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先下手为强!/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对西陵卫的处置陆嘉儿是有所耳闻的,自然就更清楚,此时的常贵妃必然对她恨之入骨。

常贵妃的步辇走在前面,她的轿子在后面跟着,虽然知道丫头会去宸妃那里求助,她却并不敢小看了常贵妃——

万一对方早有准备,在半路把她的丫头也给扣了呢?在这宫里,她一个贵妃娘娘自然会比自己更加的如鱼得水。

而陆嘉儿又素来就不是个会坐以待毙的人,她手里绞着帕子,正在飞快的四村对策,忽又觉得身下轿子一颠,骤然停了下来。

陆嘉儿一颗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

随后轿子落地,已经有人掀开了轿帘来请她:“陆侧妃,请下轿吧!”

陆嘉儿面上表情僵硬,抬头,就看到前面大门正上方的匾额上头“昭阳宫”三个鎏金大字。

彼时,常贵妃身上一身朝服华贵,已经逶迤走上台阶进了门。

曲嬷嬷满面肃然,明显一副不会通融的模样。

陆嘉儿无可奈何,只能咬牙下了轿。

她故意走得很慢,面上表情又十分的恐慌和犹豫,没走两步,就被自己的裙摆绊了一下,险些摔倒,好在是被旁边的宫女扶住了。

然后,那宫女就直接没撒手,硬是把她扶了进去。

这一幕,那个四个抬轿子的小太监看在眼里,也是忍不住的心里发慌——

是她们把安王殿下的新媳妇给抬到昭阳宫来的,这万一这位侧妃娘娘在这里头出了什么事,他们几个都难逃问究的。

曲嬷嬷见他们踟蹰不走,就趾高气昂的一抬下巴:“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稍后娘娘自会安排人送陆侧妃去嘉和宫,你们走吧!”

几个小太监互相对望一眼,恭顺的行礼:“是!”

几个人抬了小轿离开。

曲嬷嬷带着昭阳宫的人进了院子,大门重重的合上。

几个小太监互相商量了一下,就兵分两路,两个人抬着空轿子回去,两个人也连忙往嘉和宫的方向跑去报信。

且不管会不会出事,他们提前去宸妃娘娘那里说一声,好歹能证明个清白,说明他们不是贵妃娘娘的帮凶啊。

而陆嘉儿确实是小人之心了,因为常贵妃根本就没叫人去拦截她的丫头,彼时那丫头已经去嘉和宫报了信,宸妃传了步辇正匆匆的往这边来。

宸妃可谓心急如焚,不断的催促抬步辇的小太监快走。

“娘娘!”康嬷嬷小跑着一路跟:“贵妃娘娘那里是记着陆氏的旧仇呢,就算要使些什么手段……”

因为是在外面,这话便说得很含蓄。

横竖陆嘉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被常贵妃给弄死了,她们也乐得清静。

“再快一点!”宸妃却是满面的急色,一边催促,一边一筹莫展的道:“如果她把人弄了去就只是为了出气,本宫当然用不着管,那个贱人向来记仇,我就怕是被她逼出陆氏画押的口供来,那就麻烦了!”

绝对不能让皇帝知道是她指使陆嘉儿去坑西陵卫,甚至也是她才是导致沈青桐小产的直接元凶的。

要知道她手上沾了这么多的血,那么这么多年她苦心经营的一切只怕都要在皇帝面前土崩瓦解了,一旦叫皇帝知道她做了这些事,那么以后她就要和常贵妃一样,处处被忌惮掣肘了。

康嬷嬷不好再说什么,就也催着抬轿的小太监们快些再快些。

而这边的昭阳宫里,常贵妃也的确是把一份提前准备好的供词拍在了陆嘉儿面前的桌子上。

陆嘉儿彼时黔首低垂,鹌鹑一样规规矩矩的在她面前站着,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往后去瞄她身后里屋里躺在床上昏昏沉沉,浑浊的喘着粗气的西陵卫。

常贵妃是找她翻旧账的,这一点她心里有准备,却没料到对方会把她直接带到了奄奄一息的六皇子西陵卫的病床前面来。

常贵妃坐在椅子上,手上纯金打造的甲套闪烁着奢华璀璨的光芒道:“把这份口供画了押,本宫就暂且不动你!”

陆嘉儿猛地收摄心神,脸上血色全无。

“娘娘!”她大着胆子抬头去看常贵妃,刚要开口周旋,不想,常贵妃就从旁边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把沉甸甸的匕首,啪的一下拍在了那张口供上:“你在想什么,本宫都知道,无非就是想拖着时间等宸妃过来替你解围的,这种花招,你还是不要在本宫的跟前耍了。实话跟你说,瑞王命在旦夕,本宫赶时间的紧,没工夫在这里和你磨,你自己做过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这张口供上,本宫也没有夸大其词,更没有冤了你一分一毫,要么立刻在这供词上画押,要么拿你的命来偿,你选吧!”

她的语气不算重,但是却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空气中凝结,不断的往下压。

陆嘉儿匆匆扫了一眼,的确,那份供词并没有夸大其词,甚至还言明她是受了宸妃的指使才去误导西陵卫的,一则主意不是她出的,二来西陵卫会起意杀人甚至都不是她直接教唆的……

但陆嘉儿却很清楚,她才刚嫁给西陵丰,一旦她在这份口供上画押,就等于把宸妃推出去给她自己挡灾了,在宸妃母子面前,她也就彻底完了。

“娘娘——”陆嘉儿自是不肯就范的,刚要说话的时候,常贵妃已经拔出匕首,站起来,刀锋贴上了她耳后一侧的肌肤。

那种冰凉的触感一激,陆嘉儿还没来得及细品,立刻就疼得一个哆嗦,另一重的触感便是血水顺着脖子一侧留下来的那种又黏又痒的感,吓得她整个人都木了。

常贵妃的面孔近在咫尺,语气冰凉的道:“要本宫先削下你的一块皮肉给你亲眼看看吗?”

