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干脆搁下手中的笔,微微沉吟。

“因为是跟着怀王选妃的消息一起送过来的,时间比较赶,进一步确切的消息应该至少要到晚上才能再传过来!”云鹏道:“宸妃的身体一直很好,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宿疾隐患的,她这次的确是病得有些蹊跷,难道是和常贵妃……”

“不!”西陵越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常……”

提到常贵妃,他下意识的停顿,后又改口道:“昭阳宫里的那位不是会不分场合地点就冲动行事的人,而且她们两人又互相防备的紧,她要给宸妃动手脚也没那么容易得逞的!”

“那王爷的意思是……”

西陵越又再琢磨了片刻,还是百思不解,就干脆错过去了这个话题道:“之前你不是说和亲的人选定的是陆嘉儿吗?”

“是的!”云鹏赶紧收拾了散乱的思绪:“而且近期她和宸妃方面也的确来往频繁,却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宸妃呈送给皇上的人选会变成了陈国公府的四小姐。”

因为这个人选,最终得要是由裴影鸿点头才算敲定的,所以一开始他倒是忽略了中间还曾夹着个陆嘉儿。

西陵越倒是很快就心领神会的冷嗤一声道:“怕是那次常氏堵住了她,给她提了醒儿了吧!”

云鹏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常贵妃吗?”

西陵越冷笑:“如果真是她误导了陆嘉儿,那本王大约就能想明白宸妃这次的这一病到底是为了什么的!”

云鹏略有不解:“表小姐勾结宸妃给瑞王下的套,以那位贵妃娘娘的为人,她不出手报复已经不合常理了,现在不仅她自己网开一面,还顺带着来拆王爷的台?她这图什么?”

“她和宸妃之间本来就不相和的,宸妃在父皇眼里的印象和常氏不同,可是现在陆嘉儿手里握住了她的把柄,一旦陆嘉儿走不成了,那就必定会赖上她的。于常氏而言,这便算是废物利用了!”西陵越道。

皇帝自己操纵算计自己的儿子不算什么,但他最见不得的就是他的皇子和后宫的女人们同室操戈,不择手段的自相残杀。

说白了,他这就是对他自己没信心,他不相信任何人对他的绝对的忠诚,一旦身边本该亲近的人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他立刻就要惶惶不安,总要担心是不是有一天这个人为了谋夺他的皇位也会对他下这样的毒手。

早年他和常贵妃一起合谋害死了沈竞,所以从一开始常贵妃在他的心里就非善类,这些年他限制控制她,不让她手里有可用的人手,掌握较大的权利,甚至连宫务都不敢让她插手丝毫,这其中的原因就在这里。

但是目前,他对宸妃还并并没有这么小心。

宸妃当然也怕自己在他面前沦落到和常贵妃一样的地步——

即使冲冠六宫又如何,被限制的死死的,什么都做不了,这样的局面可不是宸妃愿意面对的。

就因为她自己投鼠忌器,所以陆嘉儿抓住了这个把柄才有可能挟制到她。

“怪不得表小姐往宸妃那里走了两次,这和亲的人选就换了!”云鹏忖道,随后又飞快的定了定神,仍是正色道:“既然她走不成了,那王爷,咱们是不是就在……”

“先等等!”西陵越打断他的话,眼中慢慢浮现一层深不见底的冷色,“继续盯着行宫,陆嘉儿和宸妃那边有什么消息都尽快来报我。如果事情真是照着本王预料中的那个方向发展了……那么陆嘉儿,便就暂时先不要动她了。”

云鹏不知道他又在盘算什么,却又不好继续追问:“是!属下会吩咐下去!”

西陵越重又拾起桌上的笔,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北疆那边暂时还没消息?”

“是的!”云鹏道:“从时间上算,齐太子的人这一两天应该刚刚到,他们对那边的情况都不熟悉,应该还没这么快得手!”

西陵越点头:“别的事情都可以暂缓,拖一拖也没关系,但是北疆那边一定要给我办妥了,绝对不容有失!”

