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卫涪陵的大梦千秋/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音会在这个时机再度露面,沈青桐还是很有些意外的。

皇帝坐在正中的桌案后头。

西陵越、西陵丰站在一边,裴影鸿则是事不关己的站在另一边,一脸天真好奇的表情瞧热闹。

沈青桐看过去一眼。

他就抬手摸了摸鼻子,很有些心虚的移开上视线看别处去了。

“皇上,昭王妃和南齐太子请来了!”引着沈青桐二人进殿的内侍谨小慎微的禀报。

“见过陛下!”沈青桐二人一前一后的行礼。

皇帝的目光自两人身上略一打量,就定格在了齐崇腹部的伤处。

“齐太子这是怎么了?”皇帝狐疑问道。

齐崇道:“一点皮肉伤,不劳越皇陛下亲问!”紧跟着,话锋一转,又问:“听闻陛下召见小王?不知所为何事?”

皇帝没说话,却是奉旨前去“请”他二人的那个校尉随后进殿,跪下来道:“回禀陛下,奴才奉旨前去请昭王妃入宫,不想在街上的一处巷子里撞见有人斗殴行凶,不仅昭王妃和齐太子都恰好人在当场,并且——宁王的废妃卫氏居然也出现在事发当场,情形十分可疑,奴才不敢怠慢疏忽,就把她一并收押带回来了!”

卫涪陵没死的事,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知情人,这些人偏偏又都在此事里面各有牵扯,所以全都缄默不语,没人主动接茬的。

唯一一个勉强算是局外人的西陵丰,却又不想把自己变成挑拨是非的小人,自然也没有主动开口攻击谁。

皇帝的目光沉了沉,抿唇略一沉思,抬了抬手道:“既然齐太子有伤在身——搬一把椅子过来,让他坐着说话吧!”

“是!”两个宫女立刻应诺去旁边抬了一把椅子过来。

齐崇才要道谢,外面就又有一个侍卫迈小碎步快走进来禀报道:“皇上,宁王奉旨前来请见,已在殿外候着了!”

一直低头跪在那里的沈青音闻言,肩膀不由的略一震颤,似是想要回头看,最后却是强行忍住了。

“宣他进来吧!”皇帝道。

“是!”那内侍应诺,匆忙退出去传话的时候,西陵钰正在外面和卫涪陵大眼瞪小眼呢。

他们两人如今是仇人见面。

西陵钰黑着脸,先是表情见了鬼一样,但等反应过来这光天化日之下他见到的不可能是鬼,眼神就变得森冷起来:“你?”

卫涪陵被囚多时,早就不复当初的光鲜。

此时和西陵钰站在一起,她便免不了自惭形秽。

于是她定了定神,勉强摆出一个冷然的神情道:“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她对西陵钰,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和期待的,说起来也有点好笑,卫涪陵之所以异想天开的野心泛滥,其中有很大程度上是受了南齐朝中太后掌权一事的启发,于是她就大胆的选定了好高骛远却心机手段一般的二皇子肃王齐岳做她问鼎皇权之巅的垫脚石,一边和齐岳密谋,一边利用和齐崇之间青梅竹马的交情齐崇虚以委蛇,想要趁机给齐崇拖后腿,使绊子,更是因为她这样的牺牲,使得齐岳对她的信任和感激之情都与日俱增,然而她与齐岳两人的手段在历经两朝的南齐太后眼皮子底下就显得很小儿科了,两人经常私会的秘密很快被太后发现,诚然,那位太后虽然素来知道齐岳母子有意染指皇权,但在她的眼里,卫涪陵这样一个娇滴滴的闺阁女子是和这些大事扯不上关系的,她只认为是齐岳和卫涪陵暗中勾结,想出幺蛾子,于是老太太隐忍不发,直到后来有一次宫中设宴的机会,趁着两人再度私会的机会把两人堵了个正着。

