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讨债/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是料定了今天必定风波不断。

这边她一路慢悠悠的走回住处,才刚跨过门槛进了院子,后面老夫人就杀到了。

“你给我粘住!”老夫人气急败坏的凄声怒吼。

她冲过来。

门口的侍卫一伸手就把她截住了:“昭王殿下和王妃的住处,闲杂人等,不得擅闯!”

“让开!都给我让来!”老夫人这会儿正好有气没处出,手挠脚踢的还是想冲破阻碍往里闯。

沈青桐在院子里止步回头,唇角噙一抹冰冷的笑纹看着她发疯。

老夫人绕不过侍卫去,一边不顾头脸的折腾,一边隔着院门恶狠狠的瞪她:“让我进去!你翅膀硬了是吧?连我都敢拦!你叫他们让开!”

她闹得动静很大。

附近路过的宫人和侍卫还以为这边出事,很快的,院子外面就围了一圈人。

沈良臣匆匆赶到,看见老夫人当众失态发疯,都觉得脸上无光,再远远地看到院子里沈青桐的表情,他更是如芒在背。

“祖母!”沈良臣吞了口唾沫,连忙跑过去拉住了老夫人,小声的又劝又哄:“祖母您先别激动,您不是不舒服吗?已经有人去请太医了,太医马上就到!”

“你放开!”老夫人急怒攻心,已然完全失去理智了,反手一推就把他推了个跟头。

围观的宫女太监还不知道方才新人礼堂上发生的事,但只眼前老夫人大闹昭王妃住所的这件事就足够他们瞧的了。

一群人指指点点的议论。

巡逻的侍卫倒是懂点规矩,没那么多嘴,可眼前发疯的是镇北将军府的老夫人,昭王妃不亲口下令,他们也不敢贸然出手随随便便的把人拖走。

沈青桐身边的墨玉和墨锦两个都是不怕事儿大的,两人一派天真的睁眼瞧热闹。

其他人则是紧张坏了,可是,王妃的事,她们不敢管,甚至连多嘴劝一句都不敢,也都只是紧张的躲在旁边张望,有人甚至已经在想——

这要不要去把王爷请来啊?

这种焦灼的情绪,显而易见。

沈青桐侧目横过去一眼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你们都到侧院歇着去吧!”

“这……是!”西陵越出门不用带府里的丫头服侍的,这个院子里的宫女都是行宫里原来的人,本来也不用近身服侍的,大家都知道昭王殿下和他的这位王妃脾气都不太好,犹豫了一下就规矩的退下了。

“你们让我!让我进去!”老夫人还在挣扎嘶喊,这时候她也终于明白过来,只要沈青桐不开口,就算她闹翻了天,这些侍卫也不会让她进去的,她便又咬咬牙冲沈青桐大声的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态度依旧蛮横。

沈良臣爬起来,还想过来劝。

站在院子里的沈青桐终于抬了抬下巴道:“让她进来!”

守门的侍卫们回头看了眼,这才往旁边让开:“是!”

没了束缚,老夫人往前踉跄了一步,这才发现身上的衣裳都撕扯皱了。

她连忙整了整,冲进了院子里。

“祖母——”沈良臣拽了一把没拽住,心里迟疑着,却没敢跟进去,只是心里忐忑不安的站在院子外面远远的观望。

院子外面守门的侍卫倒是昭王府里带来的人,此时领头的就冲着围观的人群斥道:“在王爷和王妃的住所外面张望什么?快走快走!”

围观众人这才不怎么情愿的纷纷的散了。

老夫人进了院子,直接就冲沈青桐杀了过来:“你是疯了不成?你知不知道你都做了什么?”

