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谋士季爲生/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鈭看着兰溶月的背影,此次将兰溶月接回来,究竟是福还是祸?

“二管家,请季先生来书房一趟。”兰鈭说完,起身向书房走去。

柳雪柔眼底闪过一抹狠意,兰溶月的容貌太过于惹眼,若被兰鈭送进宫中,它日必成大患。柳雪柔心想:无论兰鈭有何打算,兰溶月她都必须尽早除之。

柳雪柔离开后,后厅之中,留下姬舞一人,姬舞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算计的笑容。

兰溶月来到蝶院,自柳雪柔进府后,季小蝶在柳雪柔的排挤和兰鈭的漠视下搬入了康瑞王府最偏远的院落,蝶院虽然精致,身为正房,住在这里未免偏远了些。

兰溶月走进院中,院中满是季小蝶的影子,季小蝶总是想尽办法,逗她笑,给她讲一些她不愿意听的故事,此时此刻,兰溶月觉得曾经是那样美好。

逝去的终究归逝去了,再也回不来了。

书房内,季爲生匆匆就进去,就见兰鈭书房焦急的来回度步。

季爲生是兰鈭五年前带回的谋士,兰鈭十分信任季爲生,凡事有关康瑞王府的决策,兰鈭都会询问季爲生的意见。

“季爲生见过王爷。”季爲生走进书房,拱手行礼。

“季先生,请坐。”

“王爷今日请在下前来,可是遇到了难解之事?”季爲生虽是兰鈭的谋士,并不居于王府。

“前几日本王偶闻溶月出落得如花似玉,倾城国色,便有了将她送进宫的意思,只是今日一见,事情未必会顺利,还请先生指点一二。”兰鈭示意二管家退下,随后对季爲生询问道。

兰溶月若不愿进宫,若他强行将其送进宫中,未必对王府有利,只怕会适得其反。

“王爷,王妃可是当今皇后娘娘的胞妹,将郡主送进宫,未免不妥。”季爲生没想到,他稍微一不注意,兰鈭竟然生出了这样的心思。

季爲生心中生疑,此计绝非是兰鈭所想,究竟谁在幕后操纵一切。

“不瞒先生,眼下的情况,先生也知晓一些,如今陛下身体安泰,极宠爱二皇子,太子立场微妙,本王还需为王府的将来做打算。”

兰鈭的话,季爲生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王爷莫非是指忠勇侯府?”

季爲生说话间,心中已经肯定兰鈭将主意打在忠勇侯府的财产上。

“知我者,先生也,如今局势,唯有忠于陛下,方可保康瑞王府安泰,只是今日方才得知,忠勇侯临死前曾有遗命,唯有溶月及笄后方可动用忠勇侯留下的财物。”兰鈭并未告诉季爲生,忠勇侯府所剩一切,皆是兰溶月陪嫁。

兰鈭此言,季爲生心中惊讶,兰鈭并非聪颖之人,为何突然对当下朝中局势看得如此清楚,莫非背后有人指点。

“王爷,依在下之间,郡主及笄不过几月的时间,王爷不妨等一等,郡主既有倾国倾城的容貌,何愁没有各家公子爱慕。”季爲生每说一个字,都觉得十分吃力,可他是兰鈭的谋士,这些话他不得不说。

季爲生的话,兰鈭微微皱眉。

“先生的意思是,将溶月送进宫,并非最佳选择。”

“王爷,陛下身为一国之君,自然不可能逾越了辈分,郡主虽非王妃亲生,生母已去世,王妃是嫡母,郡主也算是王妃之女,若在寻常人家,郡主须得称呼陛下为姑父,纵使郡主倾城国色,陛下也未必让郡主进宫服侍,如今局面未定,王爷不妨再观察一二。”

兰鈭总觉得季爲生话中有话。

“还请先生明言。”

“王爷,纵使不在两位皇子中二选一,朝中可不乏实权的王爷、世子。”

季爲生明白,他此言无法在短时间内为康瑞王府带来利润,定会惹来兰鈭不满,事到如今,他决不能让兰溶月入宫,唯一让兰溶月嫁一个身份相当之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选择。

“先生所言在理,本王还需再思虑一番。”

“在下告退。”季爲生知道兰鈭在下逐客令,请辞道。

“先生慢走。”这几年来,康瑞王府在季爲生的献计下,地位的确有所提升,但今日兰鈭对季爲生并不满意。

兰鈭不满,季爲生心知肚明,眼底染上了一股莫名的担忧。

季爲生离开书房后,并未直接出王府,而是悄悄去了蝶院。

“季先生既然来了,何须再躲躲藏藏。”季爲生成为兰鈭的谋士,兰溶月也是两年前才知道的,对此她也觉得十分意外。

季爲生从小在忠勇侯府长大,虽是忠勇侯府管家收养的义子,却也是和季小蝶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

季爲生从小聪慧,饱读书生,却从不张扬,除了忠勇侯府几个人之外,无人知晓其才华,兰溶月也是在忠勇侯的葬礼上偶听季小蝶说起过,方才有些印象。

“见过郡主。”

季爲生看着缓缓走过来的兰溶月,兰溶月的脸上有五分季小蝶的样子,剩下的五分更美,更妖异,一抹红色长裙,季爲生觉得格外刺眼。

------题外话------

路过的亲们

约吗?

约不约?

到底约不约?

约就收藏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