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倒戈/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影夜沉默不语,算是默认,片刻之后,直接道:“你手下统帅吕家军十万人,他们是吃朝廷俸禄的兵将,而非你的私属,他们家中都有亲眷需要照料,反伤谋逆,乃是诛九族的大罪,事到如今,你也该适可而止了!”

此言,攻心。

吕丞可以野心勃勃,不顾一切,他军中追随他的将领,可是想着富贵险中求,陪他一起做这件大事,可是那些在底层摸爬滚打的士兵们却是只求一口饭吃的。

弑君谋逆这样的大罪,他们不愿意,更不想掺合。

吕丞也不惧裴影夜松散他的军心,只道:“八万吕家军已经将京城合围,很快便会冲杀进来。你们都是跟着本帅南征北战的老部下了,本帅几时亏待过你们?陛下要诛你们九族,那首先也得他能留着命在!”

吕丞控制着城中两万人,如果真的如他所言,另外的八万吕家军已经将京城合围,那么纵然裴影夜宫里有四万多的禁军——

敌我兵力相差两倍,他也很难有回天之力。

吕丞说这话的时候,腮边肌肉紧绷,眼神阴鸷,死死地盯着对面的裴影夜。

其实就冲着方才裴影夜说要请他的母亲和妻子来当面作证的时候他就已有预感——

裴影夜可能已经用不光彩的手段控制住了他的家里人。

可是时至今日,即便是如此他也不能回头了。

何况——

裴影夜还要虚伪的装出一副明君的模样,所以即便威胁也只是像方才那样隐晦的暗示,他不会当众说那样的话。

吕丞一咬牙,也不等身边惶惶不安的士兵们做什么抉择,直接射出了袖子里藏着的示警烟花。

天空中轰然一声,炸裂一声惊雷。

因为大白天,烟花的光亮不明显,而且转瞬即逝,但是炸裂那一顺的动静着实不小。

这是他跟长子吕信约好的攻城信号。

当然——

现在城门都在他自己人的掌控之下,大张旗鼓的攻城是用不着了,这只是进攻的信号。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仰头看去,他身后的队伍里开始逐渐有人觉得已经回不了头了,正在缓慢的握紧手中武器,下一刻——

忽听得身后一片急促的马蹄声。

这速度,似乎有些太快了。

吕丞下意识的觉得不妙,转头,片刻之后,北城门的守城官急匆匆的策马而来。

吕丞微微变了脸色。

“你怎么来了?”他旁边副将倒抽一口凉气,问。

那人翻身下马,因为跑的太急,险些摔在地上,他稳了稳身形,拱手道:“国公爷,好像不太对劲,方才卑职看见你射出来的示警烟花,就照您的吩咐打开了城门,可城外的副将说他们没得到进城的命令,说是……说是上封的军令只是让他们死守城门。”

南城门是京城的正门,吕信此时应该是在那里的。

吕丞的第一反应是吕信那边出了问题。

他身边那个副将已经满脸怒气的翻身下马,一把揪住那人的领口,怒目道:“胡说什么——”

这样生死攸关的大事,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疏失的。

他喝问:“社么上封?谁下的命令?”

吕信也知道这件事的轻重的,这个命令显然不可能是他下的。

几乎是一瞬间,吕丞的脑中突然如电视火光般闪过些什么,然而这个念头刚一出现,还没等稳定,便听见身后的队伍里一个沉郁的女声道:“我!”

着实吕丞老谋深算,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周围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的看过去。

吕姒只穿了一身普通士兵的盔甲隐匿在人群里,此时,她摘下银盔冷着脸从队伍里面款步的走出,在万众瞩目之下又重复了一遍:“是我下得命令!”

吕姒按照他原定的计划,是应该被骗回来,给他给看管起来的,可是后来裴影鸿来信说人在他手里,他能理解裴影鸿的那些小心思——

这个孩子性格怪异扭曲,十分的不好相处,也不好控制,他只当对方是想拿吕姒在手里,给他以牵制,所以就没再追问,甚至于是直到刚刚他还以为吕姒是在裴影鸿的手里的。

可是——

吕姒回来了!

