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杀心起/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在西陵越的右手还搭在沈青桐腰后未及撤回。

他的手臂顺时一紧,就将沈青桐给带下来,护在了怀里。

而那匹马骤然发狂,拉扯之下直带得同拴在一起的另外三匹马也躁动起来。

惊恐之下,它们没有统一的目标,各自都只想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而去。

尤其刚开始失控的那匹马,嘶声长鸣,那声音凄厉高昂,听得人心里发怵,其余的战马都多少受到影响,就连从远处逼近的西陵丰那一行人也隐约受到了影响。

这一次,和西陵丰同来的还有齐崇。

本来按照最初的打算,齐崇头天傍晚就该到的,但大概是耽搁了,今日刚好和西陵丰同路赶到。

坐骑受到影响,他们那一行人也不敢轻率,匆忙的就各自下车下马。

“去看看,怎么回事!”齐崇沉声冷静的吩咐。

他的贴身侍卫才要奔过来,却是冷不防的变故又起。

斜对面一条不很起眼的小路上突然传出偌大的动静。

西陵越紧紧将沈青桐箍在怀里,同时目光敏锐的四下一扫,同时,已经听到他身后很近的距离内的一声惨叫。

他仓促回首。

被人横空劈了一剑的车夫面目狰狞,身体还不及倒地,眼前却是刺目的光线一晃,一柄寒气森森的大刀已经压了下来。

彼时他手中并无武器,何况还带这个沈青桐。

雷霆万钧之下,根本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王爷!”云翼这种粗线条的人都惊慌失控大吼了一声。

沈青桐眼角的余光瞥见那凌空而下的寒芒,冷汗瞬间就湿了一身。

若在往常,她势必会机警的自西陵越怀中遁出,随便地上打个滚,虽然不敢保证哪里还有明枪暗箭在等着,但至少两人分开,少了彼此做负累,各自脱险的几率都更大一些。

但是这一次,电视花光间这个念头也蹭的跳进了脑海,但是下一刻,她却再不复当初孤勇的那份志气,抓着西陵越衣襟的那只手不由的更加用力的攥紧,同时,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另一只手压向了自己尚且平坦的腹部。

变故突然,西陵越的心中也甚是恼怒。

他的第一反应和沈青桐一样,自然是先推开她,各自混个安全再说,但是念头只往脑子里一过,千钧一发,却感觉到胸前衣襟被她紧紧攥住的那股力道。

于是,那一瞬间,他来得及思索这个女人此种举动是如何的反常,只是清晰的感知到对自己女人的那份责任。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他更加用力的将她拢在怀里,但是这一来一往所有变故发生的时间都太短暂了,他也只来得及身形微变,将整个后背空出来留给了暴起袭击的刺客。

那刺客额角青筋暴起,脸上全是一片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杀伐戾气。

这一刀劈下来,且不说身法招式有如何的精妙,只这全神贯注的力道就叫人胆寒。

云翼的脸色已然瞬间铁青。

危急关头,却听得有人暴吼一声,却是那个被劈了一刀的马夫用尽了最后的一口力气,暴起上蹿,拉住了那刺客的左腿。

身体失衡,极速下坠。

那刺客心中一恼,却已然也是无计可施。

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控制,也就是这一迟缓,已经为西陵越争得了多一线的机会。

他一手抱住沈青桐,就往前奔去。

那刺客的达到此刻才是不甘的劈下,他却已经避过了要害,那人只来得及在他背上留下一道伤口,并且——

也不过刚划破了皮而已。

西陵越甚至连没有都没i皱一下。

他又往前奔了两步。

“王爷!”云翼跑上来。

西陵越刚要将沈青桐交付于他,那边的小路上二十多个农夫打扮的汉子已经杀了出来。

跑在最前面的十来个人,人手一把改装过的强弩。

他们明显是有备而来,而且把各个环节都提前计划好了,所有的行动衔接严密。

这边行宫门口自然是有侍卫把守的,只他们先被昭王险些殒命的危险场面震住了,这时候还不及回神就是十几箭连发。

“王爷!”沈青桐觉得她自己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惊慌害怕过,低呼了一声。

西陵越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抽离着他最近的一个侍卫腰间的佩剑,然后疾退两步,抱着她躲在了马车后面。