她一路抬手指着冲过来。

本来这次裴影鸿娶亲在行宫设宴,她是没必要过来的,可是前阵子沈青桐让人把沈青瑶送过去,闹了那么一场,当众打了她的脸,最近这阵子外面又传得沸沸扬扬,说得实在难听,她心里虽然气恼,但终究还是把沈家下一辈人的荣华富贵都寄托在了沈青桐身上,所以这才硬撑着精神过来,为的就是找机会再和沈青桐修复关系的。

可是谁能想到,一大早西陵越是一个人出现的,再一打听,听说沈青桐没来,她还正失望呢,然后沈青桐就以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方式冒出来了。

如果说当初那件旧事被翻出来,损失最大的是谁?那无非就是沈家人了。

皇帝和常贵妃的脸虽然当场被扇成了猪头,但他们的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只要不是沈青桐当面控诉他们曾经的恶行,那就甚至都没几个人敢在背地里议论他们。

可是沈家不同——

他们沈家出了一个不守妇道的儿媳妇,就已经够别人把他们的脊梁骨戳断了,何况——

这个不守妇道的媳妇儿还勾结奸夫谋杀了亲夫。

这世道就是如此,他们沈家荣光显耀了这么多年,如今暴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的内幕,即便他们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其他人也不会替他们觉得不平,最多背地里感慨怜悯几句,剩下更多的就是幸灾乐祸了。

这就是京城权贵圈子里的人情世故。

就这么一来一去的工夫,老夫人觉得她的这张脸皮已经别人摔在地上踩烂了。

她原来只想找沈青桐质问理论的,可是这时候看着眼前沈青桐和常贵妃如出一辙的那张脸,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她冲上来的同时已经凶相毕露,忽而扬手就要往沈青桐脸上招呼。

沈青桐冷笑未动。

墨玉已经闪身上前,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

她是真没想到沈家的老太婆会是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当时就觉得可气又可笑:“冲撞皇族,以下犯上?这罪名足够追究沈家满门的了吧?”

诚然墨玉只是随口这么略一感慨。

她道也没想着对老夫人怎么样,只是抓住了她的手,甚至都没怎么用力。

可是老夫人惊闻此言,便是突然如遭雷击一般的变了脸色。

墨玉扭头去看沈青桐,她那句话是问沈青桐的,纯属好奇而已。

沈青桐见老夫人僵住了,就勾了勾唇,走上前两步把她的手腕从墨玉手里拉出来。

老夫人死死的咬着嘴唇,盯着她,眼中的愤恨却是怎么都掩藏不住的。

沈青桐道:“祖母你怎么这么激动啊?真不是墨玉吓唬你,再怎么说我现在还是御封的昭王妃,就算你是我祖母,也不能这么倚老卖老的!”

“你——”老夫人听她这措辞语气,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抬手一指,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浑身抖着道:“我就问你,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今天这都是在做什么?你……你……”

她咬牙切齿的骂了两句,却又不知道该是从何说起了。

沈青桐看着她气得乱抖的模样,唇边扬起的笑容就更深刻了几分,无所谓的淡淡道:“以我对祖母的了解,您还不至于这就老糊涂了,你一向都自诩聪明又精明的,你应该看得出来,我这是在讨债啊!”

老夫人眼睛圆瞪,突然又想冲上去动手。

“讨债?”她的声音脱线,尖锐的嚷道:“你这是讨得哪门子债?你这简直就是惹祸上身,不知所谓!你自己不懂事,你自己活腻了你就自己死去,这样害我们沈家——”

她在沈家这些年,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以前沈竞在时候,至少她在沈竞面是没这个威风的,但是沈竞死后她就真的等于称霸了,一时间脾气上来了,对谁都是劈头盖脸的骂,虽然心里很清楚,沈青桐今非昔比,她根本就压制不住对方,但却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她这没轻没重的一吼,院子外面的侍卫和焦灼等待的沈良臣就都忍不住纷纷扯着脖子张望,唯恐出事。

“你说对了!”老夫人正发脾气呢,不想沈青桐已经冷然截断她的话。

她的音调不高,但是口齿清晰,语气凌厉,生生的就压了老夫人一头。

老夫人一愣,声音戛然而止,她有些狐疑的拧紧眉头,仿佛是没太听清楚沈青桐刚才的话。

“你问我讨哪门子的债是吗?”沈青桐唇边那一抹冷笑的弧度褪尽,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老夫人,字字诛心道:“我父亲当年是怎么死的,我比你要清楚的多,十二年了,我该是时候替他讨个公道了吧!”

