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一不做二不休/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嫔神色警惕的顿住脚步。

宸妃已经快走过来,目光冰冷的逼视她:“青天白日的,庄嫔你这绑了本宫的宫女是要做什么?”

既然到了这个局面,那么大家就等于撕破脸了。

庄嫔也不惧她,同样面目冷凝,不卑不亢的反问道:“我也想问,这青天白日的,宸妃娘娘带着嘉和宫里的侍卫来阻拦我,这又是怎么个意思?”

庄嫔和宸妃,无论是在身份还是地位上都相差良多。

迎萱此时立刻摆明了立场,大声道:“娘娘救我!”

话音未落,宸妃已经一记凌厉的眼波横过去,命令道:“放人!”

庄嫔咬牙未动。

而显然,宸妃也是没那个耐性与她讲道理的,当即就亲自举步上前。

庄嫔似乎也知道自己硬抗不过她,只是却也不甘心就这么放手,便就银牙微咬,站着不肯让路。

两个人的肩膀撞到一处,在场的宫人都紧张的屏住呼吸。

下一刻,宸妃已经就势一推庄嫔的肩膀,将她推到康嬷嬷面前。

康嬷嬷立刻抖擞了精神去拉她的胳膊。

庄嫔恼怒的一抖胳膊就还是要上前去阻拦,一抬手就把康嬷嬷推了个踉跄。

“来人!快拿下她!”康嬷嬷尖叫。

立刻就有两个侍卫上前,一左一右的将庄嫔给按住了。

宸妃走过去,沉着脸一把从她的大宫女手里抢过那包东西。

你宫女只象征性的缩了一下手,然后就怯懦的垂下头去。

宸妃又一道凌厉的视线横过去,拽着迎萱的两个嬷嬷略一迟疑,迎萱已经甩开她们的手,顺利脱身跑过来,如释重负的道:“娘娘!”

宸妃看了她一眼,眼神也不怎么友善。

迎萱自己办事不利,这时候也是心虚的避开了目光。

宸妃又将那包东西塞给她,回头盯着庄嫔冷冷的道:“你对昭王还真是忠心耿耿,为了帮他,居然在本宫的面前来耍花样!”

言罢,却也根本就不等庄嫔辩解,就命令迎萱:“把她带走,本宫不想听到她胡言乱语!”

这时候她下达的这个命令,已然是杀机沉重。

迎萱不禁打了个哆嗦,偷偷地抬起眼睛看她,看见她那表情和眼神才敢真的领会她的意思,屈膝道:“是!”

庄嫔带来人不敢从侍卫手里抢人,全都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呼声。

“走吧!”迎萱硬着头皮一咬牙。

庄嫔才终于急了,一边挣扎着想要甩开那两个侍卫,一边眼神怨毒的冲着宸妃喊:“宸妃,皇上可还健在呢,你就以为这宫里你可以只手遮天了吗?”

她这一叫,马上就有更多的人心惊胆战。

迎萱赶紧掏出手绢团成团走过去塞进她嘴巴里,焦急的示意侍卫:“快走!”

庄嫔还在挣扎,却必然抗衡不过两个大男人的力气,撕扯之余,衣衫不整,眼见着就要被拖走,她那个大宫女终于恐惧无比的哭喊出声:“娘娘——”

冲开人群就要奔过去。

康嬷嬷立刻一个箭步上前,扯住头发把她拖了回来,顺手甩了一巴掌,恶狠狠道:“娘娘面前,岂容你造次!”

双方正在拉扯争执间,就听见一道声音懒洋洋的道:“哟!这里好热闹啊!”

这种场合下听到这样云淡风轻的语气,任凭是谁都会觉得紧张和格格不入。

宸妃等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却见远处的花木后面,有人拂开一簇茂盛的树枝走了出来。

却是——

北魏二皇子裴影鸿。

宸妃的眸色一沉,不耐烦的微微蹙眉:“怀王?你怎么在宫里?”

裴影鸿笑嘻嘻的边走边道:“听说皇帝陛下病了,小王虽然客居在此,也总要过来探望一下,略表心意的。”

说着,已经走到宸妃跟前站定。

他努努嘴,示意庄嫔那边:“都是自家姐妹,拌两句嘴是小事情,宸妃娘娘要闹到动真格的那可就过分了啊!”