别人是威胁人,但她说话的同时,手下动作根本就没停,那刀锋入肉一分更深似一分。

陆嘉儿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而且只看这个女人的眼神她就知道对方不是在和她闹着玩的。

当一个聪明人遇到一个比她更聪明的疯子的时候——

其实她们之间还是很好沟通的。

“我认!”陆嘉儿一个激灵,随后完全是迫不及待的扑到了桌子上,抢过纸笔,行云流水一般的在那张口供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常贵妃站着没动,使了个眼色,曲嬷嬷连忙上前,又拉着她的手去沾了些印泥给按下了手印。

而等她松开陆嘉儿手腕的那一刻,陆嘉儿就恍若一滩烂泥一样的软在了地上,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处,更不知道该要如何思考。

“娘娘!”曲嬷嬷把供词捧过来。

常贵妃只看了一眼,没接,而是冲外面扬声道:“来人!”

“娘娘!”外面琳琅立刻推门进来。

常贵妃斜睨一眼瘫在地上,双目无神的陆嘉儿,命令:“放她走吧,送回嘉和宫去!”

言罢,又补充:“宸妃这会儿应该正往咱们这边来呢,注意着点儿,别碍了她的事儿,明白吗?”

琳琅一愣,随后点头:“是!奴婢明白了!”

“去吧!”常贵妃挥挥手。

琳琅又叫了个丫头进来,两人一起把陆嘉儿扶起来,半扶半拖的把人弄出去了。

曲嬷嬷手里还擎着那份供词,有些困惑道:“娘娘不留着她一会儿当面对质吗?”

常贵妃把手里染血的匕首随便往桌上一扔,然后就正色看向了她道:“这份供词交给你!”

曲嬷嬷一愣,想了想,心里却是为难:“一会儿呈给皇上吗?”

“给他做什么?”常贵妃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明知道他和梅雨秋蛇鼠一窝,给了他,梅雨秋至多就是在他的跟前失宠,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她此时用的字眼是“他们”,曲嬷嬷却并无暇在意:“那……”

“收起来!收好了!”常贵妃道,眼神里的威压之势很是叫人吃不消,她看着曲嬷嬷的眼睛,脸上却是一副成竹在胸的神色道:“今日之后,这宫里就不会再有所谓的贵妃和瑞王了,回头等皇上来了,除了和梅正奇有关的事需要替本宫守严了,其他的——他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大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向他投诚保命即可。”

她这话,分明就是在交代遗言的。

曲嬷嬷心里一抖,整个人都慌乱起来:“娘娘,奴婢对娘娘——”

“现在不是需要你表忠心的时候!”常贵妃打断她的话:“照本宫的话去做,求皇上开恩放过你,保住了你的命,替本宫守好了这份口供,本宫跟你保证,后面不出一个月,你就会知道这份供词的真正用处,到时候把这份供词交给能处理它的人,本宫还可以保证,你能得到一笔上次恩典,出宫去颐养天年!”

曲嬷嬷着实听得摸不着头脑,手里捏着那张纸,一脸茫然:“娘娘在说什么?”

而且就冲着常贵妃一贯的作风和她今天的表现来看,曲嬷嬷一直以为她是有把握化解今天的这场危机的,怎么现在风声急转直下,居然让她沦落到要卖主求荣的地步了。

“什么都别问,问得多了,你就需要演戏,而戏演不好,则是会丢性命的!”常贵妃道,面上的表情冷然又决绝。

曲嬷嬷一颗心砰砰乱跳,勉强挣扎了一下,就匆忙的将那张供词折叠好,然后脱下鞋子,藏在了左脚的鞋垫底下。

“娘娘!”然后,她拍拍衣裳站起来:“现在要做什么——”

话音未落,外面已经有太监尖着嗓子唱到:“宸妃娘娘到!”

曲嬷嬷顺势表情一凛。

常贵妃勾唇冷笑道:“现在你去前朝找皇上,告诉她,宸妃来我这里了,不用害怕被人知道,总之把他请过来!”

曲嬷嬷狐疑的又盯着她瞧,还没瞧出个所以然来,外面宸妃已经一把推开门闯了进来。

常贵妃隐晦的使了个眼色、

“见过娘娘!”曲嬷嬷故意迎上去行礼,却被宸妃一把推到了旁边,她顺势往门外一闪,就趁乱走了。

宸妃闯进来,四下打量了一遍,单刀直入的问:“陆氏呢?”

常贵妃冷嗤一声,根本没理她,而是径自走到里边,坐在了西陵卫的床边。

宸妃也怕她口无遮拦再说出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见着屋子里没有埋伏,就把人都打发了。

她也跟进来,面色不善的再度质问:“云绮楠,你死到临头了,本宫劝你,别再——”

话音未落,却是猛地被常贵妃拽了一下手腕。

她一惊,近距离的对上常贵妃的视线,常贵妃却是勾唇她一笑,冷然道:“就因为我知道我这一次在劫难逃,所以——我才决定先下手为强!”

“什么?”宸妃一时不,想抽回手却没能抽动,仓促间一低头,却见常贵妃握着她的手腕,而她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支步摇。

她愕然把眼睛瞪得老大,瞥见旁边沉睡的西陵卫,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随后便是毛骨悚然的浑身一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