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本宫来跟他玩把大的!/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去!全都出去!”西陵卫趴在床上,面目狰狞的大声嘶吼。

这段时间一直闷在屋子里的养伤,他的气色却是越养越差,整个人瘦到皮包骨不说,而且看上去脸色蜡黄,眼窝深陷,跟过去的样子完全的判若两人。

屋子里的几个宫人吓得都不敢上前去,却更不敢直接不管他,见到常贵妃过来,就如同是见到了救星,连忙退开行礼:“见过娘娘!”

西陵卫如今却是谁也不怕了,闻言,就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可是随后却非但不见收敛,反而眼中突现一股戾气。

他左右看了眼,就一把抓起脑袋下面的枕头朝着常贵妃甩了出去,同时大声的叫嚣:“出去!”

常贵妃没躲,好在最近为了舒适,西陵卫用的枕头被换成了荞麦芯的,一枕头砸在常贵妃腿上,曲嬷嬷低呼了一声:“娘娘!”

常贵妃面上不见愠色,亲自弯身去把那枕头捡起来。

“娘娘!”琳玉捂着手,很有些恐慌和无措。

常贵妃看了眼她烫红的手背,道:“带着丫头们先下去吧!”

“是!”琳玉如蒙大赦,毕恭毕敬的行了礼就带着丫头们退下了。

常贵妃拎着枕头走到床榻前,叹了口气道:“好受些了吗?”

西陵卫本来是对她怒目而视的,可是事到临头,将要发作的心情却一瞬间被勿近的委屈和恐慌湮没,眼泪决堤而出。

“你不是说我会好吗?”西陵卫哽咽起来,开始控诉。

常贵妃眼底的神色很黯,弯身坐在了床头。

西陵卫满脸提泪横流的握着她的袖子,泪眼模糊的仰头看着她的脸:“母妃,我害怕!你不是说太医用了最好的药吗?你不是说我没事吗?你不是说我很快就能好吗?母妃!”

这伤养了二十来天了,伤口不仅没有慢慢地愈合康复,反而逐渐的化脓恶化。

表皮的伤不好,里面接上的断骨就也跟着受影响,最初的几天疼痛难忍,他咬着牙等,可是最近的几天他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对疼痛的感知居然越来越微弱。

当然,不是因为伤要好了,而是在那些腐肉的下面,他的下半身似乎在逐渐的坏掉,脱离他的身体了。

太医每天还是殷勤的来给他清洗伤口和换药,他问起,对方也是一脸的愁容,说是体质原因,他这伤口恢复的过程中出了意外,然后就仍是安慰他,让他再忍忍,说一定会好的。

一开始他还满怀着希望也跟着安慰自己,可是这一天一天的熬下来,到了今天,就连自欺欺人也不能了。

他趴在那里,动不得,越说越恐慌,越说越绝望,最后就把脸埋在常贵妃的膝头嚎啕大哭。

常贵妃面无表情的坐在床沿上,眼底的神色却晦暗不明,手掌轻轻的抚摸他的后脑。

曲嬷嬷守在门口的地方,听西陵卫实在哭得凄惨,也忍不住动容,唉声叹气的低头拿袖子压了压眼角。

“母妃……我害怕!我好害怕!”西陵卫一直断断续续的哭嚎了许久,到最后,嗓子都哑了。

常贵妃始终一语不发,只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最后,西陵卫实在哭得累了,趴在她膝头,只剩下肩膀抖动的呜咽。

常贵妃方才垂眸看向了他,轻声的道:“哭出来之后,有好受了些吗?”

西陵卫闻言,吸了吸鼻子,费力的仰起头来看她。

这会儿常贵妃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慈悲和心疼,她轻轻抚摸儿子的后脑勺,表情很严肃的征询他的意见道:“你若实在挨不住,不若我去求求你父皇,求他将我们母子贬为庶民,赶出宫去,以这样的方式来恕罪吧!”

曲嬷嬷听得登时就是心口一凉,脸色惨变。

而悲痛欲绝的西陵卫却明显没有领会她的话外音。

他眼中神色先由空洞到迷茫,最后又被铺天盖地的恐惧席卷。

“什么意思?贬谪出宫是什么意思?”西陵卫喃喃自语,说着,突然就又一把拽住常贵妃的衣裳,他又回头看了眼自己身后浸出来的斑驳血迹,突然崩溃了一样的大笑:“我不会好了对不对?我再也站不起来了对不对?”