她不仅回来了,回来之后还没有联系他,甚至于是躲着他。是她偷偷跑去军营做了手脚,假传了他的命令?

那一瞬间,吕丞脸上有一道惊雷一闪而逝。

他直接抓着手里的马鞭就朝走到他马下的吕姒扫去。

那一鞭子,力道十足,迎面都能感觉到杀气很重的风声。

吕姒面无表情,她的脸是冷的,眸子里却融杂了太多复杂的情感。她出身将门,吕丞并不反对她习武,甚至于这几年还带着她出入军营历练,可是她对自己的父亲一直都是尊敬的,顺从的。

所有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人都觉得这一鞭子铁定会扫到她身上,可是就差那么一点儿——

千钧一发,吕姒忽的抬手,一把握住了鞭尾。

马鞭不同于软鞭的长度,她这一下,接得太坚决用力,吕丞一个始料未及,险些被她从马背上拽了下来。

眼底的愤怒中迅速穿插了一抹意外惊慌的光彩,吕丞咬着牙,瞬间稳住了身形。

“来人!把大小姐给我绑起来!”他怒道。

这里,跟着他征战多年的心腹太多了,当场就有四五个亲兵要上来绑人。

“都别碰我!”吕姒目光凌厉的扫射过去,语气冰冷又愤怒,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带了几分威压。

许是因为她的目光太锐利,而且这又是吕家得万千宠爱的大小姐,那几个亲兵一瞬间就犹豫了。

吕姒还是拽着吕丞手里马鞭的另一端。

她仰头,怒光固执的定格在吕丞的脸上,开口亲自确认道:“父亲,我要听你亲口回答我,你——真的是宁王的人吗?”

自己的姑姑曾被宁王侮辱,甚至于后来导致自尽的事,吕姒是听国公夫人说过的,而且她本人也见过那位摄政王,对那人的印象极度不好,再后来在吕丞的有意安排下去军中走动之后,渐渐地了解了一些政务上的事,就导致他对那个暴虐好色又一心觊觎皇位的摄政王更是恶心到了骨子里。

那样的一个人,她一直高大正直,满口忠君爱国仁义道德的父亲居然会和那样的人为伍?

其实都不用别人策动她什么,她的心里对善恶是有准绳的。

她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吕丞,既然方才吕丞和裴影夜之间的对话她都听见了,但是这是她的父亲,她还要亲口听他说。

吕丞看见了女儿眼睛里燃烧的怒火。

可是他心在更怒,也无暇理会她,只是咬牙切齿的道:“把兵符给我,别做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想也不用想现在他也知道,吕信必定是被她用什么方法给控制住了。而在他进京之前,他是把军队调动的兵符亲手交给了吕信的。

吕丞扔掉马鞭,朝吕姒伸出手去。

方才父女两个紧张对峙,弦绷得有点紧,此时他一松手,吕姒不免往后一个踉跄。

而吕丞在伸手的同时,已经给站在她身后的副将隐晦的使了个眼色。

几乎是从小到大的信仰瞬间崩塌,即使吕姒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强大,这时候也难免有点儿恍惚,便就错失了吕丞眼底这一点微妙的情绪变化。

站在她身后的那个副将反应极快,悄无声息往前逼上一步的同时已经森然拔剑,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的直接往吕姒毫不设防的背心捅去。

吕家的大小姐,吕丞的亲骨肉,其实他原可以一个手刀拍晕了对方的,可是方才吕丞那一眼暗示里藏着的意思他都懂——

必须下狠手!方才被裴影夜几句话已经击打得他们军心涣散,这时候必须要杀伐的热血来震慑他们。

身后隐约的风声,吕姒是有所感知的。

她没刻意去避,只是看着吕丞的目光,一瞬间沉如死灰。

------题外话------

众:你传说中的多更点就是多这几百个字吗?

岚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