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安王侧妃也怀孕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妇人听见开门的动静,转身过来冲着西陵越福了一福。

沈青桐的目光却被她怀中婴儿吸引。

孩子看上去白白嫩嫩的,但个头儿还不很大,沈青桐自己虽没养过孩子,但祁哥儿小的时候沈青羽那边偶有走动,她也看得出来这孩子当是刚出生不久的。

彼时孩子睡了,长长的睫毛遮了下来。

许是因为自己也正怀着孕的关系,沈青桐此时对这婴儿并不排斥,反而隐约的,心里也跟着生出几分柔软。

她不禁迎上去两步,伸手碰了碰孩子嫩嫩的脸蛋儿。

孩子睡得正香甜,咂咂小嘴儿,没醒。

沈青桐这才又扭头去问西陵越:“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墨锦年纪小,还有些懵懂,可是方才墨玉刚一跟着进了这个屋子的时候就当场黑了脸——

人家金屋藏娇,这位昭王殿下,却是背着王妃,连孩子都有了吗?

其实也不能怪她揣测,毕竟西陵越这样的人,浑身上下都打着“生人勿近”的标签,和谁都不亲近,他会特意置办了这么一处庄园,还偷偷摸摸养了个孩子在这里,要说这孩子和他全无关系,谁信啊!

但是显然,沈青桐是直接就没多想的。

她回头,问得干脆又坦白。

西陵越举步过去,也垂眸看了那婴儿一眼,却没沾手,然后便仍是握了沈青桐的手,问那乳母道:“没什么事了吧?”

“已经退烧了,昨儿个还不怎么爱吃奶,今天已经吃得好睡的香了!”乳母恭恭敬敬的回。

她显然不知道西陵越的身份,更好奇跟着西陵越过来的沈青桐又是谁?只是一个农家妇人,被买进了庄子里做乳母,她也懂得规矩,十分的本分规矩。

西陵越点头:“好生照看!”

“是!”

那乳母答应了,他便牵了沈青桐的手出来,进了旁边的屋子。

沈青桐心里存着疑问,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两眼。

待到进了隔壁的屋子关上房门,西陵越方才说道:“刚刚过去的这个年,定国公回京来过年了。”

沈青桐脑子本来就转得极快,当即就是脑中灵光一闪。

她先是错愕,随后便有隐隐的担忧,皱着眉头,盯着对面的墙壁道:“是西陵钰和陈婉菱的孩子吗?”

前段时间,被各种事情冲撞折腾,而且陈婉菱从怀孕之后就很少出门,一直在闭门静养,她有很长时间没见,所以方才一时半刻的竟然也没想起她来。

西陵越点头:“腊月初七生的,宁王的嫡长子!”

陈婉菱生了儿子,这本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可重点在西陵越“宁王的嫡长子”这几个字上。

沈青桐眉心紧皱:“所以,定国公原也有自己的盘算,他并非是受了安王拉拢,为他所用吗?”

西陵越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个薄凉的弧度,语气仍是浅淡又清冷的道:“据我的探子探查到的消息,他们之间曾经的确私底下有过接触和往来,但显然——是各怀鬼胎的!”

沈青桐仔细想了一想,立刻就有些明白。

只是,她心中仍有疑问,就仍是盯着对面那面墙,不解道:“那这孩子怎么会你的手里?宁王府丢了小世子,难道没有闹起来吗?”

西陵越但笑不语。

沈青桐只有些忧虑的盯着他。

片刻之后,西陵越方才说道:“趁着父皇对我忌惮,老大又刚好不在京城,这个时机千载难逢,我猜定国公那边应该马上就会有所动作了。这两天你先待在这里,不要露面。”

之前西陵钰的太子之位被废,皇帝就有意收回定国公手中的兵权了,可是因为他没有明显的过错,皇帝不好强行罢免他,就只是软硬兼施的提了几次,说他年事已高,应该回京安享晚年了,可定国公就是一路装糊涂,大义凛然的表示自己老当益壮,还可以为陛下分忧,死活握着南疆的兵权不撒手。

当时西陵钰大势已去,沈青桐一直以为他痛恨西陵越这个死对头,为了保护家族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力,是极有可能会和西陵丰联手的。

而现在看来——

他可能一开始没有堵死西陵丰那边的路子,但却又分明给自己留了另外一条退路,一直在等这陈婉菱肚子里的动静。

算下来,这陈婉菱也算争气,十月怀胎,瓜熟蒂落,居然就这么幸运的生了个男孩儿。

有了这个孩子,怕是会激起定国公别的野心来了。

西陵越故弄玄虚,沈青桐就也没有勉强追问这孩子怎么会落到他手上的。

她只是有些忧虑的看着西陵越的脸:“这样——你会有危险吗?”

西陵越拍了拍她的手背,眉目间的笑意透着点儿漫不经心的味道,不是故作得轻松,他说:“陪他们做戏而已,我能有什么危险?”

这一场夺嫡之争走到如今这一步,早就是无路可退的了,就算他已经不复初心,但这条路也唯有继续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有时候,我们会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但事实上只要是落在脚下的印记,就都是你种下的因,大家谁都不是小孩子了,可以状似天真的反复无常。

沈青桐也不矫情的去跟他说些感性的话,她只是看着他的眼睛,抿抿唇,很认真的说道:“我是冲着你才回来的,你可别叫我白跑一趟。”

只要有裴影夜在,其实无论他是成是败,她都不会潦倒。

纵然她不会甜腻的与他说“爱”,可是她的选择,态度明确,立场鲜明。

她没留在裴影夜身边安享富贵,却在这样风高浪急的时刻毅然选择回到他身边。

西陵越的心里,其实比谁都明白。

他站起来,将她拽入怀中抱着,又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的道:“放心吧!”

沈青桐任他抱着,两人就谁都没有再说话,就这么站了许久。

西陵越在这里陪着沈青桐一起用了午膳,安顿好她之后就赶着回城外的驻军那边了。

沈青桐到门口送他,等他策马远去了,方才被墨玉扶着往里走,进了门,墨玉突然道:“奴婢听王爷的随从说安王侧妃也怀孕了,好像——和王妃您差不多的月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