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岳设下的伏兵突然被人全灭,卫涪陵始料未及,自是慌乱紧张。

她急急忙忙的拽了齐崇出来。

但是很明显,齐崇那些突然被人神兵天降给解救了的侍卫也正懵着呢。

一队人,手持兵刃,半点也不敢掉以轻心的四下戒备。

“殿下!”看见齐崇腹部的伤口,那一队人马立刻调转矛头,把齐崇和卫涪陵团团围住了。

“全都别轻举妄动!”卫涪陵把大半个身子都藏在齐崇身后,其间她一直很谨慎的注意藏匿,后背也贴靠在门边墙根底下的死角里。

“郡主你——”齐崇的那个侍卫恼怒非常,相较于齐崇的释怀,他反倒是要气疯。

卫涪陵只当是齐崇早有准备,安排了人手救援,就冷冷的道:“还想要你家主子的命,就让外围的埋伏全部撤走!”

那侍卫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齐崇只是坚持亲自来接人,可是从始至终都不曾安排人手设防的,虽然齐岳的人想在这里把他们主仆全歼,希望不大,可眼下的局面到底是谁的援手,他是真不知情。

但是齐崇现在人在卫涪陵手里,他要这么说了,难保齐崇性命,正在为难间就见卫涪陵的视线突然凝滞在某一点上,同时,脸色骤变。

在场的众人都很敏锐,察觉异样,不约而同的愤愤循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那巷子外面容光焕发,妆容浓墨重彩的款步走过来一个人。

昨天沈青桐过来的时候不仅是素颜,而且还是乔装过的,此时她突然换了装束,卫涪陵本能的就恍惚了一下。

她嫁入大越皇室多年,虽然常贵妃一直深居简出又为人低调,可对她来说却完全不陌生,此时她第一眼想到的自然就是那个女人,神思略一晃荡,之后就是恍惚和震惊。

“你……”卫涪陵有些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总觉得自己是在亲眼见证一场笑话:“昭王妃?呵——”

常贵妃和沈青桐?

她对和沈竞有关的旧事之前没怎么关注,一时间虽联想不到常贵妃和沈青桐之间的真实关系,可单凭两人这样的相似度,彼此之间怎么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

诚然,她的第一反应并非是常贵妃和沈青桐之间有仇,反而觉得自己当初去暗中联络常贵妃一起对付西陵越的事情仿佛一场笑话。

沈青桐脚步从容的慢慢走进巷子里。

而她的身后以及对面的巷子口外面各有几个侍卫冲进来,把两边的去路都封死了,同时,他们前面哪所宅院里面本来模糊的厮杀声也慢慢清晰逼近。

齐岳的人都是绕到这个宅子里面设伏的,除了墙头上被射下来的这批弓箭手,显然里面还藏了其他人。

沈青桐理都没理这里的卫涪陵和齐崇,只是一边镇定从容的慢慢的往巷子里走,一边扭头隔着院墙命令道:“把前院的去路给本宫堵死了,生死勿论,一个活口也不准给本宫放出去,挨间屋子给我搜,不管死的活的,本宫今天一定要见到南齐的肃王殿下!”

她的语气平静,其中却自有一种仿佛浑然天成的狠辣和霸道,而且——

听起来又十分的笃定。

卫涪陵的眼神虚晃一下,随后就飞快的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她扬眉冷笑:“沈青桐,你在异想天开的说什么胡话呢?谁告诉你齐岳人在这里了?本宫虚张声势的信口胡诌,你也信?”

沈青桐这才从旁边收回目光看向了她,道:“我信你?你也未免太抬举你自己了!”

这话,听起来刺耳的很。

“你——”卫涪陵心头一怒,却还不及她发作,沈青桐紧跟着就是话锋一转,继续道:“齐太子和肃王殿下势同水火,今天你亲自出面替他在这里为齐太子设下了必杀局,这是何等的大事?这样隆重的场合,如果说肃王他还能心如止水的置身事外,本宫才会觉得是真真的不合情理呢!”

卫涪陵咬咬牙,刚要反驳,前面那所宅子的后门就本人从里面打开。

先是七八个穿着普通蓝布袍子手持刀剑的男人倒着退出来,随后又是同样剑拔弩张的一队昭王府的侍卫也从那道门里挤了出来。

那七八个人力战武功,这时候又被逼到死角,明显都有些惶惶,一时倒是没存拼死一战的心思,只是紧密防备着退到了巷子里。

沈青桐于是就不和卫涪陵废话了,目光移过去,不由的皱眉。

片刻之后,那门内她带来的侍卫队长快步走出来。

沈青桐见他身后无人,不由的更加奇怪:“人呢?”

“回禀王妃,暂时还没发现南齐肃王的行踪!”那侍卫队长道:“不知道这宅子里有没有密道或者暗格,小的命人继续探查搜索了。不过王妃,这所宅子一直都有人住,这些人是昨天下半夜临时抢占了宅子来设伏行凶的,小的已经找到被关在耳房里的屋子主人和管家了,也搜查了仅有的两处地窖,会不会……是王妃你估算失误,那位肃王殿下并没有亲自前来?”

