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瓮中捉鳖,毒攻/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婉菱当然不会知道沈青桐进宫的目的和意图。

而这个时候也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他们夫妻两个此时的目的很简单也很直接,那就是必须跟过去,得要当场确认在定国公的这件事里他们能够摘得出去。

一行人先后赶到太后寝宫的时候,那里寝宫的外围已经完全被御林军封锁了,但是里面暂时听不出有什么动静。

定国公还是很谨慎的,带着皇帝下了辇车却不急着进去。

西陵越冷淡的看他一眼,却是无所谓的,走过去直接问当值的校尉:“里边什么情况?”

“安王侧妃挟持了太后娘娘,并且把娘娘宫里的宫人都赶了出来。”那校尉道,生怕会被迁怒,神色很有些局促不安:“奴才们怕伤及太后凤体,只能暂时守在外面了,请殿下……”

他原是想要向西陵越求救的,随后又想起来皇帝也在,连忙改口道:“请皇上和殿下做主!”

西陵越于是回头问皇帝:“父皇要进去吗?”

皇帝已经是脸色铁青——

他被定国公挟持,进不进去的哪里轮得到他做主。

他冷哼一声,未置可否。

定国公却已经豁出去了,颇有些有恃无恐的冲西陵越一挑眉:“为了太后娘娘的安全,陆氏一个女人家,经不得刺激,未免她走极端,老臣以为应当先把这里的禁军撤离,这样才好交涉,不知昭王殿下以为如何?”

西陵越根本也就只跟皇帝做表面工夫,实际上半点也不在乎皇帝怎么想的。

他唇角勾了勾,便就收回了目光吩咐那个校尉道:“国公爷所言也有道理,你先把这附近的人手都撤了吧,把皇祖母宫里的宫人都先带去别处安置。

定国公这时候虽然已经把挟持皇帝匕首从他颈边移到了身后腰眼处隐藏,但只要不是瞎子就都能看出来皇帝此刻是身不由己的。

那校尉虽然心里惶惑又暗惊,这时候却也知道不多事,只是顺从的领命:“是!”

言罢,就转身招呼下面的人:“都退到御花园那边去,那边的交泰殿空置,把太后娘娘宫里的人先都送过去安置。”

一行人尽然有序,撤离得很快。

皇帝紧绷着唇角,始终一语不发。

西陵越站在门口,也没动。

定国公犹豫了一瞬,就带着自己人先押着皇帝进了院子。

因为人都被遣出来了,这院子里此时静悄悄的,一行人直接进了殿门大开的正殿。

那里,太后面无表情的坐在上首的椅子上,她左右两边各自一个婢女拿短刀压在她颈边,看这两人的穿着打扮不是宫里的宫女,想也知道应该是陆嘉儿从安王府带过的,而在旁边却还倒着一个宫女横死的尸体。

地面上一滩血。

“绿盈!”跟着一起从朝堂那边过来的大宫女看见了,立刻惊叫一声扑了过去。

但那绿盈明显已经气绝,手还捂着腹部的伤口,脸色惨白。

陆嘉儿就站在太后的旁边,只是捡了个角落,稍微靠后的地方。

事情闹到这一步,她自然也是紧张的,眼神难免有几分慌乱踟蹰,可是在见到西陵越等人进来的时候,她又掐着手心飞快的命令自己冷静了下来——

横竖已经到了这个局面,她也没别的路可以走了。

她先是看了眼西陵越,然后才发现和定国公一起走进来的皇帝有些异样,意外之余便是狠狠一愣。

定国公飞快的扫了眼殿内的情况,一时间居然有些啼笑皆非——

就凭这陆嘉儿一个弱质女流带着两个似乎会武功的丫头,她们能撑得起来眼下的这个局面?

陆嘉儿也有点儿发懵。

本来太后说她投毒就的欲加之罪,可是她抗衡不过,本以为可以等着皇帝过来当面解释澄清,却没想太后根本就没打算给她活路,当场就下令要处死她。

她虽然有些心机手段,可是一个大姐闺秀,哪能不畏惧生死?何况还要顾念着腹中骨肉,就更是惶恐。

她也没有想到太后会做的这么绝,苦求无用,最后只能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太后没有防备,刺死了她的宫女,把人控制在手了。

她也知道这是下下策,但是真的不能坐以待毙,所以就一直忐忑的等皇帝过来,还想着谋一线生机。

现在看到眼前的这个局面,她也傻了眼——

就算她挟持太后在手,手里抓着至关重要的筹码,可就算是要谈判,这该是跟谁谈呢?

