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铤而走险/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院子里的小丫头有些怯怯的走进来。

墨锦和墨玉觉得她们家新主子是不是看不见她们啊?端茶递水的活儿她俩也许干不太利索,但是要撸袖子往外赶人她们绝对是好手啊,还能顺带着胖揍一顿又叫人看不出外伤的……

院子里那些小丫头,一个个的看着还没有木槿的架势足呢。

两个人都有点跃跃欲试,但是送她们过来之前赵刚一再的嘱咐,她们做任任何事都一定得听新主子的,他们倒是也没乱出头。

外面的小丫头进来,是不敢直接把老夫人等人往外拖的,就站在那里,有些为难:“沈老夫人请吧,奴婢送您出去!”

老夫人拧眉站起来。

她做了这样的安排沈青桐不会欣然接受,对这一点,她是早有准备的。

当然,同时也准备好了一套圆满的说辞。

可是沈青桐这么直接赶人,她却有些反应不过来:“我知道我现在说这样的话你不愿意听,可是你要也总要想想以后!”

沈青桐冷笑一声,回头盯着她的脸道:“祖母,这里不是咱们沈家,我做不了主,您也做不了主,我现在的处境你是知道的,而且方才我也把道理都跟您说清楚了,不愿您是出于怎样的目的,可是您这个时候还让我去往王爷的枪口上撞?是要我再次激怒他,然后连我也一并赶回沈家去才肯善罢甘休吗?”

昭王府里面的具体情况,老夫人根本探查不到,但是西陵越盼了这么久的孩子沈青桐居然没能保住,想来他此时也应当甚是恼怒的。

听沈青桐这么一说,她的心里倒是咯噔了一下。

沈青桐盯着她,已然是面色不善。

老夫人倒还一直觉得这个孙女儿虽然性情冷淡了些,但心思还是和整个沈家在一起的,如今她这样强硬的顶撞自己,也不过是在刚掉了孩子的这个节骨眼上。

老夫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忍住了,没说话。

木槿连忙道:“王妃的话你没听见吗?还不送沈老夫人出去?”

“是!”小丫头答应了,又上前来催情:“老夫人……”

老夫人又看了沈青桐一眼,深深地叹了口气。

方妈妈赶紧过来搀扶。

沈青瑶倒是有些无所适从,这会儿脸上火辣辣的挂不住,只是低垂着脑袋跟着老夫人走了。

目送她们一行出了院子,木槿就气得狠狠的抹了把眼泪,霍的转身看向了沈青桐道:“王妃,她们这也太欺负人了,您这还没出小月子呢,这样的事,老夫人她还真做得出来?”

沈青桐面无表情的仍是捧着手里的茶碗慢慢的喝那茶汤:“有什么好气的,祖母的为人,不是向来如此吗?”

“可是——”木槿被噎了一下,一时语塞,可这会儿是当真气急了,心里憋闷的慌,一扭头就冲了出去。

旁边墨玉和墨锦还迷糊着呢。

两人互相看了看。

墨锦拿手肘捅了捅墨玉,很小声的问:“王妃的娘家要送人来伺候她,木槿生什么气啊?”

墨玉很认真的想了想。

她俩只是头次遇到这样的事,又是双方拐弯抹角的明示暗示,才被绕糊涂了,毕竟裴影夜不能真的留俩榆木疙瘩给沈青桐用。

墨玉很仔细的琢磨了一下沈青桐的话和方才沈青瑶那红得十分诡异的脸色,然后就飞快的悟了:“难道她家那位小姐送过来不是为了伺候王妃,而是伺候王爷的?!”

语气太刻板,反而听不出惊讶。

她飞快的冲墨锦眨眨眼。

“啊?”墨锦顿时就吃惊的瞪大了眼:“他们家的那位小姐看着不傻啊?难道是犯贱?”

墨玉说:“那不能让她们就这么走啊,就算是主子的娘家人,好歹也得打一顿再扔出去啊!”

