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凉/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云翼和那些曾经追随他多年的侍卫置身险境,她又知道她拉不住他。

“王爷,我——”沈青桐急躁的开口。

有那一瞬间,她突然有了十分鲜明的感觉,虽然这不是说话的时机,但这却极有可能是她最后的机会可以告诉他自己已有身孕的消息了。

而这时候的战圈里面,已经连连有人中箭。

到底是双拳难敌四手,就连云翼也因为刚刚替他们挡了一下而延误了时机,身上连伤了好几处。

一轮箭射完,弓箭手再次拉弓搭箭。

刻不容缓,那时候西陵越甚至无暇顾及注意沈青桐的表情,只是满脸肃杀之气的顺势甩开她的手。

“都给本王住手!”他怒喝。

控制弓箭手的高校尉侧目去看皇帝的意思,见到皇帝并无喝止他们的意思,自然就对他的命令视而不见,再次竖手为刀,果决的往下一挥。

西陵越已然怒极,足尖点地,纵身而起。

“呀——”有宫女惊呼起来。

宸妃也只是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他翻身落地,人已经站在了高校尉的面前,反手握剑,剑锋压在对方的颈边。

“昭……昭王殿下!”高校尉瞬间冷汗流了一脸,开口已经是底气不足。

西陵越目光冰冷的盯着他,开口的声音犹比他的眼神更冷更阴的低低道:“本王的话你听不见?”

很明显,高校尉只是依从皇帝的命令在行事。

这时候,他心中惊惧却不敢回嘴。

而变故突然,弓箭手们不知何去何从,下面站圈里的人也有短暂的怔愣。

但随后回过神来,刺客中间突然有人激愤的高喊道:“大越皇族皆是我辈仇敌,兄弟们,横竖今日大家已经是拼死一战,给我杀啊!多杀一个咱们就赚一个!”

那些刺客,敢公然跑到行宫外面来行刺,本来就都是亡命之徒。

这人一喊,便是一呼百应。

“杀啊!切了大越狗皇帝的人头,咱们就赚了!”有人附和着大声道。

只一瞬间,被弓箭手惊扰震住的刺客就再度热血沸腾。

他们重整旗鼓,带着弓弩的十几名弓箭手心有灵犀的再次发箭。

皇帝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会突然转而攻击自己,大惊失色之下,已经有乱箭迎面射来。

“护驾!护驾!”梅正奇扯着嗓子尖叫:“快保护皇上和娘娘们!”

十几支乱箭直指这大门口台阶上皇族众人所在的地方。

而皇帝行宫这里带来的禁军毕竟不是会上战场的士兵,虽然他们的手中有武器有弓箭,却是没有配发令牌的。

梅正奇一喊,众人遂慌,只能抢着上前,先以肉身阻挡,再挥舞刀剑抗击。

可是这行宫的大门虽然建得巍峨,也架不住一时间挤在这里的人多,再有胆小的宫女太监慌乱中乱跑,整个场面瞬间一发不可收拾的乱成一片。

有人中箭惨叫,鬼哭狼嚎。

有人踩偏了脚,从台阶上跌落,再人挤人的推到下面的人,撞开一大片。

诚然,这么多的禁军护驾,刺客那边放的冷箭是不至于伤到皇帝本人的,而那些人对这样的结果也丝毫不意外,一轮冷箭乱了整个局面之后,就开始挥舞着大刀长剑往台阶这边冲,已经不在乎身边错开的是谁,只是快速而果决的随意收割。

宫女,侍卫,内侍……

无辜受害者很多,空气里瞬间弥漫出鲜明的血腥味来。

台阶上的西陵越第一个反应就是扭头往人群里去找沈青桐的所在,原以为以她的机警,只趁着方才他飞身过来挟持高校尉的机会,她自己就足够脱身,混到皇帝这些人身边来了,所以他回头的第一个方向就是往皇帝身后去寻。