陆嘉儿警惕着注意着进来的这一群人,不由的干吞了两口唾沫。

定国公看了眼,他根本就不把陆嘉儿看在眼里,也不会在乎太后的生死,只是觉得西陵丰真是时运不济,这个时候陆嘉儿做了这种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于是,他冷笑:“安王侧妃在宫中行刺太后,又公然威逼挟持?你们安王府这是要造反吗?”

陆嘉儿隐隐打了个寒战,定了定神,刚要说话,却是西陵越已经抢先开口。

他进了这殿内,倒是完全松懈了下来,也不管别人怎样,自己直接在门边找了把椅子一坐,语气冰凉的道:“安王指使自己的侧妃进宫行刺皇祖母,图谋不轨,这件事稍后自有本王才出面来和他清算,国公爷就不需要越俎代庖了,你的刀可还捅在父皇的腰眼上呢,就不要恬不知耻的来装什么忠臣良将了。这事情咱们还是要一件一件的解决的,不如咱们先来说说你定国公挟持天子意图篡位的这件事要如何处理?”

陆嘉儿的话直接被堵了回去。

定国公脸色一沉,忽的转头看过来。

他盯着西陵越,也是破釜沉舟的冷笑;“皇上的性命此时就在我的手上,你觉得我当如何?”

西陵越却只当没听见他的话,突然接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道:“定国公你次此谋事,秘密带回京的一共有多少人手啊?”

定国公被他问得一时愣住,眼中神色却是在飞快的变化,阴晴不定。

西陵越靠在椅背上,丝毫也不觉得眼前几方人马的对峙有剑拔弩张的紧迫感,他只是媚眼如丝,散漫的浅笑,望定了定国公道:“你肯过来这里,并且和本王虚以委蛇的这般拖延,说是为了抓安王的小辫子就只是其一吧,你更大的目的还是在拖时间,毕竟你今天所谋之事事关生死,不拿出点真东西来就极有可能要人头落地了!”

西陵越根本就不在乎皇帝的生死,所以拿皇帝根本就威胁不了他。

他建议来太后这里,不过就是为了制造机会,避开大部分的朝臣,以便于遮掩他不顾皇帝生死的一些行径。

定国公其实也不是不明白他的用意,却偏偏还将计就计去配合了。

原因只有一个——

他自己也是心怀鬼胎。

现在心思突然被西陵越点破,定国公本能的就是目光闪烁了一下。

也不知道能不能算是他运气好,就在这说话间,外面御花园的方向突然远远地传来混乱的打斗声,那声音由远及近,来的很快。

定国公握着匕首的手,手心里也飞快的有汗水凝结。

西陵钰眉头深锁,吩咐梅正奇道:“去看看什么事。”

“是!”梅正奇应诺一声去了,可是还没等到门口就被一个浑身是血的侍卫给撞了回来,那侍卫捂着胸前的伤口匆忙闯进来,也顾不上行礼,直接就报:“皇上,有一队人马从北侧宫门冲破,杀了进来,他们用毒攻,奴才们抵挡不住,他们……他们……”

说话间就开始口吐黑血,手扶着门框缓缓的倒了下去。

皇帝本来只觉得定国公就算早有准备,他能神不知鬼不觉带进京城里助他谋事的人也不会太多,宫里有御林军五万,再怎么样也不能任由他为所欲为的。

可是——

眼见着外面一队人马迅速将整个宫门封锁,定国公终于如释重负,脸上浮现出明的喜色来。

片刻之后他就忽的冷了脸,再次看向了西陵越,这才回答了对方方才提出的问题:“两千人!当然不算多,可是用两千人来围这一座寝宫,足够了!现在太后,皇上,乃至于你昭王殿下的性命都捏在老夫的手里,还不够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