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私心/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姒此举,多有点儿赌气的意思。

而吕丞已然是下了狠心。

眼见着便会血溅当场,旁边突然一个士兵拔刀劈来,势若奔雷,生生将那副将满含着杀意的一招给封了回去。

惊变突然。

赵凛伸手将吕姒自吕丞的面前扯开。

吕丞当然认得他是裴影夜的人,顿时就变了脸色。

赵凛扯着吕姒后撤几步,提剑挡在她跟前,低声提醒:“吕大小姐,应当早做决断了!”

吕丞现在闹成这样,他是宁王旧部,甚至逼供造反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就算今天他们能勉强策动吕家军强啥入宫,助他们功成,后面等消息传开了,各方势力必定群起而攻之……

后果,不堪设想。

这就是一个死局,吕丞破釜沉舟都没有胜算的。

吕姒其实这时候早就没了多少犹豫,她咬咬牙,抬起头,从怀里摸出虎符,高高举起,大声道:“吕家军的众将士,此时回头,犹未晚矣。你们保家卫国多年,都是忠良之士,今日的所作所为又都是受人蒙蔽,只要你们及时回头,陛下必定不会再行追究,想想你们家中的父母妻儿,你们真的要行这谋逆之举,带着全家陷入万劫不复吗?”

她的语气铿然,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不管吕丞是想上位还是想推什么人上位,下面的士兵其实是犯不着跟着他去拼命的。

这些话,如果换成别人来说的,他们还要犹豫,怀疑这是朝廷暂时安抚他们的阴谋,可是这个人是吕姒——

那效果就大不一样了。

吕丞谋逆,他们吕家首当其冲会被问罪,现在吕家大小姐这般大义凛然的站出来,这是不是就表示陛下已经允诺,会网开一面了?

如果连罪魁祸首的吕家都能被从轻发落,那么他们就更没有理由被追究了。

外围的士兵们面面相觑,彼此交换着神色,已经瞬间有了松动退缩之势。

吕丞眼神阴冷的盯着吕姒,虽然眼中漫上阴狠的厉色,拔出长刀道:“事到如今,谁也别想回头!裴影夜重伤在身,命不久矣,给本帅拿下他的人头,你们就能出人投地!”

他这振臂一呼,策马就往前冲去。

之前这宫门的守卫就被打得七零八落了,而且他身边也确实有不少追随他的心腹,一见他一马当先,反应过来,也是破釜沉舟的往上冲了。

赵凛回头又拽了吕姒一把,往旁边避开。

吕姒狠狠的闭了下眼睛,干脆就没有转头去看身后,她挺直了脊背,大步上前,仍是对那里还在踟蹰的大部分兵将道:“此处叛乱的乱臣贼子,陛下自会亲自处理,尔等先随我退出皇城,等候陛下的旨意行事吧!”

她翻身上马,有条不紊的指挥军队撤出了城去。

身后的厮杀声惨烈,她冷着脸,没叫自己回头去看哪怕只是一眼。

吕丞身边几百人的阵容,即使再勇猛,也无力回天,何况这里局面突变,更是增加了禁军的士气,很快的就把乱党扫平。

裴影夜没等到最后就先上了车,命仪仗启程回寝宫。

回去的路上,他仍是沉默。

坐在对面的裴影鸿暗自琢磨半晌,突然笑道:“我原还以为你把后位许给吕姒了,没想到你倒是真敢在她身上下赌注。”

裴影夜没接茬。

他用在吕姒身上的手段并不算光明正大,软硬兼施,一方面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另一方面——

自然是拿吕氏一族阖族的性命给她施压了。

当然,前提是他已经看透了,吕姒这个女人,野心不大,但在性格上还算有些大2气的。

沈青桐却是盯着裴影鸿看了半天,这时候忍不住开口道:“你这么费心费力的折腾这么久,难道也就这么算了?”

裴影鸿也抬头看她。

却是裴影夜道:“桐桐,我知道你心有不喜,但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裴影鸿杀了文昌郡主,又在大越朝中兴风作浪,搅动乱局,虽然他做事随心所欲没太有章法,但也确实是做了无数坏事的。

现在裴影夜要包庇他,沈青桐也无话可说。

一行人回了裴影夜的寝宫,裴影鸿没进去,转身自己走了。

裴影夜一边吩咐人去把朝臣们都紧急宣召进宫,一边进去命人替他更衣。

等他换了朝服出来,见沈青桐还在外面站着,就走过来。

“师兄!”沈青桐收摄心神,先开口。

裴影夜没有回避,正视她的眸光道:“桐桐,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谁都会有私心,影鸿的事,就到此为止,你也不要再耿耿于怀了。他是在我父皇膝下养大的,父子的情分是在的,这件事,便就此揭过吧!”

