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她不蠢,她儿子未必!/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宸妃沉吟片刻,不知不觉间面上表情却是严肃了起来道:“这个好办,皇上既然已经对沈竞起疑,那么只须将这个消息告知于他,他便不会应允留下昭王妃的这个孩子!”

这是最为一劳永逸又稳妥的办法,陆嘉儿自然乐见其成。

“那么一切就都依靠娘娘了!”她说。

宸妃心中却已经有了别的打算,道:“话虽如此,但是依你之言,昭王妃也是防备着皇上知道的,这么隐秘的消息,若是由本宫特意是告诉皇上的话,皇上会怎么想?”

她在皇帝面前,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所以最近就格外小心。

皇帝是能容忍她耍些小心机的,但她可以聪慧睿智,却不能无所不用其极的歹毒,否则的话——

以皇帝多疑又狭隘的性格,恐怕就算暂时还容得下她,却也再不敢全心全意的相信,反而是要时刻的防备猜疑了。

陆嘉儿十分聪慧,自然一点就通。

她心中略有些不快,面上却不敢显露,只耐着性子道:“那娘娘有何打算?或者——想个办法,让给昭王妃诊脉的那位秦太医亲自去说?”

宸妃却是忽而神秘一笑。

这一笑,就明显让陆嘉儿感知到了阴谋的味道。

她不由的敛了神色盯着宸妃。

宸妃道:“这是个机会,相信除了本宫和皇上,眼前容不下昭王妃腹中骨肉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陆嘉儿当时便是脑中灵光一闪:“娘娘是说贵妃娘娘吗?”

宸妃点头,默认。

陆嘉儿却是眉头深锁:“娘娘想让我去告密?”

大家都是聪明人,宸妃也不自作聪明的试图忽悠她,而是坦白道:“说到底你和昭王之间也是血亲,如今你来向本宫投诚,本宫虽然愿意相信你,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现在你怂恿本宫去对昭王妃下了手,万一回头哪一天再反咬本宫一口,本宫也完全的无可奈何。咱们还是先小人后君子,一切口说无凭,你总也要让本宫手里握着你的一点把柄,本宫才能真真正正的相信你!”

陆陆嘉儿已经明显感知到自己落了下风。

但是天生的地位差别在此,她是真的无可奈何。

她沉默片刻,咬咬牙道:“这些年娘娘不在京城,可能不觉得,这位贵妃娘娘多年来冲冠六宫,臣女以为所凭借的应该不单单是美貌。娘娘你看得出来此事棘手,不想亲自沾染,就算我去告密,您就能确保贵妃娘娘一定中计吗?”

依她所见,那位贵妃娘娘的智计其实应该是在宸妃之上的,别的不说,就只冲着西陵丰回宫那一天,她巧妙的置身事外,事先躲回了昭阳宫就可见一斑。

而这也是陆嘉儿会选了宸妃,而没有去找常贵妃的又一个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是在西陵丰和西陵卫之间,西陵丰的优势明显,而次要的——

常贵妃那女人深居简出这么多年,一直叫人看不透,又完全摸不清她的脉络,陆嘉儿根本就不敢冒险去找她。

提起常贵妃,宸妃就恨得牙根痒痒。

她的面色微微一变,不过情绪控制的太好,倒是没有让陆嘉儿察觉,最后只是意味深长的以护甲弹了弹裙摆上的褶皱道:“那个女人的确的不蠢,但是她的那个儿子就另当别论了!”

陆嘉儿倒抽一口凉气:“瑞王?”

宸妃但笑不语。

陆嘉儿从宸妃这里出来,已经是一刻钟以后了。

她的神色远比过来的时候更凝重,紧抿着唇角,一步一步稳稳地走。

迎萱对她到时格外的客气了几分,亲自送她出门:“陆大小姐慢走!”

陆嘉儿没听见,也或者是听见了,但是无暇理会,只是心不在焉的自顾离开了。

她还是很小心,尽量避开了大路,从僻静的花园小径上穿行而过,又回到那边的大花园。

如果诱导了西陵卫,那就等于是太岁头上动土,去招惹了常贵妃,本来要与西陵越为敌她已经压力重重,再加上这一层关系,她就更觉得棘手了。

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就算她想要收手,宸妃也不会放她抽身的。

何况——

这已经是她靠近裴影夜的最后机会了,她也不能走回头路。

此时她心中异常矛盾,不过就是在计算此举的风险和成算,正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她的丫头找了她一路终于发现了她。

“小姐!您在这里啊,让奴婢好找!”那丫头快跑过来。

陆嘉儿抬起头来看她:“不是让你先回去了吗?”

