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投怀送抱,扫地出门/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回去?

沈青瑶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又飞快的紧紧的住沈青桐的裙摆:“祖母……祖母她不会放过我的!”

木槿却突然明白了沈青桐的用意——

如果现在把沈青瑶送回去,那么老夫人即使再恼怒,但毕竟事情没有闹大,只有两家人知道这件事,而沈青瑶,老夫人就算再如何瞧不上她,恨她不争气,至多也就是随便找个人把她嫁了了事。

这样的结果,沈青瑶也不是预料不到。

可这不是她要的结果,老夫人本来就看不上她,当初就跟她说了,留着她就是为了今天的不时之需,一旦她这么回了沈家,那么她对沈家就彻底失去利用价值了,老夫人会把她许给什么样的人?高门显贵里做妾?或者直接我哪个破落户的家里一塞了事。

“王妃!”她仰头看着沈青桐,神色乞求:“我不管有非分之想,我只是拗不过祖母,走投无路了。我不敢有非分之想,但好歹……好歹万一将来王爷要是有了别的想法……我……”她说着,就也是心里羞窘的很,胡乱的又把目光避开:“王妃,我们同出一门,我们是姐妹,如果我……如果我能……到时候孩子就以王妃的名义,做嫡子养在您的膝下,您的地位也能稳固,再没有人能在背后戳您的脊梁骨了。王妃,祖母……祖母她这也全然都是为了您和咱们沈家的将来打算啊!”

“四小姐,就算是庶出的,您这好歹也是大家出身,这样的话说出来,自己就不觉得臊得慌吗?何况我们王妃自己又不是不能生!”木槿以前就不喜欢沈家的人,觉得她们薄寡恩,现在才发现,原来她们还无耻。

沈青桐倒是没说什么。

老夫人会按耐不住,甚至皇帝和宸妃那边暂时都会按兵不动,她的心里多少是有数的——

八成是西陵越暗示给她诊治的医女放出了什么话去了,这才让皇帝和宸妃觉得她的威胁性没有那么大,进而放宽了心,却偏偏是把老夫人给逼急了。

沈青瑶哭得声泪俱下,看起来还颇有几分真情流露的模样。

沈青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缓缓地笑了:“你真有这么好心?”

沈青瑶只当是她被自己说动了,连忙大力的点头:“咱们同出一门,王妃您在王府里站稳了脚跟,整个沈家才有希望的。”

沈青桐冷嗤一声:“我一点也不盼着沈家有希望!”

沈青瑶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转念一想又只当沈青桐这是临时的气话。

她咬着嘴唇,期期艾艾的仰头看着沈青桐的脸。

漫天灿烂的阳光下,沈青桐脸上的表情却显得过分冷清了。

她盯着沈青瑶,似笑非笑的道:“即使真有一天,我需要借腹生子了,也一定第一时间就去母留子。”

她的语气很轻,但是每一个字落在耳朵里,都掷地有声。

沈青瑶的心头一冷,抓着她裙摆的手蓦然松开。

沈青桐又看了她一眼,就转身进了屋子。

木槿走过去扶她的手。

等到进了屋子,墨玉回头看了眼瘫坐在院子里的沈青瑶道:“王妃,她……”

“明天一早,把她送回沈家去!”

木槿却是一眼也不想多看到沈家这些无耻的贱人了:“为什么要等明天一早?奴婢这就让周管家把她弄走?”

沈青桐的唇角弯了弯,没答应。

几个丫头都颇有些不解。

然后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白天那会儿,沈青瑶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没人管,后来她自己没精打采的爬起来,进了侧院木槿给她安排的那屋子。

本来她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下午,晚饭都没吃,她不出来招摇,木槿才觉得眼不见为净,就没再管她。

而这段时间西陵越和沈青桐两个闹别扭,为了帮她们家王爷遮羞,这住院里最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最近沈青桐睡得着,每晚伺候她睡下之后,所有人都自觉得退避三舍,躲回自己的屋子里。西陵越每晚必来,但却从不在这边过夜,都是进屋子里待一会儿,出来就走的,然后沈青桐屋子里守夜的丫头才抱着铺盖卷过来。

