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剑拔弩张,风波起/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宸妃主仆只从他的脸色上就看出了异样,也都跟着一颗心猛地往上悬。

“怎么了李太医?您说话啊!”曲嬷嬷催促道。

“娘娘!”曲太医一个激灵,紧跟着倒抽一口凉气,握着那个小瓷瓶的手都在忍不住的发抖:“这……这里面……”

宸妃心中已经了然,也是一颗心砰砰直跳。

她走上先去,劈手夺过那个瓷瓶,冷声问道:“这个东西有不妥,难道……”

李太医随后却是腿一软就趴在了地上:“娘娘,这瓶凝露里头融了一种药,对患有心悸之症的人来说是禁药,而且这东西经过提炼,药效十分猛烈,否则……单凭凝露挥发出来的那点效力……恐怕……恐怕皇上最近的病情反复甚至加重,就是这……”

且不管这凝露里边的东西是谁混进去的,但这分明就是弑君之举。

这简直就是叫人想都不敢想的疯狂之举。

李太医说到后面,声音就颤抖着听不见了。

康嬷嬷浑身的汗毛倒竖,愤愤然的走上前来道:“娘娘,这会是谁做的?这分明就是要陷娘娘于万劫不复的地步啊!”

宸妃回过神来,猛地打了个寒战,也是觉得手里拿着这个东西就有种浑身长刺的感觉。

她面上表情瞬间就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目光冷厉的一扫。

“娘娘!”迎萱也跟着扑通一声跪下去:“不是我!我敢指天发誓……”

宸妃的衣裳首饰一直都是她在保管的,这件事上她责无旁贷。

本以为宸妃要追究,却不想宸妃根本就无暇顾及。

“且不管这是谁做的,还不赶紧把这脏东西拿出去处理掉?”宸妃咬牙切齿道。

“哦!是!”迎萱赶紧爬起来,几乎是带着十二分的小心自她手里接过那个瓶子,双手捧着才要出门,宸妃又回头看了眼桌上那些瓶瓶罐罐,还是不放心,就又叫住了她道:“等等,这些……把这些全都拿出去,处理得干净点儿!”

“是!”迎萱折回来,也顾不上仔细收拾,直接脱下自己外面的衫子,将那些东西全都扫进去,然后严严实实的包好了就抱着出了门。

屋子里,还是气氛沉重且诡异。

宸妃后怕得后背上都被汗水濡湿了。

这时候看着空荡荡的梳妆台,她才手脚冰凉的按着桌面缓缓地坐回了凳子上。

彼时李太医还跪在地上。

康嬷嬷六神无主。

宸妃自己干吞了两口唾沫,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道:“李太医,今天多亏有你,起来吧!”

她已经顾不上皇帝的病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只是庆幸这件事发现及时,而不是叫别人给翻出来。

李太医战战兢兢的爬起来,也不敢说话,他是拿不准这真是别人陷害得宸妃,还是根本就是宸妃自导自演的野心之举。

但无论如何,今天这里的猫腻被他私底下查出来——

那么,他无疑就是已经被绑在了宸妃的这条船上了。

宸妃当然知道他的心思,只不过也没点破,只是嘱咐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暂时幕后黑手还没揪出来,也不宜声张,你明白本宫的意思吗?”

事关皇帝的生死,不管他说不说,李太医自己在这件事上都是要承担责任的。

这时候骑虎难下,他要是一身一身的出冷汗,嘴上却没有迟疑的应了:“是!”

“本宫这里还要收拾一下,那你就先回皇上那边替本宫好生照看着吧!”宸妃挥挥手。

“微臣告退!”李太医提着药箱匆匆的走了。

宸妃才抖着手拿过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凉开水灌下去,稍稍冷静了几分。

“娘娘,这件事非同小可,奴婢这就去查……”康嬷嬷定了定神道。

“查什么?”宸妃喝住她,她手按着桌面,眼睛盯着地砖,那表情看上去却无比凶狠的警告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就给本宫烂在肚子里!皇上可是翻脸不认人的,别说本宫没有拿着幕后黑手的手腕,就算我找到真凭实据把凶手拖到他的面前去,在这件事上我也难辞其咎,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不做也罢!”

康嬷嬷想想也是,只不过却是怎么都还是觉得不甘心:“可是这件事到底谁做的?娘娘,这人分明就是要陷害您的,就算咱们肯捂着不说,万一他要发难……您说这会是昭王府的阴谋吗?”

宸妃的心跳又是猛地一滞。

她神色凝重的忖度:“说是嫁祸本宫,但同时也是对皇上下了手,这分明是催着皇上快死呢。如果只是为了嫁祸本宫,那么在本宫为皇上侍疾的这段时间内他也早就动手了,看来……他的目的还是在皇上更多一些了!”

“那就真的只能是昭王了吧?”康嬷嬷更加惊骇,说着,又猛地拍案而起,急匆匆的往外走:“不行!本宫绝不能坐以待毙,这两天皇上的病情恶化,随时都有可能宾天,如果这是个局,那么估计这会儿他已经在估计着时间收网了,咱们必须赶在他前头!”

