光,红着脸道:“我朝与北魏联姻一事,以娘娘您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应该是有力量左右陛下的决定吧?”

宸妃意外,不禁失笑:“卑微的那个二皇子吗?那人——”

陆嘉儿总不至于是看上了裴影鸿那么个纨绔吧?

“不是他!”陆嘉儿却是豁出去了,鼓足了勇气没有回避宸妃的目光道:“既然是两国联姻,自然是分量越重越好,听说昨天下午魏皇陛下才刚冒犯冲撞了陛下,此刻正是他理亏的时候,娘娘可有法子——”

她的话,终究是没有那么厚的脸皮直白的说完的。

但是,宸妃已然懂了。

这个丫头,居然有这样大的野心。

旁边的迎萱忍不住冷嗤一声,嘲讽道:“原来陆小姐是倾心于尾行陛下了!”

话只一句,但是一个闺阁千金,对陌生男人私相授受,已经是足够丢脸的。

宸妃本来也不想当真,但是看着面前陆嘉儿脸虽红透,但却依旧坚定的目光,就知道她不是在异想天开的开玩笑,同时,也对她口中所谓的“秘密”更重视几分。

毕竟——

陆嘉儿看着极精明的,还不至于跑到她的面前来空手套白狼的诓她。

她敛了神色,终于再不复方才的戏谑之意,沉思片刻道:“这个——也不是全无可能的,因为陛下也的确是正有此意,这会儿他叫了魏皇过去,就是为了联姻一事的。”

陆嘉儿眼睛一亮,脸就更红了。

然后,又听她话锋一转,继续道:“但是那位魏皇陛下是相当有主意的,这件事毕竟也不是陛下想怎样就怎么样的。你如果一定要以此作条件,本宫却是不敢给你保证的,只能说是尽力一试!”

诚然,这样的保证还是远远不够的,但天知道,这些年里,陆嘉儿对裴影夜已然是有点走火入魔了,即便只是一半的希望,她也不会放弃的,连忙道:“只要娘娘真心帮我,臣女已经感激不尽。”

宸妃没应声。

陆嘉儿了然,赶紧又收拾了散乱的思绪,再次心一横道:“昭王妃怀孕了!”

这个消息,的确可谓叫人惊悚。

宸妃一愣:“什么?”

“昭王妃已有身孕,是太医院的秦太医亲自诊脉确认过的,我想这对娘娘和安王殿下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吧?”陆嘉儿道。

皇帝虽然是对沈青桐起了忌惮之心,沈青桐怀孕,在他那边根本算不得筹码,但是毕竟这些年西陵越在朝堂之中培植出来的势力根深蒂固,现如今得知他后继有人,势必士气大振,甚至会以此为借口,再次催请皇帝立储的。

宸妃是深感此事棘手的。

陆嘉儿见她这样的表情,心里就更多了几分成算,又道:“而且我无意中得知,昭王妃为保此胎安稳,已经当面求了魏皇陛下,想利用魏皇陛下掩护她离开此处,前往北魏!”

“什么?”宸妃终于失控,勃然变色的拍案而起:“魏皇答应她了?”

“昨日猎场上魏皇陛下对她姑且能够舍命相救,算下来这不过就是一桩小事罢了,娘娘觉得他会拒绝吗?”陆嘉儿反问。

“娘娘!”宸妃手按着桌面,良久无言,明显是在权衡对对策。

良久,她重新抬头看向了陆嘉儿道:“你此言属实?”

“娘娘若是不信,尽管找人去求证秦太医便是!”陆嘉儿道,她是不在乎宸妃去求证确认的,只是事情棘手,她并等不得那么久,紧跟着眼底便是浮现丝丝寒意,走近了宸妃一步道:“娘娘,无论如何,她这一胎也是绝对不能留的!”

一字一顿,字字狠绝!

以陆嘉儿的认知,沈青桐不是个怕事的人,她会决定跟着裴影夜走,应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在她腹中骨肉的身上,眼前京城里风波正盛,步步危机,的确不适合她养胎,但如果这块肉没了呢?

她就未必会走了吧?

而且,现在如果能怂恿了宸妃,届时,以沈青桐的脾气,应该不会善罢甘休,是会留下来替自己的孩子报仇的吧?

------题外话------

表妹什么的,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嗷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