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金殿对质/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微微凝眸。

齐崇更是皱眉不已。

这个变故,实在是有些突然。

“你们是什么人?”沈青桐身边的侍卫开口叱问。

那人却不解释,仍是态度强硬道:“昭王妃,奴才等人都是奉命行事,请您移步往宫中回话吧!”

他这一没圣旨,第二也没有明确说明是传谁的口谕。

已经有禁军意图往这巷子里来拿人。

沈青桐和齐崇都没下令阻拦,只是昭王府的人出于本能的护着沈青桐往后退。

那些禁军先去拿住了卫涪陵。

沈青桐身边的侍卫里已经有机灵的,趁乱退出了人群从另一侧的巷子口闪人去找西陵越了。

“王妃,您还是配合一点吧!”过来拿人的禁军侍卫拿住了卫涪陵之后,直接就转头又冲沈青桐来了。

“你们到底是传的何人口谕?就算要带我们王妃过去问话,至少也要明明白白的有个由头吧?”昭王府的人自是不肯轻易交出沈青桐去的。

“奴才等奉命前来,你们让开!”但是对方却明显不欲解释,说话间就要动强。

“保护王妃!”昭王府的人立刻就要迎上前去。

千钧一发,眼见着就要起冲突,沈青桐却是突然抬手,横臂一拦,声音冷淡的道:“全都不准动手,都给我退下让开!”

“王妃!”眼下敏感时期,就算对方是皇帝派来的,昭王府的人也不敢随随便便让沈青桐跟着他们走的,何况对方既不肯言明是奉谁的命令,甚至连自己的具体身份职位都不肯表情。

说句不好听的,谁又能作保他们就一定是宫里的禁军呢。

那个侍卫略一思忖,就要跟对方讨要能证明身份的腰牌,沈青桐却是没让,直接上前一步问道:“本宫可以随你们进宫,那么我的这些侍卫呢?也须要一并带过去吗?”

那禁军态度不卑不亢,四下环视一圈:“这里既然发生了命案,在讯问清楚事情的具体经过之前,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能擅自离开!”

“哦!”沈青桐点点头:“那就走吧!”

言罢,她便率先举步就要前行。

“王妃!”她身边的侍卫不由的急了。

“听不懂我的话吗?全都放下武器,不准反抗!”沈青桐美目一转,眸光凌厉。

过来拿人的禁军却是有些意外也有些失望,心道这女人到底就只是个女人,这种场合之下居然完全由人拿捏。

他叹了口气,才要说话,却不想,下一刻沈青桐已经话锋一转道:“看出来吗?人家既不表明身份,也不肯把口谕传达具体了,为得就是引你们出手呢,到时候一个抗旨拘捕的罪名压下来,本来没事也变成有事了。有些人自诩聪明绝顶,本王妃难道还是个蠢货不成,会跳进这样肤浅的圈套里,那岂不是叫人笑掉大牙了!”

她这话,乍一听去是冲着前来拿人的禁军的,但仔细一琢磨就不难发现其实是在暗讽背后使手段的皇帝。

面前严阵以待的禁军面上一阵尴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昭王府的侍卫了然之余却还有点迟疑——

大家都很清楚,皇帝对他们王妃绝对是不怀好意的。

沈青桐自是不会让他们和禁军起冲突的,目色微微一寒,加重了语气道:“还嫌你们王爷不够忙的吗?少添乱了,全都放下武器,跟着他们走!这光天化日的,除非是宫里真有旨意,否则你们还怕有人能冒充宫里的名义把咱们骗走吗?”

一众侍卫互相看看,终于一咬牙,收了兵器。

沈青桐举步朝前。

她面上表情冷傲又高高在上,那些个禁军本能的就不敢近她的身,下意识的往旁边让出路来。

沈青桐讽刺道:“就算你们奉命来拿本宫是事出有因,但是在我面圣对质之前,任何的罪名都是不成立的,你们当是不至于将本宫五花大绑了再带进宫去吧?”

