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百足之虫,后患无穷/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群那一脚尽了全力,吕威被踢出去老远,撞在厚重的宫门上,噗的喷了一口血,等再落回地上的时候已经是受了很重的内伤,虽然没有昏厥,可是肺部受伤,一想开口说话就在大口的喉咙里往外冒血。

他睁着眼,用一种惊恐的、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裴影鸿——

这个人翻脸如此之快,实在叫人防不胜防。

跟着吕威过来护送的吕家军也都跟着傻了眼。

“误——”有反应快的一看情况不对,刚要解释,就被裴影鸿的人给捅了刀子。

他们这一行人,若是上了战场,那不算多,可是在这贵胄云集的北魏都城之内,已经相当可观了,一见着前面的动静闹出来了,队尾方向不知道谁起了个头,喊了一声“杀”,紧跟着兵器碰撞声四起,瞬间就沸腾起来。

宫门外的守卫一看远处有人朝着宫门冲杀过来,自然不再怀疑裴影鸿的话。

“快!退进去,关宫门!”那个校尉大声命令,一边拉开了阵仗护着裴影鸿等人往宫里退。

作为罪证,也没忘了把歪在门边的吕威给拎进去。

“快!快去报皇上!”那校尉道,一边命人就近尽可能的调派禁军过来守住宫门。

外面一开始的确只是裴影鸿的人起哄混淆视听,但是宫门一关,沈青桐突然就不太确定了——

裴影鸿这次带回来的还不到千人,而吕丞据说被调回来的时候是带了两万吕家军的,除非这城中的另有人配合裴影鸿,或者是他在这宫里还有别的安排,否则单靠着他现在手上的这点人手和一个随时都能被揭穿的谎言,他根本就撑不了多久。

“这位大哥是不是应该也叫人去其他宫门传个消息,小心为上?”沈青桐容不得多想,只趁机提醒了那校尉一句。

那人是这时候才发现裴影鸿还带了个五花大绑的女人,闻言一愣。

但是不得不承认沈青桐的话有道理,就也没深究,赶紧叫人去了。

裴影鸿回头恶狠狠的瞪了沈青桐一眼,不过当众的也不好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就也没理她,只对那校尉道:“本王也一起过去拜见皇兄!”

这位王爷一直都是个成事不足的主儿,那校尉也觉得他留在这里只有坏事的份儿,而且万一伤着了,他也没法交代,忙不迭就答应了。

他自己脱不开身,就吩咐了一个侍卫引路,又有几个人提了吕威,一行人匆匆的往后宫走。

因为突然闹出了乱子,也顾不上等轿子,一行人就行色匆匆的徒步走。

七拐八拐的进了御花园,沿路遇到巡逻的侍卫宫人都停下来给裴影鸿行礼,看样子裴影夜也没有下什么具体的禁令。

最后一行人在一座宫殿外面止了步子。

里面有内侍迎出来,负责引路的侍卫连忙禀报了来意。

“齐国公挟持怀王殿下意图不轨?”那内侍明显是不怎么信这话的,不过这么大的事更不可能隐瞒不报,赶紧的就进去了。

不多时他再出来时,脸上神色就比刚才看上去更显得古古怪怪的。

“胡公公,皇上怎么说的?现在乱党已经堵住了宫门,得赶快——”那侍卫急道。

胡公公却是神色古古怪怪的朝裴影鸿走过来,拱手道:“皇上请怀王殿下您进去!”

包括沈青桐在内的众人都是一愣。

那侍卫还不解:“只传了怀王殿下觐见吗?那宫门那边……皇上怎么说?”

怪就怪在,听了宫门动乱的消息,裴影夜一句指示也没有,却只让胡公公带裴影鸿进去。

众人之中,就只有裴影鸿对此事好像全不意外。

他笑了笑,把抓在手里的折扇往袖子里一揣就往里走。

“殿下请!”胡公公侧身让掳。

裴影鸿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又回头指着沈青桐对欧阳群道:“解开解开,怎么说也是皇兄的亲师妹,这么着太不合适了!”

“是!”欧阳群也不多言,直接就把捆着沈青桐的绳子给解了。

裴影鸿一挑眉。

沈青桐也不和他客气,抬脚就往里走。

“这……”胡公公迟疑着不知道该拦还是不该拦。

“没带武器!”裴影鸿道:“有什么问题本王负责!”

沈青桐那样子,看着也不像是会功夫的,而且裴影夜身边又不是没人保护,胡公公犹豫了一下就咬咬牙没多管,领着两人进去了。

前面的正殿里没人,胡公公直接把两人带到了里面的内殿。

那里边不算夸张,但是刚一走进去,沈青桐也还是闻到了隐约的药味。

本来她还怀揣着一丝侥幸,觉得裴影夜受伤的消息未必属实,可是这时候却不这么想了。

裴影鸿走在她前面,等他站定了,沈青桐才走到他旁边。

裴影夜穿了一身白色的便袍侧卧在榻上,手边的小几上,堆了好些奏折,他的脸色显出一种不正常的苍白,唇有点干,而隐约透出点儿青紫色。

这是——

中毒的征兆?

沈青桐警觉的微微皱眉。

显然他们来之前裴影夜是在翻看奏折,只是旁边放了一张小桌子,一个书记官恭谨的跪坐在那里,替他代笔写批注。

见到两人进来,他的视线只在沈青桐身上停留片刻,就转头吩咐那个书记官道:“你先下去吧!”

“是!”那人很本分,起身行了礼,看也没看这进来的两个人就也都退下了。

他这殿中本来就没有宫女服侍,却站了两个侍卫,赵凛不在。

打发了那书记官,裴影夜就往后靠在了软枕上。

他朝裴影鸿看过来:“回来了?”

“再不回来,臣弟的那点儿老本儿就该都折在皇兄手里了,”裴影鸿笑嘻嘻道,就他这副德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他要谋朝篡位,恐怕只要没瞎的人就都不会信。

他大咧咧的往那一坐,然后上下打量了裴影夜一眼,感慨道:“为了一网打尽,皇兄你这次下手也是够狠的,臣弟我倒是真没想到你连苦肉计都用上了。”

裴影夜神色淡淡的看着他,兄弟两个竟然就像是寻常的聊天一样,各自都轻松自在,不温不火。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宁王摄政多年,在这朝中根深蒂固,朕若是连本钱都不舍得出,怕是诱他们不出!”裴影夜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