这天西陵越也是二更多点儿从前院的书房过来。

木槿等人安之若素的各自缩在自己的房间里装死,整个院子里没人似的平静,然后就听到西陵越一声怒喝的动静和女人哭哭啼啼的说话声。

木槿正一边绣自己的嫁衣一边看墨玉和墨锦两个猜拳呢,冷不防听到这样的动静,三个人都是意外的吓了一跳,赶紧扔下手里的东西冲出来。

彼时西陵越正站在门口的台阶下面,脚边离着他两三步远的地方跪着个人。

穿着素净,身子板儿看着有点儿弱,却不是府里丫头的打扮。

天黑光线不明,木槿乍看第一眼的时候觉得有点眼熟,那打扮有点儿像沈青桐待字闺中时候的模样,然后再往前走两步看清楚了那人她就气得有点喘不上气——

她还是低估了沈家人的不要脸程度。

彼时西陵越冷着一张脸,浑身已经有点有杀人的戾气了。

方才这院子里有动静,几乎猫起来的所有下人都赶紧披衣冲了出来——

完了完了,王妃的院子闹了贼了,他们这是要掉脑袋的事情啊。

“王爷!”木槿跑出来,带着墨玉和墨锦两个连忙跪下。

沈青瑶跪在地上,还在抽抽搭搭的抹眼泪,一边解释道:“王爷,臣女并非有意冲撞,只是王爷突然驾临,木槿她们又都在忙别的,臣女不敢怠慢所以才想去帮忙打水伺候您沐浴的……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冲撞!”

她这会儿是真委屈的紧。

沈青桐白天撂下话来说天亮就打发她回去,她想都没想就自然不肯的,下午关在屋子里琢磨了半天,想着虽然时间紧迫,却也还是有一次机会的。

沈青桐现在身体没有恢复好,不能侍寝,正是她的机会。

虽然木槿等人都知道这阵子西陵越和沈青桐的作息规律,但沈青瑶初来乍到,她知道什么?本来一看入夜沈青桐就睡了,她还一阵的慌乱无措,以为西陵越今夜是不会出现了,后来琢磨了一阵又精心的打扮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出门碰碰运气,没曾想西陵越就这么突然的来了。

见西陵越要推门进房,她连忙找了个借口跑过去搭讪。

没曾想西陵越回头一看见她,还没听她把话说完就翻脸了:“你是哪里滚出来的?”

他不生气的时候看着就吓人,这一生气,就更吓人了。

沈青瑶心里觉得莫名其妙,却还是先被吓得腿脚发软跪在了地上。

她以为是西陵越不认识她误会了什么,想解释,西陵越已经吼了云鹏进来。

再然后侧院里所有的下人都听到动静跑出来了。

“王爷——”云鹏一白天都不在府里,是真一点也不知道沈青桐这里多了个人的事。

木槿黑着脸,也是被沈青瑶气得发疯,根本都不开口解释的。

西陵越冲着云鹏冷冷的道:“你瞎了?丢出去!”

“是!”云鹏连忙上前就要来拉人。

沈青瑶这会儿是真被吓破了胆,伏在地上连忙磕头解释:“王爷,您误会了,臣女不是坏人,我是沈家的,我是王妃的娘家妹妹!王妃最近卧床养病,她留我在这里照顾的!”

西陵越是真的不认识她,闻言,就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王妃让你在这的?”

“是!”明明觉出来他的语气冷得有点古怪,沈青瑶还是赶紧点头。

也许沈青桐说得是对的,昭王是不准有人随便安排他后院里的事,现在让他觉得是沈青桐在故意忤逆他,嫌隙一起,没准她更有机会。

“王爷!”木槿直接就想扑上去撕烂她的嘴巴,连忙就要解释。

西陵越却根本就听也不听,仍是眼睛一瞪,冲着云鹏吼:“你聋了?本王叫你丢出去,你没听见?”

“是!”云鹏哪里还敢耽搁,拎小鸡一样的单手把沈青瑶拉起来。

“王爷!王爷!”沈青瑶这时候是真的被吓傻了,扯着嗓子尖叫,却挣不脱云鹏的手。

她大声的叫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西陵越什么理由也没有,就是要把她丢出去,她说什么也是枉然,本来想求沈青桐的,可是想到白天沈青桐说过的那些狠绝的话就知道她肯定也不会为自己说情。

云鹏把她丢出了院子。

外面马上有两个侍卫驾着她,快步往前院去。

西陵越站在院子里。

下人们跪了一地。

身后的屋子里,一直就只亮着门后的那盏宫灯,沈青桐不可能没听见动静,但是始终没露面。

西陵越背对着房门在那里又站了一会儿。

墨玉和墨锦是头次正式见他,忍不住的偷偷抬眸拿眼角的余光去看他。

片刻之后,他却没有进屋子,而是冷着脸大步的出院子离开了。

木槿一看这情况,不由的有些揪心,连忙爬起来去追:“王爷,您听奴婢解释,不是——”

她追到门口,本来想澄清不是沈青桐让沈青瑶留下的,可是西陵越走得太快,人已经进了后花园,没影了。

这边西陵越从主院出来就直接往前院的书房走。

路上遇到探头探脑迎过来的云翼。

云翼锁着脖子,一只巨型鹌鹑一样。

西陵越一眼横过去。

他就牙疼似的一咧嘴,偌大的汉子,小媳妇似的细声细语的嗫嚅道:“那会儿王爷正忙,后来……属下忘了说了……”

话音未落,西陵越就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滚!”