行宫门口侍卫中箭之后的惨叫声他都无暇顾及,因为他人只刚一后退,那个刚刚摆脱车夫纠缠的刺客已经再度举刀冲过了上来。

西陵越横剑去挡,这时候自然是尽全力的,却居然意外的发现那人竟是天生神力。

他运了内里横剑,刀剑相撞,那人只凭蛮力居然已经震得他手腕微微一麻。

他后背抵在车厢上,额上瞬间泌出一层细汗。

而他另一只手紧紧的揽着沈青桐,这个弱点显而易见,那刺客哪里看不出来,起初两人交上手,他也有些震惊于西陵越这个养尊处优的大越皇子居然不是个绣花枕头,但是等他后面第二刀再补上来的时候,已经直取沈青桐。

西陵越从来就没有这样的被动过,顿时面色恼怒,眼神一寒。

好在云翼挥剑挡开两支流箭之后已经冲了过来,剑尖一挑,隔开了那刺客手上的一招,瞬间和他缠斗在了一起。

而第一轮猝不及防的弓箭攻击之后,那群人已经趁机冲了过来。

门口本来有一队十八名侍卫,一轮箭雨扫射之后折损大半。

西陵越自己的侍卫迎上去阻击,双方和快搅和在一起,打得如火如荼。

彼时西陵越携沈青桐被困在中间,只略观察了两眼就认定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而这世上最可怕的莫过就是这样不怕死的人。

周围的人打得不可开交,他便冲着外围大声道:“还不进去禀报,调兵围剿刺客?”

“是!”一个受了伤的侍卫如梦初醒,捂着手臂冲出了门去。

这边稍远的地方,齐崇和西陵丰被阻,各自裹足不前。

西陵丰眉头微锁,神色凝重复杂,而齐崇,则是云淡风轻,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看戏的姿态。

看了一阵,他扭头打趣:“昭王被刺客所围,安王殿下是准备就这么冷眼旁边下去吗?到底也是骨肉兄弟,您这样置身事外……合适吗?就不怕被人议论?”

突然遇到这种局面,西陵丰也是始料未及。

他回头,对上齐崇的视线,却是面容严肃,并不见任何置身事外的轻松道:“齐太子你看到了,本王一介文人,带来的这几个手下车夫也只是寻常之辈,那群此刻那么强的战力,就算我的人冲上去能顶生么用?怕是适得其反,还要添乱的!”

他次此出行紧急,而且本来也就不打算声张,他带的随从不多这是事实,但若要说实力一般——

齐崇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齐崇盯着他,那面上神情似笑非笑。

西陵丰道:“齐太子手下却是有人的,你也不打算出手,送我那三弟一个人情?”

齐崇不答反问:“若是本宫不出手,安王殿下今日是否也会感念,顺便记下本宫的这个人情?”

两个人,四目相对。

其实齐崇真的算不上偏向于谁,也就是因为这样,他和西陵越之间又没有什么交情,现在就实在犯不着强出头。

那些刺客来势凶猛,他的人要去帮忙的话,难免会有折损,并且——

这里就在行宫门口,其实完全不用他出手,很快里面的御林军就会冲出来救援,这么算下来,西陵越倒也领不到他的几分人情。

得不偿失的事,他懒得去出这份力气。

但他这话冲着西陵丰问的,西陵丰又不能忽略,与他对视片刻,点头:“当然!”

齐崇一笑。

于是两人各自错开了视线,只是远观,再不吐露一字一言。

行宫那边,那侍卫冲进去报信,自然是直奔青萍园,找的皇帝。

彼时皇帝正在心情不快,闻言,猛地拍案而起:“什么?昭王在行宫门口被刺?”

有一点沈青桐还是没有看错的——

这个皇帝,虽然阴损歹毒可谓禽兽不如,但是他对西陵越,妄图控制操纵是真,却又毕竟有这么多年的父子情分横在当中,他倒是真没想要这就要把这个儿子置于死地的。

他一掀袍角,直接踢翻了桌案冲了出去。

“皇上!”宸妃从后面叫了一声,却是奇怪——

居然有人能在行宫门口安排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刺杀来行刺西陵越?

