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宸妃对她极不待见,居高临下的投来一个蔑视的眼神。

陆嘉儿有所察觉,却视而不见,重重的磕了个头之后,便就循规蹈矩道:“多谢娘娘成全,臣女特来谢恩!”

宸妃冷嗤一声,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陆嘉儿面上表情仍旧恭谨,端端正正的跪在那里道:“臣女知道自己之前多有逾矩冲撞娘娘的地方,承蒙娘娘不怪,臣女定然永远不会忘了娘娘的恩典,永远感念于心。还请娘娘你念在我年纪轻,处事又不够周全的份上,大人不记小人过,莫要再将那些过往放在心上了,臣女日后丁当尽心竭力的服侍殿下和孝顺娘娘!”

说完,她又是无比恭敬郑重的再连着磕了三个头。

没有做表面工夫,等她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已经隐隐可见一小块淤痕。

宸妃微微诧异——

她是有考虑到以陆嘉儿的心机,当是不会为了这个“侧妃”的位份来找自己闹,但心里却有准备,她心里会因此不满而对自己生出心结来,倒是真的没有料到她今天进宫来竟然会把姿态摆放的如此之低的来当面示好求和。

陆嘉儿此前威胁她的那个态度,一直让她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每每想来都觉得心里憋闷,但此时经她当面提起,又恳切的为此告了罪,宸妃反而觉得是将那心结慢慢地解开了。

感觉心里的那口气终于喘得顺畅了些,宸妃面上仍是不屑的冷笑:“谁知道你这又是在阳奉阴违的打什么鬼主意,你的厉害,本宫已经领教过了!”顿了一顿,她又道:“不过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如今你所求之事,本宫已经叫你如愿,你以后也该安分下来了!”

言辞之间,警告的意味仍是相当明显的。

陆嘉儿也不管她怎样的刻薄挖苦,只仍是毕恭毕敬的磕头:“是!臣女定会谨记娘娘教诲!”

宸妃一直没叫她起,她就规规矩矩的跪着不动。

宸妃又训了她一番话,见她始终这般谦卑的一副姿态,心里积压多日的晦气总算是散了不少,这才不冷不热的道:“起来吧!”

“谢娘娘!”陆嘉儿这才爬起来,还是谨小慎微的垂眸而立。

宸妃于是挥挥手:“你回去吧,婚期定得仓促,最近这段日子也不必再进宫来请安了,跟永安侯说一声,大婚的事情上断不可有半分的马虎,总归咱们彼此双方的脸面都还是要的!”

“是!臣女明白!”陆嘉儿领命,又行了礼,这才又丫头扶着出了嘉和宫。

因为皇帝赐婚的圣旨传出去的时候是在傍晚,并且又没有大张旗鼓,所以是一直到了这天的早上消息才大规模的传开的。

沈青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不意外。

“王妃,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永安侯府原是咱们王爷的外祖家,现在皇上却突然把他家的嫡女指给了安王殿下……那些见风使舵的朝臣们已经在暗自揣摩皇上的用意了!”木槿见她还有心情给红眉剥瓜子,忍不住的就有些焦躁。

墨玉歪着脖子,眼神略懵懂:“你刚不是说是因为钦天监测算八字的结果吗?至于其他人愿意怎么想有什么关系?只要咱们自己知道就行了。”

“可是……”木槿急得跺脚。

沈青桐又喂了红眉一颗瓜子仁,这才用帕子擦了擦指尖,回头看她道:“是周管家又跟你说过什么话了吧?”

木槿咬咬唇,似是迟疑了一下,可是对她到底还是坦诚的,便就深吸一口气,正色道:“现在外面各种消息满天飞,传得沸沸扬扬的,周管家说就算皇上下旨赐婚是有钦天监的原因,可这同时也已经是个非常不妙的信号了。现在的永安侯府虽然只剩下一座空架子,但是他们和咱们王爷的关系众所周知,皇上在下旨的时候就该考虑到现在的这个局面。王妃,周管家说这是个对咱们王爷不利的信号了,很有可能真的就是皇上要舍弃咱们王爷而扶持安王上位的暗示了!”

沈青桐弯了弯唇,不置可否。

“王妃?”木槿等了半天没等到她开口,心里就越发的着急了。

沈青桐却是打断她的话,转而问道:“各城门外面的布置都还在吗?”