目光所至,一无所获,他方才觉得心里一空。

就在那一瞬间,突然有了一种疑似恐惧的可笑的感觉袭上心头,他竭力的维持冷静,目光依旧锐利的再往别处去寻,却是赫然发现她竟还站在台阶底下,他方才离开的那个位置。

与此同时,他脑海中更如冰火碰撞一般的掠过曾经那一幕的回忆。

当初那次在东宫的宴会上,场面动荡之时,也依稀的就是这副光景……

那一次,是他有心利用,而后她决然离开,一寸余地也不留。

而今天——

他虽然只是始料未及,但是雷同的视角看下去,心口突然剧烈一缩,莫名的恐慌。

当初那次,她落在齐崇的手里,闭上眼,完全不看他,而这一次,四周全是无情屠戮人命的刺客,她也同样无暇看他,从这个角度看下去,她就只留给他一个纤细的背影,全神贯注的注意防备着周围。

西陵越有心过去,眼前全是四散冲撞的人群。

他紧盯着沈青桐的背影,才刚推开一个挡路的太监往前行了一步,却是未曾注意,冷不防的一个刺客已经杀到眼前,一剑斜刺过来,他毫无察觉,肩膀就被划开一道血口子。

那刺客原也没想到真能伤到他,顿时大为振奋,大叫一声,挥剑再刺。

西陵越被阻,只能横剑去挡。

但他力不从心,眼睛却是片刻不离的不敢离沈青桐的身,情急之下,他也不敢叫她,只怕是这一叫反而会让她成为刺客的目光。

心思急转,是以他一边横剑与那刺客拆招,一面飞快的寻到云翼的所在,冲着他大声喊道:“云翼!”

这一声,气势如虹,有种石破天惊的效果。

云翼自战圈中匆忙回头。

多年主仆,默契惊人,只一个眼神的交会,云翼立刻顿悟。

他冲西陵越重重的点头,也是一边应付两个合力围攻他的刺客,一边目光四下搜寻沈青桐的所在。

可是合力围攻他的两个刺客本来就是所有刺客中武功最高的,再加上他身上有箭伤,虽然已经发现了沈青桐的所在,却居然也是一时难以脱身。

这边皇帝和常贵妃几人被禁军守成的一堵人墙护卫在大门边,方才西陵越一喊云翼,他就也朝西陵越看过去,而同样的,也只是一眼他也看明白了西陵越的暗示,再看孤身被落在下面的沈青桐,他眼底浓郁的阴森之色就更深了。

因为皇帝也被卷入了危险之中,远处的西陵丰也就不能冷眼旁观,他和齐崇两个相继带人冲过来,但明显两人都是聪明人——

刺客和禁军力量相差悬殊,最后的结果只会是有惊无险,两人谁都不想出力,就直接保存实力,只佯装是不敌,被刺客和乱跑的人群堵在外围冲不过来。

这边西陵越一喊,沈青桐自然也是本能的回头朝他看过来。

目光碰撞,西陵越只一分神,手臂又被刺客挑破了一道伤口。

西陵越怒极,忽而用了极大力气的一剑横扫过去,剑锋之上,杀气弥漫。

那刺客连续伤他之后,得意之余已然有些轻敌,此时猝不及防的被他生生逼退好几步。

西陵越趁机就要抢下台阶。

皇帝见状,眼底突然有晦暗的光芒一闪而过。

他大声的道:“都瞎了吗?还不保护昭王?”

