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他怕她!/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太了解皇帝,甚至只看他的一个眼神就能了解到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事到如今,他们两个已经被沈青桐给推到了舆论的风尖浪口上,于是急中生智——

他这是要拿自己母子做挡箭牌,彻底的抽身出来呢!

这个男人的阴损无耻,果然还是不减当年的。

常贵妃突然一脸的漠然。

彼时皇帝正因为起意杀人而热血沸腾,一时间还不曾注意到她的变化。

梅正奇却是一直紧张的多方观测的,这时候悄然抬头看到常贵妃脸上的平静,再看她那深不见底的眼神,突然就没来由的打了个寒战。

他的心里,总归还是倾向于常贵妃的,眼见着西陵卫被打得呼救声渐弱,心思急转之下就鼓足了勇气大着胆子凑到皇帝身后小声的提醒道:“皇上,贵妃娘娘是不是身体不适啊?”

皇帝循声看过去一眼。

常贵妃却既没有在看他,也没有在看西陵卫。

她的眼神游弋到天边,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映在阴雨绵绵的天地间,最真实的情绪好像却被脸上那张浓妆艳抹的面具给盖住了,让他看不透。

那一刻,皇帝心里竟然掠过和梅正奇一样的感觉——

莫名的胆寒!

只是梅正奇觉得没来由,他却突然记起了这个女人最冷酷无情的一面。

当初暗算沈竞的全套计划,从谋划到实施,全都是她一手设计操纵的。

这个女人最狠绝的一面,他是亲眼见识过的,其冷血残酷的一面,甚至一度都让他也望尘莫及。

当年,沈竞姑且还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她下杀手的时候一样的那般狠辣无情,更何况是他……

一种鲜明又刺骨的恐惧情绪,瞬间从心底里窜上来,皇帝只感觉到了手心里汗湿的温度。

梅正奇看他的目光犹疑不定,就又试着叫了他一声:“皇上?”

皇帝如梦初醒,心里一个激灵。

“住手!”他当机立断的改了主意。

正在行刑的侍卫骤然停手,此时的西陵卫背后已经是一片的血肉模糊。

常贵妃像是根本没在意眼前的变故,仍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天际翻滚的乌云。

西陵卫已经出气比进气多了,甚至频频翻白眼,神志恍惚,不知道谢恩了。

而常贵妃也没个表示的意思。

皇帝被晾在那里,一时之间——

尴尬的冷场了。

梅正奇急得一头都是汗,却又不能开口求着常贵妃给皇帝谢恩。

“哼!”最后,没人铺台阶,皇帝也实在脸上挂不住,冷哼一声,甩袖而去,临走前撂下一句话:“还不把这个小畜生抬下去找太医看看?”

说完,就大步流星的回了前院。

那一刻,他的心中仍是惊疑不定,虽然面上端着帝王的架子,实则却忍不住拿眼角的余光去偷瞄常贵妃——

不是他临时心软而突然改了主意,而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绝不可以在常贵妃还在的时候对她的儿子下手,对于这个女人,他是真的不确定她都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而显然,他方才收手,已经是有些迟了,只是在常贵妃的心中嫌隙已生——

就在从侧院回寝殿的这短短的几十步路上,皇帝心中已经快速成型了一个不容动摇的决定——

这个常贵妃,他不能留了!

很奇怪,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动这个女人,但是这一刻,杀心一起,却是异常的坚定果决。

只是他拒绝自己去深究其中原因,更不会承认他内心深处对这个女人存有一份可怕的畏惧。

沈青桐一直站在那院子的侧门外头,甚至都没往前挤,就站在那五六个围观者的身后瞧着这院子里发生的一幕。

皇帝一走,她就也悄然转身。

墨玉虽然还想看后续的热闹,但见她转身,就赶紧跟上了。

方才皇帝和常贵妃之间的互动她们都看得很清楚,她虽想不到皇帝已经对常贵妃起了杀心,但也看出来这俩人是翻脸了,想着还颇有些唏嘘。

沈青桐并没有马上往回走,而是找了条僻静的小路沉默着慢悠悠的散步,面上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走了一阵,后面就听到一阵很轻的脚步声:“王妃!”