墨锦立刻点头撸袖子就要往外走:“咦,我的刀呢?”

两个人一唱一和,毕竟不是戏子,语气听着就呆板僵硬。

沈青桐只当自己没听见,这会儿见墨锦撸袖子往外走,终于绷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行了!”她摆摆手,怕把手里的茶汤弄洒了,赶紧递到旁边的桌子上:“不用你们去!我家祖母就不是那样的人,她今天既然登门,那就一定是进过深思熟虑打算好了的,她不会半途而废的!”

墨玉就奇怪了:“难不成她还有脸再二次登门?”

沈青桐的唇角牵起一个讥诮的弧度,淡淡的道:“等着瞧!”

话音未落,她方才遣出去送老夫人的那个丫头就已经回来了。

沈青桐看过去。

那丫头没进屋子,只在外面的台阶底下冲着设沈青桐屈膝福了福:“禀王妃,沈老夫人说出去的路她认得,让奴婢先回来了!”

沈青桐当然不怕她们在王府里乱跑,或是惹出什么事来,只是答应了一声:“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小丫头行了礼,本分的退了下去。

沈青桐却来了精神,就那么悠闲地往身后软枕上一靠,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叩旁边小几的桌面,不再言语。

这边老夫人打发了送她们出来的小丫头,方妈妈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待那小丫头一走,她就有些紧张的道:“老夫人!”

沈青瑶一直魂不守舍的跟在两人身后,闻言猛地惊醒,也骤然抬头看过来:“祖母,我们不走吗?”

老夫人总不会真想直接带着她去找昭王殿下吧?

心里的感觉,一半紧张不安,一半羞怯兴奋。

方妈妈却有些慌张的低声劝道:“老夫人,那位昭王殿下的心性您是知道的,不管怎样,方才王妃有一句话说对了的,他后院的事,咱们可不敢随便摆布,依着奴婢看,眼下王妃只是因为心情不好,还没缓过来,要不再等一阵子您再过来?王妃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她自己现在的处境是需要人帮衬的,过个几天,等她想明白了,许就答应了呢?这件事,还是只能通过她的手才能办成的!”

老夫人沉着脸,却不应她的话,心里又再斟酌了一阵道:“我又何尝不知道她刚受了刺激,这不是最好的时机,可是时不我待!皇上本来就对这个丫头有戒心,如今偏偏她又不小心,出了这样的岔子,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变故,谁都不知道,如果不趁着现在这个机会早做安排,后面恐怕就难了!”

“这也不至于吧?”方妈妈并不赞同,“王妃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王爷对外到底也没说什么,想来她的这个身份也不会因此收到影响的!”

“身份是一回事,地位又是另一回事了!”老夫人道,眼中神色异常坚定:“这丫头以前就损了身子,如今好容易怀上的这一胎又没保住,至少在这一年半载之内是别指望她能再怀上皇嗣了。如今安王回朝,皇上对他颇为宠爱提拔,再加上宫里还有宸妃在,昭王府和他们相比,本来就是落在下风的,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不尽量想办法,难道还要等着别人捷足先登吗?”

西陵越的处境不妙,他现在急需后继有人来稳固自己的地位。

“可是现在着急也没用啊,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方妈妈对她说得话还是赞同的,只仍觉得她想在这赵王府里强行做什么是一线天开。

老夫人又再思忖片刻,忽而回头盯着沈青瑶命令道:“今天你就给我留在昭王府!”

“啊?”沈青瑶吓了一跳:“可是……我……王妃她刚才……”

老夫人脸上表情冰冷却坚决的道:“她又不傻,你先留下,我在家里是怎么教你的你都记住了,回头好好跟她说,这个节骨眼上还能由着她任性耍小性子不成?”

“我……可是……”沈青桐再怎么说都是昭王妃,而她又是冲着这样的目的被送过来的,沈青瑶想想还是觉得有风险。

老夫人却是瞪她一眼:“你的样貌又不输她,性子比她更要好上许多,她不用你,难道还能等着便宜了别人不成?”

