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命悬一线,杀手锏!/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在妆容上刻意让人照着吕姒的样子去模仿。

两人都是女子,且年龄相仿,虽然在身量上就有些差别,但齐国公虽然有培养吕姒来承袭家业的打算,就目前来说也就仅仅只是个打算而已,吕姒还没有正式浸润朝局,她作为国公府的大小姐,当然也不会是个人就认识她。

沈青桐就是钻了这个空子,才敢这般大胆的冒名顶替。

当时随她一路前往北魏的护卫里就有常年跟在吕姒身边的一个吕家的护卫,裴影鸿派出去的暗卫杀手就是根据那人的身份来认人的。

当然,裴影鸿是有给他们看过吕姒的画像的,可是画像与真人之间总归是有所不同。

见到吕家的护卫以死相护,拿到的人又和画像上没什么大的出入,裴影鸿的人根本就没多想。

可沈青桐就是沈青桐,裴影鸿要认她,那就是一眼的事儿。

如果说欧阳群看到她时的反应是惊讶,那么裴影鸿却可以用惊喜来形容了。

最初吃惊的那一点情绪过后,他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真是叫我惊喜啊!”

这话……好像……似乎……大概……

听起来哪里有一点点不对劲?!

沈青桐也没深究,只是从容自在的微微一笑:“那就好,我原还以为怀王殿下在这里看到我可能不会太高兴呢!”

裴影鸿看着她的脸。

两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在各自灿烂,裴影鸿笑了两声,便是忽的一招手,声音冷硬道:“给本王杀了她!”

其他人不明所以。

欧阳群就当先一愣,只当自己是听错了,倒抽一口凉气道:“殿下?她……”

且不说这是大越的昭王正妃,如果说现在在这朝中还有谁是有分量拿来牵制裴影夜的,那么这个人就当属沈青桐无疑了。

这种情况下,她主动送上门来,难道不应该先拿下,以备不时之需吗?

裴影鸿脸上挂着明媚灿烂的笑容,但是他的话沈青桐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唇角的笑容微微凝固,她对对方的这个反应也确实意外,不由的开口确认道:“怀王殿下说什么?”

“本王说让你们杀了她!”裴影鸿重复,他的视线虽然定格在对方脸上,话却是对手下人说的:“现在!马上!”

欧阳群还在迟疑震惊,他手下的人却不拖延,已经有人提刀朝沈青桐面前走去。

沈青桐微微蹙眉,仰头去看裴影鸿:“怀王你做事如此这般决绝,是不是也该先给我个原因,让我死个明白?”

她是料定了一切,却一直没摸透裴影鸿这个死纨绔的逻辑。

裴影鸿道:“说什么说?本王不耐烦说!你不知道有太多人功亏一篑都是死在废话太多上面吗?”

说完,终于脸上笑意敛去,目光凌厉的瞪了一眼正在迟疑的手下:“杀了啊!”

“是!”那侍卫被他一瞪,竟是猛地打了个寒战,就去拔刀。

沈青桐心头一紧。

既然裴影鸿不按常理出牌就只能是她调整策略了,她当机立断的扬声道:“裴影鸿你按一下你左边肋下的位置试试看,我给你下毒了,难道你要跟我一起死?”

这个女人也算狡诈无耻了。

她的话,裴影鸿不怎么信,但他手下那些人却如临大敌。

那侍卫手举着大刀,当即就顿住了。

欧阳群策马走到裴影鸿旁边,好言相劝:“殿下……”

裴影鸿瞪他。

大刀就悬在头顶,沈青桐可不敢和他赌,连忙继续说道:“明知道你这一次的动作是大手笔,我又不是傻子,要不是做好了完全的打算和准备,怎么可能孤身犯险往你这虎口里送?怀王殿下,虽说如果你能用你自己来换我的这条命你并不吃亏,但是咱们俩死后,你确定你的这些手下人里头有人能替你挑起大梁,继续把你安排的事情都做完?你这么大动干戈,又耗时耗力的筹谋计划,难不成一切就到这里搁浅了也行?”

