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蛇打七寸,母女斗狠/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夫人眼中闪过瞬间惊骇。

但她却本能的抗拒,不去相信沈青桐的话。

“你骗我?”随后她眼中凶光毕露,恶狠狠的大声道:“你这个歹毒的丫头!你以为我会信了你的话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盘算什么,就因为前些天我送了瑶儿去昭王府你就怀恨在心,你是巴不得我这就信了你的话,被你当场气死吧?我们沈家怎么会养出你这种心肠恶毒的女儿来?你还真是跟你那个不要脸的娘一模一样,早知道最后会养出你这么一只白眼狼来,当初我就该亲手掐死你!”

白眼狼?这老太婆的脸皮也是厚到一定程度了。

其实现在最有资格说这话的人是沈竞才对吧?他才是用自己的骨血,养出了沈家这一大家子的白眼狼。

沈家的老太婆大言不惭,这本该是一件令人发指的事,可是这十二年,这老太婆的薄凉和冷酷,沈青桐早就看透了,此时心里反而一片平静,无波无澜。

老夫人正骂得欢畅的时候,就听院子外面的侍卫突然如临大敌的唤了声:“贵妃娘娘!见过贵妃娘娘!”

常贵妃举步进来。

侍卫却是不敢阻拦她的。

这时候众人冷汗涔涔,忐忑不安的偷偷回头来看沈青桐的反应——

这小姑奶奶可别下令让她们把常贵妃也扔出去,就算他们都是昭王府的人,可是这样的活儿也干不来啊。

不过好早沈青桐只是抬眸看了眼,居然也没说什么。

老夫人却是心头猛地打了个寒战,回头。

常贵妃是一个人来的,皇帝没来,而她身边就只跟了个曲嬷嬷。

这女人也端的是厚颜无耻,这时候还好意思舔着脸出现?居然还是个面不改色,高高在上的虚伪模样?

老夫人觉得一口心头老血瞬间堵在了喉咙里。

却听身后沈青桐已经冷讽的开口道:“贵妃娘娘现在是不是也和我家祖母一路心思,正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有一鼓作气,再出一次手把我给杀了?”

常贵妃此时的确也是一口怒火堵在胸口。

不过相较于沈家的老太婆,她的段位却明显是要高出很多的——

即使心里再怒,也不会当众撕扯叫骂。

损不得对手分毫,反而把自己变成了一群长舌妇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和谈资?

何必呢!

常贵妃只是面无表情的环视一圈这院子里的状况,然后命令老夫人道:“你先出去!”

语气颐指气使,毫不客气!

老夫人恨了她这些年,都是敢怒不敢言,这时候一股邪火上来,差点就忍不住的冲上去把她这张脸撕烂。

可终究——

她不敢。

老夫人眼底的神色怨毒,恨恨剜了常贵妃一眼,却不敢造次,灰溜溜的正想转身退出去,沈青桐便是眼底眸光流转,又再恶劣的轻声笑道:“贵妃娘娘这回来得正巧,昨天我叫人送过去的那颗人头还在不在了?反正您也已经过目了,如果还没扔的话能不能再还回来?我祖母正思念儿子的紧,好歹再让她再见上最后一面!”

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老夫人脚下生根,脚步忽的顿住。

她愕然张了张嘴,霍的扭头朝常贵妃看去。

常贵妃闻言,倒是没她这般激烈的反应,只是眼底神色阴了阴沉,盯着沈青桐冷声质问:“居然还真是你做的!”

沈青桐挑衅的一扬眉。

老夫人却是瞬间失控,跌跌撞撞的就冲了过去,不管不顾的揪住了常贵妃的领口,惶恐的抖着声音道:“你们在说什么?说什么人头?什么人头?”

