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令人发指的蠢货!/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钰一开始还没注意到沈青音,听了皇帝的话方才扭头看过去。

当时沈青音失踪,正赶上他生逢大劫,府里乱糟糟的一片,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个女人,而等后来陈婉菱反应过来要找她的时候,又已经完全的无迹可寻了。

西陵钰皱眉:“怎么是你!”

沈青音小声的叫了一句:“殿下!”

沈青桐就冷嗤一声道:“陛下如果是要确认此人的身份,又何必特意请来宁王殿下这么麻烦,直接问我不就好了?此女子的确曾是宁王殿下的侍妾,并且和臣媳同出一门,是我三叔家的堂妹,闺名唤做沈青音的!”

皇帝看她一眼,就被她那副妆容堵得心里一闷,脸色登时就显得难看起来。

他却是没有理会沈青桐,而是直接对下面站着的京兆府尹道:“既然案子一开始是报到京兆府的,那么现在你就当面说明吧!”

“是!”京兆府尹上前一步,拱手道:“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一早天还没亮,府衙门前突然有人敲击鸣冤鼓,微臣命衙役前去查看,当时敲鼓的正是此女子,微臣原以为就只是普通的案子,故而就照常开堂审理,结果这名女子开口就大逆不道,状告昭王妃,她说年初宁舒郡主周岁生日那天自己亲眼目睹昭王妃暗中和宁王废妃卫氏密谋,并且透露卫氏当初并非葬身火海,而是在昭王妃的协助下暗藏起来,金蝉脱壳了。不管此事是真是假,毕竟昭王妃身份贵重,微臣并无审讯之责,但是这名女子所告之事又实在重大,微臣更不敢大而化之,故而只能前来面圣,请陛下圣裁!”

西陵钰的眉头皱得又紧了紧,不由的扭头去看了沈青桐一眼。

沈青桐面无波澜,盈盈而立。

跪在后面的那名进军校尉就开口说道:“陛下,宁王废妃卫氏的确尚在人间!”

他没再当面指证沈青桐什么,但有这句话已经足够了。

皇帝抿唇想了想,道:“把她也带进来!”

“是!”有内侍应声出去,不多时就也把卫涪陵给带了进来。

卫涪陵跪倒在地,没有做声。

皇帝对她的印象可不能叫好——

当初这个女人当众挟持他,可是叫他颜面尽失的。

皇帝盯着她看了两眼,目光冰冷,随后他又把目光移到了沈青桐面上道:“沈氏,你有何话要说?”

“臣媳当然有话要说的!”沈青桐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随后却是紧跟着话锋一转,望定了沈青音的背影道:“不过在这之前,是不是应该让大家都先听一听这个所谓的原告怎么说?”

沈青音一直未曾回头看她,但听她的声音,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大家同出一门,并且沈青桐还是个孤女,从小大大那一点儿比得上她?怎么偏偏她就那么好命,牢牢地占据了昭王妃的桂冠了?

皇帝心中颇为不快。

其实他并不在乎沈青桐的心里怎么看他,但这件事面上的工夫却是要做给西陵越乃至于所有的外人看的。

他忍了忍,把所有的脾气都勉强压下了,对沈青音道:“既然昭王妃要听,那你就当面把事情再说一遍吧!”

“是!”沈青音答应了一声,但是在皇帝面前,她心里有着本能的畏惧,心里微微有些忐忑发抖:“那天宁舒郡主周岁生日上出了事,太子妃挟持了昭王妃从东宫里出来,婢妾当时凑巧在门口那边遇见她们了,当时他们在等马车,并没有马上离去,婢妾就躲在了暗处,后来就无意中听到了她们之间的对话,昭王妃和太子妃之间居然是甚为熟悉的样子,太子妃说要谢谢昭王妃的配合什么的,还有——她们居然联手欺瞒,隐藏了宁舒郡主的真实身世。”

话到这里,沈青桐和卫涪陵几乎就全都了然了——

沈青音这个蠢货原来是被人画饼教唆了,她大概以为抖出了宁舒郡主的真实出身,她就能凭着郡主生母的身份平步青云,回到西陵钰身边,并且得到一个正式的身份和名分。

此言一出,先是西陵钰被踩了尾巴,霍的扭头追问道:“你说什么?什么宁舒的真实身世?”

沈青音抬起眼睛看他,眼泪汪汪的道:“殿下,郡主的确是你的亲骨肉,她是我们的孩子啊!”