沈青桐回头。

墨锦快跑着奔过来,面上表情略显愧疚道:“我……奴婢去了,可是半路被王爷的人给拦下来了,说是……”

西陵卫这件事不可能是巧合发生的,而在这时候又用这种方法对付他的,不用任何人通风报信沈青桐也知道这必然和西陵越有关。

“好了别说了!衣裳都湿了,你先回去换了歇着吧!”墨锦还想再说什么,沈青桐却没听。

墨锦浑身湿透,头发黏在脸上,样子很有几分狼狈。

她伸手捋了一把发梢上的水珠,迟疑着又看了沈青桐一眼方才点头:“是!”

想了想,又奇怪:“王妃不回去吗?”

“我还有点事情要办,你先回吧,有墨玉陪着我!”沈青桐道。

“哦!”墨锦这才点头:“那奴婢就先回去了!”

她转身先行离去,沈青桐仍是带了墨玉在这花园里散步慢慢地走。

这边皇帝走了之后,常贵妃方才从远处收回了目光。

她没有先去看西陵卫的伤势,而是目光冰冷的缓缓投向这边的角门。

堵在那里看热闹的几个闺秀都是齐刷刷的心肝儿一颤,然后就白着脸,颇有些惊慌失措的扭头逃开了。

“娘娘!”曲嬷嬷这时候已经过去大概查看了一眼西陵卫的伤势。

他挨了足有二三十棍,并且侍卫是往死里打的,力道很重,这时候皮开肉绽是一定的,身上穿着的里衣,有的部分布料被打烂了,和血肉糊在一起,看着就十分恐怖。

曲嬷嬷虽然以前就是奉旨办差,但西陵卫毕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

但凡女人,都难免有些心软,此时她便忍不住拿袖子去擦眼角的泪,一边强打精神道:“小殿下伤得不轻,还是赶紧宣太医吧!”

常贵妃扭头看了眼。

她没有亲自去查看西陵卫的伤势,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把他送我那去,传太医来!”

“好!”曲嬷嬷赶紧答应着爬起来。

西陵卫伤得重,她也不敢用太监,而是干脆叫了两个看着健硕的侍卫过来,就那么把人两头抬着往外走。

跟着皇帝过来的人这时候都已经走了,可是不当值又住在这院子里的奴才还有好些,大家都使劲低着头,跪在那里不敢作声。

常贵妃目光缓慢的一一将他们看过,他们的头就使劲垂得更低了。

尤其是那个和西陵卫一起被逮的女官,脸上心虚的表情根本就没藏住。

经此一事,她必死无疑,皇帝刚才是没顾上,回头就会下达处置她的命令,这一点她是有准备的,而常贵妃目光在她脸上停顿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的抖了抖。

原以为常贵妃会拿她出气,但是出乎意料,对方的目光在她脸上短暂的停留之后,居然什么也没说也没什么都没做的直接转身走了。

曲嬷嬷带人把西陵卫搬回去,安排在了侧院的正房里,彼时西陵卫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只是哼哼着喊痛,神志却不怎么清楚了。

彼时太医还没来。

常贵妃回去之后并没有过去,而是回了自己的寝殿。

曲嬷嬷安排好那边才赶了去,唉声叹气的道:“娘娘先别急,太医应该很快就到。”

常贵妃从那会儿开始脸上就没有任何的表情。

她沉默的坐在椅子上,这时候才冷然的抬头看向了曲嬷嬷道:“你过去看着吧,等太医诊治过了再来报我!”

说完,终于露出了疲惫之色,伸手撑住了额头。

“好!”曲嬷嬷答应了一声,转身往外走,刚到门口,一抬头便是诧异的愣住了:“王妃?您怎么进来的?”

再一看,方才大家惶惶乱乱的把西陵卫往里抬,门口的守卫都不在了。

常贵妃闻言,也马上抬起头,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

沈青桐不请自来,也不觉得局促,举步跨过门槛。

曲嬷嬷犹豫不定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常贵妃心里到底还是记挂着西陵卫的伤势的,就不耐烦的道:“你先去吧!”

而且,她也不想让人旁观她和沈青桐之间的对峙。

“是!”曲嬷嬷担忧的又看了她一眼,虽然一步三回头,也还是顺从的去了。

“在这里等我!”沈青桐吩咐了墨玉一声,自己进门,顺手关了房门。

“是你和昭王做的?”常贵妃开口,直接入正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