裴影鸿确实不是什么心思纯良的好人,那些年夹在先皇、宁王和吕丞之间,确切的说他的心思是有些偏激和扭曲的,但是最后,他还是悬崖勒马,没有真的和裴影夜死磕到底。

沈青桐不确定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裴影夜的想法她是能理解的。

“好!”她点头,“我听师兄的!”

裴影夜拍拍她的肩膀,越过她走了出去。

裴影鸿从这边离开之后,直接带着几个心腹从另一处宫门出宫去了。

他闷声不说话,欧阳群带人紧随其后,颇有些小心翼翼。

一行人从北城门出城,裴影鸿还是一声不吭。

欧阳群揣摩到他的去处,就打马追上去问:“王爷这是要去皇陵吗?”

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不想裴影鸿跑了两步,却又突然收住了缰绳,调转马头,又开始往回跑。

欧阳群实在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一头雾水的赶紧招呼人:“快!都跟上!”

裴影鸿原路返回,沉着脸又找回了裴影夜的寝宫。

裴影夜紧急召集了朝臣去了前朝议事,沈青桐无事可做,虽然这两天没休息好,这个时候她也睡不着,正百无聊赖的在多宝格前面踱步,冷不防殿门被推开,裴影鸿又突兀的闯了进来。

对于他的去而复返,沈青桐是有些意外也有些警觉的。

她直觉的站在原地,不主动去靠近裴影鸿。

裴影鸿面色不善,一副赌气的模样,开口的语气很冲,却是直接开门见山道:“昭王现在人在大越南境攻打被南齐侵占的城池,你去信让他注意点儿背后!”

背后?

沈青桐一愣。

涉及到西陵越,她就不觉得警惕,脑中思绪飞转,瞬间便有所领悟:“你是说大越朝中?”

裴影鸿冷哼了一声,却没再多说,转身又径自摔门走了,跟个喜怒无常闹了脾气的孩子似的。

沈青桐知道他是看自己不顺眼,所以才不愿意细说,而且她虽知西陵越谨慎,其实也不太担心朝廷那边皇帝或是西陵丰能给他什么小鞋穿。

只不过,到底也是不太放心,想了想,就到门外叫了个小太监进来。

裴影夜这里是有大越的地图的,她让小太监给找出来。

她是女子,除了上回跟西陵越出征在北疆住了一阵子,也就属这次走得最远,对大越南方的情况其实不太了解,手指沿着地图一点一点的找过去,找到大越和南齐的边境,估摸出西陵越次此出征的锁在的大概位置。

她不太懂排兵布阵的事情,对着地图上的主要山脉仔细的钻研了半晌,到底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实在想不通,就干脆往椅背上一靠,想等着裴影夜回来问问他,却在眸光不经意一瞥的瞬间,赫然注意到一条绵长山脉背后的一个地名——

南疆。

南齐有部分边境临海,在大越版图的东南方向,而南疆偏处西南,中间被一条很长的山脉隔开,一眼看过去和西陵越这次去的地方并不想近。

可是——

沈青桐知道定国公一直是奉旨驻守在南疆的,之前因为太子倒台,皇帝其实是有意让他告老还乡,派遣别人去接管他手里兵权的,可是他推三阻四的没答应。

后面渐渐地,因为西陵钰都淡出朝局了,沈青桐也就没再细想他的事。

难道裴影鸿指的是这个?

沈青桐心里蓦然一惊,顿时就生出些不好的预感来。

她不确定西陵越对这方面有没有注意,却不敢心存侥幸,等裴影夜一回来,马上就让他安排人送自己回去。

裴影夜也没拦着,派了赵凛亲自护送,一行人连夜就出城,马不停蹄的南下往大越方向而去,连着赶路几天,眼见着前面就是大越国境,前面却突见一队人马挡住了去路。

赵凛心是警觉。

沈青桐却骤然松了口气,伸手拦住他:“是云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