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真真假假,一网打尽/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场的所有人,不管敌我,大概都以为这位国公爷此时是疯了。

裴影鸿事不关己,脸上表情都透着漫不经心。

裴影夜道:“若是朕不答应呢?”

吕丞深吸一口气:“为了北魏的江山社稷,那老臣——”

裴影夜没给他机会,让他将这些大义凛然的说辞说出口,已经语气冷淡且威严的开口道:“这样虚以委蛇的话,齐国公就不用搬到朕的面前来贻笑大方了,你和已故的宁王早有勾结,意图谋朝篡位,霍乱朝纲,本来朕念在你吕家三代忠良,老国公又是为国捐躯,战死在了沙场上,想着如若你能及时回头,就当没那回事,一切都不予追究,却没有想到你会是如此的野心勃勃,到了今时今日还要再起波澜,行这不义之举!吕丞,老国公在天有灵,你都不会觉得愧对他,和你吕氏的列祖列宗吗?”

吕丞根本不怕他说,甚至是故意等到他把这些话都说完的。

然后,吕丞脸上露出震惊又悲愤的神情来,乍一看去,像是气得脸都红了,远远地指着这边裴影夜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陛下,我吕家三代忠良,为了北魏的江山社稷,鞠躬尽瘁,却没有想到帝王薄情,竟会是落得今日这般的下场!陛下此举,实在是叫人齿寒!”

他的控诉,起初就只是悲愤,到了后面就成了怒不可遏的嘶吼。

他知道自己今天这先发制人的举动已经给人落了把柄,在外人看来还是存在疑点的,但是裴影夜回朝时间尚短,他自认为根基深厚,还是有利可图的,所以这时候,听裴影夜指责他,他便顺理成章的借题发挥。

裴影夜神色淡漠的看着他,却居然根本就不纠缠在他今天命人闯宫的事情上,反而全力攻击他和摄政王之间的关系,不惊不乱的再度说道:“吕丞,不要再演戏了!本已经一再的给你留余地了,既然你就是这般的不知悔改,看来朕也不必再这么用心良苦的对你了。你敢说你和宁王之间没有勾结?你敢说你自己没有谋朝篡位的野心?那么好,朕来问你,二十四年前你吕家名满京华的大小姐哪里去了?”

那个嫡亲妹妹的遭遇,本就是吕丞心里消除不掉的隐恨。

过去这么多年了,整个京城,哪怕是些旧时的老人儿也都几乎忘却了曾经的这么一个人,现如今裴影夜却居然当众提起。

吕丞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抓着马鞭的手用力的攥着。

诚然,这时候他也只以为裴影夜是想以这个为筹码,逼他就范的,一时间刚才有些犹豫,却没想到对面的裴影夜却根本没打算威胁他什么,已经又再继续说道:“据朕所知,你是把她暗中送给了宁王,将她作为你们结盟和暗中勾结的诚意了!”

吕丞一怔,随后眼睛就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

周围的人群里,所有人都以一种异样的怀疑的眼光打量他,甚至离着他身边稍稍远的地方,已经有士兵在小声的议论了。

裴影夜面不改色,并不因为他刻意扭曲了一部分的实事而泄露出丝毫额外的情绪来。

“你信口开河,这般侮辱我胞妹的名声,你——”吕丞眼睛猩红的怒斥。

裴影夜再度打断他的话:“朕是信口开河吗?来人,把人带上来!”

“是!”后面有侍卫答应了一声。

众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不多久就见侍卫提了个身材略显富态的妇人过来。那妇人穿得清清爽爽,很干净,但是衣裳料子普通,发间也紧插着一根老旧的银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年纪……

这样一个寻常的妇人,没人认识。

吕丞却在看见她的一瞬间,眼神微微一晃——

他妹子的贴身丫鬟,当年因为从小服侍,和他妹子感情特别好,后来那位吕家小姐自尽,吕丞一则恼羞成怒,二来也怕丑事外传,就把她院子里服侍的所有下人全都灭了口,唯独这个丫头,因为他胞妹留了遗言下来,让他厚待,他才给了银子把人远远地打发了。

那都是二十多年的旧事了,却没有想到裴影夜居然能抓到线索,把这人都翻出来了。

那妇人跪在地上,抖着声音断断续续的提了两句证词。

真真假假,当然最后是照着裴影夜让人交代她的话说的。

“一个刁妇的话——”吕丞冷着脸,咬紧牙关不肯认:“陛下你这一再相逼,侮辱我吕家的名声,难道不觉得有违人君风度吗?”

裴影夜不以为意:“论风度,那也要看对象!你要窃国谋反,却还要求朕替你吕家人遮丑吗?这妇人的身份你可以不承认,难道还要朕叫人去你府上请国公夫人和老夫人都过来认一认吗?”

言罢,他也没等吕丞开口,就又再招了招手。

片刻之后,就又有侍卫提了三个穿着囚服,无精打采的几个人上来。

这几个人,有些官阶的将领是认识的,下面的小兵依旧觉得眼生,而吕丞则是整个脸色都变了。

裴影夜道:“前面借着荣国侯府的事,暗中串联朝臣,到处散播对朕不利的谣言,惹得这阵子京城之内民心动荡,乱局四起。齐国公你是以为朕将他们都杀了,你就死无对证了是吗?所以才这般有恃无恐?他们的供状朕都一一看过了,宁王在时,他们效忠宁王,宁王死后又是你在操纵他们,朕不冤枉你,其他的人你想见的话,稍后朕也可以把他们都带过来,你要当面对质,那便就说吧!”

说话间,其中披头散发的左都御史已经垂头丧气的道:“国公爷,大势已去,您就认了吧!”

此言一出,吕丞身后的队伍里,士兵们已经爆发出了小面积的骚动。

吕丞看着这些明明已经被勒令处死的官员,这才如同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你拿荣国侯为饵,就是为了引他们上钩的?”

是了!这些年摄政王留在朝中的暗桩,虽然裴影夜一直都在查找清理,可他们又不傻,各自隐藏起来,规规矩矩的不露马脚。

要不是因为这一次深信裴影夜深受重伤,力不从心,他们也不会一个个都跳出来。

这一次,算是一网打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