那时候齐崇还没正经和卫涪陵定亲,但京城权贵里头有很多人都知道已经卫涪陵很可能就是将来的太子妃了,事关皇家颜面,再加上南齐太后不仅对齐崇期望很高,并且又十分的偏疼宠爱,所以这件事她也没大了折腾,只是带着齐崇去亲眼见证了卫涪陵的背叛。

那时候她也只当卫涪陵和齐岳之间就只是普通的一桩私情,却没有想到齐崇对卫涪陵居然是真的情根深种,后面卫涪陵一直倔着不开口解释,太后再一再的逼着齐崇表态,齐崇就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祖母为了让自己放弃卫涪陵而给卫涪陵和齐岳设的局,毕竟她有那样的能力。

当时就因为这件事,卫涪陵甚至一度引以为豪,因为齐崇和南齐太后之间的祖孙关系甚至一度紧张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哪怕是后来她被迫和亲嫁到了大越来,她也从齐岳那里知道,太后和齐崇之间的关系一直没有破冰。

本来那件事上,阴错阳差,让她的谋权之路往前进了很大一步,齐崇也从来没表示过会放弃她,一开始太后就只是从中作梗,拒不肯下达赐婚的懿旨,后来看齐崇一直执迷不悟,没想到那老太婆却又发了狠,把她弄进宫,给她灌了药,让她从此以后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这样一来,即使齐崇还肯娶她,她这一辈子没有儿子傍身,最后也注定了只能落得个孤零零老死宫中的下场。

不仅如此,她不能生儿育女了,日后就算她真能辅齐岳上位,齐岳也不可能册封她为皇后。

老太婆的这一招,算是釜底抽薪,断了她所有的指望了。

做完了这件事后,她就对齐崇说,可以给他们指婚,但最多只能许以侧妃之位。齐崇当时对她深感愧疚,迟迟不肯答应,拖着时间和太后抗争,以至于祖孙之间的关系又更恶化,再到后来,太后忍无可忍,借和亲之机,将卫涪陵远嫁了。

当收到那一纸婚书的时候,卫涪陵就知道,中间夹了这么一出,她在南齐朝中所有的前程谋算已经全部化为乌有了,就算齐崇对她是再怎么样的一往情深,朝臣们也绝对不会答应他娶一个嫁过人的女人,并且还是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

所以当初卫涪陵来大越的时候,一则满心愤懑,一则又颇多心灰意冷。

本来嫁给大越的太子,只要她处理得当,将来一样可以母仪天下,权倾朝野,甚至于大越这泱泱大国,较之于南齐,那真是天上地下,可偏偏她曾经被南齐太后灌了药……

她在大越无根无基,又不能生养自己的孩子,所以从她嫁给西陵钰的那天起她就没有过长远的打算,反正就算西陵钰最终能上位,她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要么无所作为,要么拖他后腿……总而言之,卫涪陵在西陵钰身边的那几年,真的是从头到尾的没安好心。

如今两人重逢,和仇人见面也差不多——

卫涪陵恨她嫁给了西陵钰也无缘谋一方大好的天地,西陵钰恨的则是这个女人在背后给他捅的刀子,甚至于他的太子之位被废,都和卫涪陵有直接的关系。

两个人正在眼神交锋,愈演愈烈的时候,进殿去传旨的小太监已经快步走了出来:“宁王殿下,皇上请您进去!”

西陵钰又盯着卫涪陵狠狠的瞪了一眼,方才冷哼一声甩袖进了御书房。

一进门看到那么多人都在,他也很是意外,愣了一下才赶紧收摄心神拱手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嗯!你来啦!”皇帝略一颔首:“起身回话吧!”

“是!”西陵钰谨小慎微的稍稍站直了身子:“不知父皇急召儿臣过来……”

皇帝侧目看过去一眼道:“今天一早天还没亮京兆府尹就进宫请见,说是有人去他的府衙门前敲了鸣冤鼓,告的是沈氏和你之前的那个媳妇卫氏……她说是沈氏勾结‘外人’以阴谋设了一个假死局救走了卫氏,这件事兹事体大,朕不能随便轻信一个刁民的证词,这个原告自称原是府上的侍妾,所以朕叫你来先认认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