“是!”云鹏正色点头:“属下明白,云翼亲自去了,这样的大事,他有分寸,请王爷放心!”

*

裴影鸿选妃不是什么秘密,沈青桐也是当天就得到了消息。

“王妃,怀王妃的人选已经在行宫那边选定了!”给她传信的人,是木槿。

彼时沈青桐正拿了一小盒瓜子站在门廊底下逗着红眉玩。

那鸟儿没心没肺,在架子上跳来跳去。

“是谁?”沈青桐剥了瓜子喂给它,也没太在意,只是随口问了句。

“郭太傅家的小姐,闺名唤做郭愫的!”木槿道。

沈青桐闻言,倒是有些意外。

她手下动作顿住。

红眉那鸟儿贪吃,急着就要去往她手里抢夺。

“哎!”木槿赶紧把托盘放到栏杆上,跑过来打了红眉一下。

红眉扑闪着翅膀跳开。

沈青桐回过神来。

屋子里的墨玉和墨锦也闻讯出来。

沈青桐把手里装瓜子的小盒子随手递给墨锦,转身坐在了栏杆上。

木槿把端过来的补品递给她。

沈青桐捧在手里,一边拿调羹慢慢搅着散热,一面抬眸问她道:“你刚说宫里给裴影鸿选的王妃是谁?”

“郭太傅家的千金,郭愫,郭大小姐!”木槿道:“王妃忘了?您见过她的,前几年王爷在永宁宫当着皇上的面求娶您的时候……”

木槿说到这里,想着最近沈青桐和西陵越的关系不好,自觉失言,不由的打住了话茬,又偷偷看了沈青桐一眼,见到沈青桐没什么反应才又打起精神继续道:“当时有位娘娘还打趣,说郭家的小姐才貌双全……后来奴婢还听说因为这事儿,郭家小姐很有一段时间不得志,像是……被人传着说过一段时间的闲话。不过那都已经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早就没人当回事了!”

这么一说,沈青桐就多少有点印象了。

她是不知道郭愫有因为那句玩笑话被人奚落过,但是一说是那天的事,她就记得郭愫是谁了。

“是她啊!”沈青桐沉吟:“这么算下来,郭家小姐的年岁当是不小了吧?她是一直没有许亲?还是中间出了什么事?”

“奴婢过来之前特意问过周管家,就是一直没有许人家的。算下来,郭家的这位小姐已经有十九了,的确是有点耽误的久了。郭老大人贵为太傅,曾经还教导过皇上,贵为帝师之尊,他家满门清贵,的确是门槛很高的,再加上郭家小姐样貌生得不差,又素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其实这些年上门提亲的人就一直没断过,却就是没有谈得拢的!”木槿早有准备,过来之前就把郭愫的底细都查问清楚了。

沈青桐沉思不语。

木槿狐疑道:“难道是这位郭家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人选是谁给他定的?”沈青桐又再想了想,却是不答反问。

“说是怀王自己选的。宸妃举荐的本来是陈国公府的四小姐,可是怀王不乐意,还说了些过头话,后来皇上也恼了,就叫了一堆人过去让他自己选,他就随手指了这一位!”木槿道。

“随手指的?”沈青桐皱眉。

“这位姓郭的小姐……难道真有什么问题吗?”墨玉也忍不住跟着问道。

三个丫头,都眼巴巴的看着等着。

从表面上看,裴影鸿和郭家之间真是看不出任何的关联来,如果裴影鸿“随手”指的这个王妃是别家的姑娘,沈青桐或者也不会这么在意,可是他随手一指就点了郭愫这么个待字闺中的老姑娘……

沈青桐从来就不掩饰自己的疑心病。

她左右又琢磨了一阵,抬头,看见三个丫头都还眼巴巴的等着她的后话。

她又看向了木槿:“这样的话,婚事就算定下来了?”

“基本算是定了吧!”木槿道:“皇上已经把两人的八字让钦天监的拿过去合了,只要是八字不相冲,这一两天应该就能尘埃落定。”

沈青桐道:“那你盯着点儿,一旦这事儿敲定了,就过来把消息报我一声!”

