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我来送你上路!/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个小太监陆陆续续埋头从内殿出来。

沈青桐今天是装扮成陈婉菱的婢女,借她的身份混进宫里来的。

此时她和墨玉两人都不显眼,稍稍垂了头往边上站着,那些人走得匆忙,根本就没注意到这里有生人。

太后脸上是一直没什么表情,唇角紧绷,到目前为止也是一语未发。

梁嬷嬷却多少有点紧张,目光在太后和沈青桐之间转来转去,只是好几次到最后都是欲言又止。

“太后——”梅正奇最后一个从内殿出来,脸上满手忧虑之色,他看一眼梁嬷嬷还在,不由的更加不安,“皇上的情况不太好……”

话到一半,目光不经意的一瞥,就一眼看到站在旁边的沈青桐了。

梅正奇的心狠恨的往下一沉,全身肌肉猛然紧绷。

他却更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所有的情绪涌动都只在一瞬间他便在袖子底下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强行稳住了,仍是低着头目不斜视的道:“奴才不放心,现在宫里正乱,下头的人办事又不着调,奴才还是自己去太医院一趟吧。”

他原也只是要出来催促请太医的,一看沈青桐在这里,立刻就把话绕了过去。

太后虽然这二十多年不在朝中,但早年也是在后宫浮沉中一路浴血走出来的,梅正奇虽然应变得很快,她也还是发现了破绽。

只不过,没点破。

“那还不快去?”她只是这般说道。

“是!奴才这就去!”梅正奇应了声,是真的连多一眼的目光都没敢往沈青桐山上瞄就逃也似的埋头冲了出去。

沈青桐也不太着急,悠然目送他的背影离开,然后这才收回了视线,正色看向了太后道:“皇祖母,孙媳不请自来,在这里先给您告罪一声,还请您勿怪。”

太后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眉心堆叠的褶皱却控制不住的在加深。

她看着沈青桐,语气有些冷:“最近城里和宫里都不太平,你一个妇道人家,实在不该往这里头掺和。”

这一话,虽然语气不算重,但是已经是一个鲜明的态度了。

她倒是半点也没好奇本来应该正在北魏皇宫避难的沈青桐怎么会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不过皇权争霸,这原本就是男人们的战场,太后虽然是个很有主见也懂得适时取舍的人,甚至于她在行动上也已经完全倒向了西陵越——

也正是因为她对西陵越寄予厚望,这才越发排斥和反感沈青桐此时的作为。

不是心存偏见,而是从前面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里她已然确定西陵越对沈青桐的时重视程度,她知道自己无力干涉孙子的感情,但是那个他选定要陪在他身边的女人……

沈青桐身上已经劣迹斑斑,有太多的污点了,此事她所剩下的最后的底线就是希望这个女人至少以后要老实本分。

那把龙椅,本就是落在悬崖边上的,她实在不愿意看到将来陪西陵越站在那个位置上的女人是个手染鲜血,随时都有胆量和魄力推一把的人。

沈青桐深知她此刻心中所想——

在西陵越还只是个皇子的时候,所有人就都已经觉得她配不上他了,更别说等到他再进一步之后了。

如果说此时她心里没有半分吃味那是假的,不过却又完全无所谓——

西陵越的态度鲜明,其他的任何人就都奈何不得她。

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在顾虑那些世俗规矩和旁人的眼光,但既然今天她和西陵越都已经一路披荆斩棘走到这一步了,她反倒是把什么都想开了也放下了,她又是圣人,何必非要强迫自己伪装成所有人都希望的模样呢?

太后原也是在看沈青桐的反应。

可是沈青桐面上的表情却始终收放自如,没有半点的迟疑和尴尬。

她面对太后,勾唇笑了笑,语气却很诚恳:“不是孙媳自不量力,也不是我非要越俎代庖,自不量力的去做不可能的事,而是——皇祖母不觉得眼下这件事唯有我出面来做,才是对各方都最好的吗?”

太后当然知道,甚至于从沈青桐出现她就想通了这一点。

可是——

想通了道理,和眼看着后面的事情发生是两回事。

她的眉头越皱越紧。

沈青桐道:“我不知道在面对陛下时皇祖母您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我家王爷的想法我却是知道的,只是他和陛下之间的父子情分虽然淡泊到可以忽略,中间也毕竟还存着那么一个名分在,近来陛下行事的种种作风您也都看在眼里了,哪怕他已经力不从心,以后都不能出面走上朝堂了,可陛下就是陛下,只要他还在世一天,就凭着他的身份和那份心思,就随时都有可能再激发新一轮的动荡。近几年朝中轮番出事,早就元气大伤了,这个局面之下,已经折腾不起了,就算太后您对陛下抱着的是一份慈母心肠——太后您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从刀光剑影里走出来的人,您应当知道现在并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

以前皇帝和西陵越之间只是一个在强行压迫,一个在死不服输的对抗,而经此一事,两人之间已经彻底翻脸,必然难以共存的。

沈青桐毫不留情的戳破这一点。

太后眼底的沉郁之色就越发浓厚起来。

她放在桌上的那只手,手指用力的掐在掌心里已经有半天,却还是迟疑着不肯表态。

这时候,她才注视着沈青桐的瞳孔,一字一句极清晰又缓慢的说:“你当是知道哀家也并不希望你做这样的事,今天你做了这样的事,那么以后你呆在越儿身边,哀家都要时时悬心。”

她这句话,其实已经算是十分的坦诚了。

沈青桐并不见怪,反而无所谓的笑了笑。

她也不辩解什么或是保证什么,既然太后对她不放心,那么她说什么都是多余。

太后盯着她的眼睛,还在持续施压:“如若哀家有所要求,你也断不会应是不是?”

沈青桐这才坦言:“应了也未必作数,孙媳也不想糊弄您!”

让她做完了这件事之后就离开吗?

就算她暂时答应了,西陵越也不答应。

太后听懂了她的言下之意,攥成拳头的手指捏得又紧了几分。

梁嬷嬷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

祖孙两人,在偌大的宫殿里沉寂无声的互相对峙。

最后,还是太后妥协。

她别开了目光,咬牙挥挥手,没说话。

沈青桐了然:“多些皇祖母成全!”

说完,就一刻也不再耽搁,转头给墨玉使了个眼色,两人匆匆进了后殿。

虽然这已经是必然是局面,可真的要亲眼看到了梁嬷嬷还是忍不住的心惊肉跳,她有些无措的追着沈青桐主仆的背影,随后又匆忙去看太后:“太后,您怎么——”

太后心情不好,很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她既是有备而来,就算我强拦也是拦不住的。”

只终究,这样的一个女人以后要长长久久的陪在西陵越身边,她想来就还是心里很不舒服。

梁嬷嬷又往内殿的方向看了眼,随后就也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的凑近太后耳边小声的道:“太后既然对这昭王妃不放心,那稍后等里面的事情了结了,何不……”

她隐晦的做了个动作,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沈青桐为了掩人耳目,就只带了墨玉一个人来,其实要趁火打劫对她下手原也是不难的。

大殿之中,一时间又是死一般的沉寂。

里面的寝殿里,皇帝正蜷缩在床上捂着胸口冷汗直流,正疼的头晕眼花的时候蓦然看到沈青桐进来,登时一个激灵,视线瞬间清明。

“你……”他惊愕的眼睛瞪得老大。

沈青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直言道:“我来送你上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