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强逼强嫁,黑吃黑!/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宸妃皱眉。

康嬷嬷看了她一眼,道:“她说她有什么事?”

“没说!”那宫婢道:“只说是有要紧事,一定要当面和娘娘说!”

宸妃抬手按了按鬓角:“带她进来吧!”

她挥了挥手。

康嬷嬷就把手里放着八字帖的托盘放下,扶她在椅子上坐下。

宸妃刚刚坐定,外面宫婢就引着陆嘉儿进来了。

“臣女见过宸妃娘娘!”陆嘉儿行礼。

康嬷嬷给殿内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几个人就退出去,带上了门。

宸妃虽然心里不耐烦,但明面上却还是尽量忍着,和气的问陆嘉儿道:“你这么急着过来找本宫,是有什么事吗?”

陆嘉儿站在她面前,目光扫过旁边桌上用红布盖着的托盘,然后就挺直了脊背看向了宸妃道:“娘娘,臣女此来是回您的话的!”

“回本宫的话?”宸妃一愣,一时没明白过来。

“是!”陆嘉儿道:“上回娘娘提议说要将臣女说给北魏的怀王殿下为妃,臣女这几天已经考虑清楚了,这门亲事我还是觉得不妥,所以只能拒绝娘娘的好意了!”

宸妃的脸色骤变。

康嬷嬷先不干了,走上前去,怒道:“和皇族之间的联姻和何等大事,岂由得你出尔反尔?陆大小姐,您这一个没出阁的姑娘家,还要点脸面不要了?”

陆嘉儿面上却并不见羞怯之色,仍是义正辞严的面对她道:“当时娘娘提起这门亲事的时候,只是娘娘单方面的提议,我在当场可并未答应,婚姻大事,关乎我的一辈子,难道我自己还能拿自己当儿戏不成?”

“你——”康嬷嬷平时跟着宸妃,也是顺风顺水惯了,一个家道中落的侯府千金这样趾高气昂的和她叫板,顿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宸妃如今只想把陆嘉儿这个知情者先稳住了,然后远远地打发了。

“康嬷嬷!”她出声唤回康嬷嬷。

康嬷嬷又瞪了陆嘉儿一眼,这才退回了宸妃身边。

宸妃也是强压着火气,甚至还勉强扯出来一个笑容,冲着陆嘉儿道:“嘉儿,上回本宫已经给你把利害关系说得很清楚了,是,当初本宫是答应过你,会尽量帮你,争取促成你和魏皇的好事,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曾想会突然闹了刺客,魏皇仓促离京,这件事就算本宫再想帮你也是鞭长莫及的,你就是再逼我,我也达不成你的心愿了。你是个聪明懂事的丫头,当然应该知道什么叫退而求其次!”

她把话说得算是十分客气了。

陆嘉儿道:“我这并非是在指责娘娘过河拆桥,我当然也知道娘娘对我的事已经尽心尽力了,可是前两天贵妃娘娘来找我了,娘娘知道吗?”

宸妃勃然变色。

陆嘉儿一提常贵妃,她就知道要坏事。

康嬷嬷也是勃然变色。

陆嘉儿道:“娘娘当时让我出面去给瑞王下套,这件事已经被贵妃娘娘查出来了,她说她已经将此时告知了昭王知晓。娘娘,此去北魏山高路远,魏皇和昭王妃的父亲又有交情在,所以,许嫁北魏一事,并非是我要拂了娘娘的好意,而实在是贵妃娘娘已经断了我所有的前程和生路,一旦我答应结了这门亲,那就绝无生理。这种情况下,娘娘应该也不会逼我去死吧!”

宸妃死死的咬紧了后槽牙,眼底神色一片的冷厉狰狞。

陆嘉儿却是提着裙子,猝然往前一步,端端正正的跪在了她的面前:“臣女知道娘娘慈爱,您又是真的疼我,念在臣女也曾尽心竭力为娘娘出过力的份上,还望娘娘救命!”

她把话直接就说得直白到了这个份上,真的就是宸妃若再坚持要把她嫁给裴影鸿,那就等于是要过河拆桥去要她的命。

宸妃咬着牙,一语不发。

康嬷嬷左右观望了半晌,试着小声的叫她:“娘娘?”

宸妃回过神来,脸上表情却是一时僵硬的无法做出任何表情,她勉强撑着不让自己当场发火,起身过去,亲手搀扶了陆嘉儿起身:“瞧你说的,本宫是真没想到常氏居然会这般狠绝。本来本宫也是因为觉得北魏皇家是个好归宿,这才想保给你的,现在既然是这个情况,那你——”

这一番话说到了最后,他几乎要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往外挤才能克制自己不要当场吼出来:“上回的那番话,你就当本宫没说吧,这去北魏的人选,本宫另外举荐给皇上定夺就是!”

