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是医亦是魔/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袭白衣,一张鬼面,邪魅却又觉得清冷如仙,如仙亦如魔。

“九儿,今日义诊,只怕会有变故,你先回王府,若是有人找我,你找个借口打发了,切莫让人知晓我的行踪。”兰溶月停住脚步,微微侧身,回头看向九儿吩咐道。

灵宓看着兰溶月,心中佩服不已。

主子好厉害,易容最容易穿帮的地方是眼睛,可是兰溶月此刻的眼神淡漠如水中夹杂着些许邪魅,若非她只得面具下的人是谁,真的不敢相信天下竟有人能完全将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是。”九儿看了灵宓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你放心,我会保护主子安全。”灵宓立即拍拍胸脯,十分认真的做出保证。

可看九儿的神情,显然不信的成分比信任多。

兰溶月走到窗边,看着楼下围满了人,面具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讽刺,回过头,示意灵宓让患者上来。

第一个患者上来之后,兰溶月拿起桌上的蚕丝手套,慢慢带上。

“把手伸出来。”

“哦。”来人从呆滞中回过神来,微微低头,伸出手,心中惊讶,声音虽宛若寒冰,一张鬼面,一袭白衣,依旧难掩风华绝代。

时间一点点过去,兰溶月看病的速度很快,两个时辰,依旧看完了三十多名患者。

“公子,侯爷请公子登门问诊。”

“滚…”兰溶月口中,冷冰只说出了一个字。

她的规矩,岂容人破坏。

“一个江湖草莽大夫,好大的架子,侯爷会以万两白银作为酬劳,还请公子移步。”来人拱手请兰溶月,话语和神情没有丝毫的尊重。

“吵,杀了。”

灵宓领命,飞身掐断了来人的脖子,直接将人从二楼丢下去。

“鬼阁规矩,凡是闹事者、破坏规矩者,杀无赦。”灵宓一身绿色长纱裙,清理的脸庞,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楼下之人,无人敢对此有任何异议。

夜魑看着眼前的一幕,本以为就算有人违背规定,鬼医也不会直接下杀手,久闻鬼医喜怒无常,现在看来,此人只怕非医即魔。

“司清,我去将主子接过来,你在此等候。”夜魑庆幸,没直接请鬼医前去别庄为晏苍岚医治,否则只怕会得罪鬼医。

“恩。”

司清心中对鬼医的做法不喜,不过却明白,但凡能力出众之人脾气都不怎么好。

死一人,后面再上来的人都微微低头,不敢看向鬼医。

“还有几人。”兰溶月端起茶杯,小抿一口,一举一动,宛若画卷。

“三人。”灵宓说话间,眉头微蹙。

“无妨,将最麻烦的放到最后。”兰溶月看了看天空,如今已是午后,若是后面的三人不太麻烦,她应该还能回府看戏。

倒数第三个是一个带着帷帽的女子,缓缓走进来,动作温婉,看过一眼兰溶月后便微微低头,不敢多看。

“你想我医治你的脸。”女子还未曾开口,兰溶月直接问道。

“是。”女子回答很简单。

女子正是东陵国有名的鬼郡主,听说她小时候长得很美,只可惜意外毁容,如今已是芳龄二十,早已经过了出阁的年纪。

“换颜不在本次义诊之列。”

再造容颜,最少需要一月,这位鬼郡主她也知道些,鬼郡主名为兰悦,听说小时候就是个绝色美人,遗传了她母亲的美貌,她母亲原是东陵第一美人,后来嫁给了当今皇上的弟弟,只可惜美人容易香消玉殒,早早离世,而兰悦在十岁那年容颜被毁,这几年她一直向鬼阁求见鬼医,只是兰溶月并未理会。

“我知道,我毁容十年,唯一想的就是恢复我的容颜,这是我给先生的见面礼。”兰悦打开手中锦盒,放置在兰溶月跟前。

“冰火莲,好大的手笔。”

冰花莲顾名思义,花瓣一半雪白,一半如火,雪莲易得,火莲易得,唯独着冰火莲是古书上的奇药,十分难得,兰溶月也只是曾经见过一次,不,应该说吃过一次。

“公子若是愿意给我医治,我定当另付酬劳。”

兰悦心中惊讶,要知道冰火莲是所有医者的必求之物,若以冰火莲入药,能另药效事半功倍,她用了三年的时间寻得极品雪莲和火莲,又用五年的时间才培育出这朵冰火莲,没想到鬼医竟然毫不为之所动。

“能培育着冰火莲之人,为何如此在乎自己容貌。”兰溶月伸出手,拿起冰火莲,眼前的人,还真是个妙人,这朵冰火莲刚刚采下,锦盒的底部放着冰块,刚刚盛开的冰火莲药效最佳。

“仇。”

兰悦心中一惊只是匆匆一见,鬼医竟然知道冰火莲是她培育的,好厉害,兰悦心中有些后怕。

“好,三日后,我会派人通知你,希望后面的诊金不要比这冰火莲差。”

兰溶月的话,兰悦微微低头,不愧是鬼医,不过只要能恢复容颜,哪怕牺牲一切都值得。

“如此有劳了。”

兰悦起身,行礼离开。

看着兰悦的身影,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兴趣。

离开二楼,兰悦松了一口气,鬼医看似淡漠如水,却让她在寒冷的冬日汗透了衣衫。

此人是医也是魔。

------题外话------

凌晨两点…叶子终于写完了…

爱你们,路过记得收藏

网页版本请点击“加入书架”

APP版请点击“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