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兰姌的倾慕/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随柳嫣然从未央宫到保和殿,保和殿是东陵国历来宴请他国贵宾的宫殿,保和殿内,极尽奢华,抵达时兰嗣坐在上座,一身龙袍,尽显帝王之气,晏苍岚带着面具,一袭白衣,气度丝毫不逊色于兰嗣,坐在右侧。

左侧依次是太子兰钰捷、二皇子兰慎渂以及长公主兰姌,兰溶月缓缓而来,看向兰姌,心想:她怎么也在。

兰姌眼高于顶,一般人她是看不上,不过看带着面具的晏苍岚(未缪)眼底却有几分迷恋,兰溶月看向晏苍岚,晏苍岚也刚好看向她,兰溶月微微低头,上前想兰嗣请安。

“臣妾给陛下请安。”

“臣女见过陛下。”

兰嗣看向兰溶月,随后看向兰钰捷、兰慎渂见两人都盯着兰溶月,兰嗣眼底闪过一抹不悦,自古美人祸国,兰溶月是一颗很好的棋子,如今未缪请辞,他有足够的时间将兰溶月培养成为细作,待它日兰溶月嫁入苍暝国,凭借兰溶月绝色容貌,不怕晏苍岚不为之倾倒。

“免礼。”

“谢陛下。”

兰溶月起身,微微抬头,嘴角一抹微笑,倾城风华,一袭紫色长纱裙,肤如凝脂,兰嗣的神情微微呆滞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连柳嫣然都没有察觉,但晏苍岚却看得清清楚楚,眼底深处,闪过一抹不悦。

“溶月赐坐于国师之侧。”

保和殿,帝王和帝后居于上座,左右两侧分别按上位和下位来区分,照理说兰溶月应该坐在兰姌旁边的位置,但如今他国之宾只有晏苍岚一人,加上未缪(晏苍岚)曾教导兰溶月,兰嗣故此有此安排。

“是。”

兰溶月行礼后,坐到了位于晏苍岚下方的位置,找常理,她的座位应该在左侧,右侧是他国之宾,不过兰嗣如此安排的理由兰溶月却十分清楚。

兰嗣的算计,兰溶月自然明白,她顶着苍暝国帝后的头衔,若是和未缪牵扯不清,只怕会伤及苍暝国内部和平,只可惜兰嗣没有算到,坐在席上之人便是晏苍岚。

兰嗣是想要借此试探她和晏苍岚,顺便挑拨苍暝国朝堂争斗。

柳嫣然坐到了兰嗣的左侧,众人到齐后,兰嗣吩咐开席。

“溶月喜欢这场雪吗?”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从刚刚坐下后兰溶月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外面飘落的雪花上。

她似乎很喜欢下雪,可是他却觉得雪下的她,神情悲伤的让人窒息。

“国师大人不觉得是如坐针毡吗?”

苍暝国与北齐国之争,北齐国是马上民族,今年的雪似乎比往年更大,晏苍岚登基三年,苍暝国国内稳固,只是苍暝国先帝曾有与北齐国有五年之约,五年之内,互不侵犯,如今还差一年,雪越大,北齐百姓生存越难,只怕苍暝国与北齐国边境不得安宁,他这个帝君倒是坐得住。

“若是为溶月,无妨。”

晏苍岚知道兰溶月所指为何,夜魑查过兰溶月,她身边除了一个九儿之外,再无他人,应该说太神秘,夜魑没有查到。

兰溶月和晏苍岚(未缪)的互动,兰姌眼底闪过一丝妒忌,兰溶月明明是晏苍岚的帝后,如今却和国师未缪打得火热,兰姌不由得想起那日西山赏梅,未缪携兰溶月离开。

“国师今日请辞,朕敬你一杯。”兰嗣未开口,其余的人自然不好率先开口,兰溶月和晏苍岚的举动顶多算是小动作,两人交谈什么,其余的人并未听见。

“多谢陛下,未缪不善饮酒,以茶代酒,还请陛下勿怪。”晏苍岚端起桌上的茶杯,看向兰嗣道,丝毫没有给兰嗣面子的打算。

晏苍岚的话,兰溶月觉得怪异,在蝶院的时候,她明明看晏苍岚喝过酒,莫非酒中有毒。随后想想,兰溶月又觉得不是,就算是兰嗣也不敢在保和殿对他国国师下毒。

“无妨,国师不善饮酒,以茶代酒即可。”

兰嗣说完,饮尽杯中之酒。

宫廷御膳,均是美味佳肴,兰溶月却不太喜欢,御膳房距离保和殿有些距离,菜虽然是温的,但不如刚刚出来的味道好,随意吃了两口之后,便放心碗筷。

酒过三巡,兰姌缓缓起身,不知是饮酒的缘故还是其他,脸颊微红,染上了几抹羞涩之意。

“父皇,久闻国师琴棋书画绝世无双,儿臣想献上一舞,不知可否请国师为姌儿抚琴。”

兰姌的话,兰嗣的神情略微僵硬了一下,未缪此人虽然才华卓绝,但性格桀骜不驯,若是拒绝了兰姌,皇室颜面何存。

晏苍岚没有理会兰姌,目光静静的看向了兰溶月,兰溶月仿佛没有听兰姌的话,也没有看到晏苍岚的目光,目光依旧停留在漫天飞雪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