她虽然也把西陵越视为眼中钉,也只敢背地里谋划使用一些心机手段,这样明目张胆的刺杀,她却是绝对不敢的。

不是她做的,难道还能是常贵妃吗?

一瞬间宸妃的心思就转了几转。

她急切的追出去两步,略一犹豫,又转头回来。

这时候,常贵妃才从容的自座位上起身。

宸妃挑眉,冷笑:“你不去看看吗?”

常贵妃却是一眼洞穿她的心思,回以一个比她更加嘲讽的冷笑:“你想去就去,这么畏首畏尾的,不嫌累得慌吗?”

宸妃被她噎了一下,对她怒目而视。

这两个女人,只要彼此对视,就能让人感知到彼此目光中强烈冲突杀气。

宸妃盯着常贵妃看了片刻,心中突然豁然开朗,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却是径自转身走了。

“母妃?”这时候,西陵卫早就急不可耐了,赶紧走过去。

常贵妃却是低头看他,目光严肃又带着很大的威压之势道:“你今天怎么回事?是有什么事瞒着母妃吗?”

“我——”西陵卫一阵心虚。

无可否认,他心里其实是怕着常贵妃的,但是又自认为一旦沈青桐有孕的消息宣扬开来,再要在众人的关注之下下手便更难了。

所以心里飞快的权衡,他居然是顶住了压力,摇头道:“没有!”

常贵妃自然一眼就看出他没说实话。

可是外面出了那么大的事,他们母子要是刻意回避,就难免要遭遇有心人士的揣测了,回头宸妃再一煽风点火,她就可能会有麻烦了。

这种情况下,常贵妃实在没心思再逼问西陵卫,只叹了口气:“走吧,咱们也出去看看!”

说完,率先举步向花园外面走去。

皇帝赶到行宫门口的时候,那里的打斗声鼎沸,已然是个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西陵越和沈青桐还被困在战圈当中不得脱身,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有几个宫女一看见这个场面,当场就吐了。

皇帝站在高高的台阶上,那面怒容的呵斥:“行宫门口,哪里来的刺客?”

他这一吼,却没有第一时间让禁军出手帮忙,而是目光穿透混乱的人群,死死的定格在里面沈青桐的脸上。

这时候,沈青桐自是无暇顾及他的。

随后宸妃等人先后赶到。

眼前的这个场面,足够震慑住她们,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微微一愣,随后才听宸妃担忧的低呼一声:“这——”

西陵卫却是趁着常贵妃失神,悄然挪到了皇帝身边去。

里面西陵越夫妇被困,让他突然有了一种血脉贲张,异常激动的感觉。

养尊处优的皇子,有生以来第一次会觉得这样的场面热血激荡。

他努力的控制情绪,眼睛却是泛着异样的光彩紧张的注意着眼前的局面。

宸妃见皇帝迟迟没有发话,再见他正盯着沈青桐再看,心里便是有数,也是悄然往皇帝身边凑了凑,很小声的嘀咕道:“臣妾今日一早偶然听闻昭王妃已有身孕,这个局面可如何是好?可别动了胎气啊!”

声音很少,像是自语。

但是皇帝的目光锐利如刀,却是忽的转头看过来。

宸妃不能视而不见,假装讶然的对上他的视线,张了张嘴,却像是被他的表情吓住了,没说出话来。

她的声音低,就只有皇帝听见了。

这一瞬间,皇帝眼底已经杀意纵横,再无一丝一毫的犹豫。

“来人,弓箭手!还不给朕把这些刺客射杀,救助昭王脱困?”他冷声下令。

此时众人都在战圈当中,弓箭手一旦出洞,必有误伤。

如果是西陵越自己,他自保是不成问题的,可是现在他手上还拉着一个沈青桐。

“是!”禁军的效率还是很高的,转眼到位,拉开了阵仗。

眼见着就要百箭齐发。

西陵越怒喝一声:“云翼!”

箭声响,云翼火速奔过来,横剑挡开几支流箭的同时,西陵越就带着沈青桐硬闯到了外围。

再一回身,就见云翼已然处于箭雨攻击之下。

“先过去!”她将沈青桐往后一送。

沈青桐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