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把戏/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宸妃用了全力想要抽回手,却赫然发现在力气上自己居然都完全不是常贵妃的对手,反而险些被对方拽了一跟头。

“云……云绮楠!”她的声音都开始本能的颤抖,使不上力气,眼神更是惊恐的注视着眼前常贵妃的眼睛:“你疯了吗?”

“我要毁你很易,以前只是不屑于动你罢了!是,他是当今的皇上,一国之君,而且你们两个联起手来,也的确曾经做成了一件至今都让你引以为傲的‘大事’,可事实上你们的手段并不高明,凭的就只是当初那时的一点运气罢了,至少——对我来说,你们的这些所谓手段,就只能称之为把戏!”常贵妃死死握着她的手,同样低声的道,只不过和宸妃的惊恐形成了剧烈的反差,她的声音平稳又镇定:“别再心存侥幸了,在我这里,你们所有的好运气都得给我让路!”

“你——”宸妃试了几次也无法抽身而退,这时候听着常贵妃如此狂妄的话,虽然觉得是个笑话,却又是发自内心的笑不出来。

她死命的咬着牙,而只在说话的空当里,两人已经你来我往的互相较劲了几个回合。

最初的惊慌过后,宸妃才如梦初醒,突然反应过来。

她察觉出了常贵妃的意图,扭头就要冲门外喊人:“快——”

常贵妃却早就将她所有的反应都估算在内了,一见她转头,都不待她开口,已经比她声音更大的呵斥道:“宸妃,你休要放肆!本宫说了人已经给你放回去了——站住!你做什么!”

她的唇角一直带着一抹势在必得的讽笑,但是这一番话唱作俱佳,若是叫门外的人听见,绝对会以为两人是在里面发生了剧烈的争吵的争执。

宸妃的声音完全被她盖住,先是意外,后来就是震惊,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表演。

“疯子!”待到常贵妃喊完,她才一个激灵,呢喃了一句,随后就扯开了嗓子,发了疯似的也跟着吼:“放开!”

这一把,又用了大力去甩常贵妃手。

她是在拼命,却没有想到同样拼起命来的常贵妃在任何方面都比她强势。

这一下,她仍是没能甩开常贵妃,反而被常贵妃用力一拉,扑在了床上。

她闷哼一声,手脚并同的挣扎着爬起来,突然觉得手下撑着的地方不对劲,惊魂未定的匆忙低头,登时就心口冰凉——

她手上还握着常贵妃硬塞给她的那根簪子,刚才扑倒的时候身体失去平衡也没了支撑,此时发簪的根部已然整个刺透进了西陵卫的胸膛,不偏不倚的,正好是在心脏的位置。

本来西陵卫就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当中,受了这致命一击,人也没醒,只是于昏睡中手脚抽搐,脸上表情痛苦扭曲的挣扎了一下,鲜血自他嘴角溢出,沿着脖子滑入了被褥里面。

虎毒不食子的啊!

宸妃是真没想到常贵妃的反戈一击会是这般疯狂的手段,西陵卫挣扎了两下就没了动静,感受到鲜血染满了双手的那种触感,宸妃整个都傻了。

这整件事情发生的太快,随后就听见常贵妃扯着嗓子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啊——”

宸妃猛地回过神来。

此时外面已经有一群人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同样是赶在宸妃自己跳起来之前,常贵妃又已经冲过去,给了她一巴掌并且将她推开的同时还顺手一挠,而且还巧妙的避开了她的脸,两道长长的血淋淋的抓痕自她耳后划到脖子。

外面康嬷嬷听见动静不对,带着两宫的一干人等冲进来,目睹的就是宸妃被从西陵卫的床边掀翻在地的那个场面。

常贵妃那一巴掌下手很重,宸妃跌在地上,精心盘起来的发髻都散了一半,钗环也落了几件下来。

“娘娘!”康嬷嬷大惊失色,匆忙跑过去扶起她来。

而此时常贵妃已经冲到西陵卫的床上,满脸泪痕的把人抱起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卫儿!”

喊了两声,又面目狰狞的扭头大叫:“请太医!快去请太医!”

西陵卫卧床养病,最近一直都只穿里衣的,雪白的里衣上,胸口处的鲜血刺目非常。

昭阳宫的小宫女们都着了慌,马上就有人答应了一声,扭头就跑。

曲嬷嬷和琳琅都不在,琳玉前面两天烫伤了手,本来正在后院休息,听了动静赶过来,一看这个阵仗,自然也是跟着大家一样,当场就傻了。

不过她最近一直服侍西陵卫,每天看太医处理伤口,胆子倒是练得大了些,第一个反应过来,快走两步跑到常贵妃面前。

常贵妃怀里紧紧的抱着西陵卫,可是西陵卫的脸色惨白,分明是连一点最微弱的反应也没有了。

她心里觉得不对劲,就大着胆子伸手一试,随后也是脸色唰得一白,颤抖着声音道:“娘……娘娘,瑞……瑞王殿下已经……已经没有气息了!”

那边嘉和宫里的人都还围着宸妃惊慌的嘘寒问暖。

闻言,这整殿的嘈杂声都瞬间湮灭。

常贵妃的哭喊声也戛然而止。

她先是看一眼怀里的儿子,然后,一寸一寸缓缓地抬起目光。

宸妃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这时候都还没定下神来,只是被这殿内突然寂静的气氛惊到了,也是出于本能的反应,抬起头去看常贵妃。

两个人的视线于空气中碰撞。

常贵妃眼底神色狠厉,霍的抬手朝着门口的方向一指,厉声道:“来人!”