她是觉得裴影鸿选了这么个媳妇不太对劲,但是现在就开始操心,有点为时过早,至少也要等亲事彻底敲定了以后再做打算。

“是!”木槿答应了。

沈青桐低头喝了两口汤。

木槿才想起了另一件事道:“王妃,还有一件事,听说宸妃娘娘突发急症,病倒了!”

沈青桐抬头,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什么病?”

“暂时还不清楚!”木槿道。

“先别管她了!”沈青桐道,复又埋头下去继续喝汤。

*

行宫。

宸妃寝宫。

宸妃一“病”之后就卧床不起了,成天里躺在床上不见人。

康嬷嬷把宫婢煎的药端进来,直接就没往她跟前送就打开后窗泼了出去,转身折回来的时候才把药碗放在了宸妃床边的小几上。

“娘娘!钦天监那边刚来人,把合八字的结果呈送陛下了!”康嬷嬷道,又把和汤药一起端进来的燕窝拿过去给她。

宸妃坐在床上慢慢地吃:“哦?结果如何?”

“还算合适!”康嬷嬷道,拢着手站在旁边看她吃东西:“皇上已经让他们去挑离着最近的黄道吉日了!”

“照这个意思,皇上还是想要让他们在这里就操办完婚了?”宸妃道。

本来如果嫁过去的人是皇族,他们费心费力在这边操办一场婚礼,也算是全了怀王妃娘家人的脸面和荣耀。

现在裴影鸿那不靠谱的随便选了一个臣子的女儿,宸妃都懒得替他们费心了。

“是的!”康嬷嬷道:“皇上已经让人回京去接郭家人过来了,是准备让他们完婚之后再让他们回北魏。现在昭王妃的事情一直在那里搁置,魏皇陛下又明显是有些偏袒于她,想必皇上是想多扣这北魏的这位二皇子几日,也是图个周全的意思,魏皇毕竟就只有这么一个亲兄弟,有他在,凡事也总算留着有个余地在那里!”

宸妃闻言,却是不能苟同的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什么骨肉兄弟?在这皇室之家里,亲父子都犹且靠不住,兄弟算什么?”

“唉!是啊!”康嬷嬷叹了口气,刚要说话,外面就听迎萱敲门,小声的道:“康嬷嬷,娘娘歇着了吗?殿下过来探病来了!”

康嬷嬷没敢应声,往门口看了眼,直接又回头去看宸妃。

宸妃冲她使了个眼色,仍是不紧不慢的吃燕窝。

康嬷嬷于是转身出去,轻手轻脚的,出去之后就直接带上了门。

“殿下!”她快步走下台阶,给等在那里的西陵丰行礼:“殿下,娘娘才刚吃了药睡下。”

西陵丰皱眉,目光越过她去看她身后紧闭的房门:“母妃的身体,今日还不见起色吗?”

“是啊!”康嬷嬷满面的愁容:“醒着的时候就总说头疼,好不容易喝点儿定惊的汤药睡下了,又睡不安稳,老是做噩梦。奴婢这成天里守着,也就只有干着急的份儿。也不知道娘娘这是怎么了,以前可没有这样子的时候,太医来看过几次了,也都束手无措。”

她说着,四下里扫了眼,然后往前凑了半步,很小声的道:“奴婢怎么瞅着,这别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魇着了吧?”

这话她说得很小声。

西陵丰还是立刻就变了脸,沉声喝道:“这样的话你跟我说说就算了,一旦传出去了,还要脑袋不要!”

康嬷嬷立刻噤声,转而又是一副哀愁不已的表情道:“奴婢这也是心疼娘娘,实在没办法。殿下,您看……娘娘最近都休息不好,这会儿吃了药好不容易睡下了,您……”

西陵丰叹了口气:“你进去好生照看着吧,本王晚些时候再来!”

“是!”

