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太后回宫,局势逆转/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几家王府里,除了东宫,就是昭王府离皇宫最近了,所以宫里皇帝的口谕自然是西陵越这里最先收到的。

本来他上午是有去衙门的,只不过这两天和沈青桐之间的关系难得好些了,中午就特意赶回来一起用午膳,还没等午膳摆上桌呢,宫里传旨的太监就到了。

毕竟是皇帝的口谕,就算没有正式的圣旨,也得是沈青桐陪着他出去一起听的。

“知道了!”听了来人的话,西陵越面上表情淡淡的就应了声:“你先去吧,容本王更衣之后就即刻进宫!”

“是!”那小太监在他面前并不敢多言,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就先退下了。

“看来是事发了?”往回走的路上,沈青桐就侧目去看他。

看西陵越的反应始终平平,其实她就知道这一切已然是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西陵越被她盯得没办法,手里捏着她的手指,一边无奈的回头看了她一眼道:“父皇的身体已经垮了,今天稍后闹起来,他若是一口气抗不过去,到时候场面势必失控。宸妃栽了,安王与她母子同心,不可能弃她于不顾,到时候如果他狠了心要孤注一掷的话,你在府里也要小心!”

沈青桐却是执拗的盯着他笑了笑,颇有点儿耍赖的意思道:“你布了这么久的局,好不容易熬到今天要收场了,真的不希望我也到场看一看吗?”

两个人,四目相对。

西陵越嘴唇动了动,一时间却迟疑着没能说出话来。

沈青桐道:“就算你不须要我在场见证,但是这样的大场面一生又能见几次?错过了,我会深感遗憾的!”

他不让她去,其实是有私心的,这些日子里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之后,现在西陵越其实颇有点儿不遗余力想要将沈青桐给藏起来的意思。

他很不愿意她再去掺合任何的事,就像是怕她一露面就会被风吹走了一样。

可沈青桐就是坚持要去,他又实在限制不住她——

就算他不准,随后她想去也自然有办法自己去,而且这几天两人之间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又极有可能再度裂开。

沈青桐就那么看着他,眸子里闪烁的光芒颇为灿烂。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西陵越却突然不想看,他甚至会觉得这样的光芒刺眼。

于是,下一刻,他抬手,用一只手掌遮住了她的眼睛,然后倾身下来,含住她的唇瓣给了一个吻。

跟在身后的三个丫头蓦然红了脸,反应了一下,墨锦第一个赶紧转身,身体紧绷的屏住了呼吸。

墨玉愣了愣,然后也跟着转身,绷着身体不动了。

三人之间,却只有木槿稍好,也是红着脸慢慢的转过身去,顺便看着不让周围的其他人走进。

身后西陵越和沈青桐两个倒是没见怎么太激烈的举动。

他含着她的唇瓣很是温柔缠绵的吻了一阵,沈青桐也是很配合的给予回应,直到他觉得可以了,满足了,退开了又拿开手。

沈青桐仍是仰头看着她。

他用手指蹭去她唇瓣上濡湿的水汽,然后再次牵起她的手仍是往前走:“回去更衣!”

三个丫头听到身后的动静,赶紧各自整理好表情再跟上。

两人回房,木槿麻利的找来两人各自的朝服,为了节省时间,木槿留下来伺候,先帮西陵越更衣打理的时候,沈青桐就坐到妆台前去梳妆。

自从和常贵妃还有皇帝撕破了脸,她现在但凡出门见人就必定是要大浓妆,这时候坐在铜镜前,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拿胭脂。

西陵越侧目看过来,眉头不易察觉的微微一蹙却又极快的恢复如初。

沈青桐从镜子里无意间瞥见他脸上微妙的表情,握着那盒胭脂的手顿了顿,就又把东西放下了,随后散开发髻,拿起梳子梳头。

木槿手脚麻利的替西陵越穿戴好,就感激过来帮她梳头。

西陵越最后整了整袖口道:“你收拾好了就直接出门去大门口找我,本王去趟书房,还要安排些事情!”

“好!”沈青桐从善如流的点点头。

西陵越又盯着她的侧脸看了片刻方才推门走了出去。

他一走,沈青桐就喊了墨锦和墨玉进来。

“王妃!”

“一会儿墨玉陪我进宫!”沈青桐简单的交代:“墨锦你马上出府去给赵刚传个信,让他调派人手准备好,你们身上应该带着传信用的烟火吧?你让他把人手分散在三面宫门的外面守着,如有需要,我会让墨玉用烟火传信,到时候就让他带人往哪个方向去堵人,全力截杀!”