提及此事,老夫人眼底的愤恨之色更浓。

她是恨皇帝和常贵妃恨得刻骨铭心,可是今天事发之后,此时此刻,她最痛恨的人——

是沈青桐。

“你——”她也是发了狠,气得胸口起伏,怕院子外面的人听见,就咬着牙压抑着声音低吼:“好啊!你要替你父亲讨公道,那你去啊!你去杀了那两个奸夫淫妇,这就是替他报了仇了!你今天这么闹,有什么用?伤不得他们一根毛发,却害得我们沈家颜面扫地!说什么你要替你父亲讨公道,你是那个贱人生的,我看你就跟她一样,不把我们沈家害得一无所有,你就不甘心是吧?”

沈青桐看着她这狰狞的表情,又不敢大声发作的样子就觉得可笑。

她看着这老太婆,就像是在看一场滑稽的猴戏一样。

“你们沈家,在我父亲发迹之前,本来就一无所有!”沈青桐道,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你说什么?”老夫人怒目圆瞪,声音突然拔高。

沈青桐举步走到她面前,逼视她的目光,语气冰凉的道:“那对儿奸夫淫妇杀了他,他们的确是该死,不用你说,我也会杀了他们,让他们给我父亲偿命。可是祖母,既然是要讨债,我当然也要把别人欠着我父亲也都一并讨回来的,你说是不是?那个昏君和那个贱人是该死,可是在我看来,那些明知道我父亲死的屈辱冤枉,却非但不替他喊冤申诉,还变本加厉的吸附在他的血肉白骨之上敲骨吸髓的所谓沈家人,更可恶,也更该死!”

“你——你胡说什么!”老夫人的眼神彷徨闪躲了一下,又梗着脖子强装镇定,“我……”

沈青桐却根本就不听她说:“是!那个人是手握生杀大权的皇帝,就算你明知道我父亲死得屈辱,你也无能为力。可如果你只是无所作为,我也至不至于怪你,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你该在他被人害死了之后还指使沈和拿着这件事做筹码,去杀死他的凶手那里换取高官厚禄!他是我的父亲,却也同样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的儿子!在你的眼里,他到底是什么?他淤血拼杀多年,为沈家换来的荣耀还不够多么?别人可以算计他,暗害他,可是你——你居然还真做得出来,也这般的轻贱于他吗?”

她的这番质问,掷地有声。

老夫人的眼神不断闪躲。

他虽心虚,但是申请态度指责她却是绝对不会认的,当即大声的反驳道:“这些话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难道不是真的吗?”沈青桐很早以前就不在乎她的态度和想法了,所以她此时狡辩,也不会觉得更气愤几分,她只是目光冰冷的盯着老夫人的人,盯得她无所遁形:“你什么也不用否认,我也不是想听你解释的!你刚才不是说我在害你们沈家吗?那我就干脆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在害你们沈家,沈家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父亲的,既然这些年里你们从来就没有把他的屈辱和感放在心上,现在又有什么资格继续躺在他的尸骨血肉之上享受富贵?你们曾经从他那里得到多少,我就要你们还回来多少,直到你们沈家再次败得一无所有!”

“你……”老夫人直觉的觉得她是在吓唬自己,但是看她的眼神表情,心里却在忍不住的发抖,底气不足道:“你……你发什么疯?”

“我是疯了!可是你还没亲眼看见呢!”沈青桐道,说着,唇角突然浮现一抹恶劣的笑纹来。

她的脸孔又逼近老夫人些许,一张明艳无双的脸孔几乎贴到她脸上去了,然后就那么凑在她面前,吐气如兰的轻声道:“并且我已经开始做了!你还不知道吧?沈和……我已经叫人杀了沈和了!他的人头,你要不要看看?”

老夫人像是被人在胸口猛地打了一锤,惊恐的骤然后撤两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