西陵丰转身出去。

康嬷嬷一直目送他离开,方又转身进了寝殿。

“丰儿走了?”宸妃已经吃完了燕窝。

康嬷嬷过去把空碗接过来,还是面有难色:“娘娘,殿下那边您真的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吗?这事儿毕竟是和他有关!”

“不必了!”宸妃的态度却异常坚决,表无表情的冷冷道:“本宫自己生的儿子自己知道,我现在去跟他通气儿让他配合我,他肯定不肯就范,会去想别的法子解决。陆嘉儿现在是破釜沉舟,不要命了,本宫犯不着拿丰儿的前程和她赌运气。这件事就照我的意思办,回头等到木已成舟……”

宸妃说着,终也是咽不下这口气的狠狠一声叹:“丰儿是个识大体的孩子,到时候必然不会再拆我的台!”

康嬷嬷听她这样说,就没再做声。

宸妃就又问道:“钦天监那边需要走的关系都打点好了吗?”

“是的!”康嬷嬷赶紧收摄心神:“奴婢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就差时间了。”

“好!”宸妃点点头,眼底终究是有些狠辣的戾气未散。

被陆嘉儿那么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逼到这种地步,这口气,她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又过三日,钦天监把测算出来的临近的几个黄道吉日呈送皇帝御览。

彼时适逢常贵妃过去送汤水。

皇帝将钦天监呈送的折子翻了翻:“临近的好日子就是这三个了?”

“回陛下,微臣拿了怀王和未来王妃的八字帖一一比对,陛下之前又嘱咐,日子尽量往前定,这三个月之内就这三天比较合适怀王成婚!”过来复命的是钦天监的副使屈光远。

常贵妃站在皇帝身后扫了眼,最近的一天是八月初六,然后八月十九,再就是十月初八了!”

本来这个裴影鸿,皇帝是没心思管的太多的,随便定个日子让他赶紧成婚,被联姻一事完成也就算了。

可是现在,他却捏着折子良久,沉思不做声。

屈光远跪在地上,也不敢催促。

半晌,皇帝却是突然扭头去问站在旁边的梅正奇道:“宸妃的病近几日还没有起色吗?”

“回陛下,宸妃娘娘还病着呢!”梅正奇道:“奴才昨儿个才刚过去探望过,说是还不见起色。”

皇帝的脸色不太好。

常贵妃道:“十月的日子拖得有点久了,但是下月初六的话,离着今儿个也就不到半个月了,宸妃现在又病了,不能帮忙操持准备,时间太仓促了,皇上觉得八月十九那天如何?”

这种事,皇帝不想让她插手,而她自己也不想做,这种献殷勤的事,她懒得做。

皇帝是知道她的性子的。

但是这话听在屈光远的耳朵里就多少觉得常贵妃这是在谋这份主事的差事。

皇帝一筹莫展的又再斟酌了片刻,又问梅正奇:“宸妃到底是什么病?这都多少天了,怎么一直不见好?”

“这个……”梅正奇却是有些犹豫:“奴才也问过给娘娘诊治的太医,太医也说不清这病到底是何起因,开了药,好像也是收效甚微,娘娘那边还是时不时就头疼得下不来地,据说夜里还惊梦!”

常贵妃闻言,便是不冷不热的淡淡道:“宸妃不是没有发热的迹象吗?这样晚上还说胡话?”

她和宸妃水火不容,这一句就是暗讽对方做了亏心事了。

皇帝心中不悦,却未点破。

常贵妃道:“宸妃的身子一向都好,这么突然一病,着实叫人有些担心的,这行宫咱们平时都少来,皇上莫不如让梅公公去查问一下,宸妃现在住的宫苑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

皇帝从来都忌讳这种事,脸色顿时就越发的阴沉了几分,但又知道她就是针对宸妃的,就只叱了句:“怪力乱神的话,不要乱说!”