“我就知道娘娘不会不管我的!”陆嘉儿感激道。

宸妃又拍拍她的手:“瞧你这话说的,你是替本宫出过力的人,本宫哪能真放着你不管啊!”

话虽如此,心里却又来来回回把常贵妃咒了几遍!

她原来打发陆嘉儿嫁给裴影鸿,本来就是为了借刀杀人的,就算常贵妃不多事,到时候她也会把陆嘉儿出卖给西陵越。

可是现在看来——

要杀陆嘉儿,她想自己手上不沾血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好在如今陆家败落了,皇帝又十分的厌恶他们,她就算弄死了陆嘉儿,也比较容易掩饰过去。

就这一来一去的工夫,她脑子里已经过了几条杀人灭口的毒计。

陆嘉儿又不蠢,想也知道她这笑里藏刀的背后是在琢磨什么。

但是她是下了决心才来的,说话间就面色慌乱又感动的死死反握住宸妃的手道:“可是娘娘,昭王是我表哥,他的性情我最了解了,现在他知道了这件事,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娘娘,您得救我!”

看这意思,她这还是讹上自家主子了?

康嬷嬷脸一黑,直接就想叫人把她轰出去。

宸妃的手被她攥得生疼,一瞬间也有点始料未及。

她敷衍:“这里是行宫,有皇上在呢,昭王他再大胆,还敢跑到这里来公然杀人不成?”

她使劲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抽不回来。

陆嘉儿不依不饶:“在这里有娘娘庇护,嘉儿自然是不怕的,可是迟早有一日回京,到时候只要我离开娘娘身边了,他还是会对我下手的,娘娘!”

宸妃是真的不耐烦了:“你急什么?容本宫再给你想想办法。”

“娘娘,我怕!您要不让我跟着您了,我……”陆嘉儿就是死抓着她的手不放。

宸妃实在没心思再应付着哄她了,脱口道:“你怎么跟着我?你是堂堂永安侯府的大小姐,本宫就算想要庇护你,还能时时带着你在身边不成?”

陆嘉儿道:“我愿意服侍娘娘!”

诚然,宸妃心不在焉,心里还没有拐过弯来:“说什么胡话?你来服侍本宫?这成何体统?”

旁边的康嬷嬷却是已经品出了滋味来了。

她瞬间大怒,走过去,一把狠狠的把陆嘉儿抓着宸妃的手给扯开。

陆嘉儿被她推了个踉跄。

康嬷嬷指着她,讽刺的骂道:“人要脸树要皮,陆大小姐,你这好歹也是侯府出身的小姐,三番两次的当面来和我们娘娘说这些话,真不觉得臊得慌吗?”

宸妃还在懵着呢。

陆嘉儿是破釜沉舟了不错,但是当面被人这样骂,也还是忍不住心虚的红了脸。

她咬着下唇,稳了稳步子,终还是深吸一口气,再一次仰起头,神色坚决的再次冲着宸妃跪下,道:“娘娘!现如今臣女已经走投无路了,除了求您,我再无活路,我是为了您才得罪了我表哥,如今也只能仰仗着您和安王殿下救我了!”

宸妃听她提起西陵丰,这才恍然大悟。

她先是一惊,随后暴怒。

“你!”她怒目圆瞪,指着陆嘉儿的手都在发抖:“好啊!本宫就说你拐弯抹角的来我这磨蹭的什么,你竟敢在本宫的面前耍这样的心眼?你想进安王府?你简直——简直——”

一个大家闺秀,居然能这样口无遮拦的当面来威胁人家娶她?

宸妃纵然气得浑身发抖,一时之间居然也找不出合适的话来骂她了,好像用哪个词都觉得欠缺。

横竖是撕破脸皮了,陆嘉儿倒是不在乎了。

她跪在那里,仍是把脸孔抬高,不避不让的面对宸妃道:“安王殿下不是也没有正式选妃吗?我是为了娘娘您才沦落至此的,我原也不想为难娘娘,可是如今咱们同坐一条船,我已然是走投无路,娘娘不救我?难道您还要推我下水吗?”

“你!”宸妃冲过去,把她拉起来就给了她两巴掌,恶狠狠的盯着她道:“你这是在威胁本宫吗?”

“我是在跟娘娘讲道理!”陆嘉儿不慌不忙道:“我陆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若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做这样的事。娘娘,我知道,我在您眼里形同蝼蚁,不值一提,现在您恼了我,今天我离了您这寝宫之后,也许连明天的太阳都看不到了,但是娘娘,您别忘了,我做的事那是您指使的,实话跟娘娘说,这两天我已经安排好了,我把所有的事情经过都手书下来,交给了妥实的人保管,只要我活着,娘娘您的秘密就在,否则那两封手书,一封送昭王府,一封送御史台,昭王方面是私人恩怨,御史台是要亲呈陛下亲启的,于公于私……这两方,总有一方是娘娘您应付不过来的!”