之前沈青桐跟她说,她当对方只是无中生的刺激她呢。

可是现在常贵妃这一搭腔,她才猛然意识到事情真的不对,揪着常贵妃,神色疯狂的死命摇晃。

“放肆!”曲嬷嬷厉声呵斥,也冲上前去。

可老夫人紧张惶恐之余,手劲儿也大,曲嬷嬷费了老大力气才掰开她的手,把她推了个踉跄。

常贵妃冷然不语。

沈青桐却幸灾乐祸:“我说你不信,她的话难道比我更可信吗?不过你现在信不信的横竖也没多大关系,用不了几天,等北疆方面的官方消息过来,自然会有人登门去报丧!不过就是个儿子而已,而且还是个不成气候的废物,没了也就没了吧,以祖母您那般强硬的心肠,我想——您也不会怎么在意的,是吧?”

“你……”老夫人一张脸涨成了诡异的猪肝色,她声音凄厉的脱口吼了一嗓子,待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却又表情抽搐的一把捂住了胸口。

这院子很大,被挡在外面的沈良臣和侍卫们只看到她们在院子里争执,却听不清究竟都说了什么。

沈良臣看见老夫人捂胸口,担心之余不由得上前一步,惊呼道:“祖母!”

却不敢真的闯进来。

老夫人浑浑噩噩的扭头看过去。

沈青桐又道:“我就说嘛,只是少了个儿子而已,祖母肯定是不会看在眼里的,沈和他现在也算后继有人了,祖母你一向都能人所不能,回头等沈和的尸体被送回来,您还可以带着他再私底下去找皇上闹一闹,看能不能故技重施,再把这个镇北将军的头衔给承袭下来。”

老夫人心里憋着一口气半天,这时候终于怒目圆瞪,把一口心头老血给喷了出来。

这口血刚一吐出来,她也像是彻底泄了气,身子晃了晃,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祖母!”沈良臣见状,终于按耐不住的冲了进来。

老夫人坐在地上,一滩烂泥一样,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仍是颤巍巍的指着沈青桐。

“祖母!祖母您这是怎么了?”沈良臣有点吓坏了,想要扶她起来,可他这样一个半大的孩子老夫人又养的珠圆玉润,他试了几次就没能搬得动。

老夫人胸口绞痛,喉咙里又有痰堵得说不出话来,那脸色憋得雨来越难看,白眼珠子直翻,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翻过去、一命呜呼。

这一刻,她心中突如其来恐惧不已——

沈青桐这是在报复她,刺激她,想要逼死她,可是她不甘心,也还不想死。

恐惧的情绪,像是潮水一般泛滥的涌上来,老夫人的眼神就由方才的狠厉完全变成了恐惧。

之前被向嬷嬷打发去叫太医的宫女回来听说沈老夫人来了这边,就带着太医匆匆赶了来,这时候两人已经进退不得的在院子外面转悠半天了。

沈青桐的唇角冷然一勾,扬声道:“把外面的太医请进来!”

“是!王妃!”侍卫连忙应诺,把那个背着药箱的太医给放了进来。

“微臣见过贵妃娘娘!昭……昭王妃!”那太医匍匐在地行礼,显然还为沈青桐这会儿的这个装扮和妆容困惑呢。

“快去看看我祖母!”沈青桐道:“方才她冲过来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就突然这样了!”

所谓的君臣有别,老夫人冲过来冲着昭王妃发火,这本身就是以下犯上,沈青桐却不介意替她宣扬——

老夫人如此这般过激的反应,也恰是从侧面再度重申了皇帝和常贵妃之间的丑事!多好!

“是!”那太医连忙转身爬过去给老夫人查看诊脉,飞快的定了病因:“沈老夫人这是急怒攻心,再加上她年纪大了,心脏和血管的状态本来就都不是很好,最忌这样剧烈的情绪波动,她这样子,当真是有些凶险啊,微臣……”

“那就赶紧治!”沈青桐语气果决的打断她的话:“本宫不准她有任何的闪失!”

“是!是是是!”太医直接就把后半句话给咽进了肚子里,满头大汗的道:“微臣一定全力救治!”

“来人!”沈青桐又叫了两个侍卫进来:“还不把祖母送回她的住处去,让太医好生给她诊治?就让她在这院子里躺着吗?”