“我……”沈青瑶还想再说话,老夫人已经定了主意:“都听我的!我一直把你留到今天,就是为了眼前这样的机会,你可要给我把握住了。现在昭王在大为之争中还是很有胜算的,想一想,你若是能生下他的长子来……即便暂时不能养在你自己的膝下,只要有这重血脉关系在,那么你将来的福气就都是无可限量的!”

沈青瑶这样的出身,老夫人能在她身上做这样的安排都是她的造化,更何况——

她也根本就反抗不得。

而又不得不说,老夫人开出来的条件实在太诱惑,眼前的除了老夫人给她指的这一条路,她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是!我都听祖母的!”所以,沈青瑶心里虽有忐忑,却也几乎都犹豫的就咬牙点了头。

“老夫人——”方妈妈还是觉得这样做太冒险了。

可老夫人向来固执,说一不二,已经不容她多说的就继续抬脚往前走。

一行三人回到大门口,因为沈青桐居然意外的让她们进去了,周管家不放心,这会儿就拽了云翼一起都在耳房里坐着。

小厮进来一传话,周管家马上就迎了出去。

“沈老夫人!”周管家拱手:“小的送您出府去!”

“不敢劳烦周管家亲自相送!”老夫人客气的道,随后就话锋一转,一本正经的斜睨了一眼身后跟着的沈青瑶道:“王妃最近身子不适,我不是很放心,方才已经跟她说好了,将她这个妹子留下来照看她几天。正好她的精神也不太好,有个人陪着说说话,应该能恢复的快些!”

方妈妈和沈青瑶脖子后面的那一层汗毛几乎立刻就竖起来了——

这样一戳就破的谎话,老夫人居然随口就来?她就不怕沈青桐当面翻脸戳破吗?

两个人都有些害怕,却又不敢办砸了老夫人的事儿,便就使劲的忍着,强装镇定。

周管家这样圆滑周到的人,老夫人一说留人在这里,他立刻就识破了对方的真实目的,可是——

他却是打死也不信这会是沈青桐应下来的事。

周管家面上表情略一凝滞:“是吗?可这怕是不妥吧,我们府上的人手足够照顾王妃了,王爷那边……小的也没办法去说的,怕是王爷动怒!”

别人家,后院增添人手这样的小事哪是做大事的男主人会管的?但偏偏,昭王府是个例外。

虽说这位王爷纵横朝堂京师,每天手上要处理的大事就城推,但他府里的规矩全部都得由他来定。

老夫人心里也不是不紧张害怕的,只是面上仍竭力维持的很好的道:“也就是暂住几天的事儿,我也是因为看着王妃打不起精神来,她们姐妹从小一起长大的,有四丫头陪着点儿,多少能开解开解王妃不是?这事儿王妃都已经应了,这才让我带四丫头过来当面跟周总管你交代一声,也好请你带四丫头去那边安置一下!”

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周管家也不是不能给顶回去的,方法很简单,直接带她去西陵越那当面问一嗓子,西陵越绝对会让把人直接轰出去的。

可是么——

最近王爷和王妃的关系不好,王妃都挺长时间不搭理他家王爷了,人都说夫妻两个床头吵架床尾和,要想让他们和好,那至少是不能这么互相闷着,必须得先吵起来啊。

周管家琢磨了一下,觉得……嗯,这个送上门的沈家四小姐是个现成的引子。

可是自作主张给西陵越制造这种麻烦,会同实发时候肯定要被他狠狠的收拾的。

周管家有点为难,想了想道:“老夫人您稍等片刻!”

