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还礼/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梁嬷嬷拧眉,沉声呵斥:“怎么回事……”

“这……这……”那宫女支支吾吾,惶惶乱乱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就跺脚道:“您还是快回去吧。”

梁嬷嬷转身欲走,但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又犹豫着转头看向了皇帝。

彼时皇帝还在定国公的挟持之下。

而此时的定国公也毫无退路,他意识到这其中可能会抓到扳倒西陵丰的契机,便就干脆不管皇帝愿不愿意,直接抢白道:“太后娘娘贵为国母,她的事情都不是小事情,陛下身为人子,也不该置之不理,微臣就陪您一起移步过去看看吧,看是谁这么放肆,竟敢在宫中公然冒犯太后她老人家。”

他并没有放开皇帝的意思,因为现在很清楚,他手里抓着皇帝才是抓着了保命的王牌。

“定国公——”还有耿直的朝臣想要上前呵斥。

可是定国公已经半强迫的推着皇帝从台阶上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

皇帝即便是憋了满肚子的火,可是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他也只能被动的往外走。

岑四儿多少有些心虚,这时候正在踟蹰,却是梅正奇眼珠子一转,匆忙的奔出殿外去张罗:“传步辇,快传步辇!”

定国公带着皇帝走在前面,十分谨慎的防备着周围的动静,可等到从大殿里出来,外面围着的御林军里头就立刻有一二十人快步聚拢上来,将他和皇帝护卫在中间,彻底隔开了其他人。

皇帝咬牙切齿:“你——”

后面的朝臣之中还有人在暴怒的大骂。

西陵越是差不多紧跟着皇帝和定国公出来的,只是他迈过了门槛就没再动作,而是负手而立站在了大殿门口。

殿内有几个大臣第一时间急吼吼的跟着追了出去,后面刘阁老也颤巍巍的往外冲,不想,西陵越却突然抬臂拦了一下。

刘阁老等人被堵在殿内,不由的都是一愣。

西陵越的视线落在殿外,盯着皇帝和定国公那一行人,开口的语气平静又冷淡:“诸位大人就不必全都跟着去了!”

这是个命令的语气。

当即就有人发怒:“昭王殿下这是什么话……”

“实话!”西陵越强硬的打断:“方才在这大殿之上你们也不过只有看看戏、起起哄的份儿,父皇一个人的事你们都管不了,一会儿再加上皇祖母,你们就更管不着了,所以——听本王一句劝,全都留在这里,否则刀剑无眼,本王可不保证你们看了戏之后都能全身而退!”

这话里,已经赤裸裸的带了威胁的意思。

有人义愤填膺,也有人明哲保身的直接沉默。

最后,还是刘阁老拧着眉头,意味深长的看着西陵越暴露在阳光下的侧脸道:“昭王殿下,老臣知道我等无能,可是到如今老臣也还是要提醒您一句……”

话到一半,西陵越已经接茬。

他回转身来,扫视一眼被他堵在殿内的众人,勾了勾唇,语气却很有点漫不经心的道:“那是本王的父皇,众位爱卿这都是在想什么呢?”

态度实在是不诚恳。

但是听他这样一句话,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却还是稍稍的有几分放心了——

最近各种流言蜚语满天飞,皇帝在朝臣和百姓之间的名声早就臭不可闻,今天就算没有定国公生事,皇帝也必然要被拉下马的,但这些朝臣们安享太平习惯了,他们现在其实比西陵越这个当事人更在乎局势和整个朝廷还有皇室的颜面问题。

事情只要能平息下来,他们就能满意,但前提是契机和过程都一定要体面。

西陵越既然表态了,他们现在全都无计可施,也就宁肯自欺欺人的选择相信了。

前面定国公已经挟持皇帝下了台阶,而前面火急火燎、迫不及待就跟着他冲出去的那些人无非就是他为了这次的大事所笼络的朝臣,那些人因为事情和他们自己的荣华官位息息相关,也才会那么着急,亦步亦趋。

这时候有人发现身后的动静不对,回头看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西陵越款步下台阶,又将他们想要回头的脚步堵死了。

一群人面面相觑,暗地里互相观察彼此的神色。

西陵越什么也没说,那边定国公带着皇帝上了辇车,已经起驾往后宫去了。

西陵越站在那里,眼神似笑非笑,但就是这张艳光四射的脸,却是越看越是叫人觉得心虚,叫人不敢直视。

“诸位大人还不走吗?”西陵越挑眉,明知故问。

“这……”终于有人大着胆子道:“后宫禁地,臣等会不会冒昧唐突了太后?”

“无妨!凡事自有本王替你们担着,定国公毕竟是国之栋梁,即便他今日做事出格,也总得需要几个举足轻重的人当面做个见证,走吧!”西陵越道,言罢,便又回头扫了眼身后大殿的方向给当值的禁军下了命令:“本王陪着父皇去去就回,这大殿之内诸位大人的安全你们要负责保护好,今天宫中生乱,就不要让大家随意走动了!”

这……是个软禁限制的意思了?

面前的几个人斟酌利弊,还是觉得被限制看管起来还不如跟着去了,于是心中纵然忐忑,也都还是悻悻的跟着皇帝的仪仗走了。

西陵越仍是留在最后。

这时候,西陵钰才和陈婉菱一前一后的走过来。

陈婉菱神色疑虑,明显是对眼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就紧跟着西陵钰,紧紧的抿着唇不说话。

西陵钰走过来。

他抬头,直视西陵越的面孔,开口还颇有些语气不善:“你一早就知道定国公的意图?这就是你所谓还给本王的那份大礼?”

西陵越扯了下嘴角,算是默认:“二哥觉得这份礼的分量还不够?”

西陵钰心里是不舒服,但他还能明确的区分轻重,盯着面前西陵越的面孔又是半天,最后便是语气嘲讽的冷笑道:“自然是够了!当年那区区的一个西陵卫算什么?本王的外祖父换那么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本王自是赚的多了!”

最后几个字,他根本就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当初沈青桐小产之后西陵越特意登门去找他借人,当时别有深意的撂下一句话来,他当时也只当是对方故弄玄虚,却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应验了。

即使心里再如何的不愿意,西陵钰此时此刻也还是得承认——

论及对大局的掌控,论及这样撒网捞鱼的本事,西陵越的确是完全碾压他的。

西陵越又扯了下嘴角,便没再说什么,也转身跟着仪仗往后宫的方向走。

陈婉菱却多少还是有些后怕,她咬着嘴唇犹豫半天,忍不住的开口道:“王爷——”

西陵钰回头看她,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

陈婉菱本能的回避他的视线。

但是沉默片刻,西陵钰却是缓和了语气道:“孩子呢?”

陈婉菱有些诧异,但无从深究,赶紧如实回道:“我还没见到,应该是在昭王手里吧!”

西陵钰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沈青桐去找你了?”

从陈婉菱过来之后,他已经很快的悟出了这一重意思。

陈婉菱面色僵硬的点点头:“是的!”

西陵钰这时候也着实无话可说。

他玩味着抿抿唇,也抬脚往后宫的方向走。

陈婉菱连忙小跑着追上去。

走了两步,西陵钰才又察觉不对劲,忍不住皱眉,又转头问她:“那她人呢?”

陈婉菱道:“她让我掩护她进宫来了,进宫之后她就自己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了。”

西陵钰这才越发觉得不对劲:“她也进宫了?”她进宫来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