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报复/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曲太医这一天本来就心不在焉,先是被常贵妃截住了,再冷不防被扑倒在地,愣是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娘……娘娘!”等他终于回过神来,就惶恐的抬头看向常贵妃,磕磕巴巴道:“娘娘您这是做什么?”

“不做什么!”常贵妃道:“本宫就是来告诉你一声,你替某些人辛苦奔走了这么多天了,是时候该歇歇了,今天就不劳你再往我昭阳宫去折腾了!”

她故意用了“某些人”这样的字眼,曲太医自然立刻心领神会,她这是因为已经得到消息自己今天去了嘉和宫,所以就顺理成章的提醒常贵妃怀疑到宸妃身上了,殊不知,常贵妃这故意语意模糊的几个字,实则是为了混淆视听,说给两个侍卫听的。

毕竟——

他们可以对她唯命是从,听她的命令来打击报复宸妃,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和皇帝对着干的。

“娘娘!冤枉,冤枉啊!”曲太医立刻喊冤。

常贵妃根本就不听他说,直接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一挥手道:“给本宫绑了!”

两个侍卫手脚利落的把曲太医捆好,跟着常贵妃闪进一条僻静的花间小径上,没走几步就进了一座空置的宫殿。

侍卫将曲太医直接扔进了最角落里的一间屋子里,然后按住他,把他的双脚也捆严实了。

常贵妃唇角始终带一抹妖异又冰凉的弧度,从旁看着。

曲太医飞快的打量一遍这间屋子里到处飘散着灰尘气息的宫室,直觉的就发现这情况不对,一边挣扎一边道:“贵妃娘娘,微臣是陛下钦点的太医,是有官职在身的,就算微臣有什么做的不好,得罪了娘娘的地方,您也无权动用私刑,私底下这般处置我。不管有什么事,微臣都愿意到御前和娘娘当面对质,但凭皇上圣裁处置!”

就在这说话间,常贵妃已经挥挥手,打发了两个侍卫先行离开了。

那两人提前得了吩咐,出去带上门,就直接先回昭阳宫去了。

这屋子本来就不大,房门一关,光线一暗,似乎到处都冷飕飕的。

常贵妃款步过去,站在了曲太医面前。

曲太医的声音戛然而止,视线从她绣鞋的鞋尖,绣着彩凤祥云图案的贵妃朝服再一直往上,看到那种用脂粉堆砌而成的艳丽无双的脸上。

“本宫没什么兴趣带你去皇上面前对质,皇上交代过你什么,或者梅雨秋交代过你什么,本宫一个字也不想听,你们都提前演练好的戏文,最后再大家一块儿来唱给本宫听……全都是提前安排好的,那多没意思?”常贵妃道。

她的语气平稳而缓慢,甚至听不出一丝一毫愤怒的情绪,反而是那眉目间的光彩,居然会叫人觉得她对此是兴味盎然的。

曲太医开始还想狡辩,可是听着听着,就只觉得脑袋里一声又兼一声的闷雷不断的砸下来,砸到最后,他所有的神经就都木了,完全没了思考的能力,也没有了说话的誉王。

这时候,常贵妃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支看着不怎么起眼的银簪。

她弯身下来,蹲在了曲太医的面前。

曲太医看见那银簪尾端闪烁的寒光,忽觉得心头一紧,面如土色的一边往后缩着身子一边赶紧道:“娘娘!娘娘您有话好说!”

“在这宫里,本宫是最不好说话的,这个你不知道?”常贵妃冷然勾唇,眼神留恋的盯着那簪子打量。

曲太医满头满脸的冷汗。

这个鬼地方,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常贵妃在这里杀了他他都是白死的。

虽然一开始替皇帝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就知道,事发之后他只有死路一条,可那时候他一则没的选,二来又是想着拿自己的一条命去换全家的前程和几辈子的富贵,倒也不算吃亏,可是现在——

如果出师未捷就被常贵妃弄死在这里,那才是死了也白死!

何况——

和这个女人共处一室的这个气氛实在是太恐怖,太折磨人了。

“娘娘!”曲太医根本就无从多想,只是竭尽全力的想在常贵妃这里求一条生路:“娘娘您饶我一命,微臣只是奉命行事罢了,您饶了我,我什么都告诉您!是,微臣是受了皇上指派的,可是还有一件事您一定不知道,方才宸妃娘娘传唤微臣去嘉和宫,她不仅是要……”

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下,常贵妃应该是对宸妃谋划事情很感兴趣的。

其实曲太医心里很清楚,背叛皇帝,他也必须死,所以此时不过就是一招以退为进罢了,先假装投诚,骗常贵妃放了她,回头还是要按照皇帝的吩咐去反口咬常贵妃的。他既然必须得死,那自然就得为了皇帝而死,这才能实现死的价值的,反正这里就他和常贵妃俩人,回头他不管说了什么都能反口不认。

所以,此时他就当真是倒豆子一样的毫无保留。

可是出乎意料,常贵妃脸上只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来。

她手中发簪直指他胸口,扬眉道:“什么不用说,说得再多,那也都不过是他们的计划,在本宫安排的戏本子里,你一个字也不用说!”