“是!”周围设防的侍卫吓了一跳,瞬间十来个人就涌了过去。

沈青桐站在台阶下一个还算是不起眼的角落里,西陵越的目光被隔断,她也不见沮丧,转而移开了视线。

其实她现在站着的地方不起眼,只要几步就能跑到台阶上,寻求禁军的庇护。

可是——

那里站着皇帝,站着常贵妃,还站着宸妃,而这些人,有人是将她视为眼中钉的仇人,有人是恨不能将她杀之而后快的政敌。

这种境况之下,她身边居然是群狼环伺,四面楚歌。

然而此时,沈青桐却连自嘲的兴致都提不起来。

行宫之内,不断的有禁军冲出来增员,一共不过二十来个刺客,即使有着视死如归的孤勇也是在逐渐被斩杀减少的。

其实这时候的场面,已经没有开始那么紧张了,可是——

皇帝的目光一瞬不瞬,就那么死死的盯着他。

要知道,这个人原是众矢之的的,他这么长时间的盯着某一个地方看,走投无路的刺客也很快发现了端倪。

于是十分默契的,已经有两个人迫开一切阻碍,不管不顾的朝她冲杀过来。

守在她面前的两个禁军完全不堪一击,两三下被砍翻在地,一个刺客的长剑的刺穿过来,不管心中情绪如何,但是这位昭王妃面上的神情依旧冷静镇定。

她手护着腹部,快退两步。

但是那刺客布满血丝的双眼已经近在咫尺,近到她都依稀能看见自己的影子在他的眼中呈现出来的血红色。

“王妃!”千钧一发,还是昭王府的一个侍卫从旁蹿出来。

他来不及阻止那刺客,便就扯着沈青桐的手腕将她拽住。

另一个刺客的刀锋随后而至,他照应不过,便就顺势将沈青桐往身后甩了出去。

沈青桐脚下踉跄后退,她却咬紧牙关,极力的在让自己稳定住重心,然则连退了四五步之后,眼见着倾斜的身子就要稳住了,冷不防左侧肩膀被一双手狠狠的的一把推了出去。

身体失衡的瞬间,沈青桐的脸色已然瞬间雪白。

她尚且来不及惊呼一声,便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彻骨冰凉。

眼前混战的场面还在继续。

她摔下去之后就没再动做,保持着那一个姿势,神情愕然。

她的目光空茫而布满了前所未有的恐慌情绪落在半空,一处完全找不到落点的空气里。

眼前的场面混乱成一片,无数人在惊叫奔走。

而在这个过程中,她却再没有去人群里搜寻过西陵越的身影。

裴影夜过来的时候这里的局面已经基本控制住了,他却只是飞快的找到沈青桐,冲开混乱的人群快步下台阶走到她面前。

彼时,沈青桐居然一直没有发现他。

裴影夜突然觉得事情不妙,他开口的声音就很轻,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桐桐!”

他弯身下去,单手抓住她的肩膀。

“师兄!太医,快带我去找太医!”沈青桐这才抬头看他,她的声音虚弱,甚至是带了颤抖的哭音,一把用力的抓住了他的手。

她的手指冰凉,竟是冷的彻骨。

裴影夜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再见她眼中带了明显哀求的恐慌表情,突然之间就突然明白了。

短暂的怔愣之后,裴影夜就当机立断的将她打横一抱,转身就往人群外围挤去。

沈青桐是堂堂昭王妃,现在不仅是西陵越在场,更是当着许多朝中权贵的面前,他这作为——

明显的逾矩了。

宸妃身边的迎萱的眼睛一亮,立刻上前阻拦,柳眉倒竖的大声道:“你做什么?昭王殿下可还在这里呢,魏皇陛下您这是做什么?”

“滚开!”裴影夜的面沉如水,两个子刀子似的从唇齿间迸射而出,刺得她浑身一抖。

其他人也有把注意力从西陵越那边移过来的。

云翼带着的人也觉出了众目睽睽之下他此举不妥,连忙上前拦阻。

沈青桐从头到尾只把脸藏在裴影夜的怀里,没叫任何人看到她面上表情,只轻道了一声,“师兄!”

裴影夜冷哼了一声,于是也不再迟疑,直接以肩膀强行撞开两个侍卫横在面前的手臂,旁若无人的大步离开。

西陵越此时回转身来,仓促间只来得及抬手扶了一下其中一个踉跄后退的侍卫。

裴影夜本来多少就是横在他和沈青桐中间的一根刺,看着裴影夜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的脸色就在那一瞬间冷凝到了极致,眼中有喷薄的怒气几乎压抑不住。

“呀!”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常贵妃身后的一个宫女低呼一声,有些惊讶的指着地面上的某处道:“哪儿来的血啊!”

众人循声望去。

那里依稀就是之前沈青桐摔倒的地方。

错落的青石之上蜿蜒了一片殷红的血迹,阳光下反射出灼目的光彩来。

那附近没有利器也没有尖石,而且方才他也明明有仔细的打量过,沈青桐浑身上下并没有被刺破的伤口的。

那么——

这些血迹又是从哪里来的?

人群之中不少人开始小声的议论。

西陵越仔细的回忆了一遍沈青桐倒下去之前那一幕的情形,想到那一刻她脸上不合时宜的惊慌和无措,突然就有一个隐约的念头闯入脑海。

他的整个人,如是被闷雷击中了一样,一种不安的情绪沸腾而起,几乎是有些失魂落魄的冲出人群,往裴影夜二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