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是野心还是白日梦?/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关了这么久,卫涪陵的气色确实不能算好,脸色发黄,眼窝深陷,再没有了当年那种养尊处优的贵气。

齐崇看她的第一眼,就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翻身下马,快走两步过去,伸手,握住了卫涪陵的手指。

卫涪陵看着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也不可能平静了,有愤怒,有委屈,被关在这里这么久都无人也无处诉说的情绪全部积压在心底,这一刻呼啸沸腾,她觉得自己都要发疯了。

可是这种情绪,她全部按下了。

两个人执手相望,她面上的表情虽然略显凄苦,但很平静。

半晌,齐崇方才开口打破了沉默。

“涪陵!”他开口的声音有些沙哑,莫名的压抑,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他的那个侍卫终于忍不住上前催促:“殿下,此地不宜久留,既然郡主安然无恙,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毕竟在世人眼中,卫涪陵已经是个死人的存在了,万一叫人撞见他们出现在这里,后面必定会引发一连串的麻烦。

所以,即便齐崇现在有千言万语,也只能是欲言又止。

“驿馆那边人多眼杂,我已经安排好了,让人先送你出城,我今天稍后还得进宫去和大越皇帝辞行,最快也要明天才能返程,你先行一步!”齐崇道。

他这样说明显不是在和卫涪陵商量的。

说完,拉着卫涪陵的手转身下台阶。

卫涪陵倒是没说什么,只安静的跟着她走,但却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怎样,一时没注意脚下。

“呀!”她低呼了一声,一脚踩空就坠了下去。

“涪陵!”齐崇本能的伸手去捞她。

好在这小门小户的宅子门口,总共也就三五级的台阶,齐崇又是习武之人,反应和动作都异常敏锐,一把拦腰揽住了卫涪陵,将她箍在了身边。

卫涪陵一把抓住他的衣襟,跌靠在他怀里。

“殿下!郡主!”侍卫们想去帮忙又插不上手。

横竖不过就是卫涪陵崴了脚而已,大家也没太当回事。

可是那两人相拥站在那里,随后却是老半天的没有动静。

卫涪陵比齐崇矮了将近半个头,大半张脸被他的肩膀挡住,看不到表情。

齐崇站在那里,面上表情一直很平静很坦然。

一切——

看上去都没什么不对劲的。

直到——

齐崇脸上的血色在慢慢消散,额头上汗珠凝聚,迅速的糊了一层。

“殿下!”他的那个侍卫终于发现异样,有些惊慌又有些期待的试着唤了一声。

然则,还不等齐崇做出回应,巷子里等在马车旁边的那一队侍卫就突然躁动起来。

“墙头有人!”有人叫了一声,一队十六个人瞬间已经拔刀在手。

千钧一发,这宅子对面的那堵墙后面已经冒出来十几个弓箭手。

“齐岳!”众人心中戒备之意刚起,冷不防眼前就是一个冷澈清亮的声音道:“一不做二不休,还不把这些人全部封口?绝不能让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有机会活着回去在老太婆跟前说话!”

齐岳?

二皇子,肃王齐岳?!

随着卫涪陵一声令下,围墙后面冷箭齐发。

而在开口喊话的同时,卫涪陵已经果断的自齐崇怀里退了出来。

她没去看齐崇的表情,也没去看他的眼睛。

齐崇却不知道是因为伤势过重还是太震惊了没反应过来,竟是完全没有反抗,被她扯着闪进了门檐底下,弓箭手攻击不到的死角里。

方才卫涪陵插入他腰腹之中的匕首已经被她拔了出来,带着他的体温烙印在他的颈边脸颊。

腹部的伤口被血水快速的濡湿。

外面侍卫在奋力的挥刀挡开冷箭。

齐崇却是一眼没看。

他的目光,定格在卫涪陵脸上,眼中神色复杂极了。

卫涪陵本来是若无其事的不想理会,但是那两道目光灼灼的钉在她脸上,如有实质,她心中略一迟疑,便就咬牙迎上了他的目光。

齐崇紧抿着唇角,脸色微微发白,全是冷汗。

但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连主动的开口质问都不曾。

卫涪陵却是也无心虚之色,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道:“这样的局面,难道你提前就一点也没料到吗?”

齐崇看着她,依然没有说话。

不是无话可说,只是——

觉得事到如今,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卫涪陵问的对!这样的局面他提前没有料到吗?连沈青桐都料到了的事情,更何况是他?

青梅竹马二十余年的情分,他不了解她吗?

其实早就看透了,也看明白了,只是在自欺欺人的不敢去面对罢了。

这一次又一次,他都刻意的蒙上自己的那颗心,对自己没有亲眼看到的事情,不问也不听,一意孤行的在挚守着心底的那段美好。

但其实心里同时又很清楚,那份所谓的美好早就破碎不堪,守都守不住了。

他不愿意面对这样赤裸裸又血淋淋的真相,所以一拖再拖,一避再避……

其实今天他原是可以不来的,即便是来了,他也完全可以在卫涪陵出手的时候将她抓个现行,而不必以身饲虎,受这么重的伤,可如果不是深刻真切的痛这一回,他觉得自己是不能冷静清醒的来面对这个真相的。

许多年了,终于可以斩断过往,迎来这个结局了。

无可否认,卫涪陵那一刀扎进他身体的时候,那个瞬间痛得可谓天崩地裂,但是这一刀之后,他也终于豁然开朗,一身轻松了。

这一刻,心中百感交集之后就是一片释然。

卫涪陵见他没应声,就又满面自嘲的继续道:“这样的自欺欺人彼此演戏早就没有必要了,齐崇,我很抱歉……”

“我知道!”但是出乎意料的,齐崇却突然开口打断她的话。

卫涪陵一愣。

她原来以为他是受了巨大的刺激,一时半会儿的不会给她回应了。

齐崇看着她的眼睛,很冷静也很平静的道:“别跟我说抱歉,因为你根本就不欠我什么,其实我知道,从始至终你就没爱过我,你跟我之间的一切都是逢场作戏。既是始终未有真情,又何来亏欠?何来抱歉?不过就是明枪暗箭,你胜我负!”

卫涪陵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眼中神色微变。

她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合适。

反倒是齐崇苦笑了一声继续道:“你没爱过我,也不爱老二,你只是选择了他而已。你不选我,是因为自认为操纵不了我,在这一点上,就连阅人无数的皇祖母都没能看透你。她一直坚信是老二和你联手一起耍了我,实际上在这里面被耍得最厉害的人应该是老二才对吧,因为一直到了现在他都还没能看清楚,你不是帮他在对付我,他,根本就是你操纵在手里,用来对付我的武器而已。从始至终,在和我斗,和我一决天下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

他的语气很平稳,没有激动,也没有质问,而是很平静的陈述。

卫涪陵的脸色先是变得僵硬,然后又铁青,咬着牙,没承认也没否认。

齐崇却又再度嘲讽的笑了:“涪陵,我不觉得一个女子有野心有抱负是什么错事,但是朝局天下,复杂多变,一切远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的,你的这场白日梦,做得太过也太离谱了!”

卫涪陵是听到这里才如梦初醒,猛地打了个寒战。

也是恰在此时,巷子里突然接连几声惨叫,然后是砰砰几声闷响,又有重物坠地的声音。

两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

齐崇带来的人虽然也有伤亡,但是前一刻还伏在墙头后面镇定猎杀对手的弓弩手们却已经全数栽在了地上。

巷子里一片寂静。

卫涪陵的目光一凛,匕首压在齐崇颈边,强行拽了他起身:“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