殿门大开,院子里虽然没侍卫,门口却有守卫的。

片刻之后,就有四个侍卫提刀冲进来:“娘娘——”

一看眼前这个混乱的场面,也是瞬间傻眼,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常贵妃已经声色俱厉的命令道:“宸妃罪大恶极,谋害皇子,给本宫把她剁成肉酱!”

这一个命令下得……

着实没人敢于照办的。

就算宸妃真的有罪该死,也没人敢在这里把她剁成肉酱的。

“这……”几个侍卫面有难色,踟蹰不前,正在面面相觑的时候,曲嬷嬷终于冷静下来,意识到这里是昭阳宫,是常贵妃的地盘,她一咬牙,当即大着胆子站出来,挡在了宸妃面前,尽量保持气势的喝道:“谁敢放肆?敢对娘娘无礼?你们有几个脑袋?”

说话间就挤眉弄眼的给迎萱几个使眼色,示意她们赶紧把手脚发软的宸妃扶起来,赶紧走。

迎萱还是相当机灵的,立刻会意,招招手,和另外几个宫女一起七手八脚的去拉宸妃。

常贵妃面上神情狠厉,恼怒的再呵斥:“都听不见本宫的话吗?把这个贱人给本宫就地正法,所有的后果,全都由本宫一人承担!”

她这是存了玉石俱焚的心了。

宸妃这时候是真的相信这女人是要拉着她一起死的,可云绮楠是失去了圣心,走投无路了,她还有大好的前程和未来,她为什么要跟这个疯子一起死?

全身的汗毛倒竖,宸妃拼了全力的打起精神,也是声色俱厉的冲着堵在门口的侍卫道:“贵妃娘娘得了失心疯了,本宫不与她一般见识,你们让开,本宫去请皇上过来凭这个理!”

说完,径自就朝着门口冲过去。

那些侍卫虽然不敢动她,可是六皇子死于非命,常贵妃又口口声声说她是凶手,却又更不敢贸然放了她走,便就杵着没动。

“你们大胆,竟敢冒犯娘娘?”康嬷嬷冲上去就要把人推开。

可是几个侍卫也着实是不敢放人,就是挡在那里不动。

场面僵持了一瞬。

而显然,常贵妃做事永远都是雷厉风行的,侍卫们不敢动,她便就放开了西陵卫,自己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过去,伸手抽出一个侍卫腰间的佩刀。

在场的人里面,多是年纪不大的宫女们,顿时就被吓得花容失色。

“娘娘!”被她抢了刀的侍卫,不敢再去她手里夺刀,面无人色的惨叫。

那钢刀很重,常贵妃双手持刀,毫不犹豫的就朝宸妃扫了过去。

宸妃惊呼一声,偏偏那门口的地方堵满了人,躲都没地方躲,眼见着就就要见血,却见那门外人影一闪,随后挡在门口的侍卫被人扯着后衣领扔出去两个。

常贵妃手里的刀已经切到宸妃颈边了,那人的身形飘过来,徒手捏住刀锋给生生的拦了下来。

“娘娘息怒!”沐风面无表情的沉声道。

随后,手下运了内力微微一震,常贵妃立刻就撤了手。

刚进了院子的西陵丰快走两步冲上来,赶紧把宸妃拉到一边,关切道:“母妃,您还好吗?”

宸妃刚才已经被吓傻了,这时候听见西陵丰叫他,好像这才发现儿子来了,眼泪顿时流了满脸,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臂扑到西陵丰的怀里大哭起来。

常贵妃面上却是一副大无畏的决绝之色,她被沐风震退半步,站稳了又走上前去,还想去抢那把刀。

沐风皱眉,没跟她正面接触,只侧身闪了出去。

常贵妃一下子扑空,就又跟着冲出门。

西陵丰连忙把宸妃护在了身后。

这时候皇帝带着另外的一大票人也已经进了院子,他只听曲嬷嬷说宸妃来了常贵妃这里,两人闹上了,一直到这时候还以为事情都是在按照他所安排的套路走。

见着常贵妃被激怒要杀人,他就沉着脸上前,一把扣住对方的手腕道:“做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还要些脸面了不要?”

宸妃本来正在苦着宣泄委屈,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

赶在常贵妃开口之前,她当机立断的擦了把眼泪,先冲过来,跪在皇帝面前抱住了皇帝的大腿道:“皇上,您要替臣妾做主啊!”

“怎么回事?”皇帝沉声问。

宸妃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常贵妃已经恨声道:“行凶的是你,喊冤的还是你?你是觉得这天下是你的,还是觉得皇上就合该不分青红皂白,全部都听你的?”

说完,却还是想要上前动手。

皇帝拽着她的手腕,将她往旁边甩开了一步,不悦道:“听不懂朕的话吗?你是越来越放肆了,当着朕的面还要动手?”

常贵妃不甘示弱的顶回去:“方才这个贱人就是当着臣妾的面刺死了皇儿的,杀人偿命,臣妾不动手,难道还要等着皇上动手吗?”

“什么?”皇帝一惊,却是西陵丰先低呼了一声出来,他愣了一下,然后忧心忡忡的看了宸妃一眼,快步进殿内查看。

外面,宸妃已经开始撕心裂肺的哭诉:“皇上!臣妾冤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