常贵妃看着他,眼神悲戚而无声。

西陵卫只觉得像是有人在他胸口狠插了一刀,随后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常贵妃。

常贵妃被推了个踉跄,起身。

西陵卫表情狰狞的盯着她,又哭又笑的吼:“我都这样子了,你还求他把我放出宫去做什么?你是觉得我这个样子还不够惨?要让我流落街头去乞讨,去等死吗?”

他吼得撕心裂肺。

常贵妃就只是很冷静的任由他发泄。

西陵卫叫骂了一阵,就又哭出了一脸的鼻涕眼泪,抓着身下的褥子继续呜咽。

常贵妃见他的情绪稍稍冷静了,这才深吸一口气,重新走过去。

这一次她弯身下去,跪在了床下,伸出手去,将儿子的脑袋揽入怀中,温柔的拥抱,一边轻声的安抚:“别怕!有母妃在!我会陪着你的!”

西陵卫伏在她怀里,哭得几乎上不来气:“可是我害怕!母妃,我不想死!”

说着,他却又挣扎着从常贵妃怀里抬起头来。

常贵妃皱眉,垂眸去看他的脸。

西陵卫的眼中却突然浮现一抹决绝的狠厉神色来,他伸手,猛然拔下常贵妃发间一根发簪,抓在手里紧紧的,眼睛猩红的颤声道:“我好不了了是不是?与其这样一天天的熬着等死……”说着,却又再度崩溃,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将那发簪强行塞到常贵妃手里:“你杀了我吧!母妃你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常贵妃被他拽的,膝盖在地砖上一滑。

她咬咬牙,重新伸出手臂去,圈住了儿子颤抖的肩膀,仿佛是没听见儿子的哀求,只是声音很轻,如梦呓般的呢喃:“再忍一忍,忍一忍……很快的……很快……”

这声音很轻,站在门口的曲嬷嬷听不见,西陵卫正哭得筋疲力竭,也压根听进去。

常贵妃一直保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直到西陵卫连哭的力气都提不起来了她方才起身,命琳玉把重新煎好的药端上来,亲手喂他喝下,又看着宫人们给西陵卫重新更换了新的被褥和衣物,他累的混混沉睡过去,这才如来时一样面无表情的转身出门。

曲嬷嬷扶着她回正殿,一路上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屡屡回望,一直到进了寝殿,殿内只剩下主仆两个,她方才有些后怕的低声询问:“娘娘,小殿下这伤一直不见好,难道是……”

话只到一半,后面就但胆战心惊的说不下去了。

方才,常贵妃暗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常贵妃抬眸看她一眼,讽刺的冷笑,没说话。

曲嬷嬷就又是心口一凉,面上表情都跟着无措的慌乱起来:“既然您早知道,那为什么不——”

是了,西陵卫这伤口恶化的本来就蹊跷,一直以来她都是一叶障目,认为常贵妃精明,既然常贵妃都没说什么,那就应该真的没什么。

可如果真是有人做手脚,太医又秘而不宣的话……

那么,这个幕后操纵下黑手的人就只能也只会是皇帝了。

曲嬷嬷说着,就有些无所适从:“这都说虎毒不食子,就算小殿下前面做错了事,可这皇上骂也骂过了,打也打过了,何必又……娘娘,这样下去可真不是个办法,要不您还是去求一求皇上吧……”

这么熬下去,西陵卫只有死路一条,在一点上曲嬷嬷是真觉得心寒,这贵妃娘娘怎么就能一直眼睁睁的看着?

常贵妃勾唇,露出一个几乎可以称之为冷酷的笑容来:“如果求情有用,事情又何至于要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曲嬷嬷拧眉不解,想了想又道:“那至少也别再让那太医去碰小殿下了!”

常贵妃道:“就算我当场杀了他,后面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被派过来,与其这么折腾……”

她说着,眼底就露出一抹近乎诡异的笑意来,红唇微启,一字一顿的道:“他要布局,那本宫就孤注一掷,跟他玩把大的!”

那一瞬间,她眸底闪烁的光芒闪亮到近乎妖冶,熊熊的,似有火焰在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