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行刺太后?/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为一国之君,被自己的臣子威逼至此,这大概就是一场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皇帝盯着满殿的文武百官,那眼神,阴鸷之中又带了另外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可是这时候却没人有心思去过分探究了。

“皇——”站在文臣之列的刘阁老站出来,刚要说话,这一次却是定国公当仁不让的站出来,大义凛然道:“皇上,如今天道示警,百姓惶恐,臣等并非威逼皇上,只是因为如今的局面,安抚民心才是重中之重,而且陛下近日龙体违和,也确实不宜在为国事操劳,微臣斗胆,以为宁王殿下曾领东宫之位十数载,当是可为陛下分忧!”

此言一出,他暗中联络,已经投靠他的朝臣们也纷纷站出来请命。

皇帝冷眼看着,一语不发。

片刻之后,便有西陵越派系的朝臣稳不住了,站出来反驳道:“宁王德行有失,已经被陛下亲自下令废黜太子之位,陛下归为一国之君,焉能朝令夕改,这般出尔反尔的再次启用曾经犯下过弥天大错的宁王殿下,只怕不但不能安定民心,反而更会引发民怨沸腾。臣请陛下三思,宁王绝非继承大统的最佳人选,微臣以为昭王殿下文武全才,又屡次领兵出战,功在社稷,这才是真正能叫朝臣百姓信服的主君之风……”

话音未落,对方立刻反驳:“昭王殿下如今正在重伤之中,现在连下床来上朝都不成,如何担此重任?”

方才那人被噎了一下,但终究也是不肯退让,梗着脖子争执道:“总之宁王德行有污,不足以服众!”

定国公道:“陛下,如今民心不稳,外面的局势随时都可能失去控制,不能再一味地拖延了,当初陛下废黜宁王太子之位,据臣所知,实则是南齐那个妖女卫涪陵挑起的阴谋,而并非宁王自身之失,而宁王在太子之位十数年的表现和功绩都是有目共睹的,此情此景之下是需要马上推举一人出来稳定民心,宁王殿下绝对是不二人选。”

西陵越不在,他派系的朝臣素来都知道他处世作风沉稳,不会逞口舌之快,一旦出手就是稳扎稳打,一击必杀的,这时候群龙无首,一群人多有些保留,并不敢太过争执了。

而定国公手上还握着南疆那里的八万兵权,在如今世道不稳的当口上,他这说是在给出谏言,实则已经明晃晃的有些要逼迫皇帝的意思了。

皇帝表情阴冷的盯着他,就听着下面争执,居然一语不发。

顾岩泽在西陵越的提携之下,如今已经是位居正二品的礼部侍郎了,本来他一直事不关己的在看着双方争执,此刻却突然站出来道:“国公爷此言差矣,朝令夕改实非明君所为,就算昭王殿下重伤在床,陛下的皇子当中能担重任的也并只有宁王一人吧?”

他话没说完,定国公却分明早有准备,当即打断他的话,不卑不亢的扬声道:“你想说安王吗?据老夫所知,他奉命往西北领兵,却在途中私自篡改了行军的路线,带着五万精兵子底下经营自己不可见人的勾当去了,现在京城民心不稳,保不齐他现在就躲在暗中伺机而动呢,如此居心叵测之人,你还敢举荐他?”

顾岩泽并不惧他,当即就不冷不热的顶回去:“安王远离朝局多年,微臣并不觉得他能担此众人,微臣想说的是四殿下和七殿下不都也在吗?既然国公爷的意思只是需要推一个人出来稳定民心,也不是非宁王不可的!”

五皇子夭折了,四皇子不成气候,多年来就只知道养尊处优的享乐,所以根本就不会有人想到他。

至于西陵徽——

一个毛孩子而已。

定国公突然明白了,这人站出来就是搅局的。

他狠狠的瞪过来一眼。

“陛——”正待要再说话,上面沉默了许久的皇帝居然开了口,猝不及防的打断他道:“既然诸位爱卿都为着朕的身体着想,想让朕退位安养,朕也便顺应各位爱卿之意,只是长幼有序……”

定国公本来就没把西陵越当成威胁,反倒是听到这四个字立刻警觉起来,再次谏言道:“陛下,微臣还查到安王这些年在封地之内训练私兵……”

话音未落,已经被皇帝再次打断,皇帝盯着他,眼神来带着冰冷不屑的神情道:“安王在封地训练豢养私兵的事一早就有奏明于朕,而且他这次领兵出征本来也就是个幌子,是朕命他以出征为名带兵出京的,现在他的去处也在朕的掌握之中,朕如此这般解释,你可还满意?”

此言一出,满殿都是倒抽气的声音,群臣们面面相觑。

定国公的一颗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他的第一反应是难道这是皇帝和安王设的一个请君入瓮的局?他们难道是为了对付自己的?

可是皇帝身体都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撑不住这样的场面,而且现在他一没举兵造反,而没有在宫中动武,皇帝就算想要动他,现在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和证据啊。

难道——

这就只是缓兵之计?

定国公投鼠忌器,一时间分不清皇帝这话是真是假,便就迟疑着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茬。

却是另外有人惊奇道:“那么敢问陛下,安王陛下他现在身在何处?”

顾岩泽一时也拿不太准皇帝的心思,故而就在暗中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皇帝只是面无表情的瞄了那位朝臣一眼,却是直接忽略他的话道:“嫡庶有别,长幼有序,而且朕为一国之君,也断然没有朝令夕改的道理,宁王既然是废太子,那就是废太子,为了安抚民心,朕今天就顺应各位爱卿之请,在此颁下传位诏书……”

众人看着她手中诏书,都是各自紧张。

皇帝有些恶劣的冷笑了一下。

他抬手。

旁边的暗卫捧了玉玺就要送过去,却是殿外一人匆匆闯了进来。

“皇上!”来人是梁嬷嬷,她这骤然闯入实在是放肆又不知礼数。

皇帝不由的皱眉,梁嬷嬷却没等他开口斥责就已经冷着脸道:“皇上,请您马上移驾,安王侧妃在后宫意图行刺太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