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魏皇被刺,祸起萧墙/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心里微微打了个突。

墨玉就快速又小声的解释:“是我们朝中天下兵马大将军齐国公的嫡长女!”

沈青桐见墨玉对她并无防备和敌意,也就径直走了进去,道:“吕大小姐亲自登门,可是有何见教?”

这位吕大小姐看上去有些焦躁不安,沈青桐也就直接没卖关子也没落座,而是走到她面前开门见山。

“抱歉,冒昧登门打扰,还请王妃见谅!”吕姒道,她出身将门,又时常跟随齐国公出入军营,故而身上多有些不拘小节的男儿习气,当即拱手赔罪。

沈青桐对她虽谈不上好感,但起码第一印象尚可,也不觉得讨厌,只是直言问道:“你这么着急过来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吗?”

吕姒是真有点急了,咬了下嘴唇道:“半个时辰前面我刚收到国中传递过来的密信,现在必须马上赶回去,但是怀王他人在这里,你这边我……”

她话到一半,沈青桐就领会其意,她没再询问吕姒是否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滞留这京城之地,只是说道:“放心吧,我有防备,这一点自保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吕姒此来,就是为了当面提醒的,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在西陵越的眼皮子底下,裴影鸿若是想要对沈青桐耍手段也不容易,但毕竟事关重大,她也是必须当面嘱咐了才能安心。

“嗯!那就好!”她点头,刚想要告辞,沈青桐已经问道:“我能不能问你们国中是出什么大事了?是魏皇陛下他——”

“不是!”吕姒否认,顿了一下,便又苦笑:“是我兄长来信,说我父亲的病情突然加重,叫我赶紧回去!”

沈青桐就更奇怪了——

如果只是她的家务事,她又何必特意亲自过来见自己一面呢?

“哦?”她看着吕姒,眼中疑问的神色很明显。

吕姒其实不太想对她这样一个外人说得太多,但是为了大局考虑,这时候也不得不说斟酌:“我父亲早年在战场上受伤,留了隐疾,近几年来发作频繁,虽然对外他仍是朝廷的大将军,一方主帅,但是对管理军中事物早就力不从心,两个哥哥——”

她说着,顿了一下,后又苦涩的扯了下嘴角道:“总之我怕一旦父亲有个闪失,军中会有分歧,必须赶回去看看才能放心。怀王方面,我知道你对他素来戒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请你务必小心!”

“既是如此,那我就不耽误你了,路上小心,一路保重!”沈青桐颔首应下。

吕姒又看了墨玉一眼。

墨玉道:“吕大小姐放心,奴婢定然不负陛下所托!”

“嗯!”吕姒顺势拍了下她的肩膀,然后就匆匆的出门离开了。

沈青桐没出去送,只站在这厅中看着她步履匆匆的背影道:“最近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京城吗?”

墨玉知道是问的自己,点头道:“是的!怀王那边一直没有露出明显的端倪来,陛下不放心,特意遣了吕大小姐过来,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的。”

沈青桐于是转头开看她:“师兄很信任她?”

墨玉碰触到她眼中眸光,迟疑了一下,终还是如实说道:“与其说是信任,不如说是有心提拔培养!”

沈青桐立刻听出点儿门道来:“她那两个哥哥很不堪吗?”

“也不能算是!”墨玉道:“齐国公世子资质平庸,但是自恃身份,很有些居功自傲,而他家二老爷则有些心术不正,偏偏吕家是世袭的爵位,几代功勋延续下来,在朝中势力根深蒂固,在他们没有大的过错前提下皇上又不能轻易动他们。这位吕大小姐是国公爷四十多岁时才出生的,一则老来得子,国公爷十分的宠爱,二则也是因为她在行军布阵方面的确很有天赋,齐国公算是个难得的明白人,自认为两个儿子不堪大用,就单独去求见了皇上,想要将家业传给这个女儿来继承。”

“这么说来,这位齐国公也算是个杀伐决断,很有魄力和眼光的人了!”沈青桐笑了笑,“你们陛下答应了?”

“嗯!”墨玉点头:“不过到目前为止,也还是只是陛下和国公爷之间的秘密约定,只是这一次陛下既然遣了吕大小姐过来这边,那已经说明他的信任了!”

沈青桐想了想,却是不容乐观的皱了眉头,忖道:“师兄故意将她支开的……那么……这一次他们吕家家中所谓的出事恐怕就不简单了!”

“王妃何出此言?”墨玉不解。

“为她铺路!”沈青桐道,言简意赅的吐出四个字,但随后脑海里又飞快的蹦出另外一个念头,让她不由的一阵紧张:“但也不排除有另外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墨玉也被她弄得莫名的紧张。

“会不会是个圈套呢?”沈青桐道,言罢,还没等墨玉反应过来就当机立断的提了裙子快步追了出去。

“王妃!”

木槿和墨玉齐齐唤她,她却已经冲出了院子,一路小跑,终是赶在吕姒出府之前将她拦了下来。

“昭王妃,你这是——”吕姒看她跑得面红耳赤便是相当意外。

“跟我来,我有两句话要和你说!”沈青桐道,不由分说的拉着她进了旁边的耳房。

那耳房是夜里个值夜的看门人临时打盹儿的,白天没人在。

沈青桐反手关了门。

吕姒微微皱眉,一直狐疑不解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沈青桐也不废话,直接道:“你们国公府的大致情况墨玉已经跟我说了,你说你收到的信是魏皇陛下传来的还是你家人给的私信?”

