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再见,知不知/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悦刚刚离开,天空又飘起了雪花,兰溶月很喜欢雪,却又很讨厌雪,灵宓看着兰溶月呆呆的坐了许久,静静的模样,让人不忍破坏这份美好。

楼下马车中,晏苍岚脸色苍白,司清见鬼医迟迟没有动静,掀起轿帘,看向晏苍岚,眼底深处对鬼医有些许不满。

“主子,我去催一下。”

“不用…”晏苍岚轻咳一声,目光不由得看向二楼,透过卷起的帘子,可以看到楼上一个带着鬼面男子,不由得觉得有几分熟悉,可他明明从未见过,随后继续道:“等…”

司清无奈,放下轿帘。

“主子,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灵宓见兰溶月迟迟未曾有动作,上前小声提醒道。

兰溶月微微点头,灵宓立即吩咐人叫下一位。

兰溶月把脉后,嫌弃的丢掉天蚕丝手套,灵宓立即亲自端过早就准备好的水,为兰溶月洗手。

面具男子看着鬼医,他是在嫌他脏吗?

“公子,在下此病公子可否能医。”同样带着面具的男子,虽看不清容貌,却展露出上位者的气势,见鬼医迟迟不语,又如此侮辱他,声音中透着几分冷厉。

“你可知道我的规矩。”“自然,若是可医,在下自会奉上酬劳。”

“我要的,你给不起。”

兰溶月说话间,灵宓已经亲自点上了熏香,屋内,淡淡的檀香散开,不知檀香中加了什么香料,空气中透着淡淡凉意,格外好闻。

“天下间还没有我给不起的东西。”

面具男子的声音略微低沉,灵宓从男子的声音中推测,应该有五十来岁。

“寒冰草、冰莲花再加龙吟玉萧,三日之内,将东西奉上,我自会医治你,慢走,不送。”兰溶月没有看向面具男子,而是看向满天飞雪,像是孤独屹立于世界世外,宁静、邪魅而遥远。

兰溶月大开口,灵宓也惊讶了一下,要知道龙吟玉萧是皇家之物,虽然知道的人极少,但她恰巧知道一些。

“狮子大开口。”面具男子眼底,染上了几分杀意。

“要彻底根治,放眼天下,除我之外,再无他人有此能力,若你不愿,大可不必派人将东西奉上,送客。”略微嘶哑的声音很轻,满是寒意,比漫天飞雪还要冷上几分。

面具男子冷冷的看了兰溶月一眼,起身离开。

男子离开后,灵宓本想询问,兰溶月直接示意叫下一位,灵宓便没再询问下去,此刻也非询问最佳时机。

晏苍岚一袭黑衣,一张面具,夜魑和司清跟在身后,同样带着面具。

兰溶月看了一眼,依旧认出了晏苍岚,移开目光,看向窗外。

看来,雪不会停了,麻烦也不会断了。

晏苍岚看着眼前的鬼医,总觉得有几分熟悉,可是喉结和身高对不上,或许这粼城中突然来了太多优秀的人,总觉得不够真实。

面具下,晏苍岚嘴角微微上扬。

“手。”兰溶月的手指敲打了一下桌面,微微沙哑却又冰冷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晏苍岚伸出手,皮肤白皙,手指修长,完全看不出是一双沾满无数血腥的手,或者是因为沾满了血腥,才会格外好看。

“噬魂蛊,我解不了,不过你常年服药,抵抗噬魂蛊,体内已经累计了毒素,毒我能解。”兰溶月收回手,她没有想到,居然还能看到书中描述的噬魂蛊,只是噬魂蛊已经消失25年了,没想到会再次出现,不仅如此,这噬魂蛊在晏苍岚体内,怕是年代久远。

“如此,随缘吧,若解毒,只怕我会被噬魂蛊折磨而死,打扰了。”

晏苍岚心中略微惊讶,不是因为鬼医,而是鬼医身边的少女,少女眼中刹那间的恨意,虽然掩藏的极好,他还是感觉到了。

恨意是因为他还是噬魂蛊。

兰溶月没想到晏苍岚会如此爽快的离开。

噬魂蛊她不是解不了,而是太麻烦,不想解。

“等等,这个送给你,能替你压制蛊毒半年,半年内噬魂蛊不会再发作。”兰溶月说完打开右手边的锦盒,锦盒内,一颗一半透明一半如火的药丸。

“如此,多谢了。”

晏苍岚走回来,拿起锦盒中的药丸,药丸上传来刺骨的寒冷。

“等等…”

司清见晏苍岚要服下,立即上前阻止,她不知道药丸是否真的如鬼医所说,只是不敢让晏苍岚乱服药。

晏苍岚并未理会司清,直接将药丸服下,再看鬼医刚刚坐着的地方,早已经不见鬼医的影子,珠帘还在摆动,看来人离开后。

虽然看不出鬼医的内力,不过动作迅速,气息隐藏得极好。

“回去吧。”刺骨的冰冷从腹部传开,晏苍岚的额头上却冒出了一层汗珠,痛苦无比。

“主子。”

“无碍,回去。”

房间内,兰溶月站在窗边,看着晏苍岚离开。

------题外话------

宝贝们?收藏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