接着就声泪俱下的把沈老夫人如何瞒天过海,换婴设计,卫涪陵又是如何的机关算尽,抢夺孩子,设置陷阱都说了。

当然——

这其中,陈皇后意图李代桃僵抱了孩子回去的事她给刻意的省略掉了,只说是老夫人谎报,并且藏匿了男婴留待日后图谋大事。

西陵钰其实对宁舒郡主的存在并不怎么在意的,可是得知有人在他身边暗中做了这么多的手脚,也还是有一种被人耍了的屈辱感,脸色由白到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变。

“你说的……都是真的?”最后,他震惊的后退两步,如梦呓般问道。

“殿下,婢妾所言句句属实,这些也都是卫涪陵这个毒妇亲口承认的,后来我偷偷回将军府问过我母亲,我一提我母亲就也发现了一些以前不曾在意的疑点,只可惜随后我母亲就死于非命……殿下,如此一看,就连我母亲当初的死因也都大有可查的!我祖母,哦不,周氏那个老毒妇,她连偷龙转凤,虐杀皇家骨血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如果说她是又故意杀我母亲灭口的,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而昭王妃——”

她说的,这才霍的转头,恶狠狠的瞪向了沈青桐。

一回头,就觉得是被身后盛装打扮的女人晃花了眼。

不过沈青音却是不认得常贵妃的,只是看到这样珠光宝气的沈青桐,心里就更是妒火中烧。

她咬咬牙,更加大声的控诉:“昭王妃明知道周氏和卫涪陵做了大逆不道的事,非但不举发,反而私底下替他们隐瞒,欺骗殿下,欺骗皇上,她的居心也同样恶毒,大逆不道。都是因为她们,小郡主才吃了那么多的苦,殿下,殿下您要替小郡主做主啊!”

卫涪陵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本来还饶有兴致的在旁边看沈青桐的笑话,可一直看着沈青音表演到了这一步,就连欣赏的心思都没有了——

同样都是沈家的女人,沈青桐是要计谋又计谋,要手段有手段,怎么到了沈青音这里就会蠢到令人发指了呢?

她这一番话说完,已然是痛哭流涕,无比的伤心了。

皇帝是真不知道她和西陵钰之间还暗度陈仓,早就生了一个孩子,但且不说那只是个女孩儿,就算是个男孩儿又怎么样?

西陵卫姑且都还是他的亲儿子呢,该舍弃的时候他也一样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又何况只是个见都没见过几次的孙女儿了。

事关皇家颜面,皇帝的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他冷着脸,先是看向了卫涪陵。

卫涪陵当即一更脖子道:“成王败寇,既然我已经落得今日这般田地,也没有什么好狡辩隐瞒的了,她指证我的话,我都认,皇上您尽管处置就是!”

说完,就冷冷的别开了视线,完全的不在意。

皇帝对卫涪陵痛恨归痛恨,但这个女人已经不足为惧,随后,他的目光又挪到沈青桐脸上。

沈青桐却是比卫涪陵更加的事不关己,众目睽睽之下犹且盈盈一笑道:“卫涪陵认了什么都是她自己的事,我与她八竿子打不着,她说的话可不等于是我说的。不过么……混淆皇室血统,的确罪无可恕,臣媳虽然出身镇北将军府,但若我祖母真的有做下这样欺君罔上的错事来,我自然也不会违心替她申辩。宁舒郡主是皇室血脉,的确不该受到任何的委屈和不公的待遇,陛下尽管传我祖母前来和五妹妹对质,臣媳既然已经嫁入西陵家,就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会恪守本分,断然不会胳膊肘向外拐的!”

沈青音想报复沈家,她乐意顺水推舟,甚至不介意多踩几脚,但是想要拖她下水——

那就太过异想天开了!

沈青音一听这个论调,立刻就急了:“你还想否认?卫涪陵都认了!”

“她和我是什么关系?以前宁王和我家王爷就是政敌,我们两家水火不容,我和卫涪陵更是颇多过节,现在就算她指证我什么……陛下难道还会信了她不成?”沈青桐四两拨千斤的给顶了回去。

“你——”沈青音还要再辩。

一直没开口的西陵越这才淡淡的开口道:“父皇,还是传沈老夫人进宫吧!”

沈青桐和沈家的旧事,是时候彻底解决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