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风高浪急,群臣逼迫/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几天之内,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皇帝急怒攻心,只觉得轰然一声,眼前隐隐发晕。

太后也才刚从步辇上下来,沉着脸站在众人之前,厉声呵斥:“你们这都说是什么混账话?皇上还在养病,哀家昨日就与你们说了,此事休要再提,帝位的归属乃是天命所归,还轮不到你们来说三道四,都马上给哀家散了!”

话音未落,身边梁嬷嬷已经悄然上前一步,轻声的提醒道:“太后,皇上来了!”

方才百官群情激奋,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太后身上,再加上本来就天也还没亮,所有都不曾注意到后面又有一队仪仗过来。

此时跪在太后脚下的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臣听见梁嬷嬷话,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

皇帝已经气冲冲的自辇车上下来了。

太厚皱眉,转头迎上去两步道:“皇帝的身子不适,这天寒地冻的,怎的就这样出来了?”

话音未落,皇帝就毫不留情的冷笑道:“朕的身体并无大碍,如若朕今天不出来,又焉能知道这坐了几十年的龙椅已然岌岌可危了。”

他径自绕开抬头,走到众人之前,眼神阴鸷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扫过跪在面前的群臣,随后便又是心口一堵,蓦然心惊——

跪在这里请命的朝臣人数居然过半,尤其是在朝堂之上人脉甚广和担任要职的人已然超过了三分之二。

本来他气势汹汹而来,一腔怒火的怂恿下还打着杀鸡儆猴的主意,这时候却是攥着袖子底下的拳头,隐隐的有些紧张了起来。

皇帝会突然赶过来,这些朝臣们本来也颇为意外。

人群里有了一瞬间的沉寂,鸦雀无声。

皇帝的胸口起伏,冷冷的道:“你们要逼朕退位是吗?要退位让贤是吗?要让给哪个贤啊?”

此言一出,本来沉寂无声的群臣也都跟着瞬间回过神来。

皇帝本以为他人在这里,再强权威压,这些人就该知难而退了,却不想他这刚一开口,跪在最前面的刘阁老立刻就郑重的磕了个响头道:“陛下,前几皇陵祭天之时怪事连连,今日里京城之内和附近的几个村镇之中又有瘟疫频发,导致人心惶惶,钦天监夜观天象,测算出此乃不祥之兆,帝星黯淡,实乃上天的警示之意。陛下为朝局天下操持多年,近年来恶疾缠身,也是时候该颐养天年了。一为陛下龙体安康,二为大越的江山社稷能够万古长存,微臣等在此恳请陛下,请陛下顺应天命,早日退位,延福于子孙!”

这刘阁老已有七十高龄,平时多走几步路都要气喘吁吁,年轻时曾任太子少师,教导过皇帝,在朝中可谓德高望重,近几年他已经不怎么参与朝政了,如今第一个站出来说话,并且这番话说得也是字字句句掷地有声,不卑不亢。

“请陛下顺应天意!”皇帝还不及说什么,后面紧跟着就是众人附和,声势震天。

皇帝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只觉得胸中血液翻腾,心头绞痛的厉害。

“你们——你们——”他原是想要发怒的,但是胸中实在是痛苦难当,一只手下意识的捂着胸口,另一只手颤巍巍的指着人群,面色怪异的脸上开始滚落豆大的汗珠来。

“请陛下顺应天意……”朝臣们完全不为所动,声势一波比一波高,气势也一波比一波的足。

皇帝站在那里,强撑着不肯让。

“陛下!”梅正奇本来是被他的暗卫挤在后面的,此时觉得情况不对,就往前走了两步,一见他的脸色,顿时就慌了,连忙回头看太后:“太后娘娘,陛下的旧疾……”

只低声的提醒了几个字太后就已经会意。

她快走两步过来,一看皇帝的脸色,也是不由的神色大变,连忙招手道:“快送皇帝回寝宫,传太医!”

皇帝不甘心,也不想走,但确实是没有办法。

梅正奇等人半拖半扶的把他弄上了步辇,匆忙折返正阳宫。

这边群臣还都跪在这里,没有半点妥协让步的意思。

太后紧皱着眉头扫视众人一眼,不得已是还是再次开口道:“你们是要连着哀家也一起逼死吗?”

