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回来就好!/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次沈青桐一怒之下借齐崇的手去杀了沈和,那件事西陵越知道,却没过问。

她一直以为他只是没插手,直到这次她从北魏回来看到云翼在边境出现才突然发现不对劲,后来她问云翼了,云翼也没隐瞒,上回她让齐崇的人去杀沈和,西陵越紧跟着就派了云翼带人暗中赶了过去,等齐崇的人一得手,他的暗卫就迅速将军中沈和的人和皇帝的人全部处理掉了。

本来在军中进行这么大规模的大换血,是不太可能的,但显然西陵越在这方面早就布局好了——

之前他在北疆坐镇与北魏梁王对阵的时候就已经虏获了军心,并且也在军中培养并且留存了自己的心腹力量,再加上当时战事上面大获全胜,他这个主帅在士兵中间本来也就是有威望的,这所有的因素积攒起来,就将一件看似绝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

沈和死后,整个北疆的驻军其实已经完全落入了西陵越掌控当中了,不仅没有在军队中引发动乱,甚至连消息都封锁全面,朝廷方面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声。

就算皇帝当时也很谨慎,特意叫人查看,又派遣了心腹过去做监军,并且这位监军也尽职尽责的定时传信回京去禀报驻军的状况,可云翼一直在北疆军中,在暗卫的控制下,山高皇帝远,那位监军也完全无可奈何。

这件事,西陵越偷梁换柱,在衔接上可以算是做得天衣无缝了。

现在西陵丰鼓动了皇帝对北魏宣战,并且亲自带人往北疆支援战事——

西陵越在军中做的手脚,他不太可能知道,如果知道了,也不可能指头落网往北疆军中去。

甚至于——

“确定安王是往北疆去了吗?”沈青桐问。

西陵越摸摸她的头发,面上表情平淡得很:“可能性不大!”

沈青桐也不觉得他会去北疆:“但是现在他手上有了可用的兵力。五万人,不多,但在某些关键的场合,却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各自心领神会。

西陵越进屋有一会儿了,身上的寒意散得差不多了,他拿过旁边沈青桐的衣裳帮她穿戴:“不仅仅的这次他借机从父皇手上抽调的五万人,这些年他在封地,自然也经营有他自己的势力,如果孤注一掷的话,他一定会全力以赴。”

沈青桐配合他,飞快的穿戴整理:“那我们呢?回京城吗?”

“嗯!”西陵越点头:“不叫他看见一网打尽的机会,他是不会轻易出手的,既然他已经迫不及待了,那就趁这次的机会,我们也收网吧。”

沈青桐听出他言辞之间另外的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机会?”

西陵越替她整理好领口,微微垂眸看她,眉目之间依旧没什么大的情绪起伏,但那眼波之中却很明显的透露出丝丝缕缕的寒意来。

“定国公!”他说。

给了这几个字就没再有后话了。

沈青桐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在南境御敌的这几个月,她原是想问这段时间里定国公有没有给他找麻烦,但想想时过境迁了,他为了不让她多想也未必会实话实说,就索性没问。

西陵越弯身拿了鞋子给她穿上,又用大氅将她包裹起来,牵着她的手出门。

墨玉站在门口,其他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王爷!”墨玉拱手。

“走吧!”西陵越略一颔首。

这客栈有些年头了,而且建得比较简陋,这时候还是下半夜,虽然墨玉拿了灯笼,还是很黑。

那楼梯逼仄,沈青桐走得有点小心翼翼。

西陵越便索性将她打横一抱,带着她下楼上了马车。

他是只带了两个随从,连夜赶来的,回程的路上就和沈青桐一起坐得马车。

因为是乔装出行,也不好大张旗鼓,这马车不是很简陋,但也肯定是没有平时昭王府的排场,西陵越上了车,墨玉和墨锦就自觉得没有跟上去挤。

西陵越上了马车也没撒手,还是让沈青桐靠在他身上。

他伸手环了她,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再睡会儿?”

沈青桐确实没太有精神,不过这会儿完全清醒过来了,也没有多少困意,她摇了摇头:“不困!”

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自他怀里蹭了蹭,仰头去看他的脸,轻声道:“当初你答应让我去找师兄,其实是想让我在他那里多待一阵子的吧?最好是等到你把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是吗?”

西陵越抱着她,一低头就刚要一眼就望进了她的眸子里。

车厢里灯影摇曳,她的眸光闪烁如星辰。

他的唇角,不禁就弯起了一个弧度。

“回来更好!”他这样说,宽大的手掌摸摸她的头发。

一开始他其实是很排斥沈青桐去北魏的,但是转念一想,西陵丰已经被宸妃的死彻底激怒了,保不齐就要做出什么非常之举来,让她去裴影夜那里避一阵也好。

其实当时答应让她走的时候他还很矛盾,毕竟——

失去那个孩子之后,沈青桐心灰意冷,对他也十分抵触,那时候他其实是很有些恐慌的,怕她就那么一去不回头了。

可是一来她的意志坚决,二来,也的确是先保证她的安全比较重要,思忖之下,他也就点头答应了。

当时除了明面上护送沈青桐的几个人,他暗中也有派人尾随,以备不时之需,却没有想到北魏那边风波动荡的一切最后会有那么戏剧化的收场,最后只是虚惊一场。

后来沈青桐火急火燎的赶回来,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其实满心欢喜的,只觉得如释重负——

她主动回来,说明她还是愿意和他在一起的。

有些话,并不需要太明确的说出来,各自心领神会就好。

马车行了两个多时辰,沈青桐以为是要直接回京的,没曾想最后马车停下来却是在城外的一座庄子上。

西陵越带着沈青桐下车进去。

这庄子不算大,只有两重院落,沈青桐狐疑的边走边打量,等进了后院的正屋就见一个妇人正抱着一个襁褓里的婴儿来来回回的边走边哄。

这是个什么情况?沈青桐一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