他转身往耳房那边走。

彼时云翼正揣着他家儿子倚门看热闹呢。

蒹葭的奶水好,再加上他儿子大概随了他,特别的不多想事儿,只要喂饱了就不哭不闹,开始的两三个月还嗜睡,现在好了,睡得也不是那么多了,云翼晚上回家无聊的逗了逗,觉得还挺好玩的,所以这些天西陵越成天在府里不出去,他也跟着蹲在府里,早上出门的时候就顺手把儿子揣着来了。

彼时那娃儿正把自己的一只手塞了满嘴巴,口水流了爷俩儿一身。

云翼嫌弃的两个指头把他拎着荡秋千,那小子就咧着没牙的嘴巴咯咯笑。

周管家走过去。

云翼有点警觉,连忙站直了身子做坚贞状:“要去王爷那里讨骂挨啊?我不去!”

周管家搓搓手,特别不厚道的笑得满脸慈祥:“人呢,王爷肯定是不会留的,但是让她碰个钉子,找点晦气,王妃没准就能看到王爷的好了!”

云翼私底下还是很耿直的:“王妃能不能看出王爷的好处了我不知道,反正他对我是没有对王妃那么好的!”

周管家就想,云翼今天也聪明了啊,坑蒙拐骗不成,就只能拽着他实话实说:“本来这事儿我是不介意自己担着的,可是你知道,王妃才刚许了我和木槿的亲事,这事儿万一算我头上了……我这亲事恐怕就得黄了,要是你去顶了,了不起他赶你出府,你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就当休息了呗!”

云翼最近觉得他儿子比他家王爷可爱多了,扭头看看他还没长牙的儿子,觉得……嗯,这几天没事,能揣着儿子蹲在家里也是可以的嘛。

那边老夫人几个就听这俩人偷偷摸摸的在这里咬耳朵却听不见都说了啥,每个人都焦灼不安,急得手心冒汗。

云翼一点头,周管家立刻就态度和蔼的转身回来的,谦和的冲着老夫人一拱手道:“这件事怕是还要报王爷一声的,不过既然是王妃的意思……那小的先送四小姐过去回了王妃的话,王爷那边这会儿正忙,不好打扰,晚些时候我让云翼去说!”

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老夫人由衷的舒了口气。

她面上带了笑容,道:“那就麻烦周管家了,四丫头也是懂得规矩的,这些天肯定就是陪着王妃了,必然会出来随便乱走惊扰到王爷,其实也不必这么麻烦的!”

“呵——”周管家模棱两可的笑了两声给含糊了过去。

老夫人又装模作样的交代了沈青瑶两句话,就出门回府了。

沈青瑶出门送她,待她上了车,周管家就让人重新关上了大门。

王府厚重的大门在身后轰然一身合上,沈青瑶听着那声音,心中的感觉忐忑又雀跃。

这道门槛,她居然真的就这么迈进来了,虽然前程未卜,却终究觉有种藏不住的悸动。

“沈四小姐,走吧!”周管家催促。

“是!”沈青瑶一个庶女,可不敢在他面前托大,赶紧答应了一声就低眉顺眼的跟着走。

周管家又领着把沈青瑶给送回来的时候,墨玉等人都狠狠的吃了一惊。

沈青瑶唯恐沈青桐当面发问,赶紧道:“祖母让我留下来照顾王妃几天,她不放心您!”

当着周管家的面,她可不敢直接说是王爷答应了。

周管家只当听不出他言语之间的漏洞,只是陪着小心对沈青桐道:“王妃您看您这院子里还有地方吗?沈家小姐毕竟不是咱们王府的人,不好单独给她安排别的住处!”

他也故意没提是谁让沈青瑶留下来的。

沈青瑶却没当他是故意,只以为这是她的运气到了,死死的捏着帕子,尽量的谨慎小心。

木槿听闻动静,从侧院跑出来,脸色登时就不太好看。

沈青桐已经吩咐道:“那木槿你去给安排个住处吧!”

“王妃!”木槿不悦,周管家连忙过去,拉着她就往侧院走:“沈四小姐是客人,不好怠慢,你看看屋子里缺什么,我去让人添!”

