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你,自由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这趟去顾府走得依然是后巷。

有人敲开了顾家的后门,顾家的人开门出来说了两句话,就把人迎了进去,其他随同一起过来的人则是又退回马车旁边,等在了巷子里。

而事实上,带着礼物进了顾家的,只是木槿。

这巷子狭窄,顾家后门的斜对面就是另外一户人家的后门。

只不过,那家人的宅子比顾家的小些,只有两进院落,并且因为主人常年在外经商,这边家里常年无人往来,只留了一对儿管家老夫妻住在里面看管门户。

趁着顾家人出来招呼木槿的空当,乔装了的沈青桐已经带着墨玉推门进了那个院子。

那院子里住得仍是原来的管家老两口,之不过当时沈青桐就从西陵越那里要了两个人,也是足不出户的守在这里,负责给卫涪陵送一日三餐。

毕竟——

这个女人还是颇有些心机的,住在这里的两个老人都是老实人,还真保不准要被她给忽悠了。

沈青桐进了门去,住在后院偏厢里的那个侍卫就听了动静,从门缝里看见来人是她,就赶紧迎出来:“王妃!”

“嗯!”沈青桐略一颔首:“人呢?我想见一见她!”

“在前面!”那侍卫道,赶紧带路,把她迎进了后院的正屋里去。

这屋子的地下修了一间密室,地方不是太大,但是特别的处理过,隔音很好。

“王妃请稍候片刻!”那侍卫开了隐蔽的入口,先下去了一趟,不多时就拿着用过的碗筷上来。

此时,下面的过道里已经点了烛火。

沈青桐从台阶下去,走过一段陡陡的台阶,进了下面的石室。

那里面的空间有限,但可以说对待一个阶下囚,沈青桐对卫涪陵已经算是不错了,里面放了一张床,甚至还有一套简便的桌椅,马桶放在墙角,显然方才那侍卫下来特意给盖住了,但也毕竟是空间狭小,这石室就笼罩在一种特殊的酸臭味里。

墨玉倒是不觉得怎样,只是有些嫌弃的环视一圈又扭头去看沈青桐:“王妃——”

沈青桐摇摇头,示意她自己没关系。

这个时候,卫涪陵正坐在朝向门口的床榻上,披头散发,眼神阴测测的盯着她,那目光阴毒狠厉,似是恨不能在她身上戳出几个窟窿来。

沈青桐看在眼里,不过四两拨千斤的微微一笑道:“你不必这样的看着我,咱们两个之间,早就不在一个段位上了,我知道你恨我,可即便是再恨,你又能如何?与其浪费这种无所谓的力气,你倒是真不如省省了!”

卫涪陵还是死死的盯着她,不说话,眼中的恨意也不肯消散。

沈青桐却是并不介意的样子,有些感慨的四下里打量一圈这间屋子道:“我今天过来,是特意来告诉你的,算你的运气好,明明早就一败涂地了,却居然还能熬出头。”

卫涪陵眼底阴郁的眸光终于忍不住的略有松动。

她虽是恨死了沈青桐,并且端着架子维持自尊,不想理会对方,这时候也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道:“什么意思?你终于决定要杀了我了吗?”

沈青桐仍是云淡风轻的维持着一个不变的笑容道:“我要真想杀你,就不会把你关在这里,浪费这么久的粮食了。卫涪陵,我不是与你说笑的,你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说不得不说,你的运气还真是好……”

她说着,顿了一顿,语气中感慨的意味颇浓的叹了一声:“齐太子对你真是一往情深,也不枉我当初留了你一条命,我已经答应他了,他明日一早就会派人来接你!你——自由了!”

卫涪陵眼底的光芒由暗到明,仿佛在一瞬间被点亮的灯火,非常的明显。

她几乎忍不住的就要跳起来。

可是对面眼前容光焕发的沈青桐,她的心底恨意不减,更不想让对方在自己的狼狈中感受到快意。

于是,她只是用力的掐着手心让自己保持冷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冷笑:“你威胁他为你做了什么?”

沈青桐道:“这个你别管!总之作为他替我做事的报酬,我已经答应把你还给你他了。想他不远万里来到我大越的帝京,又辗转了两个多月,甚至不惜纡尊降贵在我的面前低头……而最终,为得却只是区区一个你,我是真的不能不佩服你的运气!”

其实卫涪陵并不怀疑沈青桐带来的这个消息的真假,毕竟——

她很清楚,齐崇的确是会为她这样做的那种人。

只是这一刻,她的脸上也未见感动动容,她只是冷哼了一声,往旁边别过了脸去。

沈青桐也不见怪,只道:“那就起来吧!到上面去,我让人准备洗澡水和衣物,你先好好整理一下,总不好让齐太子看到你是这个样子的,毕竟这段时间我与他之间的合作还甚是愉快,可别叫他感受不到我的诚意!”