“是!”因为她的表情过分庄重了,两个丫头都下意识的紧绷了心神在听,听完就言听计从的答应了,只反应过来又觉得不对。

“杀谁啊?”墨锦问。

“裴影鸿!”沈青桐道,面无表情,一字一顿。

“怀王殿下?”两个丫头互相对望一眼,不由的更加紧张:“他怎么了?难道他真的有问题?”

“方才王爷回来的时候我听云鹏过来传信,说怀王一大早就以探病为名进宫去了,平白无故的,他蹦跶得这么起劲做什么?”沈青桐道:“总之你让赵刚把人先备下了,最后的执行还是等我进宫先确认了情况再说。”

“好!那奴婢明白了,这就去办!”墨锦谨慎的点头,拱手施了一礼就先行出门了。

沈青桐换了衣裳,就带了墨玉出门。

大门口那边马晨已经备好了,西陵越也刚好从前院的书房出来。

“走吧!”他携了她的手上车。

因为沈青桐这边更衣多花了一点儿时间,所以两人赶到正阳宫的时候和西陵钰刚好一左一右的过来,走了个面对面。

西陵钰听到皇帝急召的口谕,也是第一反应就是老爷子可能不行了,所以来得十分匆忙,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埋头想事情,这一抬头,骤然看到恢复了素颜的沈青桐,竟然有点不适应的愣了一下。

“二哥来得倒是快!”虽然知道他现在对沈青桐也不可能有那份心思了,可一见他的眼睛往沈青桐身上粘西陵越心里就不痛快,开口的语气就自然不善。

西陵钰定了定神,把目光移到他的脸上,也是针锋相对的冷哼一声:“你来得也不慢!”

说完,就撇开两人,当先一步跨进了门去。

而彼时,安王府的马车刚到宫门外面,从车上下来的却只有陆嘉儿一个。

给她传信的那个随从到底是有点心虚,伸着脖子往她身后的马车上看——

彼时西陵丰已经被蒙汗药放倒了,全无知觉。

那随从心中颇为忐忑的道:“刚得到的消息,宁王和昭王都已经进宫了,今天恐怕诸事都一定会出一个结果了,皇上那边娘娘一个人未必扛得住……而且,皇上亲自下令传召了,他人又在病种,咱们殿下却避而不见,这怕是要遭人非议吧?”

“对外就说殿下惊闻皇上急召,上马时不慎踩蹭脚晕了过去,你先跟我过去看看,好歹全个颜面上的规矩,叫其他人都在这里守着殿下!”陆嘉儿略一思忖就冷静的吩咐。

“那好吧!”那随从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答应了,一面吩咐叫人守好了西陵丰,一边跟着陆嘉儿先进宫去了。

彼时正阳宫里,西陵越兄弟两个刚一进去,正扯着脖子在等热闹瞧的裴影鸿立刻就转头看过来:“两位殿下来得早啊!”

西陵钰没理他,抬头见看到前面紧闭的正殿大门,不禁皱眉问梅正奇道:“不是父皇传召我吗?”

梅正奇有些为难的道:“皇上和宸妃娘娘正在里头说话呢,就留了沐风大人一个人伺候,不准奴才们进去!”

“和宸妃单独在里面?”西陵钰并不傻,当即警觉。

“是啊!已经有好一会儿了!”梅正奇道,面上看是回他的话,实际上却是说给西陵越听的。

裴影鸿这时候眼珠子已经在沈青桐身上打转儿:“昭王妃今儿个得闲?”

沈青桐反驳:“没有怀王殿下清闲!”

你来我往的说了两句话,西陵越还稳稳地站着不为所动。

西陵钰却是急了,当即一撩袍角就要往里走:“本宫进去败家父皇!”

梅正奇当然没拦着他,可他没走两步,院子里的一众侍卫却是忽的冲了上去,手扶着刀柄严阵以待的挡住了去路:“宁王殿下请留步,没有陛下传召,任何人不得入内!”

西陵钰大怒:“怎么,你们还敢对本王动手不成?”

说话间试探性的又走一步,却不想这些侍卫就当真拔了刀。

显然,这些人已经不是普通的侍卫了,而是被换成了只听皇帝命令的暗卫。

西陵钰不敢硬闯,脸色通红的回头冲西陵越道:“老三,你这是要眼睁睁的等着位极人臣的富贵吗?”

里面十几个暗卫虎视眈眈,而这整个正阳宫里把守的暗卫则有十几个,这看似完全无解。

一群人正在僵持的时候,就见外面一队明黄的依仗浩浩荡荡的涌了进来,就是暗卫也没敢拦,犹豫着纷纷避让。

“太后驾到!”有太监扯着嗓子唱到。

晋安公主扶着太后自宫外一路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