这个女人——

这,不符合逻辑啊!

曲太医的冷汗已经把里衣全部濡湿了,在这样的天气里,浑身冰凉。

然后,他的瞳孔突然收缩,咬着腮帮子,脸上表情开始扭曲抽搐。

常贵妃手里的发簪插入他的胸膛。

曲太医是一时始料未及,后面反应过来了,才要惊呼救命,常贵妃已经顺手从他袍子上扯下一块布料,堵住了他的嘴巴。

曲太医勉强只能发出一旦呜呜的哀求声,眼睛圆瞪,那眼神里,一则惊恐,一则哀求。

常贵妃蹲在他面前,此时脸上就连那点装饰性的冷笑都褪得干干净净,浓妆之下的那张脸,不笑的时候,就像是戴了一张诡异的面具,不似活人。

她将那发簪一插到,然后又顺手拔了出来。

曲太医额上青筋暴起,差点昏死过去。

常贵妃道:“没有刺中要害,但是你要在这里慢慢等死,本宫知道你身不由己,可你下手的对象是本宫的亲儿子,多少天了……算了,本宫现在也没这个时间和你计较得这么仔细,你便在这里呆着吧!”

她起身,将那发簪又收回袖子里,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临出门前又回头看了眼,补充道:“你的血看样子也不会流得太久的!”

虽然扎的是心脏附近的大动脉,可是那簪子太细,那样的伤口,要一点点把血流尽了把人熬死,起码也得一两个时辰。

“呜呜……”曲太医死命的挣扎,却惊恐的发现,他越是挣扎,那伤处的血就流得更快些。

常贵妃关门走了出去,从院子里的井边路过时,顺手把袖子里的那根簪子丢了进去。

回到昭阳宫,曲嬷嬷已经焦急的等了半天。

“娘娘!”见她回来,曲嬷嬷赶紧迎上去。

常贵妃问:“有消息了?”

“是!”曲嬷嬷道:“刚得到的消息,安王侧妃刚在宫门口下了马车,这会儿应该是乘轿子往嘉和宫的方向去呢!”

常贵妃凤目流转,冷然问道:“走得那条路?”

曲嬷嬷如实回禀。

她便转身往外走:“传辇车!”

曲嬷嬷不敢违背她的意思,赶紧叫了辇车,常贵妃自然是直接半路去截的陆嘉儿。

陆嘉儿坐的小轿正从对面过来,被她的辇车挡住了去路,也是本能的心头一紧,没了主意。

“娘娘!”抬轿子的小太监小心翼翼的行礼:“奴才该死,没注意挡了娘娘的路,这就给您让开!”

陆嘉儿遇见她,自然要下轿子请安的,可是因为和常贵妃有过节,陆嘉儿就心绪不宁,只迟疑了那么一下子,待一咬牙要准备下来的时候,就听常贵妃冷傲的声音道:“没关系!本宫之前和安王侧妃见过,既然在这里遇见了,那就顺路到本宫那里坐会儿,喝杯茶吧!”

陆嘉儿的丫头一慌,连忙跪地道:“娘娘恕罪!我家侧妃娘娘今天是依例进宫来给宸妃娘娘请安的,贵妃娘娘的身份贵重,后面侧妃娘娘自然也会前去拜见,但是这主次……”

常贵妃打断她的话:“安王这时候还没下朝呢,宸妃那里你着什么急?走吧!”

说完,眼神扫过,那四个抬轿子的小太监就不敢多言了。

宸妃他们不想得罪,可常贵妃他们更得罪不起。

陆嘉儿一直没露面,这时候自知躲不过,就强作镇定的道:“贵妃娘娘是长辈,承蒙娘娘看得起,妾身自然前去请安的,想必母妃是不会计较这些的。”

言下之意,却是提醒那丫头去嘉和宫搬救兵。

常贵妃一挥手。

步辇调转了方向,曲嬷嬷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常贵妃微不可察的略一摇头,曲嬷嬷就只当没看见那小丫头没跟。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昭阳宫的方向去,速度却很快,那小丫头落在后面,随后就提着裙子一路小跑着奔了嘉和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