说完,却也没等任何人的回话,转身就被梁嬷嬷扶着往停在宫门之内的步辇那里走去。

皇帝的情况不太好,太后一行自然也是跟着去他寝宫的。

这几天太医一直侍奉在偏殿,随时候命,所以这时候来得也是很快的。

那殿内弥漫着一股子难闻的药味,太后直接就等在了院子里。

梁嬷嬷出去了一趟,过了一会儿又匆匆的回来。

太后回头,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梁嬷嬷神色凝重的冲她摇了摇头,凑近她身边轻声的道:“朝臣们都还在外面跪着呢,这动静已经是瞒不住了,这时候应该整个京城都知道了。”

本来那些百姓是不住畏惧的,可就是这两天,京城里和周边的村镇里都莫名其妙的开始有人染病,令医者都束手无策,现在这是天谴的传言一旦散开——

事关己身,百姓们就不会再得过且过了,一旦民怨成鼎沸之势,这局面恐怕就不是逼皇帝让位就能平复的。

“太后……”梁嬷嬷心里也是着急,左右看看没人走近,就又将声音压低了几分道:“这几日奴婢一直带人暗中查访,确定在幕后操纵,煽风点火的人就是定国公。他若就只是替宁王争位也还罢了,看是他……”

太后这些年虽然不插手朝政,但却并不代表她就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

她抬了抬手,打断梁嬷嬷的话,沉默良久,还是问:“越儿那边还是没消息吗?”

不她要维护皇帝,不想让皇帝退位,而是如今朝中的这个局面——

皇帝退位是小事,后面要上位的人选才是重中之重。

西陵越生死不明,下落也不明,现在京城里唯一有可能上位的就只剩下一个西陵钰了,太后既然知道了定国公的阴谋,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至于西陵丰——

则是完全不在她推崇的人选之内,她根本就不会考虑。

梁嬷嬷一筹莫展的摇头:“暂时还没有。”顿了一顿,还是忍不住道:“太后,恕奴婢逾矩,近来皇上的所作所为的确是够让昭王殿下寒心的了,恐怕这一次……”

西陵越如果真的死了,是一定会见到尸体的,太后不傻,她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骨肉相残的事,虽不是她愿意看见的,可如今真到了她控制不住局面的地步,她也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说话间,太医满头大汗的从里面出来。

太后就收摄心神迎上去两步道:“皇帝怎么样了?”

“皇上旧疾复发,导致心脉损伤,刚又吐了血……”太医叹了口气,脸上表情分外凝重:“这会儿睡下了,但是太后,恕微臣直言,陛下这身子怕是经不得……”

话到这里,已经明了。

太后挥挥手,没叫他说下去,只吩咐道:“你还是在正阳宫呆着吧,好生照看皇帝的身体。”

“是!”太医应诺,背着药箱进了偏殿。

太后进去看了皇帝一眼,又嘱咐梅正奇等人好生服侍,就转身自正阳宫出来。

返回自己寝宫的路上,她吩咐梁嬷嬷:“你亲自去一趟安王府,把陆氏接进宫来陪伴哀家礼佛!”

梁嬷嬷心跳猛地悬空半拍。

她骤然抬头朝旁边步辇上的太后看去。

太后的面色平静又严肃,和往日里没有半分的不同,但是这句话却是让她深感压力重重。

“是!奴婢这就去!”梁嬷嬷谨慎的应下。

太后又道:“皇帝身子不适,这几日哀家要在小佛堂斋戒念经,替大越和皇上祈福,就不要拿外面的事来扰我了。”

“是!”梁嬷嬷仍是直接应下。

送太后回了寝宫之后,她就亲自去安王府,传了太后的口谕把陆嘉儿接进了宫里,陆嘉儿自然察觉了此事反常,但太后的懿旨根本就没有她置喙的余地,可以说是被梁嬷嬷强行带进了宫里。

然后太后就关闭了宫门,在小佛堂礼佛。

本来她就是不管朝政的,这么关起门来不见人,皇帝根本就是习以为常的,只是宫外请命的官员久久不去,一天天的跪下去。

再到后来,甚至有人饿晕了过去,气息奄奄。

百官之后,渐渐地也有百姓加入进来,皇帝就是想要关起门来装太平也做不到了。

两日之后,他不得已的再次拖着病体上朝。

百官朝拜,无非就一个要求——

请陛下退位,令立新君。

经过这几日的打击,皇帝这会儿的心态已然平稳很多,他面前摊开了一卷圣旨,居高临下的冷笑:“好!为了黎民苍生,为了大越的皇朝基业,朕退位又如何,只是——朝中并无太子,此时朕当是传位于何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