他抬脚继续往前走。

云翼立刻抱头就蹿了。

这件事西陵越跟谁都没问过具体的经过,他的火气大,是因为最近一直都这样,而不单单就是冲着今晚的这件事的。

尽管沈青瑶那样说了,可是他却一清二楚——

留这么个女人在王府,根本就不可能是沈青桐的意思。

他太了解她,她不会低级到用一个女人做道具来试探他对她的心意和感情,即使要赶他走,也不过就是当面把话说清楚了。

无论是深处朝局当中的她,还是陷入将军府勾心斗角之中的她,她们虽然都阴诡狡诈,反复无常,但唯独是在感情这回事上,取舍和立场鲜明,想坚持的就固守坚持,绝不退缩,要离开时,亦是干脆利落,坦荡前行。

就是这么两个阴暗又狠绝的人,置身于鲜血阴谋之中,却唯独将他们的感情高高托起在尘埃之上。

所以今夜的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误会她什么。

因为太了解,所以所有人别有居心的挑拨拿到彼此的面前来都成了跳梁小丑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

可偏偏,互相那么了解信任的两个人之间,却仿佛走到了穷途末路的尽头。

西陵越孤身走进书房,反手关上了房门。

云翼滚过去和周管家打了招呼就直接滚出王府避难去了。

周管家摸摸鼻子——

白忙一场!

他摇摇头,回房睡觉去了,次日不敢睡懒觉,天才蒙蒙亮就起来了。

洗了把脸从房里出来,门房的小厮已经苦着脸过来道:“周管家,沈家那位四小姐,昨儿个夜里王爷让丢出去,她赖着不走,在咱们门口蹲了一晚上,小的想着到底是王妃的娘家人,她一个千金小姐三更半夜的一个人走不回去就也没赶她,可这眼见着天就亮了,还让她蹲在那儿,有人看见了就该说闲话了!”

周管家想了想:“王爷也没说要惩治她,要是让她一个人回去,路上有个什么闪失,还不得讹上咱们王府?这样,你让马房的李叔套辆马车把人送回去吧!”

“好!”小厮答应了,两人一前一后的往院子外面走,刚一出门就迎着墨玉从后院的方向找过来。

“墨玉姑娘!”木槿和墨玉两个的关系还不错,周管家就自然多了三分客气。

墨玉看了那小厮一眼道:“王妃听说沈家那位四小姐还赖在门口,让我过来跟周管家说一声,麻烦周管家你亲自跑一趟,把人送回去。”

周管家道:“本来我也正打算把人送回去呢!”

墨玉道:“王妃说,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次,王爷已经甚是不悦了,以后自然还是全部杜绝的好,周管家做事向来周到,该怎么处理,肯定不用王妃再教您了!”

王妃这是——

要和沈家公然翻脸吗?

周管家领会其意,却没敢再细问,只点头道:“好!姑娘回王妃一声,此事我马上去办!”

“有劳!”墨玉颔首,转身先行回了后院。

周管家让人备了车,把沈青瑶带上,亲自把人送回了镇北将军府。

彼时天才刚亮,各家早起买菜和倒泔水的人来来往往。

他拽了沈青瑶在沈家的门口,摆足了昭王府的派头不进门,就说是传了王妃的命令,请沈老夫人亲自出来。

彼时老夫人也才刚起身,听了消息就赶紧收拾了一下出来。

沈青瑶在昭王府门口窝着哭了一晚上,这时候脸上全花了,眼睛更是哭成了俩核桃,被一个侍卫扯着,她就是想冲进府里去也不能。

周管家没避讳,很快的两边的巷子口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老夫人只听说昭王府的人把四小姐送回来了,具体情况不明,她匆匆赶出来,一看外面看热闹的群挤得人山人海就先变了脸色。

“周管家!一大清早的登门,辛苦了,快请进!”看沈青瑶那个模样,她心里先咯噔了一下,面上却堆了笑,只想先把人都哄进去——

有话关起门来说,不能当众丢人。

说着,她就亲自下去,握了沈青瑶的手:“瑶儿这是怎么了?生病了?”

