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老糊涂/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丰和陆嘉儿的这桩婚事,虽是经皇帝亲自下旨赐婚,却处理的很低调,不仅贤妃和安王方面没有大张旗鼓,就是陆家接了圣旨之后也是关紧了门户,没有大肆的对外显摆宣扬。

等到送走了梅正奇,陆元山立刻就命人去找陆夫人回府,然后又让管家过去把陆嘉儿带到了自己的书房。

陆嘉儿推门进去,彼时他已经遣散了所有的下人。

“祖父找我?”陆嘉儿屈膝行礼。

陆元山本来正神色凝重的在对着书架发呆,闻言,方才不怎么利索的慢慢转身。

他盯着孙女儿的脸,眼中神色有怀疑也有凝重。

陆嘉儿微微垂眸,躲开他的注视。

最近这段时间陆元山心灰意冷,不管是对府里的事物还是陆嘉儿母子的动向都没有在意,以至于今天这赐婚一事对他而言的确是太过突然和意外了。

“我听说前些日子在行宫那边小住的时候,你和宸妃之间就有过数次来往?”陆元山开口问道,施压的意味很浓。

陆嘉儿立刻就屈膝跪了下去,道:“祖父,你千万不要误会嘉儿,那时候是因为北魏怀王选妃的事,娘娘传召过我,可她传召的也不只有我一个,另外还有几家的姑娘们也接到了帖子的,至于今天圣旨上的事,她从不曾与我提过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

她的话说到这里,就打住了。

她也不怕陆元山再叫人去细查她当时的行踪,因为是伴驾前去的,为免拖沓,当初她们母女带去行宫的婆子丫头一共就四个,她自己的贴身丫头,她信得过,陆元山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撬开对方的嘴巴,至于陆夫人那边的三个人——

她私底下去找陆贤妃,可是连陆夫人都瞒着的,那些奴仆更不可能知道确切的此处和时间。

陆元山不过就是在炸她而已。

陆嘉儿面上神色虽有惊慌愤怒,但更多的是信誓旦旦。

陆元山盯了半天,没瞧出个什么来,就满满的走到旁边的椅子前面弯身坐下,眉头深锁的揣摩:“这就奇怪了,按理说不应该啊……”

他也没叫陆嘉儿起来,再加上最近心力交瘁,精神短,就这么一点事情思索起来已经耗神太多,慢慢的就入定了一般,彻底忽视了陆嘉儿的存在。

陆嘉儿跪在屋子当中,咬牙撑着,也不主动开口。

一直又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外面陆夫人匆匆赶到,前脚刚一跨进院子里,就先看见女儿跪在前面的背影。

她于是加快脚步进了屋子,先看了陆嘉儿一眼,匆匆的道:“嘉儿怎么跪着呢?”却不敢私自叫女儿起身,又景致走到陆元山跟前行礼道:“公公!”

陆元山抬头看她。

陆夫人面上也有难掩的焦灼之色,她回头又看了眼陆嘉儿,然后不等陆元山开口就主动的说道:“这几天纪王妃有请了法师在纪王府作法事,替郡主超度,儿媳刚从她那边回来,嘉儿的事我已经听到消息了,据说是和最近宸妃娘娘生的那场病有关!”

“什么意思?”陆元山当即有了些精神。

陆夫人对这门婚事并不是很看好,面有忧色的道:“宸妃娘娘病了有些日子了,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束手无策,好像说是让钦天监给看了天相,皇上指了嘉儿过去,实则是为冲喜,替宸妃添寿的!”

陆元山还是担心这别是皇帝拐弯莫就熬要对他们陆家下手的信号,不很确定的道:“你是哪里得到的消息?”

“今天在纪王府刚好遇到澄阳郡府的少夫人,是她告诉我的,据说宸妃娘娘原来是看上了她的嫡女的,可是她那位小姐已经许了人家,所以就……”陆夫人道。

“这消息可靠吗?”陆元山还是不很放心。

陆夫人道:“郡王府的那位少夫人合我的脾气,我与她也是多年的交情了,到底也是事关她家女儿的名声,要不是有些交情在,这样的事她也不会透露给我知道的。”

陆元山揣摩着,一直悬着不上不下的那颗心才算的落了下来。

“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放心了!”他喃喃的道:“咱们陆家不比当年了,本来就不可能被指婚给皇子,却没有想到阴错阳差……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吗?”

陆夫人听出了弦外音,一颗心瞬间直往嗓子眼吊——

可陆元山才是永安侯,这侯府里从来都只有他做主,陆夫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话都咽了下去。

陆元山看向陆嘉儿:“行了,起来吧!赶紧回去准备着,这婚期定得仓促,也不能失了咱们侯府的体面!”

“是!”陆陆嘉儿应了,扶着已经麻木的膝盖费力的站起来。

陆夫人招招手,等在院子外面的丫头连忙跑进来搀扶。

“孙女告退!”

“儿媳告退!”

母女两个从书房出来,一起回了陆夫人住的院子。

关起门来,陆夫人就迫不及待的一把抓住陆嘉儿的手,焦急道:“嘉儿你跟娘说实话,这件事到底是天意还是人为?”

女儿从来就比她有主意,并且上回去行宫的实话陆嘉儿就有很强的目的性。

虽然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看似转折突然,她却再也不敢小瞧了女儿了。

陆嘉儿一笑,反握住她的手敷衍了一下:“母亲你多想了,钦天监的人给出的主意,这岂是旁人能够操纵影响的,方才我跟祖父没有全说实话倒是真的,我不瞒母亲说,其实那次在行宫,宸妃娘娘设宴之后单独留我说话的那次我就觉得有点反常的,却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也许——这就是命吧!”

陆夫人听她这样说,才肯放下防备,思忖道:“钦天监推演命理,想来还真不是无中生有,她应该是提前听了那边什么话,才留了你在那里想先探探你的底细的,毕竟你姑母倒了之后,咱们陆家的处境已经变得微妙起来,宸妃娘娘也不敢随便沾染的!”

陆嘉儿却是面容一肃,冷冷的道:“母亲说的是,咱们陆家如今的处境已经远不是当初那般了,再也担不起祖父的算计和折腾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必须看紧了他,再也不能让他不知天高地厚的瞎蹦跶了!”

陆夫人愣住:“他毕竟是你祖父,是圣旨亲封的永安侯,你怎么这样说他?而且你要嫁了安王殿下,咱们陆家也必然会跟着卷入漩涡的,这都是避不开的事……”

陆家人露出鄙夷的神色,冷笑:“那个老糊涂,就只会自作聪明,当初如果不是他押错了宝,自以为是的和那个贤妃一明一暗的瞎搅和,咱们又何至于和表哥生分,闹到今天整儿朝不保夕的境地?就让他老实呆着吧,以后咱们陆家上下的事,都不准他出手掺合了。”

陆夫人被惊的不轻:“这话说起来容易——”

“做起来也同样不难!”陆嘉儿道:“他都病了这么久了,本来就是强弩之末,我大婚的时候他不出面难免惹人猜忌,那最近他说什么母亲就明面上应付他一声,糊弄他一下,回头等我出阁之后,您寻些能让人混混沉睡的药粉每天混进他喝的药里一点,他是我祖父,我自然不能害他,至少也让他老实呆着吧!”

陆夫人还有些犹豫。

陆嘉儿也知道这件事还得以后再劝她两次,就也没多说。

次日一早,她天没亮就进了宫,去到嘉和宫,宸妃高居住位之上,陆嘉儿款步进去,却是二话不说,端端正正的走到她面前去,跪地磕了个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