“是!”常贵妃倒是从善如流的应了,当真就退后一步站定了,不再多发一字一言。

皇帝又盯着那折子看了一遍道:“怀王的婚期就定在初六吧,梅正奇,你马上传朕的口谕回京,把淑妃接过来,然后这两日先让安王按照皇子大婚的规制把能准备的都先准备着。”

“奴才领旨!”梅正奇领命。

皇帝于是挥挥手对屈光远道:“那天的祭礼还有婚礼上的布置,你们钦天监还须多配合安排!”

“是!微臣领命!”屈光远叩首。

“下去吧!”皇帝挥挥手。

“皇上!”屈光远爬起来,却没有马上离去,而是有些迟疑的道:“微臣方才听梅公公禀报宸妃娘娘的病情,也觉得有些奇怪,虽然……怪力乱神的话不可信,但是星宿之说,有时候还是应当格外注意的,今年是宸妃娘娘的本命之年吧?娘娘这病得确实古怪,皇上是否允臣回去推演一下娘娘的八字命理?万一赶上命星冲撞,那事情也是可大可小的!”

皇帝还在迟疑。

常贵妃已然微微勾唇:“是吗?本宫说下头的冲撞是犯了忌讳,如果是上头的那倒是真该看看,钦天监还有逆天改命的本事不成?”

她和宸妃不和,会出言刁难,屈光远并不意外。

屈光远也不敢冲撞她,只是谦卑的拱手道:“逆天改命,微臣不敢妄言,但如若真是宸妃娘娘的命星受了冲撞,适当的化解避还是有法子的!”

常贵妃冷然不语。

梅正奇对她观察颇深,左右看了半天,已然品出点儿她这是推波助澜的意思,于是就也附和道:“娘娘,宸妃娘娘的病太医也束手无策,让钦天监拿了娘娘的八字回去推演一下又不会损失什么!”

一句话——

死马还当活马医吧!

皇帝倒也没怎么犹豫,就点头答应了。

次日,裴影鸿和郭愫婚期已定的消息就传回了京城。

沈青桐得了消息,一时没说什么,一直到晚饭过后,她突然把墨锦叫来道:“墨锦,你去找一趟赵刚,帮我问他点儿事!”

“什么事?王妃请吩咐!”墨锦正好端了浓茶过来给她漱口。

沈青桐接过茶碗道:“沈和是大越在北疆军中的主帅,虽然皇帝信不过他,这些年在他军中一直留有一个地位很高的参军,一方面在牵制他,一方面又在监视,但北疆军中的主帅毕竟还是他。回头一旦齐崇的人得手,就算那人安抚的手腕再高明,也少不得动荡。你让赵刚去信问问你家主子,他那边能不能趁虚而入,压兵过界?也不用太狠,就只让这边觉出这个意思就行。”

“一旦用兵,两国势必翻脸。”墨玉从里屋走出来,神色凝重。

“你们家二殿下选的这个媳妇我不是很放心,如果这个时候边境冲突,正好让我朝的皇帝陛下留他们在京城多住一阵子!”沈青桐一笑。

所以,王妃这还是怀疑那位郭家小姐有问题吗?

沈青桐明显不是和她们商量这件事,墨锦随后就抹黑出府去了赵刚那里。

过去的时候,住在隔壁屋子的那位吕大小姐就听了动静过来。

墨锦把沈青桐的意思如实禀报了。

赵刚也不敢说话,就偷偷去看那位吕大小姐。

“不用送信回去了,这干戈还是不要妄动的好!”吕大小姐手敲着桌子想了想,便是悠悠然的笑了:“如果真是咱们怀王选定的那位王妃有问题也还罢了,万一要是别的什么人……这么危险的人物,若是留在这里,恐怕咱们皇上才更不放心呢。要祸害,还是让他们回去祸害咱们皇上好了。”

“大小姐您是说……”赵刚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

吕大小姐却根本不接茬,突然又道:“那位昭王妃,你到底还打不打算让我见一见了?”

“大小姐……”

*

行宫方面金罗密布的准备裴影鸿大婚的事。

沈青桐还是窝在昭王府足不出户,直到大婚的前面两天晚间,半夜,墨玉突然到里屋来摇醒了她道:“王妃!齐太子到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