“祖母——”沈青瑶委屈的一下子没绷住就哭了出来。

老夫人使了个眼色,方妈妈赶紧过去把人往里扶,一边也是故意大声道;“四小姐这几日就身子不适,没想到就真的病下了,快扶进去请大夫!”

周管家没拦着,可是老夫人再要开口的时候,他已经正色说道:“老夫人,贵府的四小姐小的给您送回来了,王爷说咱们王府的奴才够用了,不需要从您这里再借人过去,而且——贵府的四小姐实在是有些没规矩,这也就是在咱们王府,王爷看在王妃的面子上没计较,若是冲撞了别人,怕是对你们沈家闺女的名声不好!”

他这一番话字正腔圆,说得很大声。

沈青瑶慌了神,老夫人也是脸色骤变,这一家子都有点措手不及,谁也没想到昭王府会一大早就派人登门砸场子的。

老夫人一口气卡在胸口,她强忍着没叫自己背过气去,仍是强作镇定的道:“瑶儿这丫头最近有点不舒服,可能是……”

“反正人我是给您完好无损的送回来了!”周管家打断她的话:“还有一句话转告给老夫人,我们王妃最近在养病,不管有事没事的,还请府上的人都莫要登门打扰了!告辞!”

说完,他拱手一礼,也不等老夫人再说什么,就上车离开了。

老夫人铁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人群里全是指指点点的议论声。

“这个是沈家四小姐啊?怎么是这个样子?”

“没出嫁的姑娘,什么时候去了昭王府了?”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沈家的二小姐是王妃,听说最近刚流了孩子……要不然就算是亲姐妹,谁家没成亲的大姑娘会这样住到姐姐家去!刚才王府的管家不是说了,王妃不想再见他们家人,这不明摆着吗?”

“被赶回来了啊?啧啧……”

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越是这样的悠悠众口,即便是沈家这样门第的人家也无能为力。

“走走走,都走!不要在这里口出狂言,昭王府和王妃的是非是你们能议论的吗?再胡说八道拉你们去见官!”府里的管家带了家丁出来,把人往巷子外面赶。

沈青瑶无地自容,恨不能挖个地缝钻进去。

老夫人黑着脸快步进了门。

方妈妈使了个眼色,两个婆子就把沈青瑶也拉了进去。

一行人进了院子,老夫人就突然停住脚步。

“祖母!”沈青瑶带着哭腔喊了一句,还不等解释,连上已经挨了老夫人一个巴掌:“没用的东西!”她面色狰狞的咬牙咒骂。

“祖母!”沈青瑶捂着脸跪在地上,满心的委屈,却连哭也不敢。

这时候她是真后悔了,应该打死也不听老夫人的安排去什么昭王府博前程的,那样老夫人再不喜欢她也是关起门来打骂,现在当众闹这么一场,她的名声肯定臭了,但凡是有点儿脸面的人家都不会要她了。

老夫人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却没心思再理会她,气冲冲的回了红梅堂。

方妈妈一路追回去,关上门来就劝:“老夫人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贱人!废物!不知死活,不识抬举的贱人!”老夫人却是捶着桌子忍无可忍的压抑着怒吼,方妈妈本以为她是骂得沈青瑶,听到后面又反应过来她这是在骂沈青桐。

这边昭王府里,墨玉办完了差事回去,木槿正带人在摆膳。

“王妃,周管家已经去了!”墨玉道:“那位沈老夫人怕是要怄死了!”

老夫人脾气再大,可这里是昭王府,她是绝对不敢找上门来打架出气的。

沈青桐从里屋出来,坐在了桌旁,接过木槿递过来的粥碗,面无表情的凉凉道:“才刚开始而已,很快的,我会叫他们沈家输得一败涂地!”

木槿低着头忙活,没做声。

墨玉想了想,也是,沈家那老太婆不是霸道吗?到时候等她看到沈和人头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直接一口气气死啊。

*

行宫。

那天宸妃妆模作样的设宴,定了陆嘉儿为和亲人选,但是后面突然出了文昌郡主的事,她就不好再提,一直又过了两天,纪王府的人把遗体带回京城办丧事了,这天早膳过后她才一番收拾打扮,让人带了陆嘉儿的生辰八字要去找皇帝。

刚要出门,迎萱就进来禀报:“娘娘,陆大小姐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