他拉着木槿进侧院,过了不多一会儿再出来,木槿虽然脸色一直不好,却没再多说什么。

“王妃,那小的就先行退下了!”周管家道,见沈青桐没别的话就行了礼退下了。

彼时沈青瑶还站在院子里。

沈青桐没让木槿带她下去安置,也没叫她进屋子里来说话。

她本来还在为了自己未知的前程胡思乱想,百感交集,这会儿院子里冷冷清清的,周遭一点人声也没有,她站在那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渐渐地就再也没有那种飞扬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了,而是头脑冷静下来,有些局促的看着屋子里的沈青桐。

沈青桐靠在美人榻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那表情似笑非笑,让人觉得心里瘆得慌。

“王妃……”沈青瑶忍不住嗫嚅了一声。

沈青桐的唇角一扬,那一个笑容骤然成型,明明看着表情明朗俏丽,但是这一个笑容直达心底,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有段时间没见你,你的胆子见长?”沈青桐开口,语气讥诮又冰冷。

沈青瑶有点反应不过来:“王妃,我……”

她手里捏着帕子,一瞬间心里的局促不安就到达了顶点。

沈青桐掀开腿上的薄被。

墨玉立刻过来伺候她穿鞋,然后扶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门。

沈青瑶突然觉得她变了,和之前老夫人带她一起见到的那个沈青桐完全判若两人。

她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过来,沈青瑶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让自己稳住了,没有后退。

“你是没脑子还是不怕死?”沈青桐走到她面前站定,抬了手指去碰她的脸。

她的指尖冰凉,落在皮肤上的感觉让人遍体生寒。

沈青瑶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却不敢扭头去躲,她脸上表情几乎是无比僵硬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沈青桐:“王妃,是祖母让我——”

“我知道是她吩咐的!”沈青桐打断她的话,她的语气很冷,没有任何的语气起伏:“可是这里是昭王府,你难道不知道,在这里,只要我一句话,就能把你大卸八块扔出去喂狗?”

沈青瑶是断没想到她直接就这么冲着自己来了,吓得脸色一白。

她仓促的后退一步。

墨玉瞬间抢上去,动作干净利落如行云流水一般的一手扣住她的一边肩膀,同时抬脚一踢她的膝盖。

“呀!”沈青瑶惨叫一声,砰的就跪在了地上,膝盖骨甚至都咔的一声,剧痛一袭,她几乎怀疑自己的那条腿已经废掉了。

像是一场迷迷糊糊的美梦就这么突然的醒了。

沈青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流了满脸的泪,但她已经痛得大哭起来,爬过去抓住沈青桐的裙摆,仰头去看她的脸。

这个角度看过去,沈青桐居高临下。

顷刻间,沈青瑶脑中就闪过某个遥远记忆的片段——三年前,在天禧班雅间的楼上,她从某个角度看过去,就恰是看到沈青桐以同样的表情和眼神盯着楼梯底下。

那时候在沈家耀武扬威风光无限的大哥沈良浩就一滩烂泥一样的摔下面,人事不省。

很久以前的这一幕情景,那时候觉得像是一场不真实的噩梦,事后她没对任何人提起,以至于过了这么久她自己都几乎忘记了。

可是这一刻,再看到沈青桐露出同样的眼神表情的事后,那份记忆就顷刻间在心底复苏。

沈青瑶只觉得浑身发冷——

她居然差点忘了这个丫头不是善茬。

那时候她在沈家还不得宠的时候,犹且赶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更何况她如今已然是这座昭王府的女主人了。

“二姐姐,不是我!”出乎本能的反应,沈青瑶就开始替自己辩解澄清:“这昭王府不是我要来的,是祖母,是她吩咐我的,你知道祖母的脾气,她的命令我不敢违抗,也违抗不了啊。我……我不想来的,我……”

“你不想来?那你现在就给我滚回去?”沈青桐冷静的打断她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