“奴婢是回去了,可是夫人不放心您一个人在外面,说是让您还是回房去吧!”那丫头道。

“我就是随便走走,散散心,母亲太大惊小怪了!”陆嘉儿道。

宸妃说会负责把西陵卫引到这边的花园里来,届时,她就只需要若无其事的做一场戏,所以,这会儿她还不能回去。

“可是——”那丫头还想说什么。

她却明显不预备听的,仍是不紧不慢的在这花园里游荡。

彼时皇帝院子的书房里,气氛明显不太好。

他找裴影夜过来,原是为了再提联姻一事的——

本来他就是在谋算裴影夜的后位,但是裴影夜执意不应,不得已他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答应了用裴影鸿来联姻,但是现在,既然怀疑上了沈竞和裴影夜之间的关系,而他对沈竞的死本身就心虚,于是思前想后就更是觉得有必要埋一颗雷在裴影夜的身边,以备不时之需了。

他原来的打算是表面上退一步,都说不打笑脸人,以退为进来逼迫裴影夜点头首肯的,不曾想刚把人找了来,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裴影夜就直言不讳的表明自己国中临时有件急事要处理,他要提前告辞赶回去了。

皇帝的话都被堵在喉咙里,脸上还要拼命的维持风度。

可是人家国中有事,他又不好强留,就只能是道:“本来朕还想等怀王把联姻的人选选定了之后就在这里直接把喜事给办了,你要这么着急走的话……”

裴影夜道:“人选总要他自己看中了才行,朕在这边实在也帮不上什么忙,本来影鸿是朕唯一的胞弟,他的婚事,朕是想要替他把关操办的,但是眼下国事为重,就实在是顾不得了,实在抱歉。如果陛下一定想要让他们在这里办喜事,那便留他们先摆一场喜宴再回去吧,横竖我裴氏是娶亲的,待到他回国之后肯定还要再替他办一回,这也是为未来的怀王妃和贵国的最起码的尊重,这个请陛下放心就是!”

他这一次把话说的很满。

皇帝终究还是不想罢手的,紧跟着又道:“其实朕的意思,你一直都知道,这些年来,咱们两国之间偶有误会,实在是太伤和气,本来是想着魏皇你尚未娶亲,朕是怀着最大的诚意和善意,想和贵国一笑泯恩仇,永结秦晋之好的……如今……”

裴影夜直接就没叫他把话说完,拒绝的很明显:“朕就只有影鸿这么一个弟弟,他娶了贵国朝中的贵女为王妃,我北魏的皇室必定善待,这就是朕的诚意,否则——朕又何必亲自走这一遭呢?”

皇帝原以为哪怕只是为了面上过得去,将就着送他几个美人儿他也该含糊着收下的,却不想对方居然完全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

他憋了一肚子气,这时候也知不能强求了,于是就岔开了话题道:“那好吧,当然是国事要紧,既然你国中有事,朕也实在不该过分挽留。不过昨日猎场上的事,闹了些误会,魏皇你原来是客,朕原是想今天中午略备薄酒替你压惊,顺便陪个不是的,现在看来,怕是要连着送行宴都要算在这一起了!”

裴影夜婉拒:“越皇客气了,朕明日一早就得要启程,今日这酒宴——”

皇帝连忙道:“那边朕已经安排备下了,便当是一起用个午膳吧!”

昨天裴影夜那么一闹,现在外接揣测纷纭,最起码明面上他要把面子里子都找回来,一定要做出大方又周到的表象来,这样一来,反衬出裴影夜的咄咄逼人,那么相对的信服他的人就会多些。

裴影夜是明白他的意图的,本来也不是不可以拒绝,只是这个节骨眼上,却不想节外生枝。

于是略一权衡思索,他便点头:“那好吧!就再叨扰越皇一次!”

“客气了!”皇帝道,他的目的没有达成,心里还是不悦,就接口道:“这次没请外人,只算是家宴,朕这里还有几封折子要批复,魏皇先行一步,朕随后更衣就来!”

“好!”裴影夜拱手,“告辞!”

然后就转身先行离开了。

这边的花园里,本来常贵妃最近看得西陵卫很紧,宸妃想要算计他未必能找得到机会,但是很不凑巧,西陵卫如今这般年纪,正是文韬武略都要学习的关键时刻,倒也不是常贵妃逼的他,而是他自己想要在皇帝面前表现,所以即便是这几天在行宫,他也没闲着,反而是借着猎场这边的场地,天不亮就练习骑射去了。

不过以为夏季天气酷热,天不到晌午他就已经回来。

而宸妃,甚至都不需要刻意的去引他出来,只需要叫人提前窥测到他回来的时间和路径,告知给陆嘉儿即可。

所以,就在西陵卫满头大汗的快步穿行于花园中间往回走时,就好巧不巧的遇见了匆匆行过的陆嘉儿主仆。

陆嘉儿埋头走得很急,一个不小心差点撞他身上。

“瑞王殿下,臣女莽撞,唐突了!”陆嘉儿连忙退后两步,行礼。

而同时,她的丫头已经吓得花容失色了。

西陵卫身边的随从还在焦急的催:“殿下,快些吧,陛下那边刚传信过来说要在青萍园设宴招待魏皇陛下,您得赶紧回去更衣赶过去了!”

有人差点撞到他,西陵卫本来是满脸的不悦,这时候却是无暇追究了。

他只冷着脸道:“以后走路小心些!”