“是!王妃!”两个侍卫连忙跑进来搀扶。

沈良臣正手足无措到满头大汗,闻言也甚是感激,毕恭毕敬的拱手道:“谢谢王妃!”

两个侍卫合力把老夫人架着扶起来。

老夫人气若游丝,歪着脖子,一头垂死的老鹤一样歪着脖子,眼神戒备又惶恐的盯着沈青桐。

“祖母!其实你误会我了!”沈青桐走到她跟前,却是什么都没做,只是表情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语气诚恳的道:“我一点儿也不想气死你,你可是咱们沈家的顶梁柱啊,您放心,我会让太医好好地救治你的,就算沈家的其他人一个个都赶在你前面、在你的眼前死绝了,我也舍不得你有事的!你得活着,活着看着你的儿孙们呐……”

对这个老太婆最大的惩罚和报复是什么?

不是让她痛痛快快的去死,而是——

让她带着痛苦遗憾和不甘一直苟延残喘到最后。

其实沈青桐知道,像是老夫人这样自私的人,她未必就有多在乎自己儿孙的性命,可是她一生霸道要强,一心的想要维持沈家的光辉门楣,想要荣光显耀的做人上人……

当初,是她亲眼见证了沈家的发迹历史,那么现在,不管是人散了还是楼塌了,她都必须还得睁眼看着……

这个过程,一定很震撼吧!

沈青桐说这番话的时候,把语气压得很重,落在不明真相的太医的耳朵里,可谓言辞恳切,情深意重。

老夫人瞪着眼,嘴巴里像是拉破风箱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可是一口带血的痰卡在喉咙里,让她憋得说不出一个字。

她那眼神里,愤恨和仇视的情绪像刀子一样的射出来。

而沈青桐越是看她这样就越开心,也越满意——

试想,如果你要打击的敌人对你所有的攻击都不以为意,那么你所谓的报复,就失去了意义。

蛇打七寸,自然是要让她痛的!

别说是老夫人这种俗人,哪怕道行高深如常贵妃者,也是会有软肋和弱点的。

老夫人一条死狗一样被人强行带走了。

沈青桐就没再管她,而是重新转身和常贵妃面对面。

“贵妃娘娘不需要避嫌吗?”她笑问。

常贵妃也很干脆,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笑靥如花的另一张脸,冷冷的吐出几个字:“进去说!”

她不是那些市井泼妇,绝对不会争执在人前,给别人做笑料!

言罢,她也不管沈青桐答不答应就率先转身往里走,径直推门进了屋子。

墨玉和墨锦两个面面相觑。

沈青桐沉默片刻。

常贵妃见她没跟进来,就站在门内转身看过来。

沈青桐冷然勾了勾唇,举步往里走。

墨玉和墨锦随后跟上。

却不想,沈青桐在前面刚一脚跨过门槛,正站在那里等她的常贵妃已经突然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门。

动静太大,把同样站在门口的曲嬷嬷吓了一跳,匆忙跳开了,才没让那门板撞塌了鼻梁。

外面本来就阴天,屋子里更暗。

房门一关,沈青桐只觉得置身的环境骤然一暗,然后常贵妃来势凶猛的一巴掌已经扫在了她脸上。

那力道太重,只品到了唇齿间的血腥味。

发间一支重工打造的金步摇也被震到了地上。

外面墨玉两个的反应何等迅捷,当场就要踹门进来。

沈青桐被常贵妃猝不及防的一巴掌逼退到门边,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冷声喝道:“都不准进来!”

语气,阴郁又威严。

常贵妃的满腔怒火是压了半天的,抢着甩了沈青桐一巴掌之后就指着她压抑的低吼:“你这个蠢货,吃饱了撑的?发什么疯?”