别说,宸妃的确是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此时闻言,便是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道:“你这是在威胁本宫吗?”

“臣女只是为了保命而已!”陆嘉儿道,梗着脖子与她对视:“横竖昭王那边我是彻底得罪他了,如果咱们成了一家人,你我才能放心与您,还有安王殿下生死共担,娘娘也不用担心给安王殿下选了什么不知轻重的女人,回头给你们拖后腿了,这难道不好吗?”

常贵妃的话,是真的把她吓到。

现在最可怕的不只是西陵越一旦知道了那件事不放过她,而是——

宸妃才是处心积虑想让她死的那个人!

如果部能拿捏住这个女人,她就算推掉了和北魏的联姻,也还是没有活路。

所以那天和常贵妃分手之后她就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她要想安然渡过这一劫,首先就要确保宸妃不敢舍弃她。

而如果她进了安王府,有了名分,不过就是公然和西陵越为敌而已,只要最后扳倒了西陵越,她就还有胜算。

要不怎么说走投无路的人是最可怕,也最难对付的呢?

两个人,四目相对。

半晌,陆嘉儿拿开宸妃揪着她领子的手,又看了眼放在旁边桌上的托盘道:“娘娘不是还有事情要办吗?反正这事儿我也不急,就先回去了!”

她屈膝福了福,转身要走的时候,想了想,就又回头冲宸妃露出一个笑容道:“我等娘娘的消息!”

说完,拉开房门走出去,然后又很体贴的帮着关上了门。

屋子里,宸妃喘着粗气一直站在原地,还在抖个不停,她的嘴唇蠕动,像是在说什么,一时却听不清,一直到陆嘉儿走出去好一会儿声音才慢慢清晰起来,一声更比一声清楚,一声更比一声咬牙切齿:“贱人……贱人……贱人!”

最后一声,她便是凄厉又尖锐的嚷嚷出来的。

“娘娘息怒,娘娘息怒!您保重身体啊!”康嬷嬷赶紧过来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一边不断的给她抚着胸口顺气。

宸妃的胸口起伏的厉害,眼睛盯着宫殿一角未知的地方,目露凶光。

“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而已,娘娘先消消气!”康嬷嬷不停的劝说:“回头再想个法子就是,就不信还收拾不了她?”

宸妃霍的回头瞪了她一眼。

康嬷嬷心里一抖,连忙后退了两步。

宸妃手里抓着帕子,又一语不发的坐了半晌,终于泄气,阴阳怪气的频频冷笑道:“人都说赤脚的不怕穿鞋的,没想到今天还真让本宫给遇上了!”

康嬷嬷本来想说那陆嘉儿许是虚张声势的吓唬人呢,可是话到嘴边了却没敢说,最后只是有些忧虑的委婉道:“可是……就算娘娘宽仁不与她计较,这件事怕也不好办吧,且不说陆家是昭王的母家,娘娘要替咱们殿下求娶他家的姑娘皇上会怎么想,单就咱们殿下那里,怕是轻易也不会答应的!”

宸妃冷静下来,想想这件事就觉得头痛欲裂。

她闭上眼,单手撑着头使劲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拧眉道:“容我再想想!”

可是无论怎么想,陆嘉儿这块狗皮膏药算是黏在身上揭不下来了。

*

两日之后,昭王府。

云鹏过来把行宫那边的最新消息禀报给西陵越知道:“宸妃本来挑了陈国公府的四小姐,准备说给怀王的,说是八字合适,但是皇上把怀王叫过去看了那位小姐的画像,他说不见到真人不知道人到底长什么样,皇上也不好让他二人单独见面,就让宸妃设宴,叫了十来个姑娘一起过去,结果怀王当面说陈国公府的那位小姐长得丑,闹着不肯娶,皇上也被他折腾的烦了,就让他在在场的千金里头自己挑一个,必须要定下来了!”

西陵越本来正在回复公函,闻言就随口问了句:“选了哪家的?”

“说是怀王随手挑的,是郭太傅家的那位大小姐!”云鹏道。

西陵越停笔想了想,对郭家的小姐还是有点印象的,倒是也没太当回事:“去查一查郭家!”

“是!属下已经让人去了!”云鹏道,顿了一下,又补充:“王爷,还有一件事!”

西陵越抬头看他。

云鹏道:“宸妃突发急症,就在怀王的选选妃宴上突然晕倒了,据说——好像病得还很严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