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夜深人静时/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世今生,留给她的只有孤独,有些东西,她求过,可从未得到。求而不得,她便不求了。求而得,非真心,求来何用。

深深的夜晚,兰溶月不禁想起了一首歌英文歌《孤独的羽毛》,无数个夜晚,她都听着这首歌度过。或许蝶院是她得到后又失去的地方,曾经的一切,才会如此历历在目,寂静的夜,她多了几分感伤。

幽美的声音,独孤、空灵,回荡在夜空,很轻,似乎害怕划破了夜晚的宁静,一道白影,停住了脚步。他从未听过这种语言,可是却觉得格外的悲伤,他更加悲伤的是眼前哼着如此幽美曲子的人儿,似乎察觉不到自己的悲伤。

没有心的人,原来不只是他。

兰溶月没有内力,根本没有察觉到白衣人的存在,她屋内的灯光亮起,兰溶月立即警戒起来,点灯,是就九儿告知她有人靠近的方式。

九儿修炼千幻剑法,感觉格外敏锐,就算功夫高于她,她依旧能察觉出来。

九儿的存在,也是她能离开的原因之一。

“听了这么久,还不下来吗?”兰溶月回过头,对屋顶上的白影说道。

“歌声很美,我从未听过的语言,只是为何如此孤单。”银色的面具,一双漆黑的双眸,犹如夜间的苍鹰,一身白衣,宛若仙人,可是腰间的宝剑却传出了淡淡的血腥味。

身为千面杀手的她,杀人无数,血腥味她再熟悉不过。

“一首歌曲而已,倒是公子夜间偷听,非正人君子所为。”眼前的人,兰溶月看到了危险,下意识的想要远离。

总是她可以操控粼城的局势,可局势多变,这个世界,就没有所谓的百分百。

“我从未说过我是君子,被姑娘的歌声吸引而来,倒是姑娘既然夜间唱歌,总要有人欣赏才是。”银面男子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兰溶月身上,倾城国色中透着妖异,他从未见过眼前这样的女子,可是她,太过于孤独,犹如屹立在世界之外,没有心的他,她的孤独却让他心疼。

“歌唱完了,慢走不送,对了,公子轻功不错,记得别再院子中留下太多的脚印,我不喜欢。”兰溶月语气中透着傲气,不喜欢三个字不仅是因为院中的痕迹还有这个不请自来的人,说完不理会身后的人,直接转身离开。

兰溶月突然感觉身后有东西过来,回过头,伸手接住,月光下,兰溶月看清了手中的玉佩,玉质通透,雕刻精美,掌心传来一丝暖意,一块如此通透的暖玉,世间少有。

“此玉时间少有,这算是公子对我的打赏吗?”她的歌声,从不愿被人听见,就算是九儿,当她不高兴的时候,也不会靠她太近。

“不,你的歌声世间独一无二,若只是以此玉打赏,未免太辱没了姑娘的歌声了,以玉为凭,我会为姑娘寻来那个独一无二。”银面男子说完,直接飞身离开。

兰溶月并没有看到男子转过身后,眼底的算计和笑意。

“小姐,要不要…。”男子刚刚离开,九儿就出现在兰溶月的身后。

“不用了,他并非东陵的人。”虽然时间不长,但足够她分析了,男子手中的宝剑,剑柄的图案很特别,不像是东陵国拥有的东西。

看来,风起了。

“出什么事情了吗?”九儿很少离开她的身边,九儿离开了,就说明有要事。

“珍娘来信,她来了。”九儿眼底深处,露出几缕明显的不悦,甚至不愿意用名字称呼她。

九儿可以为兰溶月死,无论兰溶月做出怎样的决定,她都会遵命,但对于其他人,她依旧留着骨子里的高傲。

“素心。”

“恩。”

“看来,她的消息还挺灵通的,我既答应了素华照顾她,就不会食言,告诉她,我明天见她。”兰溶月似乎陷入了回忆中。

回忆中,有一个少女一直跟在她的身后,陪她度过了她最黑暗的五年,最后却为救她而死,而她却始终无法给予她信任,少女最后的请求便是照顾她唯一的妹妹,这些年,她兑现了她的承诺。

“小姐,她不是素华,不值得。”

九儿并非让兰溶月不遵守承诺,可是对一个无所不求的人,她不想让兰溶月一味给与。素华的事情九儿听过,可是在九儿看来,兰溶月根本不用遵守承诺,素华与她一样,只是兰溶月的属下,她倒是觉得素华将一个与兰溶月同龄的少女托付给她,素华太过分了些。

分明是算计,只是为何兰溶月去甘愿被算计?九儿不懂。

“九儿,她很聪明。”兰溶月神秘一笑,留下一脸懵懂的九儿。

------题外话------

白衣男子身份为何?猜到有奖……

猜到等于剧透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