沈青桐的脑袋歪向一边,另外的这半边脸孔也藏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常贵妃几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般冲动失态,正瞪着沈青桐恨不能活吃了她一样,冷不防眼前被逼退到门边的沈青桐突然一翻身朝她扑了过来。

常贵妃是没想到她居然也会和老夫人一样就这样扑过来和自己撕扯,一时的反应不及,便就愣住了。

然后下一刻,沈青桐冲到眼前,一把揪住她的领口。

常贵妃仓促抬眸,就一眼望进了她冰冷嗜血的眸子里。

这眼神,太过陌生,她又是一愣。

然后下一刻,沈青桐揪着她的领口用力一扯。

常贵妃只觉得被勒得一口气上不来,下一刻天旋地转,沈青桐揪着她一个转身就把她也按门边上了,整个动作干净利落,行云流水。

等常贵妃反应过来,已经有一把匕首锋利的刀锋横在她的颈边了。

沈青桐面无表情的冷冷看着她。

常贵妃的精神一时错乱,反应过来之后,便就冷然道:“怎么?你要和本宫同归于尽吗?”

沈青桐现在要杀了她是轻而易举的,但她自己也绝对逃不掉。

“杀你?”沈青桐盯着她的眼睛,却是语气坚定的否认:“我现在不杀你,就算我要和你同归于尽,也要让你先看着你儿子死!”

“你敢动卫儿,本宫就杀了昭王!”常贵妃也发了狠,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挑衅。

两个人,四目相对。

沈青桐知道她这样的人不开这样的玩笑。

可是对视半晌,沈青桐自己却先笑了。

她缓缓地撤了手,转身一边往屋子里边走,一边收刀入鞘,又一边满不在乎的道:“随便你!”

喉咙间少了束缚,常贵妃本能的松了口气,可她却干脆还是靠在门上没动。

正午时分,外面乌云盖顶,这屋子里的光线昏暗到仿佛已经入夜。

她盯着沈青桐盛装之下的背影,讽刺的冷笑:“你不用在本宫面前嘴硬,就你这点道行,还不看在本宫眼里!别说你不在乎他,你要真不在乎他,裴影夜什么事情不能替你做?你早就可以报了仇,然后远遁到北魏去逍遥自在了。安王想拿皇位,宁王也有不甘心,要不是你有私心,不想去拆昭王的台,害怕截断他的至尊之路——裴影夜不方便正面对皇上下手,那两位想必都不介意给他垫一下脚。”

裴影夜单独出面刺杀皇帝,陈功率不高,还有可能引动两国之间的干戈,但是现在大越朝中迫不及待等着上位的大有人在,他随便选一个盟友配合他就可以百分百的刺杀成功,并且一转身还能把这事儿推得干干净净,面子里子全部留给自己。

他现在其实不怕和大越动武,只是理亏的必须得是对方而已。

而他现在没有走这条路,无非就是沈青桐出于私心,不愿意让西陵越去做他的替罪羔羊。

“我无父无母,还不是活了这么大?难道现在没他就过不成了?”常贵妃的话,可谓一针见血,但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沈青桐居然也没否认,她把匕首重新收回袖子里,然后重新转头直视常贵妃道:“而且——贵妃娘娘你是第一天认识他吗?既然你有那个自信能动得了他,那我拭目以待!大不了等你真杀了他之后,咱们两个再同归于尽!”

她的语气不够狠厉,但是那种谈笑风生的大洒脱的气势却堵得常贵妃无话可说。

本来走出今天这一步,这个丫头就是抱着必死之心的,横竖最后不管闹到何种地步,她最后都能一死解脱,眼不见为净。

面对这样一个完全无所顾虑的人,常贵妃是真的无计可施了。

“你!”她怒喝一声。

“我不在乎!”沈青桐就乐意看她这样吃瘪的模样,就又无所谓的笑了:“我比你想得开!世间种种,一死便休!有什么好纠结痛苦的?会计较得失,觉得痛苦的,都是活着的人,死人是计较不到这么多的!”

在这过去的十二年里,所有的人间疾苦,她每时每刻都在经历承受。

现在终于不需要再遮掩什么了,即便前面没有路可以走了,也依然觉得一身轻松。

常贵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