卫涪陵多少有点端着架子,虽然看着通到地上的那道暗门,心里已经雀跃到近乎疯狂,一时之间却还隐忍未动。

沈青桐给墨玉使了个眼色。

“是!”墨玉会意,走过去就要去提她。

“别碰我!我自己走!”卫涪陵这才侧身避开她的手,自己站起来,又恶狠狠的瞪了沈青桐一眼就直接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沈青桐面上笑容不变,随后也转身跟了出去。

“王妃!”彼时那侍卫正守在洞口。

沈青桐道:“把这暗室封了吧!”

然后墨玉被带过来扔在桌上的一个包袱拿过来。

沈青桐道:“这里面是给她带来的衣物首饰,回头去烧点儿洗澡水送过来,明天一早齐太子会亲自过来接人,这最后一晚了,你们两个多注意点儿,我不想节外生枝!”

“是!属下明白!”那侍卫恭谨的拱手应下。

沈青桐略一颔首,抬脚就往外走。

卫涪陵还在背后死盯着她的背影不放,那眼神要多不甘心就有多不甘心,要多恶毒就有多恶毒。

沈青桐像是有所察觉,突然止步回头,又看了她一眼,笑道:“其实依着我的意思,还真没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只可惜齐太子眼瞎,一心一意的就非要认定了你。明天你这一走,咱们应该就后会无期了,你自己自求多福,祈祷齐太子能一直这么眼瞎下去吧!”

卫涪陵的心底被她激起一股怒火,眼睛一瞪,但却忍住了,没有和她叫骂。

被关在这里这么久,很显然,卫涪陵也学乖了不少。

沈青桐说完,就又嘲讽的笑了笑,带着墨玉扬长而去。

得知她过来,守在前院的那个侍卫也赶了来,守在了后院里。

“王妃!”见沈青桐出来,他赶紧迎上来。

“嗯!”沈青桐略一颔首,又扭头去看一眼身后房门紧闭的屋子,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恶意来,道:“这几个月你们两个都辛苦了,今天是最后一晚了,想来也不会再出什么事了,晚上把这屋子的门窗都从外面锁好了,你们两个也吃点好的,喝两杯吧!”

那侍卫闻言一愣,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他们王妃这话,像是安抚夸赞他们的,可是又明显像是在暗示什么。

墨玉脑子里一时也没转过来,直到沈青桐侧目去看她,她才看懂了对方的暗示,赶紧从荷包里摸出几角碎银子递过去。

“王妃,这……”你侍卫手里捏着银子,明显是有些无措。

沈青桐就又是一笑。

刚好外面的巷子里木槿从顾府出来,沈青桐便带了墨玉又浑水摸鱼的出门上了马车。

墨玉脸上一直是个若有所思的神情,自己琢磨了半天才品出了点儿意思,狐疑的问沈青桐道:“我们被人盯上了?今夜会有人去那里抢人吗?”

沈青桐方才明显是暗示那两个侍卫玩忽职守,去制造漏洞的,这就只有这一种解释了,如果真的有人会闯进那宅子里去抢人,两个侍卫把守严密,少不得会有一场恶战,其中必会有所损伤的。

沈青桐手里捧着个白瓷的杯子,慢慢地摩挲,脸上表情却颇有些肃然的凉凉道:“就看卫涪陵的心中是否还能有一丝人性尚存吧!”

墨玉和木槿互相对望一眼,俱都不解——

卫涪陵一个阶下囚,她还能自己破门而出不成?

还想再问,沈青桐却明显不想再说,已经岔开了话题,吩咐墨玉道:“入夜你让墨锦去一趟驿馆,把地方告诉齐崇,让他明天一早去接人吧!”

“是!”墨玉只能把一肚子的疑问都压下,没能再提。

是夜,墨锦就悄然潜入了驿馆,把沈青桐交代的话原样告知了齐崇。

送走了她,齐崇的那个侍卫神色颇为凝重:“殿下,昭王妃既然要交人给您了,又何必这么折腾呢?她为什么不把人直接送来?或者她怕把人送来太张扬了,那直接告诉了地方让您去接人就是了,这还有一夜呢,晚上岂不是更容易瞒人耳目?何必一定要拖到明日一早?要不属下这就带人去……”

“别去!”齐崇一直站在窗口,外面凉风习习,终于得知了卫涪陵的下落,但是很奇怪,他脸上却不见丝毫的喜色,却是很沉重的叹了口气:“她说明早,那就是明早!你去叫人准备一下,本宫亲自过去!”

“您亲自去?”那随从还是觉得沈青桐故弄玄虚,信不过。

“是!我亲自去!”齐崇重复,这一次,语气异常坚定。

而彼时的皇宫之内,梅正奇正单独被皇帝扣在了御书房,跪在大殿当中,瑟瑟发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