且不管之前卫涪陵叫的那一声“齐岳”到底是不是虚张声势,单只从局面和人心揣测,沈青桐就几乎有了十成十的把握,今天齐岳一定会亲自出面智慧操纵的。

“不应该啊……”她微微沉吟,眼中一瞬间的犹疑之后目光就越发的坚定了:“他一定在……”

说着,就又抬头再度看向了卫涪陵。

卫涪陵听说没发现齐岳的行踪,本来也正因为意外而失神——

昨天夜里齐岳派人迷倒了沈青桐留下的侍卫来“救”她,她断然拒绝,并且拍胸脯保证这是除掉齐崇的最好时机,并且机不可失,这样好的机会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这样大的事,来救她的人自然不敢随便拿主意,转身离去之后,很快就请了齐岳亲自前来。

昨天他都不放心的就在附近观望等消息,看结果,今天要对齐崇下手这样的关键时刻,他又怎么能忍得住不露面呢?

卫涪陵觉得自己足够了解齐岳,狐疑的低头略一思索,紧跟着脑中就是灵光一闪。

沈青桐抬头朝她看去的那个瞬间,正赶上她猛然抬头朝着被逼退在巷子里的那几个蓝袍人看去。

沈青桐的眼光何等敏锐,眸光一瞥,瞬间了然。

然则根本就不等她反应,本来所在墙根底下几乎等于已经放弃抵抗的几个人突然士气暴涨,挥刀狂砍。

围攻他们的侍卫全无防备,本能的后撤闪避,他们却根本就无意杀人,冲破封锁之后就扭头从这巷子的另一侧往外突围。

这一连串的变故发生的太快,几乎只在沈青桐和卫涪陵之间一个眼神交汇的瞬间。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卫涪陵扭头的瞬间,齐崇已经一眼认出了隐藏在那几个蓝袍人中间的齐岳。

他的眸光瞬时一凛,右手手肘往上一撞,正好撞在卫涪陵持刀那只手的手肘上。

卫涪陵本来也正分神,只觉得关节处一痛一麻,手指就骤然失去了控制力,还没等反应过来,齐崇已经一把捉住正在往下坠落的匕首,同时毫不犹疑的反手扔了出去。

咻的一律风声破空。

那几个蓝袍人乱糟糟的正往巷子外面冲去。

身后冷锋袭来,有人于百忙之中回头,大叫道:“殿下当心!”

然则逃命的途中,要挥刀隔断那飞来的匕首,身边都是自己人,根本施展不开。

眼见着那匕首就要刺中齐岳背心,齐岳一回头,脑子里瞬间苍白一片,惊得脸色都变了。

“殿下!”他身边的一个侍卫怒喝一声,无计可施之下只能一咬牙闪身扑过去。

哧——

一声细碎的闷响,那匕首就结结实实的钉入他的后背。

“啊——”旁边的同伴惊呼,同时扶了他一把:“怎么样?”

齐崇手下还是很有准头的,那一刀的目标是齐岳,刺的位置也是要害,可是中途被人截胡,就难免偏差。

这侍卫没有毙命,一咬牙:“保护殿下!杀出去!”

诚然,沈青桐虽然早有准备,并且周密的布局安排好了一张网,可她却不能公然带着昭王府的所有府兵大张旗鼓的招摇过市,能掩人耳目带来这里的人手毕竟有限。

并且,其中大部分都被她安排埋伏去伏击齐岳的弓箭手了,另外的人又去封锁这座宅院,反倒是两边的巷子口各自不过守了五六个人。

齐岳的那些人也不是废物,正是危急关头,一群人也是不顾生死的冲杀。

齐崇一把将卫涪陵推开一边,就挥手带了自己的人去追:“给本宫截住他们!”

卫涪陵被他推翻在地,当真是弃如敝履。

那边因为沈青桐在巷子外面的守卫疏忽,眼见着齐岳带着那些蓝袍人已经砍伤侍卫冲了出去。

她拧眉想了一想。

那个侍卫队长走过来道:“王妃,我们怎么办?”

沈青桐看了一样歪在地上的卫涪陵,咬牙道:“这趟浑水不该蹚也蹚了,索性就做到底吧,这青天白日的,齐崇的人要在大街上那人不容易,你赶紧带人去,就说有人冲撞了我我马车,不惜一切代价,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人按下了!”

齐崇要在这京城之内大张旗鼓的拿人不容易,她以昭王府的名义——

就齐岳那区区几个人,根本不在话下。

“拿住之后呢?”那侍卫试探着偷偷抬眸偷瞄了她一眼。

“交给齐崇就好!”沈青桐催促:“快去!”

“是!”那侍卫领命,一招手:“跟我走!”

带着大部分的侍卫就往巷子外面冲去。

这边卫涪陵手撑着地面爬起来,盯着她的眼神却十分古怪。

沈青桐有所察觉,看过去。

卫涪陵盯着她,眼神阴鸷的咬牙道:“你跟齐崇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这么光明正大的拿着昭王的人去替他谋事?”

莫名其妙,那语气居然酸溜溜的。

沈青桐懒得理会她。

旁边的侍卫道:“王妃,那她呢?要怎么处置?”

“别留在大街上扎眼了,先把她关回院子里去!”沈青桐道,说完就也抬脚往巷子外面追出去看状况。

却不想,她都还没有走几步,前面不管是先追出去的齐崇,还是后面追出去的昭王府的那些侍卫都声势瞬止,又一步一步缓慢的退回了巷子里。

沈青桐在后面,暂时还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心里却是警铃大作,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深埋于心底。

“你们做什么?”前面有人大声的质问。

很快的,就见一个禁军校尉策马款步出现在巷子口,他巷子里看了眼,皱眉道:“果然是卫太子妃!”

言罢,便又看向了沈青桐,居高临下道:“奉命缉拿昭王妃入宫!王妃请吧,就别让下官动手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