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退位让贤/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朝来过以来,在位的皇帝都有修建浮屠塔来供奉的习惯。

此时众人匆忙转身,便就见到远处半山腰上烟尘滚滚,被众多浮屠塔围在中间的象征太祖皇帝的那一座宝塔竟然懒腰断裂。

上半截塔身倾塌下来。

为了表示对太祖皇帝的尊敬,后面各位帝王修建的宝塔都比他的稍小,而那座宝塔又是被供奉在中间的,此时断裂,砸下来的一截又连带着将周边的浮屠塔砸毁了两三座。

皇陵的位置选的都是风水宝地,地势也十分稳固,千百年来还从没出现过这样的动荡。

“这是——”人群里一阵躁动,甚至有人已经露出惶恐不安的神色来了。

皇帝额角青筋暴起,手指紧紧的攥着,眼睁睁的看着象征开国皇帝的那座浮屠塔倒塌成满地的废墟,目赤欲裂。

身边的人本来是该安慰他的,可是“年久失修”这样的话此时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开口说的,毕竟所有人都清楚,因为是历代帝王的象征,皇族对这些浮屠塔重视的很,每年国库都会拨银命工部的人加固维护的。

而且本朝历经三百余年,这样的事情却是第一时间发生。

所有人的脑子里都不约而同的蹦出一个念头——

天谴!

早前皇帝和常贵妃之间的丑事就被人在街头巷尾暗地里议论,最近又有传言说是他虎毒食子,对昭王西陵越下了杀手……

虽然因为官府镇压,百姓敢怒不敢言,可越是这样压制这样隐藏,压抑得久了,背地里民怨更容易发展成鼎沸之势。

“快去看看出什么事了!”半天之后梅正奇反应过来,连忙指了两个小太监过去查看。

文武百官当中一阵的沉默,大家都各自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谁也不敢带头说话。

钦天监那边也赶紧叫了人前去查看,可是一番探查之下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人等,也暂时没有看出任何人为的迹象。

这一天虽然是晴天,但是气温却低靡得十分可怕。

众人等了大半个时辰,全都冻得脸色发青。

皇帝只嘱咐了两句不准他们乱说话,就带着众人匆忙的回城了。

但是这种流言又如何能压得住?还不等天黑,皇帝皇陵祭天时候发生的一连串怪异的事情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闹得人尽皆知。

而这边的皇帝,刚一回宫就因为感染风寒发高烧给病倒了。

宫里紧急传召了太医,又是一番忙乱。

皇帝的身体本就是强弩之末,加上这一次惊悸过度,这一病就非同小可,昏昏沉沉的几天下不来床,更是持续不断的做噩梦。

皇陵中轰然倒塌的浮屠塔,上香时候屡次断裂的香柱,西陵卫血肉模糊的趴在地上盯着他流血泪,常贵妃冶艳的面孔上冰冷无情的讽刺笑容,西陵越站在暗处,面无表情的凝视他,宸妃挂在横梁上,死不瞑目,舌头伸出来老长……甚至于多年以前,北疆境内那满地鲜血尸骨的人间地狱,他一个人置身其中,冷不防远处的山岗上沈竞骑着高头大马,身披战甲带人冲杀而下……

再到后来,又会看到沈青桐光鲜亮丽的面孔,盛装打扮之后在大殿之中一步步朝她走来,可是走着走着,她的脸又变成了常贵妃,他惊惧想躲的时候,那女人却突然伸出尖锐血红的指甲,狠狠的掐入他脖子的血肉之中……

这些乱七八糟的恐怖画面,不间断的在睡梦中重现,他一时惊醒了,无力起身,挣扎片刻昏昏睡去,但很快的又会被另一重更恐怖的画面再度惊醒。

如此只过了两三日,他便就形容枯槁,整个人躺在偌大的龙床上,毫无生气,像是只剩下一把枯骨一般。

太后是每日早晚都会过来看一次的,可是皇帝昏昏沉沉的,再加上就算醒了也没精神理会她,通常她也只是看一眼就叹着气走了。

皇帝在床上躺到第四天,终于禁不住朝臣们的轮番催请,这天感觉烧退了,就撑着身子起来要上朝。

彼时天色还没全亮,他手撑着膝盖坐在床沿上。

服侍他的暗卫走进来看见,吓了一跳:“陛下,您这是……”

“叫人进来给朕更衣,传百官上朝吧!”皇帝道,声音沙哑,没什么力气。

那暗卫一边拿了外衫给他披上,一边眼神闪躲着道:“陛下病情还不曾痊愈,还是再歇两日再去上朝吧!”

皇帝不听,挡开他的手:“给朕更衣!”

他心里很清楚那天皇陵发生的事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前面几天他是真的起不来身,这时候但凡是能动作了就得赶紧出面,想办法平息事态,把动荡的人心压下去。

“这……”那暗卫支支吾吾,神色犹豫的几次欲言又止。

若是在平时,皇帝肯定一早就发现他的异样了,可如今他精神不济,根本就无暇顾及。

那暗卫也无计可施,只能硬着头皮叫人进来服侍。

等穿戴完毕,就扶他上了辇车去上朝。

他如今身体这般,本来折腾了一番下来就很慢了,其实比平时上朝还晚了一刻钟,可他人到大殿之后却发现从殿前广场到里面全都空空如也,灯也没点,漆黑一片。

皇帝有些茫然,扭头去看陪在辇车旁边的暗卫。

那暗卫满面难色的低下头。

皇帝就是盯着他,在等一个说法,那人斟酌了半天也没能抗住,便就只能吞吞吐吐道:“太后……抬头不准他们进宫来吵了皇上养病,这会儿众位大人都在宫门外面跪着呢!”

皇帝狐疑了一瞬,立刻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出什么事了?”他终于忍不住提了口力气问道。

那暗卫连带着旁边梅正奇等人都接二连三的跪下去,惶恐道:“奴才不敢说,陛下……陛下恕罪!”

皇帝眼中迸射出狠厉的杀意来,盯着几人伏在那里的脊背又看了眼,吩咐道:“去宫门!”

彼时那边的宫门是大开着的,文武百官没全来,却也来了大半,都跪在那里。

他们已经跪了一天一夜,中途早有几个人体力不支给昏死了过去,皇帝赶过去的时候太后刚好早他一步赶到,跟着老远皇帝就听有人声泪俱下的恳请:“上天示警,不可违逆,何况皇上如今重病在身,也实在不宜操劳,请皇上退位让贤才是当务之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