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一报还一报/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他只是空口无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定国公此时居然打从心底里就信了他的话,已然气得浑身乱抖。

“昭王!”他怒吼:“引狼入室,你敢借南齐的军队剿我朝的兵,你就那么信得过齐崇?你就不怕激起他的野心,假戏真做?”

西陵越仍是不徐不缓,淡淡的道:“那就是本王和他之间的事了,而且还都是后话,将来的事就无须你来替本王操心了!”

“你——”定国公被他噎得胸口胀痛。

可是此情此景之下,他又分明知道自己已经逐渐失去了说话和抗衡的立场了。

西陵越看着他,仍是没有和他动手的打算:“如何?你还不收手?”

定国公咬着牙,牙龈渗血,嘴巴里都是一片腥甜的气息。

其实他带进京城来的这两千余人根本就不足以和京城里的势力抗衡,他手里最大的依凭还是南疆的兵权。

这是一场漫天豪赌,他在堵皇帝不敢冒内乱的险。

可是,如果西陵越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他手上这个最大的依凭就没有了。

他仍是攥紧了皇帝不撒手,眼神已乱,四处乱飘了半天,最后才是一咬牙道:“我若罢手,可……”

“呵——”西陵越没等他说完已经听了笑话一样的冷笑出声:“你没有活路,你整个陈氏一门都没有活路,本王肯给你机会只是为了让你的死相好看一些,你做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荒唐事来,难不成还以为能有资格和本王来谈条件吗?”

定国公听着他的话,简直目赤欲裂。

他今天犯上作乱,犯的就是株连九族的死罪,西陵越要公事公办,他毫无活路,可就算他鱼死网破——

他垂眸看一眼被自己控制在手的皇帝。

皇帝和西陵越之间早已经父子离心,皇帝的存在就是西陵越的拦路石,他和皇帝之间玉石俱焚了,根本就等于在帮西陵越的忙。

可如果他不动老皇帝,只一个人去死,他又不甘心。

“皇上还在我手里,你难道不顾他的死活了吗?”最后,他还是定了定神,试图激西陵越一激。

西陵越根本就不会上当,他义正辞严的道:“本王一早就在警告你了,放了父皇,俯首认罪!”

一把软刀子,又捅了回来。

“你——”这个人,简直就是无耻,一方面说着大义凛然的话,一方面却分明又在不遗余力的刺激他去杀了皇帝,定国公无计可施,已然是在气得发抖。

偏生的,这个时候变故又起。

外面刚刚稳定住了不多时的局面再度暴动起来。

“国公爷,似是有人在强行冲关!”一个侍卫听着外面的动静,凑近定国公耳边小声的道。

定国公神色一紧,民乐抿唇:“去看看!”

“是!”这人答应了一声,跑出去,却还没等他回来复命,院子外面就又有一些人手持武器推了进来。

“犯上作乱,罪当诛九族,本王念你们都是受制于人,现在放下武器归降,本王保证,对你们今天犯下的罪责都可以既往不咎。”人群之外,穿一身战甲的西陵丰被人拥簇着大步走进院子。

陆嘉儿的其中一个丫头扯着脖子看过去,顿时欢呼:“娘娘,是王爷来了!”

陆嘉儿没说话,她还是很谨慎的在防备这殿中的另外两拨人的,只是眼睛里也忍不住的露出几分轻松。

定国公心中警铃大作,他仍是挟持皇帝,自己退到门边的死角里,微微侧身去看院子里的状况。

院子外面的情况看不清楚,但既然西陵丰已经进来了,那就说明他在这座寝宫外面的封锁已经被突破了。

现在院子里剩下的人不过百,他大势已去。

定国公心中慌乱,心神不宁的开始思忖对策——

西陵越这边已经把话说绝了,无论怎样都绝对不会放过他。

可是他手里还抓着皇帝这个保命的王牌。

“安——”不容多想,定国公当机立断的就冲着外面开口。

“放了父皇,本王可以奏请父皇网开一面,留你一条命!”西陵丰没等他说完就已经径自开口。

“国公爷——”跟着过来的几个朝臣,里面有人禁不住低声的叫了一句。

定国公此时已经别无选择。

他先是看了眼那边还泰然坐在椅子上的西陵越,然后一咬牙,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飞快的下了决心。

“好!”他干脆利落的吐出一个字,“老臣本来也无意冒犯陛下,一切全然是被西陵越逼迫的结果,既然安王殿下肯做这个主,老臣自当遵命。”