然后就径直错过陆嘉儿身边,抬脚往前走去。

陆嘉儿侧身往旁边一让。

她的丫鬟才紧张的一把抓住她的衣袖,小声的道:“小姐!”

陆嘉儿侧目看了眼西陵卫匆匆而行的背影,聊作不经意的开口:“咱们也快走吧,表嫂怀孕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我得回去跟母亲商量一下,看看送一份什么礼物过去合适!”

她的丫头完全没反应过来,只是直觉的惊呼:“什么?小姐是说——昭王妃吗?”

因为吃惊过度,声音有些拔高。

那边西陵卫的脚步顷刻间顿住。

陆嘉儿用眼角的余光瞧见,却是若无其事的带着丫头往旁边岔路口走去:“是啊!我也是刚听到的消息,表嫂和表哥成婚这么久,别说是表哥,就是皇上都替他们着急呢,这会儿大家可算是能够安心了,你说是不是好消息!”

她的声音不算大,甚至比平时说话还刻意压低了几分的音量,分明是有个隐藏的意思。

但是因为“昭王妃”三个字实在太刺耳,西陵卫还是本能的竖起耳朵来,听得真切。

他的脚步顿在那里半晌,一直到陆嘉儿主仆走得不见人影了才慢慢的回过神来,扭头问身边的随从道:“刚才的——是什么人?”

那随从也不认识陆嘉儿,挠挠头道:“她叫昭王妃是表嫂,应该是永安侯府的大小姐吧,至于闺名叫什么,奴才就不知道了!”

此时西陵卫脸上神色已经分外的凝重了。

他的随从这才后知后觉的慢慢道:“她们是说昭王妃有孕了吗?昭王娶亲都两三年了,这才怀上,也是怪不容易的!”

只是感慨,却未曾发现旁边自家主子的脸色已经十分的难看了。

西陵卫死死的咬着牙,眼底的神色变化莫测,鲜明能感知到的就只有几分阴冷,至于其它具体是什么,一时半会儿就说不太清楚了。

半晌,他的随从回过神来,见他一直站着没动,就又催促道:“殿下,咱们赶紧回吧!”。

西陵卫回头看他一眼,道:“昭王妃是什么时候有孕的?本王怎么没听到消息?”

那随从也是纳闷:“是啊!好像是没听说过!”想了想,遂又坦然:“昭王妃这一胎得来不易,可能为了保险起见,暂时没有对外宣扬吧,如果有进宫报喜的话,咱们怎么也该听到风声了!”

“是吗?”西陵卫冷笑,那眼神越发的森冷:“你去太医那边问问!”

“问什么?”他的这个随从,确实是年纪小,人又不怎么聪明的。

西陵卫盯着他看了一眼:“打听清楚了昭王妃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本王要知道确切的消息!”

虽然他还没有涉足朝堂,但是对朝廷方面的消息却不是全不知情的,西陵越有后,对他而言,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哦!”那随从答应着就要去,西陵卫就又叫住了他,嘱咐:“等等!这事儿先别张扬,也别让人知道是本王在查问消息,省得惹一身麻烦!”

他这随从,只胜在还算听话,点点头就小跑着去了。

西陵卫于是匆匆回了自己的院子换衣裳。

他如今虽不及成年,但毕竟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了,所以这次来行宫,就没有和常贵妃住在一个院子里,而是单独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院子。

他回去匆匆冲了个澡,又换了衣裳,心里却在一直的思索要不要把听到的这个消息去告诉常贵妃。

还没拿定主意,派出去打听消息的随从就回来了。

“如何了?”西陵卫一下子站起来。

那随从反手关了门,还是有些贼兮兮的压低了声音道:“奴才去问过了,太医们都不在,那边只有一个医童,也好套话,消息没错,昭王妃的确是怀了身孕了,今天一早才刚刚诊出来的喜脉!”

西陵卫眼底的阴郁之色更浓。

但他这般年纪,是真的还不到独立策划安排一出阴谋的程度,心中暗暗着急之余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赶紧出门,往青萍园去。

此时沈青桐这边也有人来请,说是皇帝在青萍园设宴招待魏皇陛下,请她过去赴宴。

“王妃!”木槿有些担忧。

她去找西陵越的时候就被告知西陵越临时得了皇命在忙着准备午宴,所以话没能说就回来了。

沈青桐本来就疑心病重,此时想着自己的肚子就格外小心,只是坐在桌旁没动道:“我今天身子不适,不能赴宴了,你替我回个话吧!”

横竖裴影夜才是主角,她说不去,过来传话的小太监也不觉得怎样,答应了一声就回去复命了。

沈青桐关起门来,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的就有些烦闷,再仔细品一品却居然是个心神不宁的感觉。

木槿见她精神不好,就道:“王妃是不是累着了,要不,歇个午觉吧,或者一会儿王爷就回来了!”

“嗯!”沈青桐点点头,宽下外衣上了床。

她是真的有些困顿,虽然心情不太好,但是躺下来,辗转了一阵也就迷迷糊糊的有了睡意,却是正在朦胧间,突然听到门外乱起来的动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