吕姒也是思维敏捷缜密的女子,马上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眉头皱得更紧的道:“是我父亲的亲笔信,当是不会有什么差池的。”

说完,就从怀里掏出家信来又仔细的辨认了一遍字迹:“确实是我父亲的笔迹,私章也没有错。”

沈青桐道:“这种情况下还是小心为上,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吕姒也被她这一惊一乍的表现弄得略有些紧张起来,不由的将那封书信拿在手里看了又看。

沈青桐从耳房出去,又找去了西陵越的书房。

彼时云鹏也在,主仆两个正在关门议事。

沈青桐横冲直撞的进了院子,院子里虽然有侍卫和下人看,却没人会不长眼的去拦她。

沈青桐直接推门闯了进去,西陵越和云鹏齐齐看过来,沈青桐也立刻察觉这里的气氛不对。

她不由的就多了几分谨慎,反手关了门走过去:“是出什么事了吗?”

云鹏的眼神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

西陵越却没藏着掖着,直接把手上一封刚拆开火漆的密信递过去:“自己看吧,刚收到的!”

沈青桐狐疑的将那封信拿过来,一目十行的扫过去,就也跟着变了脸色。

“消息属实?”她问。

西陵越道:“还没进一步求证,但至少有一半的可能是真的,否则裴影鸿也不至于如此的肆无忌惮,我刚还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裴影鸿和安王会面之后,安王就动用关系秘密从天牢里把卫涪陵给换出来提走了,看来很快南齐那边也会有大动作了,如果不是北魏那边的变故属实……以裴影鸿这段时间兜兜转转筹谋的谨慎,他应该也不会不等到天黑就去天牢提人,明显是在抢时间的!”

信上说裴影夜在深夜从御书房回寝宫的路上被扮成内侍的刺客捅伤,事情是发生在六天前,但是一开始被他压住了,只说是感染了风寒开始罢朝,但是这消息这样隐瞒也仅仅是隐瞒了一天,第二天就不胫而走,被传得尽人皆知。

朝臣们都隐隐有些恐慌,进宫求见他也避而不见,这就更是让大家惶恐,据说现在的北魏都城里已经乱了套了。

其实打从心底里,沈青桐是不信裴影夜会有事的,但也正如西陵越而言,裴影鸿的形势一直都很谨慎稳妥,他若不是确定裴影夜那边真的中招,也断然不会这么冒失的采取行动的。

“他这是打算多管齐下,各方面一起发难了!”沈青桐道,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在南齐协助齐岳和卫涪陵生事,然后呢?”

南齐和北魏相隔遥遥,就算他想方设法的去搅乱南齐的局势,那也是鞭长莫及,帮不上他什么的。

再怎么说——

南齐和北魏之间还隔着一个疆土广阔的大越。

“或者他策动南齐的乱局,并非是为了直接帮他去北魏朝中做什么,而是——”西陵越冷静的分析。

沈青桐便是脑中灵光一闪:“他想借用南边的动乱来牵制你?他怕你插手搅局,所以就先下手设套了?”

西陵越抿抿唇,忖度片刻道:“原来如此!最近他滞留京城的这段时间里应该已经和父皇之间于暗中达成了某种共识了,正因为父皇有意支持他,他这才会多管闲事,跳出来推波助澜的帮着揭发宸妃毒害父皇的事。说是保安王,故意示好只是表象,他真正要保的其实应该是父皇才对。安王就算现在上位,与我之间也少不了一场恶斗,但如果是父皇——”

皇帝就是皇帝,一言九鼎,名正言顺统治着整个大越的皇帝。

想到这里,西陵越也是隐隐有些动怒,他往身后椅背上一靠,便是冷着脸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今天所谓的去天牢提卫涪陵应该也就只是个混淆视听的障眼法了,那两个人他应该早就想办法给送回南齐去了。”

“安王和宁王他们都没有领兵打仗的经验,一旦南方战事起,陛下必定会派你前去镇压!”沈青桐道:“到时候一道圣旨压下来,你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何况裴影鸿的安排绝对不会只是借着齐岳在南齐的叛乱来牵制你这么简单,如果你放弃那边的战场,我想他是完全不介意推翻和陛下之间的约定,假戏真做,真的协助南齐北上侵占我大越的国土的!”

西陵越没再说话,虽然谁都不愿意承认,但是的的确确他们都被裴影鸿这个纨绔扮猪吃虎给摆了一道。

“现在无论我说什么,父皇都不会听了!”最后,西陵越道,“而妾裴影鸿是筹谋已久,恐怕这时候就算我有心有力也没有时间再去挽回什么了。”

他坐在案后,看着沈青桐的眼神却别有深意。

沈青桐明白他的意思,没说话也没开玩笑,表情也是认真得前所未有。

云鹏站在旁边,体会着两人之间涌动的这种诡异的气氛,半天都摸不着头脑。

沈青桐从西陵越的书房出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她回房换了身衣裳就让人备车出门,说是要赶着去见一个人。

三天之后,在边境前往北魏京都的官道上,一队二十多个黑衣人从天而降,劫住了一行五人的去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