木槿一时没跟上她的思路,愣了一下,然后才道:“按照王妃的吩咐,每个城门外面都安排了人手监视,只许那位肃王殿下一直藏在城中不出,否则一旦他露面,我们的人必定有把握将他拦下!”

“嗯!”沈青桐点头,“跟周管家说,辛苦他那边,多盯两天!”

这件事上,墨玉还是知道她的打算的:“等到南齐太子顺利回朝吗?”

沈青桐的唇角勾起一个微冷的弧度,又端过瓜子剥壳,一边道:“对方既然选择了齐岳,那就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想办法对齐崇下手的,暂时把齐岳的生路都卡住了,我就是要他心里有数——如若他有本事让齐崇死在半路,那我就来一出瓮中捉鳖,把齐岳按死在城里,大家一起鸡飞蛋打!”

墨玉听着她这番话,心里却觉得怪怪的,左右想了想,不禁纳闷:“这么说王妃是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吗?”

沈青桐垂眸一笑,似是默认。

墨玉和木槿对望一眼,不由的兴奋起来:“既然这样,那不是更好办了吗?咱们直接带人去搜,人赃并获!”

木槿大致也是这个意思。

沈青桐却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道:“南齐朝中的两个皇子在夺嫡,此事甚为敏感,可不是能随便沾染的,而且皇帝下了圣旨在追杀齐崇,如果让他抓到把柄发现我是齐崇的同党——”

她说着,就又是不甚在意的微微一笑:“顺手帮他一把,记一份人情固然是好,要是为了帮他扫除后患去把自己搭进去那就太不值得了,所以现在只要能暂时牵制住齐岳就好,这件事上能不动武就尽量不要动武,等南齐那边有了消息就直接把人手都撤回来就好!”

别的都不说,只皇帝那就在眼睁睁的等着揪沈青桐的小辫子的。

这么一想,木槿几个就都后怕的把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那您还要帮齐太子?”木槿小声的嘀咕。

沈青桐苦笑:“不是帮他,是必须从他这里攒下一份人情来,而且——在齐岳和他之间,我只能盼着他上位,否则的话,可能麻烦就大了。”

不管救走齐岳的什么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人十有八九是会把齐岳培养成手中操纵的傀儡了,不管他是谁的人,只要不是他们昭王府的人,那么以后都会成为朝着他们捅刀子的人,所以为今之计最立竿见影的办法就是推齐崇一把,帮他断了齐岳的至尊之路。

“行了,都不用瞎操心了!”心里又再斟酌了一阵,沈青桐就收摄心神,摆摆手道:“都别瞎操心了,只要朝廷这边的人没发现齐崇,用不了几天咱们的人就可以撤了!”

被这个话题一打岔,木槿就也忘了再追问西陵丰和陆家联姻的那回事了。

不过皇帝的赐婚圣旨一出来,京城里着实又好生热闹沸腾了起来。

本来因为陆贤妃牵连而将陆家列为拒绝往来户的贵胄之家们又开始重新观察风向,陆嘉儿一边备嫁,一边已经开始隔三差五的进宫去她未来的婆婆面前“立规矩”,并无避讳,走得十分殷勤。

朝臣们察言观色——

永安侯府这是要彻底舍弃昭王而投奔到安王的阵营里去了吧?只是这件事究竟只是陆家的一厢情愿,还是根本就是皇帝在对他们暗示什么呢?

本来十月初八才是最大的吉日,但皇帝似乎很着急让他们完婚,另外又让钦天监拿西陵丰和陆嘉儿的八字去合,选了九月十六这天行大礼。

中间只有大半个的准备时间,可谓十分的仓促了,宫里宸妃借用了内务府的一些人手去帮忙布置安王府,可谓是人仰马翻,忙得不可开交。

而这段时间里,和昭王府一样事不关己的大门紧闭的还有常贵妃的昭阳宫。

西陵卫的伤养了二十多天,还在卧床,眼见着精神一天比一天不好,脾气一天比一天差,形销骨立,渐渐地失了人形,这等情行和嘉和宫的热闹一比,就格外的叫人揪心。

这天入夜,西陵卫又打翻了药碗,将服侍他的琳玉烫伤了,宫人们都那他没办法,常贵妃亲自过去,一脚跨进门去,就见他把被子甩下来,驱赶屋子里的奴仆,养了快二十天的伤口,非但没有愈合好转,此时他剧烈一动,衣物下面就渗出浑浊的血水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