“娘娘,我们去做什么?”康嬷嬷急吼吼的追出去。

“必须要先一步拿到皇上的遗诏才行。走!回正阳宫!”宸妃道。

康嬷嬷也是被她的话吓得不轻,不敢反驳,赶紧吩咐人去传步辇。

而彼时嘉和宫的后门,迎萱抱着那一包胭脂水粉闪身出去。

其实嘉和宫里有池塘也有水井,可是这些都是要命的东西,她并不敢大意的直接沉在自家池塘里,抱着东西溜出门去,正往一座空置的宫苑那边走。

这阵子宫里皇帝重病,嫔妃们都关起门来念经祈福,御花园里几乎就没有谁还没心没肺的敢出来逛园子,她又特意挑选了僻静的小路,正埋头一路狂走,走过前面一个拐角处,冷不防一道人影闪出来,将她吓了一跳。

她今天本就心虚,白着脸仓促的一抬头,就见庄嫔带了自己宫里的一众宫女太监严阵以待的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

迎萱面色僵硬,脱口道:“庄嫔娘娘?”

庄嫔面上的表情很冷,看着挺有几分吓人的。

迎萱下意识的就想把手里的东西往背后藏,庄嫔却已经伸出手来,命令道:“交出来吧!”

迎萱只觉得颈后的汗毛都一瞬间竖起来了。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扯动了嘴角,勉强道:“娘娘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懂……”

庄嫔却是冷笑:“你最好还是聪明点,什么都不懂的话,很容易死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本宫没工夫和你废话,你手里东西,交出来,然后——你也跟我走,咱们去皇上面前说话!”

迎萱本来还抱着一丝侥幸,这时候心里却是彻底凉成一片——

庄嫔什么都知道了,而且还是守株待兔,刻意等在这里堵她的。

“娘娘!”迎萱抓紧了手里的包袱,一边防着庄嫔的人来抢,一边还强作镇定的道:“我们娘娘已经过去皇上那边了,就算有什么误会,她也会亲自跟皇上解释,娘娘您就不要为此费心了吧?”

还没等她说完,庄嫔就是反唇相讥:“本宫今天还就要费这个心了!”

言罢,一抬手,冷声命令:“给本宫把她按下!”

七八个宫女太监立刻挽袖子冲上去。

“啊——娘娘!”迎萱惊呼一声,顷刻间已经被两个小太监抓住,那包东西也被宫女抢走,呈给了庄嫔。

庄嫔用手指将那包裹挑开一个口子往里看了眼,随后嘴角就弯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来,一挥手道:“走!去正阳宫!”

“是!”宫人们领命,推攮着迎萱往前走。

迎萱却使劲的挣扎,一边往后缩着身子一边仍是不放弃的嚷道:“庄嫔娘娘,奴婢劝说您慎重,这件事上我们娘娘是被人陷害的,就算是到了皇上面前,皇上查明了真相也会维护,我们娘娘和您无冤无仇的,您又何苦要做这个恶人?而且皇上最近还生着病,您这个时候过去给他添堵,也未必就能讨得了好处,您这是何苦呢?”

这个地方离着嘉和宫还不算太远,因为就冲着庄嫔这个严阵以待的架势就可以知道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早有预谋的,迎萱并不抱太大的指望对方会真的罢手,却更希望嘉和宫里的人能察觉这边的异样赶过来阻止。

她死赖着不肯走,最后干脆就撒泼起来,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往地上一坐。

四个小太监去拉都费劲。

这样的折腾,实在是太耽误工夫。

庄嫔冷着脸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你说宸妃和本宫无冤无仇吗?本宫倒是很想要当面问问她,本宫和她无冤无仇,她因何原因要暗算我的女儿!本来她和昭王府过不去是不关本宫的事的,可是这么不地道的拿了本宫的女儿做棋子,那她就合该是被千刀万剐了!”

宸妃做过的事迎萱大抵都知道,听庄嫔这么一说,就更是心虚。

她眼神闪躲着小声道:“娘娘怕是糊涂了,奴婢都不知道您是在说什么!”

庄嫔道:“起来!乖乖跟我走,你配合一点,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迎萱咬着牙还赖着不肯动。

庄嫔就又嘲讽的冷嗤一声道:“你跟着宸妃,后面几十年熬下来也不过就是下一个康嬷嬷了,还看不清楚吗?安王那位新娶进门的侧妃可精明着呢,现在才几天她就有本事宸妃打消了将你送去安王府的念头,你对她再忠心耿耿,也不过就是个奴才,难道还真要等着老死宫中吗?”

之前康嬷嬷还说宸妃打发她去安王府帮着准备婚礼可能就不用再回宫了,可是陆嘉儿鞍前马后的献了几回殷勤之后,宸妃就干脆当成没这回事了,这件事无疑是在迎萱心里卡成了心结。

如今被庄嫔当面提起,她已然是无地自容。

庄嫔趁着她神情松动,就命人拽着她往正阳宫的方向走。

迎萱仍是挣扎,心里却有些犹疑不定,也就被半推半就的往前走了。

而这边的争执声却是真的惊动了嘉和宫里的人,一个外出倒泔水的小宫女听到争吵声,没敢细听,只扯着脖子看过来,确定是庄嫔带走了迎萱,便就匆忙的跑回嘉和宫去报信了。

彼时宸妃正在门口等步辇,还不曾出门,听了消息就骤然变了脸色,惊惶不安的同时是片刻也不敢耽搁,问清楚了方向就带着宫女侍卫杀了过去。

庄嫔还没走出去多远,就被她带人截住了。

“给本宫站住!”宸妃声色俱厉的怒吼,一挥手,一队侍卫就围了上去,将庄嫔那一行人给团团围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