现在的情况,也再容不得他跟西陵丰再要什么保证了,他说到做到,随后就已经撤了压在皇帝颈边的匕首。

在场的众人大致上都是跟着松了口气。

皇帝心里紧绷着的一根弦骤然断裂,险些体力不支软下去,但是众人之前,他又强撑着,赶紧伸手抓住了旁边的门框。

因为太用力,指关节瞬间惨白。

“还好安王殿下回京救驾及时,否则这西陵越……”定国公此时自是不遗余力的要扭转乾坤,替自己争取最有利的立场。

他开口就要添油加醋的揭发方才西陵越“大放厥词”的种种狂妄之言。

殿内的陆嘉儿一见皇帝脱困,也是猛地松一口气,瞬间热泪盈眶。

“殿下!”她遥遥的唤了声,便也尽量避着西陵越,紧贴着大门的另一边也急匆匆的往外面走。

那里挤着定国公那一群人。

皇帝也提了口气,扶着门框就要迈开腿过门槛。

他身后,定国公还在侃侃而谈的细数西陵越的罪状,却冷不防西陵越一拍桌子,起身的同时已经一把抽出身后侍卫腰间的佩剑。

长剑如虹,直刺定国公胸口。

定国公也是习武之人,虽然没有他这么高深的造诣,但出身军旅,应变的能力还的相当强的。

冷不防西陵越突然出手,定国公也是骇了一大跳。

可的对方的手法精准,动作又是奇快,他手中抓着一把短匕首根本就应对,千钧一发之际便是随手从旁边拽出一个人来,挡在了胸前。

“啊——”太后的大宫女惊呼一声。

下一刻被定国公顺手扯过来的一个文官已经被当胸刺穿。

“西陵越,你竟敢——”西陵越的劲道很足,长剑刺穿那文官身体之后,剑尖又穿透一截,还是伤了定国公,只因是余力,并未致命罢了。

皇帝彼时就在旁边,霍的扭头一看,满面的怒容。

西陵越却压根就当没看见他,只是面不改色的盯着定国公铁青的脸色道:“你谋朝篡位的罪,安王不追究是他的事,本王可没说可以就这么算了。”

面前那文官被刺透了心脏,当场毙命,虽是被定国公抓着后领口,这时候已经站不住。

西陵越面上表情冷然,可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

他抽剑。

那文官的尸体轰然倒地。

见他再度举剑,定国公身边的人有了前车之鉴全都一窝蜂的散了。

定国公一看,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也是闪身就跑。

院子里的西陵丰已然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西陵越当众动手,绝对不会只是为了杀一个定国公这么简单。

皇帝显然也有所警觉,当即也不犹豫,咬牙迈过门槛,走出了大殿。

陆嘉儿方才虽然被堵在里面,但是她的动作明显比皇帝灵活,也已经闪身绕了过去,和皇帝刚好前后脚出门。

定国公慌乱之中,也才刚逃出门去,冷不防身后剑锋又至。

仓促之中,几个人都能感受到身后笼罩下来的杀意。

迎面西陵丰已经抢了上来。

本来陆嘉儿要快皇帝一步,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她又养得好,这时候已经显怀。

“王爷……”她叫了一声。

西陵丰伸手来接,然则定国公慌不择路,眼见着避不开西陵越追上的剑锋,又是故技重施,就近便要拉人做替死鬼。

彼时他手边离着最近的就是皇帝和陆嘉儿,生死关头,他也只求自己不死,自然不会在意旁人死活。

西陵丰的手本来已经触到陆嘉儿指尖,但眼见定国公就要一把扯住皇帝,他眼中飞快的掠过些什么,仓促间又看了陆嘉儿一眼。

就是那一眼的目光透过来,陆嘉儿瞬间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凉透了。

下一刻,俩个人的指尖错过。

她还本能的目光追逐着西陵丰的手指扭头看过去,就见西陵越猛地一把将皇帝拽了过去。

定国公一把没抓住皇帝,顺手又把陆嘉儿一扯,又往面前一挡。

斜对面偏殿虚掩着的门缝里,沈青桐看过这一幕,然后莫无声息的缓缓转过身去,背靠着门板,双手护在腹部,闭上了眼。

一报还一报,虽然这样鲜血淋漓的场面残忍至极,她也不会同情怜悯,只求以后世道安稳,在不需要有这样的纷争杀戮了吧。

她深吸一口气,又站直了身子,重新睁开眼,眼中目光清明又坚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