那禁军头领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尴尬道:“王妃说哪里的话,奴才们不敢放肆!”

沈青桐的马车是停在另一边的巷子口的。

她使了个眼色,身边的侍卫就拱手道:“小的带人去把马车赶来!”

禁军那边不放心,自然派了人一同过去。

沈青桐举步出了巷子。

巷子口那里,齐崇的人也被堵在那里。

齐崇拧眉看过来——

不管怎样,今天沈青桐会被堵在这里了,全都是因为他的事,即便不是他请对方来帮忙的,但是此时出于道义,他心中也自然就有几分歉疚。

此时齐崇眉头深锁。

禁军一时倒是没难为他,他却也站着没走。

沈青桐看过去一眼。

他腹部的虽然好像伤在了要害处,却大概是卫涪陵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那伤口看着并不十分严重,只是袍子上被血水濡湿了一大片,再加上齐崇的脸色微微发白,嘴唇发青,他的情况看着也不像是太好。

“齐太子不回去处理一下伤口吗?”沈青桐斜睨过去一眼,漫不经心的随便问了句。

“殿下!”齐崇的那个心腹侍卫这才想起来这茬儿,顿时就急了,要过去扶他:“殿下,您的伤——”

齐崇还没开口说话,却是马背上那个带头的禁军校尉一拱手道:“抱歉了齐太子,废太子妃毕竟是出自南齐皇室的,而且据说这次昭王妃所犯之事也是和您有多关联,本来也已经有人去驿馆请太子殿下进宫了,却没想到您和废太子妃都在这里,既是如此,恐怕还要请殿下移步,一起进宫去面圣的!”

“我们殿下有伤在身,耽误了……”齐崇的侍卫当即怒斥,却被齐崇给拦了。

他面上表情很冷静的道:“既然是越皇陛下请我过去,本宫理应走一趟的,不妨事,那点金疮药来先处理一下就行!”

卫涪陵这时候也已经被禁军给押解过来了。

听不顾伤势这么一说,她心里顿时一怒又一堵,眼神暗了暗,却是有些恶狠狠的瞪了沈青桐一眼。

那禁军校尉本来坐在马背上,是一直到和齐崇说话的时候才慢悠悠的翻身下马,给齐崇行了礼。

沈青桐开始一直没说话,这时候就含笑看向了他道:“诸位既然是奉皇命到此的,哪怕是走个过场也要把腰牌拿来我看一眼吧?”

事情都已成定局,对方是真不觉得还有这个必要了。

但是方才沈青桐讽刺皇帝的话他听得分明,也知道这位昭王妃心思敏锐细致,不好惹,为了不给对方落下把柄,他便从怀里掏出腰牌,恭恭敬敬的双手递过去:“方才是奴才急着办差,疏忽了,腰牌在此,请还王妃过目!”

旁边的侍卫要去接来查验,不想沈青桐却先纡尊降贵的亲自伸接了。

侍卫没敢跟她抢,却没想到,他拿了那腰牌,却是连看都没看,直接就顺手塞进了怀里。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

那校尉的脸色都变了:“王妃——”

这一来一去的功夫,那边已经有人赶着马车过来了。

沈青桐直接举步过去,那校尉脸色铁青,他有点明白沈青桐的意思,这昭王妃拿着他的腰牌八成是留证据,等着秋后算账的,虽然这一次她全身而退的机会很小,可——

自己也不能去她怀里把腰牌掏出来啊。

沈青桐堂而皇之的收了那腰牌,径自就要上车。

那校尉看了眼卫涪陵,黑着脸道:“王妃,废太子妃也要已经进宫,可否——”

沈青桐这次直接就冷着脸没给他面子:“本宫和她又不熟,不行!”

说完,就自己上车关了门。

最后还是齐崇把带来的马车拿来安置卫涪陵了,他自己骑马。

一行人进了宫,直接去的是皇帝的御书房。

一进门,却发现西陵越已经在哪儿了,沈青桐再把目光放低些,就看见大殿当中跪着一个身姿瘦弱的女人,却是——

沈青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