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战事纷乱,又是一年/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处正位于两国交界处,有些敏感。

赵凛本来还担心是有人拦截。

他对西陵越身边的人并不熟悉,但沈青桐却是可以一眼就认出云翼的。

云翼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王府里出现,虽然对外的说法是他惹怒了西陵越被赶走了,但是依着沈青桐对西陵越的了解,她却深知此事并不简单。

现在云翼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就是沈青桐也有些意外。

她伸手拦下了赵凛。

迎面云翼也很低调,一共就带了四个随从,似乎已经等候多时,看见沈青桐,忙就策马迎上来。

“王妃!”

沈青桐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只回头对赵凛说:“谢谢你送我到此处,前面马上就是大越境内,你们国境也不太方便,而且师兄那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善后,想必也正需要人手,你就先回吧!”

“是!”赵凛也不坚持,拱手道:“那王妃您自己多加小心!”

“嗯!”沈青桐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在他转身之前,就又赶紧说道:“我怕这期间京城里会有什么变动,所以就把赵刚他们留在京城了,等回京之后我就遣他们回去,不过墨玉和墨锦那两个丫头我要多留一阵!”

这都是她和裴影夜之间的事,赵凛也不逾越,直接应下:“好!属下会转告陛下知道的,王妃保重!”

说完,又和云翼各自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了,然后就调转马头原路返回了。

沈青桐回头目送他走远。

这一次着急赶路,她不能坐马车,就换了男装,跟着赵凛他们一起骑马赶路,所幸她的骑术并不差,再加上有裴影夜准备的良驹,这一路上倒也算顺当。

一直目送赵凛一行走远了,沈青桐才从远处收回目光,策马走到云翼面前。

云翼挠挠后脑勺,咧嘴一笑:“王妃!”

沈青桐微微吐出一口气,心中了然:“王爷让你来接我的?”

“是!”云翼痛快的承认,您出京城那天王爷就来了密信,说是您近期要去北魏一趟,因为不确定您的归期,就让属下随时注意着了。这阵子王爷还在南境,战事繁忙,他顾及不到这边,就说如果王妃您比他先回来,让属下在此接应,暂时先安顿您一下!”

沈青桐终于听出点儿头绪来了:“前段时间你就一直在这附近?”

云翼又咧嘴笑了下,没承认也没否认。

沈青桐略一回想前面发生过的事,心里立刻就将真相猜透了七八分,虽然说起来有点儿匪夷所思,但——

依着西陵越的为人,这样的事他的确是干得出来的。

原来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已经顺水推舟的在布局了。

既然他思虑如此长远,再推演下去,沈青桐对他现在的处境反而相对的放心许多——

他连这边都一早开始动手布置了,定国公那么大的一个麻烦杵在那里,他也不可能全无防备的。

沈青桐定了定神,这一路悬着的心慢慢的落了下去几分。

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冲着云翼一扬眉:“京城里还没有人知道我来了北魏吧?”

云翼道:“就算现在不知道,北魏国中这么轰轰烈烈的闹了一场之后,消息应该也很快传回去了。”

沈青桐道:“魏皇那边会帮我掩饰,他会做出我一直留在魏都的假象。王爷这边是怎么安排的?我能去找他吗?”

云翼道:“战场凶险……泗水县城里属下已经布置好了院子,请王妃先过去,属下一直听着王爷那边的消息呢,一旦王爷凯旋,会第一时间送您回京的。”

沈青桐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她也知道自己就算赶到战场那边也未必帮得上忙,甚至还有可能给西陵越拖后腿,反而是这里——

应该是怎么也不会有人想到她会一个人隐身在泗水县城中的。

“那好!进城吧!”沈青桐颔首,示意他带自己进城。

云翼这次做事还是很小心的,他出来接人,为求方便,自然是几个人轻装简行骑马的,但是在城外的一个岔路口旁边的小道上去提前准备了一辆半旧的马车。

沈青桐上了车,他们几个乔装成家丁,赶着马车进城。

泗水县城里的给沈青桐安排的住处是一个二进的小院子,里面丫鬟仆人都准备好了,并且外松内紧,安排了二十多个暗卫一天十二个时辰轮流守在暗处。

沈青桐倒是不担心老皇帝和西陵丰那些人会发现她人在这里,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休息了一晚上之后又写了封信,让人快马加鞭送回京城,一方面通知赵刚他们回北魏,另外又把墨玉和墨锦两个丫头给召了来。

云翼一般不在这边,都是隔几天才过来看一眼。

他本来就缺心眼又大线条,肯定不指望他来帮着置办些什么用品,倒是院子里的管事婆子十分周到,把什么都想到了。

沈青桐无事可做,静下心来便细细的问了他南边南齐边境上的问题,这才知道,原来当初赶在齐崇回国之前,齐岳的生母周贵妃就伙同联合了部分朝臣,以休养为名把皇帝劝到了行宫小住。南齐的皇帝本来就昏聩又沉迷酒色,太后当权,他几个月不上朝也是常有的事,太后也没当回事,等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行宫那里早就人去楼空了。虽然只是个架子皇帝,那也到底是皇帝,太后按住了消息,没让外传,等齐崇回国之后,这位南齐太子大约是被卫涪陵刺激得不轻,回国之后一改往日里对太后抵触的态度,甚至是有点半胁迫太后,祖孙二人统一了意见,直接决定放弃皇帝,可是皇帝驾崩的诏书还没发出去,皇帝和周贵妃等人却在数十里外竖起一面大旗,打着要讨伐“乱臣贼子”的旗号,联合了几个州县的驻军起事了。

他们那边有皇帝坐镇,自然是一呼百应。

太后和齐崇把控朝廷,周贵妃和齐岳挟天子以令诸侯,双方对峙起来。

卫涪陵还是相当有心计的,知道齐崇和西陵越和沈青桐关系匪浅,他们后面就是大越境内,她怕腹背受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建议齐岳率先对大越用兵,拿下两座城池,借着地势的关系,得了一处易守难攻的关卡作为背后的屏障,同时集中全力对付朝中的太后和齐崇。

这一场战事一起,就打得如火如荼。

虽然齐岳在文韬武略方面都远不及齐崇,但是他手里握着皇帝这张王牌,相当的有优势,双方互不相让,竟是打得十几艰难。

西陵越紧急往南境夺取失地,但是那个地方南齐人恰到好处的守住了天险屏障,他要攻克也不是十分容易,再加上因为战乱,附近山头上落草为寇的一些“匪徒”顺势而动,也屡次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

这场战事,就这么耽搁了下来。

进了腊月,天气渐渐的冷了,眼见着年关将近,士兵们也有点儿无心恋战,再加上天寒地冻,要安抚附近刚迁徙过来的失去家园和土地的百姓,西陵越就只能暂缓战事,先安抚百姓,一边安排着想等了过了年,开春再说。

沈青桐在泗水县里,为了不想暴露行踪,几乎是足不出户。

北方的冬天分外寒冷,腊月的最后几天,鹅毛大雪连着下了几天,院子里虽然有仆从们每天不断的清扫,也是转眼就要落一层,一直到了腊月二十八这天天气才慢慢放晴。

隔着院墙,能听见外面家家户户准备新年的热闹。

沈青桐裹着厚厚的大氅站在廊下,看仆从去打屋檐下的冰凌。

墨玉从屋子里走出来,叹了口气:“这个年,王爷回不来,看来王妃得一个人在这里过了!”

沈青桐笑了笑,手隔着厚重的大氅笼在腹部上,淡淡的道:“也不算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