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试探与真相/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久闻季爲生的才华,对季爲生的了解也就是十多年前匆匆一瞥,自忠勇侯过世之后,再无季爲生消息,今日一见,季爲生一副书生模样打扮,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模样,略微白皙的脸颊,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凝眸时如波澜不兴的黑海,格外引人注目,俊美的五官,已然是一个翩翩公子,眉心的坚韧,透着骨气。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在王府见到季先生,想来季先生来此定不是巧合,不知先生所为何事。”

两年来,兰溶月不是没让人查过季爲生,在看到季爲生资料的时候,兰溶月就得出了结论,资料中所述,绝非真正的季爲生。

“郡主,恕在下直言,郡主不该回王府。”

未看到兰溶月之前,季爲生是害怕兰溶月受伤,他对兰鈭的那些话,亦是希望兰溶月有一个好的归宿,只是如今见到了兰溶月,却害怕兰溶月会丧命。

绝美妖娆的容颜,一双如宇宙黑洞的眼睛,一举一动中的妖美与张狂,偌大的粼城,很难容得下一个既聪明又狂傲的女子。这样的女子无论在哪里,都会让周围的一切失色,正因如此,人们也不会容许她的存在。

“季先生是希望我离开吗?”兰溶月的目光对上季爲生,片刻后,季爲生直接避开了,有生以来,他第一次避开别人的目光,还是一个女子。

“是,我希望你离开,若郡主离开,哪怕倾尽性命,在下也会护郡主周全。”

季爲生有心让兰溶月离开,其中也有对兰溶月的试探,朝中不太平,只怕风波将起,兰溶月过于狂傲,若无自保的本事,留在粼城,只能是任人宰割,即时他也无力保兰溶月周全。

“可是我并不想离开,先生既然是兰鈭的谋士,以后还是少出现在蝶园为上,若是被外人看见,未免有损我的清誉。”

季爲生在试探兰溶月,兰溶月有何尝不是在激季爲生呢?

“郡主对王爷直呼其名,有违孝道。”

季爲生回避了兰溶月话中的本意,兰溶月虽是季小蝶之女,但季爲生此刻却无法信任她。

“我只不过做了先生不敢做的事情而已,倒是先生,屈于兰鈭之下,是真心还是假意?”既然试探不出来,那么她就直接问了,毕竟在季爲生的眼中,她是一个狂傲的女子。

“郡主以为呢?”

“仇,我的答案,先生可还满意。”

“郡主何出此言。”

“这就要先生来解释了,毕竟母亲在世时待先生如同亲弟。”兰溶月此言,其实并不十分确认,只是在外公忠勇侯的葬礼之上,季小蝶还不忘告诉她季爲生的名字,可见季小蝶十分重视季爲生,虽是青梅竹马,但却胜似亲人。

“郡主果然知道,既如此,告知郡主也无妨,名义上我的确是季管家义子,当年救我之人却是郡主的母亲,忠勇侯府的大小姐,这个答案,郡主可还满意。”

忠勇侯虽是诸侯,但府中的下人并不多,且嘴极严,兰溶月能知道他与季小蝶的关系,季爲生对兰溶月的信任感增加了不少。

“满意,先生接近兰鈭,可是为了查清母亲的死因。”

当年蝶园的人除了她之外,全都被兰鈭灭口,她是被季小蝶藏起来才躲过一劫,兰鈭如今都不知道她知道当年的真相,否则兰鈭定不会容许她活着。

十年前,季小蝶去世,刚好赶上柳雪柔的小儿子出生,葬礼十分简单,加上忠勇侯已逝,并无人来查看季小蝶的死因,当时季爲生也不过才十五六岁的模样,虽有来王府凭吊,却无法走近棺木边。

“是。”他五岁的时候,季小蝶前往边境探望侯爷,若非季小蝶路过救了他,他早就死在荒野了,当年忠勇侯也有收他为义子之心,只是忠勇侯手握兵权,得先帝重用却也忌惮,故此才让管家收他为义子。

“先生该离去了。”兰溶月见九儿做了一个手势,立即对季爲生道。

“在下不会再提议让郡主离开,只是有一事想问郡主,大小姐是否被兰鈭所害。”跟着兰溶月的目光,季爲生才发现九儿的存在,他功夫师承忠勇侯,功夫不弱,竟丝毫未察觉还有一人在,看来他小看当年的奶娃娃了。

“柳雪柔的毒药,兰鈭亲自用匕首刺过心房,血染蝶园,答案先生可满意。”

兰溶月抬头,看向天空,雪又开始下了,雪花打在脸颊上,似乎要冻结她眼睛还未流出的泪水,蝶园内,昔日的场景,无比清晰。

“从今以后,但凭郡主吩咐。”

季爲生明白,兰溶月此来,只为报仇,今日兰溶月将兰鈭气得够呛,但他尤嫌不够,他要让整个康瑞王府用血为季小蝶祭奠。

“从后门走。”

脚步声越来越近,兰溶月指着院子右侧的小楼,穿过小楼后面的那道门,可以直通大街之上,季爲生既为报仇,想必调查过蝶园。

季爲生点了点头,快步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