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示好/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此时露不了面,这里太后就是只手遮天的,再加上有证人也有证词,她就是铁了心的要办了宸妃——

西陵丰根本就毫无招架之力。

旁边宸妃下巴脱臼,说不出话来,眼见着大势已去,眼神中已经最大限度的流露出惊恐之意。

太后早就不耐烦看到她了,挥挥手:“皇帝还在病中,就不要再折腾了!”

“是!”蒋嬷嬷立刻上前,亲自拽了宸妃起来,出门就塞给了侍卫。

宸妃两腿发软,站都站不稳。

两个侍卫架着她,被蒋嬷嬷亲自带着走了。

“皇祖母——”西陵丰情急无奈,只能再度上前,虽然知道于事无补,但宸妃是他生母,这还是个态度的问题。

太后面上也已经露出明显的疲惫之色来。

她回头,看了西陵丰一眼,语重心长道:“哀家知道你孝顺,但是宸妃的种种作为,实在是于法理难容,倒是也好,这些事算下来也都算是后宫内务,哀家今天就只当是家务事来处理了!”

她没有明确的表示要求西陵丰表态,但是——

这么大的一份恩典压下来,西陵丰再多说话就是好歹不分,不识抬举了。

外面宸妃已经被拖出了正阳宫。

西陵丰用了很大的控制力克制,终于没有回头看。

“是!”他艰难吐字,并且郑重其事的给太后磕了头:“孙儿代母妃请罪,并且叩谢皇祖母的袒护之恩!”

太后不喜欢他,也仅仅是因为宸妃的关系,到底是自己的孙子,她也不想做得太过,便就挥挥手道:“行了!此事到此为止,你父皇还在病中受不得吵闹,都回去吧!”

说完,又去瞧了眼站在旁边的几位阁臣和宗室道:“这段时间皇帝的抱恙,他素日里最是倚重信任你们,朝中政务你们多费心照应着,什么都可以乱,唯独朝政不能乱!”

这位太后娘娘真的不是个有野心的主儿,这个节骨眼上,她也没有趁机往政务和朝廷上插一脚。

“臣等定当恪尽职守,替皇上分忧,也请太后放心!”几人诚惶诚恐,连忙领命。

太后于是站起身来。

她的大宫女连忙上前扶她。

众人纷纷侧身给她让路,她一边往外走一边道:“皇帝病了,哀家放心不下,这阵子会暂住在宫中,今天哀家也累了,你们也不用跟过去请安了,都各自回家去了!”

路过梅正奇身边的时候,又嘱咐:“皇上这边好生照顾,有什么事一定第一时间去告知哀家!”

“是!”梅正奇应诺。

其他人都起身往旁边让路去了,却只有一个“涉案”的陆嘉儿还跪在那里,不知何去何从。

她跪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也不知道该不该让,就是白着一张脸,神情惶惶的不知道目光应该是往哪里安放。

太后的脚步顿住。

她的大宫女试探着开口:“太后——”

西陵丰心里虽是恼怒,但却不得不承认,今天陆嘉儿当机立断的应付的确是全心全意的为他着想,也帮了他不小的忙——

如若不是陆嘉儿给他下了蒙汗药,拖延了他进宫的时候,那么一旦正好赶上宸妃孤注一掷和太后叫板的那个局面,他就不可能完全的置身事外,也就更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结果了。

他其实也知道自己的母妃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且方才他虽只是大致的看了一眼,但是那份供状上所说是指的陆嘉儿受了宸妃的指使……

“皇祖母!”心里虽然还有火,他也还是咬牙开了口。

太后却没等他说,就先问陆嘉儿:“你可知罪?”

陆嘉儿正在惶恐之时,立刻伏地磕头:“妾身知罪,请太后安恩!”

沈青桐从旁边看得已经在微微皱眉——

太后看来是根本就没想重责陆嘉儿的,否则以她方才处置宸妃时候那种雷厉风行的手段,断然不会和陆嘉儿多说的。

西陵越察觉她的情绪波动,在袖子底下捏了她的手指在掌中握住。

他虽没有侧目和她交流,但其中安抚的意思沈青桐是懂的。

“唉!”太后沉默片刻,便是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开口的话却是对西陵丰说的:“把她领回去吧,哀家念你新婚,这个丫头又是受制于人……回去关起门来好生想想以后该怎么做人,怎么做事!”

这就是个变相禁足的意思了。

但是对陆嘉儿来说,却是真的意外之喜。

西陵丰拱手,恭敬道:“是!孙儿谢皇祖母体谅!”

陆嘉儿这才回过神来,要是诚惶诚恐的赶紧磕头:“妾身谢恩!”

太后便没再理会他们,被宫人们拥簇着先行离开了。

其他人也都纷纷的散了。

皇帝这边情况虽然不是太好,但是宫里有太后在,其他人就都轮不上插手。

从正阳宫出来,几位阁臣和宗亲一道儿出宫,西陵丰和西陵越这些人各怀心思,都是各走各路。

西陵钰一声不响的直接就走了。

裴影鸿落在最后面。

沈青桐看似心不在焉的跟着西陵越出来的,实则却一直没有放松警惕,一直用眼角的余光在往后打量他——

方才在正阳宫里,裴影鸿掺合的可不少。

她当然不会当他就是纯粹的凑热闹,他折腾的这么起劲,必然是有他自己的目的的。

裴影鸿慢悠悠的从那院子里出来。

沈青桐一回头。

他便是眸子一转,没有回避沈青桐的目光,只是下一刻,却突然快走两步追上前面的西陵丰一行,示好道:“安王殿下,本王的马车先回去了,反正咱们差不多顺路,您不介意顺道送我一程吧?”

西陵丰情绪不高,本来无心管闲事,可是他不蠢笨,也是马上领会其意——

这个人,是在向自己示好!

裴影鸿笑吟吟的看着他,那样子看上去特别的缺心眼。

西陵丰错过他去看了眼旁边不远处的西陵越夫妇,又过了一会儿方才点头:“好!”

“王妃!”墨玉眸光一凛,不由的低喃一声。

裴影鸿和西陵丰一起的话,那么就不好随便对他下手了。

沈青桐也不觉得失望,只道:“回吧!”

他和西陵越在前,后面西陵丰,裴影鸿还有陆嘉儿上了同一辆马车,等到马车缓缓启程,西陵丰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道:“怀王你特意邀本王同行,是有什么话要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