裴影鸿的这个局,铺得太大,且不说他自己,就连一个旁观者都会觉得如果到这里就半途而废——

这样白折腾一场,实在可惜。

欧阳群此时可是悬着一颗心的,连忙趁机劝道:“殿下,这个昭王妃不是善茬,宁可信其有!”

裴影鸿在心里权衡利弊,一边伸手往披风底下自己的肋下探去。

他就是个不吃苦的贵族习气,对自己,下手的时候自然不会太用力,但只用了三分力道一压,当时就痛得腰一弓,险些从马背上倒栽下来。

“殿下!”欧阳群连忙伸手扶住他。

周围的一群人也一时傻了眼。

裴影鸿弯着腰在那里缓了半天才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坐直了身子,他咬着牙,恨恨的看向马下的沈青桐。

沈青桐道:“你看,我手无缚鸡之力,现在又被你的人制住了……你就只当我是来看热闹的不行吗?毕竟魏皇是我师兄,又曾屡次的维护于我,怀王你如今一心要将他置于死地,我要躲着不露面是会良心不安的!”

她现在受制于人,而且一个弱女子,被人捏在手里,后面除了可能拿她来威胁一下裴影夜,她也确实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可是——

她现在起到的最大的作用并不在于此,而在于之前。

她李代桃僵,冒充吕姒落入了自己的圈套里,那么吕姒本人呢?现在裴影鸿最担心也最气恼的只是这个。

他盯着沈青桐,只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甚至都没用怎么猜便是闹钟灵光一闪,气得满面通红的大骂道:“是郭氏那个吃里扒外的贱人?”

能接近他并且给他下毒的人并不多,而且他自己的心腹里他还是有自信单凭沈青桐这么个外人是没办法从中做手脚的,那么郭愫自然就是她有可能接触并且操纵的人了。

“王妃?”欧阳群倒抽一口凉气。

为了尽快赶路,两天前裴影鸿就把郭愫留在了半路的一家客栈里,没再带着了。

沈青桐并不否认:“你也别怪她,就算她嫁了你,可毕竟她的父母亲人都还留在大越朝中呢,我要威胁她替我做事,实在太容易了!”

欧阳群愤怒不已:“属下这就派人回去拿她!”

郭愫身上不太可能有解药,沈青桐这女人奸诈得很,肯定不会把解药给她,而且那女人做了这么大一件亏心事之后,十有八九这时候是已经跑了。

欧阳群当即点了几个心腹回程去捉拿郭愫。

裴影夜虽然心里知道八成要扑空,但他任性惯了,又有些孩子气的小心眼,也不阻止,只恶狠狠的盯着沈青桐道:“你比我还早几天从东陵过来,在那之前你怎么就敢保证本王一定会带着郭氏一起上路,还把关键时刻保命用是杀手锏设在了她的身上?你逗本王玩儿呢?”

他现在是怀疑沈青桐还留了另外一半的黑手没露出来。

沈青桐却是i咧嘴一笑,坦白道:“就是赌了一把,不过我这次的运气好像不错!”

裴影鸿被她气得险些当场吐血,满面通红的刚要发作,就听到身后的城门楼上传来动静。

他也不贪图和沈青桐斗嘴了,冷冷的道:“绑起来,给本王看好了,只要有人妄图接近她或是救她,就还是立刻把她给本王杀了。要和本王同归于尽?那也得裴影夜来,她不配!”

“是!”欧阳群领命,特意点了两个身手不错的随从看押。

众人转身,就见城门楼上已经站满了人,一大排弓箭手也已经拉开了阵仗,正蓄势待发。

为首一人看着身材高大,但并不十分魁梧,有点儿瘦,续了一把胡子,头发全部藏在头盔里看不见,胡子却能明显看出是白了一半的。

因为距离不算近,沈青桐看不太清楚他的脸,但只看胡子就知道有些年纪,应该就是吕姒的父亲,齐国公吕丞了。

裴影鸿调转马头面对他,便就又没脸没皮的笑了:“本王听闻皇兄龙体有恙,特意日夜兼程赶回来探病的,国公爷你这把城门封了将本王堵在外面是几个意思?”

这位老将,据说是出了名的耿直,现在没了吕姒这张王牌在手,这个局他要怎么破?

沈青桐心中暗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