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里应外合?逢场作戏!/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国公吕丞自城门楼上看下来,面无表情的道:“陛下遇刺,最近城中又颇多动荡,局势实在不稳,老臣奉命整顿宫防,在城中奸佞铲除之前,为了殿下的安全,还请殿下暂且到郊外行宫安顿,等这边太平了,再请您进城!”

裴影鸿道:“难道在这城里,还有人想要对本王不利吗?”

吕丞道:“近期之内频频有刺客闹事,殿下身份尊贵,还是小心为上。”

裴影鸿手里把玩着马鞭,继续笑道:“就算是要本王前往行宫小住,国公爷难道也派些人手护送吗?听你这么一说,本王怎么觉得这城外也未必安全呢,本王素来胆子小,可不敢冒这个险。”

齐国公显然就是故意阻挠,不肯放他进城的。

如果说一开始裴影鸿的筹码是吕姒的话,那么现在他手上失去了倚仗,却还在这里和吕丞拖时间,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他谋划了这么大的一次行动,肯定要做万全的准备的。

沈青桐思索了一阵,心里突然就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忽的抬头,神色忧虑的看向城门楼头。

裴影鸿又道:“齐国公,本王也素有耳闻,说最近城中颇有些不安定,本王现在很担心皇兄的安危,你既然执意不肯开城门迎本王进城,那也就算了,好歹也是得让本王见皇兄一面,也好安心吧!”

吕丞的态度不卑不亢:“老臣知道殿下和陛下兄弟情深,陛下并无大碍,只是太医嘱咐需要静养,想必怀王殿下也不急在这一时吧?还请殿下先行移居行宫别苑吧。”

说完,转身就要下城楼。

“齐国公!”裴影鸿突然扬声叫住了他,“本王和皇兄是亲兄弟,你却推三阻四的不让本王进宫面圣?你吕家军可一直都是驻外的,如今却突然入主京城……你说皇兄正在闭宫养病?别不是被你齐国公挟天子以令诸侯给软禁控制起来了吧?”

吕丞的为人耿直,又有点儿武将的冲脾气,闻言,当即就气得脸色通红,指着下面道:“怀王你莫要无理取闹,老臣是奉皇命行事,绝无半点偏私,陛下的禁令,不准任何人进出城门,就算你不信,也要等到陛下的禁令解除之后再去当面向陛下求证,老臣还有其他军务要处理,不奉陪了!”

说完,怒然甩袖下了城门楼。

沈青桐注意到他身后亦步亦趋紧跟着他的一个将领模样的人,临走前又往下面砍了一眼。

裴影鸿还是迟疑不退,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然后没等多长时间,就听见那城门之内传来一阵骚动,因为城墙厚实,具体的情况听不太清楚。

里头闹了一阵,时间不长,就连城门上的岗哨都被惊动,不安的频频回头往下面看,然后里面就再度安静了。

明显吕丞已经离开了。

而且裴影鸿这带着不过才八百人的护卫,关键时刻自保还成,要攻城那是绝无可能的。

但他就是寸步不离的等在那里。

一直过了有大半个时辰,城门之内才有有了动静,隐约的听见有人喊:“开城门……”

随后护城河上的吊桥降下,城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恰是之前跟着齐国公的将领,策马款步而出。

裴影鸿的唇角勾起一抹冷意森然的笑。

那人看上去有四十来岁的年纪,但因为是武将,故而身材魁梧,精神也很好,冲着裴影鸿拱手道:“恭迎殿下回朝,怀王殿下,抱歉,让您久等了,我父亲方才旧疾复发,末将先将他送回府里去了,回来时顺便进宫请旨,陛下听闻您回朝,甚是欢喜,命末将迎您进去!”

“有劳吕将军了!”裴影鸿道了声谢,就大摇大摆的带着自己人策马进城。

如果是齐国公的嫡长子,那就应该是世子的,现在裴影鸿只称呼他为吕将军,看来着人应该就是吕姒的二哥了。

沈青桐没做声,也被人扔上马背,一起带着往里走。

那位吕将军却没跟着裴影鸿一起进城,而是站在城门处伸长了脖子一直守着,他在找吕姒,可是一直到裴影鸿带着的最后一个人都也进了城他也一无所获。

“怀王殿下!”他的脸色微变,连忙策马追到队伍的最前面,追上了裴影鸿,左右看看都是裴影鸿的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我妹妹呢?您不是说——”

裴影鸿让他偷出了吕丞以往的手稿,又找专人伪造了给吕姒的家信,想把人诱骗回来。本来说好了是直接拿吕姒威胁吕丞就范的,如果计划不成再由他出面……

裴影鸿明显不屑于跟他解释,一笑道:“怎么着还不都一样?吕将军你办事赶紧利落,也省得本王跟令尊大人之间折腾来折腾去的瞎闹腾了。”

“可是这样的话,后面如果需要配合您行事,我没有由头,怕是说服不了吕家军配合您!”那吕将军道。

说好了先让裴影鸿利用吕姒闹起来,并且趁机给吕丞泼脏水发难,然后他再趁机以正义之士的名义站出来大义灭亲,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指挥手下人追随裴影鸿进宫“救驾”了。

裴影鸿这才终于扭头看他一眼,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放心!本王不会坑你的!”

说完,就又一甩马鞭,策马疾行。

一行人去到宫门口,守门的禁军见是吕家的二老爷亲自陪同怀王进宫,虽然心里也有疑虑,却也不敢质疑。

先帝子嗣单薄,陛下就这么一个兄弟,以往裴影鸿进出宫门就是随意自由的,只不过最近宫里频繁出事,守门的校尉就还是恭敬的拱手道:“怀王殿下能否稍候片刻,容属下先行进去禀报陛下?”

“怀王殿下入宫,几时需要你等多事了?”那吕将军黑着脸大声呵斥。

却不想,裴影鸿突然就屁股尿流的滚下马,气急败坏的跳脚大骂道:“你瞎啊?没看见吕威挟持本王意图混进宫去图谋不轨吗?”

那位吕将军极其随从全都被雷劈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欧阳群已经一脚踹翻旁边一个吕家军的士兵,又一按马鞍飞身而起,一脚把吕威踢落马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