语气虽然吊儿郎当,但是显然——

他这并非和稀泥,而是仗着个外人的身份,切切实实在插手这件事。

宸妃对此十分的恼怒,冷冷的道:“这是我大越后宫的宫务,本宫自有处置之权,怀王你远来是客,这事儿就不劳你费心了,而且皇上这会儿正在养病,并不方便见你,本宫这就安排人送你回驿馆!”

话虽然还算客气,态度却已然十分的强硬。

裴影鸿却只当没听见,趁着她说话的间隙已经走过去庄嫔面前,初秋的季节里,自袖子里抖出折扇径自去拍那两个侍卫压在庄嫔肩膀上的手:“松开松开!这位娘娘是女眷,又是你们的主子,这么拉拉拽拽的,成何体统?”

两个侍卫并不敢得罪他,当时就松了手,就连被他解救出来的庄嫔都姑且眼神防备的看他。

裴影鸿却扇着扇子转身,仍是笑嘻嘻的冲宸妃道:“娘娘既然都说我远来是客了,那就好歹给我个面子——”

宸妃已经看出了,他这是诚心在搅自己的局,于是冷笑:“是客人就该守客人的规矩!”

话到一半,后面忽的语气一厉:“把他们都给本宫拿下!”

“是!”侍卫们得令,十几个人蜂拥而上,这次是把庄嫔和裴影鸿都一起按下了。

裴影鸿大惊失色的开始嚷嚷:“宸妃娘娘,您可想好了,这事儿可是可大可小的!”

“我看你今天就存了心的想把事情往大了闹!”宸妃打断他的话,声色俱厉的命令道:“找个地方暂且把他关起来!”

庄嫔一直站的是西陵越的阵营,虽然临川公主出事以后,她整个人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但是这种时机这种场合之下她突然冒头,宸妃当然不会只当这是她个人的行为。

现在庄嫔跳出来直接发难,那就意味着西陵越已经出手了,这可是分秒必争的时刻,她当然也不会容裴影鸿来搅局。

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丝毫的迟疑和手软了,必须一不做二不休!

侍卫押着裴影鸿和庄嫔就要走。

裴影鸿就扯着嗓子大声的嚷嚷:“来人!救命!快来救命啊!”这一喊,就更是叫宸妃着了慌,刚要叫人去堵他的嘴,那边的花园里已经看到明黄的仪仗蜿蜒而来。

“皇上驾到!”梅正奇扯着嗓子喊。

宸妃大惊失色——

这时候就算叫人撤手放了裴影鸿和庄嫔也不行了,因为这两个人铁定要开口咬她,真要争执起来就说不清楚了。

“迎萱!”千钧一发,她当机立断的沉声命令迎萱:“还不快走?”

迎萱怀里抱着那包东西,也是六神无主,仓促的应了声,慌慌张张的转身就要跑,不想裴影鸿眼珠子一转,伸脚一拦。

“啊——”迎萱惊呼一声,扑倒在地。

宸妃简直的火气几乎要从头顶上冒出来了,这会儿是真的没时间了,迎萱手里那包东西甩出去,瓶瓶罐罐滚了满地。

宸妃情急之下一回头,皇帝的仪仗还没到眼前,她却已经一眼看到走在仪仗当中被五花大绑且垂头丧气的李太医。

她千防万防,挡住了庄嫔这里的黑手,却是怎么都没想到先被撂倒的会是李太医。

而走在李太医身边的,却掐掐是裴影鸿的那个随从,叫做欧阳的。

居然又是这个裴影鸿?她还以为是犯太岁,没想到是犯小人?!

这个纨绔,自己到底与他何怨何仇?

宸妃愤恨的咬牙,旁边的康嬷嬷一看情况不对,趁乱拔腿就走——

得赶紧去安王府搬救兵。

皇帝那边来得匆忙,不会注意到。

康嬷嬷这闪身一跑,暗处马上有人就要去拦,裴影鸿目睹全程,冲那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就没有出手,无声的隐了。

庄嫔从旁瞧见这一连串的小动作,再看裴影鸿的时候,防备之余更是满心疑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